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阴魂借子》作者:调皮本尊
小说3: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五十二章 落脚湘西小镇

第五十二章 落脚湘西小镇

  这样都还会帮云小宝?师父这是怎么想的?显然我会这么想是对云小宝余怒未消,否则我应该会理解师父为什么会回答一声会的。

  老李一脉的人常情,重情,常常就会做出一些常人所不能能理解的‘傻X’事情来...师父不例外,我同样也是。

  云小宝语速很快的在讲述着来龙去脉,因为按照他的说法,云宝根儿跟丢了我们很快就会回来了,而我和师父静静的听着。

  几分钟以后,电话挂断了,车内又只剩下我和师父安静的呆着。

  过了好半晌,师父才开口问我:“承一,你之所以觉得不对劲儿,就是因为云小宝话里的漏洞?”

  我一边掰开电话,把里面的电话卡扔了,一边回答到:“是啊,云宝根儿我曾经就在这个城市里见过,很桀骜不驯自我的一个人,云小宝偏偏说他懂礼貌...这就很矛盾,他还特意强调云宝根儿不知道灵玉是我们卖的,这是为什么?他那个时候明明是光明正大的说出这番灵玉挡灾的话的,而云宝根儿根本就觉得云小宝迷信...怎么可能在心里种下了一颗修道的种子,那意思还崇拜我们?”

  电话卡扔掉以后,我又把电话大卸八块,一边发动了车子,一边扔掉了...我没有怀疑云小宝的话,认为他在手机上做了手脚,但可能是我电影看多了,总是相信有的人可能凭借一部手机追踪什么的....

  师父仍然是沉默,而我做完这一切后继续说到:“这些原本只是惹人怀疑,却又想不透的小细节而已,但是整个事情联系起云宝根儿竟然是那个小队长,不就很值得怀疑,有一种欲盖弥彰的感觉了吗?”

  “唔,这样想着,是很可疑。换成是我,在我们这个情况下,有这么一点儿不对,也值得我带着你一起逃了。”师父摸了摸下巴说到,在云家梳洗了一番,师父难得刮了胡子,看得我还真有些不习惯。

  又或者是胡子挡住了他的老态,看起来还和当年没有多大的区别,如今看来却是真的有些老了...我难免有些微微心酸。

  车子在继续前行着,我们决定了不要继续留在这城市,步步都是危机....而我们也不打算绕路,直接朝着湘西进发,如果说杨晟那边真的有卜字脉的高手,我们绕路与不绕路结果都是一样的,还不如抢时间。

  毕竟卜算两个修者哪里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就算是高手,也不可能频繁的卜算。

  而云宝根儿的整件事情,从云小宝的讲述来看,其实一点儿都不复杂,还带着一点儿巧合...那就是云宝根儿在这边执行任务,毕竟是回答了故乡省,加上被那条‘蛇祖宗’追踪,有点儿死里逃生的意思,自不自然的就想起了家里的老父亲。

  毕竟云宝根儿变得再过分,一路长大,云小宝给予了这么多爱,他还不至于完全的灭绝人性,在那种情况下想起了云小宝也再正常不过。

  结果,师父打给云小宝电话是在云宝根儿打给云小宝电话之前,接到云宝根儿久违的电话,云小宝在巧合之下,就说出了这件事情,接下来.....

  云小宝讲的很不详细,但我大概还是能想象到云宝根儿当时的兴奋,以及会怎么样给云小宝交代,以及各种软磨硬泡,外加威逼了....这应该是我和师父命里该有的一劫,也是该有的一果。

  我只能是这样想,毕竟少年人桀骜不驯,那一年的我至少让云宝根儿心中种下了修者这个概念,而灵玉的事情也让他半信半疑才对,只是嘴上倔强,这是不是为他以后加入杨晟的组织打下了基础?

  那么我和师父就该还这一果!只不过,已经变成了那种类似僵尸的人,对他,我和师父有的救吗?

  至于云宝根儿怎么加入杨晟的阻止的,又怎么取得了那样的地位,还有这一次自己为什么私自行动,没有通知杨晟,就是一个谜了,云小宝也是不知情的,只有宝根儿本人知道。

  本来这对父子的关系很奇特,儿子反而‘凌驾’在老子之上,云小宝显得非常的被动,但换个角度来说,我原谅他的最重要原因是,他应该是对我和师父做到了他‘最大’的厚道。

  夜风‘呼呼’的吹在脸上,我也懒得想那么多了,在经历了身上没一分钱的窘迫之后,我越发的觉得现在我和师父的情况算不错了。

  看来,人如果不真正的跌落于低谷,又怎么会明白高峰时风景的美丽?我亦如此。

  ————————————————————分割线——————————————————

  奔波的日子里,最分明的就是感觉不到时间流逝...尽管我和师父有五万块钱,看起来很多的旅费,但依旧是风尘仆仆,疲惫不堪。

  之所以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则是因为每一天好像过的都一样匆匆忙忙,吃饭,然后找个地方睡觉。

  只有路上不停变幻的风景在提醒我,我和师父在路上。

  尽管是决定直接取道湘西,但我和师父也不至于高调而张扬的选择车来车往的高速路,而且我和师父身上没有必要的证件,这一件事情也挺麻烦,所以多多少少还是绕路了。

  这个没有必要证件的事儿原本只是小事,毕竟师父和我都曾经和高端的部门有过关系,但现在师父好像对江一有些拿不准的感觉,所以我们出于防备的心,必须重视这个问题,也不想再因为任何事情耽误。

  这也是拿着钱,按照我和师父那种对钱不敏感的‘享乐’主意的人来说,也只能苦哈哈的找小旅馆住的原因。

  十二天以后,我们进入了湘西的地界。

  在这里,也有一般的城镇,要找到苗家的寨子,还是只有去到这里堪称险恶的深山老林里,当然我指的并不是那种被开发成旅游区的地方,而是在外人看起来的无人区。

  孙强应该不是苗人,只是孙魁爷爷在机缘巧合之下学习了赶尸...他学习巫术的具体没有和我提过,来到了湘西我才感觉到人生真是奇妙,我这一生和苗寨也解不开的缘分,没想到我的朋友也是。

  相比于我对强子所知甚少,师父好像知道的更多,到了湘西的地界以后,就是他给我一路指路该去到哪里,哪里...弄得我心里好奇心已经很重了,真的很想逮着师父让他把埋在心里的一切都告诉我。

  可是,我到底没有这样做,其实那是因为我内心的不安,我曾经这样失去过师父,重新找到师父以后,生怕一个不小心,他又不见了。

  我尽量不去触碰那段过往,也尽量不想去提那些年发生的事情。

  车子到了一个偏僻的小镇,师父终于叫我停下了...这个小镇看起来是如此的破落穷困,当我们到来时,很多人都跟看新鲜一样的看着我们,看起来应该非常的蔽塞。

  是蔽塞啊,我是开车的人,一路把车开到这里有多不容易,我自己最是清楚...但也能理解,一般隐世的寨子注定不会出现在繁华之处,蛇门也顶多只是靠近公路的地方...

  而这个镇子似乎离其它的镇子和县城也比较远,总之在来到这里之前,师父刻意的让我来了一个大采购,吃的用的不一而足,看来之前匆忙出逃,在山里的日子,给他留下了不少的阴影。

  我们在这个镇子遭受到了围观,但是和别的地方不同,这些人的眼睛里不仅仅是好奇,还有一种冷漠的疏离和暴躁,我和师父也不在意,湘西这一带民风彪悍,是出了名的,更何况这样一个几乎与世隔绝的镇子呢?

  而我观察了一下,这个镇子也几乎是苗人,从穿着上就可以看出来...这也不奇怪,不是所有的苗人都聚居在寨子里的,住在这样的镇子里也正常。

  我对苗人有一种异样的亲切感,所以面对这怎么也算不上友好的目光,我也觉得亲切。

  终于,是到了湘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