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阴魂借子》作者:调皮本尊
小说3: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一百一十七章 意料之外

第一百一十七章 意料之外

  但到底是什么不对劲儿,我自己却是说不好。

  我只当做是自己的错觉吧,而对于那个怪物仇恨的眼神却是视而不见。

  那一边的我已经盘坐了下去,脸色依旧冷冷淡淡,古井不波...我自己看着自己却是那么的陌生。

  我索性忽略了这个让我这么不安的因素...开始继续的大口吞噬....我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这是对傻虎好的,这是对傻虎好的..而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我要抓紧时间来做这一切。

  随着我的大口吞噬,傻虎恢复的越来越快...渐渐的,它的灵魂状态就稳固了下来,然后开始补充损耗的灵魂力...而这个怪物的灵魂力实在太过汹涌,连灵魂力的补充都显得很快。

  渐渐的,傻虎身上因为和怪物碰撞(灵魂碰撞)的伤势也恢复了,我仍然没有停止吞噬,因为傻虎为这一战付出了太多的代价...我充满了一种异样的内疚感,我当然要为傻虎争取更多。

  在这个时候,我没有感受到任何与自己本意相违背的意愿,看来这一次的无声和平静,是难得达成的一致。

  时间分秒的流逝,渐渐的,怪物的躯体就被我吞噬了一小半,傻虎的状态已经恢复到了全盛的时期...可是它的意志仍然沉寂,我试着去沟通了一下,其实因为太过内疚,我一直是不敢去沟通傻虎的,我不愿意承认的事实是,在某种程度上我把傻虎当做是了一颗奠定胜利的棋子,但如今我实在是太过于担心傻虎的情况,不得不硬着头皮去沟通了。

  反馈来的信息让我安心,傻虎的意志没有消失,而是又进入了那种浓浓的睡意当中...也可以说它是在昏迷,可是意志没有多大的波动,很稳定。

  如此,我就放心了...我继续吞噬着这只怪物的灵体..全然不去看它的双眼,而它神情的变坏我自然也就不知道。

  一直到我吞噬了将近一半,忽然一股绝大,简直是不可反抗的力量在我的周围出现...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那绝大的力量给掀飞了...继而,一下子掉落在了离那个怪物的躯体十几米的地方。

  那个怪物自然还是‘活’的,我吞噬的是它灵魂力,并没有狠心的去伤及它灵魂...按说这个的敌人在吞噬到一定的程度,就算不吞噬了,也必须要第一时间让它灰飞烟灭才是。

  可是我的直觉告诉我,就是不要这样做!

  如今,算是一个证明吗?难道这个洞穴中还存在有第二个敌人?我一下子异常的警惕,开始下意识的四处张望,可是又一次的,我内心告诉自己,抓紧时间,得到更好的好处!

  好处是什么?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感觉傻虎的躯体在朝着那个怪物的躯体狂奔...对于傻虎十几米庞大的身躯来说,十几米的距离简直就是眨眼之间的事情,瞬间就到。

  而到了以后,我自己都不还不知道要做什么的情况下...傻虎就朝着那个怪物的躯体疯狂的撕咬了一下,而且还用尽全部力量的拉扯了一下,怪物的一大块血肉被我叼在了口中...这一口实在太夸张,一下就咬去了怪物全身剩下的近四分之一的血肉...而我在什么都不明白的情况下,下意识就开始疯狂的吞噬!

  不出意外的,再一次的,那股绝大的,不容抗拒的力量将我掀飞...而这一次,我感受到了那股力量中蕴含有微弱的意志,这意志是处于一种恼怒的状态,所以在这一次掀飞我的过程中,非常刻意的给了我一点儿惩罚...我感觉在抛飞的那个过程中,我的灵魂像被重锤狠狠锤了一下。

  那种压力的感觉是如此的明显,我下意识的想闷哼一声,却不想内心坚定的意志让我死死的咬住了口中的那块血肉,在落地的瞬间,就顾不得灵魂被重锤了一下还在不停震荡的感觉,而是赶紧‘吃相’难看的吞噬那一块血肉。

  这一切的节奏都不是我自己在掌握,我只是有预感,那股绝大的力量因为一点儿不知道的原因,并没有对我真正的下‘重手’,但是想要再一次的去偷占便宜,恐怕我就不会那么轻松了。

  而面对我啃噬的动作,洞中忽然就压力陡增,似乎是再一次的打击想要向我袭来...我本能的觉得应该躲避,却不想我身体的动作却是继续吞噬,而也在这个时候,再一次的那力量凝聚成重锤朝我狠狠的袭来。

  却也在这个时候,一个看起来并不强大的灵魂忽然出现,行成一个不停旋转小球,迎上了那个重锤。

  灵魂力行成不停规律旋转的小球?那需要多么精妙的灵觉控制才能够做到?而且这小球旋转的意境也暗合道家那流动的太极意境,看起来是那么的玄妙。

  由于旋转的卸力...那个重锤迟迟的落不下来,而且在下落的过程中,力量不断的被卸去...趁着这个当口,我大口的吞噬掉了血肉..在重锤下落的瞬间,一下子发力,身体冲了出去,而在这一瞬间,重锤才重重的落地....

  而我在这种千钧一发的时候,避免了不必要的伤害。

  在我没有主动意识的情况下,忽然我和傻虎的合魂就散了...傻虎再一次进入了我的灵魂深处沉睡,而我的意识也重新归入了我的身体。

  其实我很清楚大量的血肉傻虎并没有消化掉,而这种沉睡是它最好消化的方式...对于傻虎的情况,我稍许有一些放心,而对于自己的情况,我却是全然的迷惘。

  到底是为什么?我下意识的再一次想到会不会是道童子?但是这根本就和以前不一样??那到底会是谁?我在焦躁....可是,这种焦躁的情绪很快就被莫名的冷静情绪压了下去,接着,我自己就站了起来,如同闲庭信步一般的朝着那怪物被吞噬的残缺的身体走去。

  “想必是哪位不想让我彻底的消灭它,终于忍不住出手了吧?在这样一座几乎是坚不可破的牢笼中做这种动作,就好比那人间的监牢中,去干扰别的牢舍一样,似乎是不太好?”洞穴空旷,回荡的是我那淡定而平静的声音。

  就像一个人傻傻的自言自语,说着完全不着调的话,自然是得不到任何的回应。

  可我不觉得奇怪,在完全回归了自我以后,我甚至觉得这就是自然而然的话,我的脑子无比的清醒,我清晰的认知,这一股力量不是这一层的怪物,而是有一个强大的,不知道在哪一层的什么存在,在干扰出手了。

  至于目的吗?我此时已经走到了那个怪物的跟前,很是平静的绕着它走了几步,然后摇摇头,又是自言自语的说到:“我相信任何事情都要付出代价,就比如牢舍中发生什么事情,自然是有狱卒出面...哪能让其他犯人随意的行动?所以,这样出手一定是付出了代价的吧?是不是拿我无可奈何呢?”

  说到这里,我的声音才稍显有些轻浮....似乎是在挑衅,其实我明白自己的目的,是在试探?也是想用激将的办法,得到一些讯息。

  果然在这个时候,一个清晰的意念终于出现了,原本意念的对话只是一种玄妙的传达方式,不可能像声音那么清晰的能感觉到一些微妙的细节。

  可是,这一个在我脑中响起的意念,却仿佛是带着一种仿佛是洪荒远古来的沧桑语调在与我对话。

  不,应该不是对话,而是一种强硬的传话而已,它好像不需要考虑我的意见,他只是这样对我说了一句:“我若是不惜代价,自然也能出手杀你。不要伤害它,退去。”

  很简单的一句,饱含的信息却是万千,我却并没有为这样神秘的存在,强大的力量,威胁的话语引起半分的慌乱。

  淡定的就像一汪深潭的水...我闭了一下眼睛,轻轻的深吸了一口气,这就像是我非常自然的习惯动作,然后睁开眼睛以后,表情连一丝变化也没有。

  只是继续绕着这怪物走了几步,轻轻开口说到:“蛊雕吗?有意思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