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阴魂借子》作者:调皮本尊
小说3: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一百二十三章 能饿死我吗?

第一百二十三章 能饿死我吗?

  在这世间,人们都有这么一个心理,如果面对一个二选一的选择,大多数人会去赌,因为机会是一半一半。

  可是在面对一个四选一的选择时,人们常常就会承受巨大的心理压力,因为及几率降到了一比三,想想这是很可怕的,而往往越是踌躇,反而越会带来错误的选择。

  所以,试卷都会很有去的一般给出ABCD四个选项,因为在这种选项面前,若是没有真材实料的笃定,凭感觉去猜对的可能性很小,因为人会踌躇。

  相对来说,这就是一种公平。

  可是,我没有感受到道童子的踌躇,甚至他连一丝犹豫也没有,和之前一样,他依旧是古井不波的状态,走过去,和之前一样,找了一个凳子坐下了。

  和第三处洞穴的连接点一样,这里也有一个简单的类似于房间的布置,只不过从上一个房间走到这里,我,不,应该是道童子只是用了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

  我所感应的只是一片平静,并不知道道童子在思考什么...另外,我也不明白他为什么不继续前行,只是在这里等待。

  就像我不明白,二选一,他为什么就偏偏能够选择正确。

  我的意识又陷入了一片迷糊,而在这种迷糊之中,时间的概念也跟随着再次变得迷糊...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听见石洞上方传来了一声充满了诧异的“咦”声。

  而一直在闭目思考的道童子,则一下子睁开了眼睛。

  “那么快?”上方那个声音充满了诧异。

  “应该说是你来的很慢,难道做为我随行一路的‘监视人’,你不知道第二个洞穴之中的事吗?还是你那句走出这个洞穴靠机缘只是一句玩笑话?”道童子的声音平静,可是却总是有一种让人能感受到的疏离和冷漠。

  我不知道道童子等待这个所谓监控者的目的是什么?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偏偏要说出这么一句话。

  “我说的自然不是玩笑话,只是很难相信有人真的会有这份机缘。不过,想想你灵觉的事,一切倒也可以解释。只不过...”那人的声音稍许有些犹豫。

  “嗯?”道童子轻轻扬眉,不甚在意。

  “只不过为什么我总感觉你像变了一个人?”到底还是感觉出来了我的不同,这还只是一个陌生人,若是师父,恐怕已是心知肚明是怎么回事儿了,如果是那样...我原本处于弱势,甚至可以说已经妥协的意志开始莫名的焦躁起来。

  其实,我只是不敢想象师父会是怎么样的伤心?

  可是这股焦躁却被道童子强硬的压了下去,有一种由不得我挣扎的意味在其中,只不过这一次费力了一些,在旁人,就是那个联系人看来,就好像是我面对他那个充满疑惑的问题,沉默了一会儿一般。

  “呵,你了解我几分?陈承一走到今天,是怎么一路走来的,总不能说是运气吧?”模糊的回答,却异常尖锐,我很惭愧,总觉得道童子这家伙智商怕是比我高了不止一筹。

  什么都没有回答,却是四两拨千斤,其实回想起来,我能一路走到今天,我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难道是天道庇佑?

  但是下一刻,不容那个联系人回应什么,道童子忽然语气就软了下来,甚至带着几分温情的说到:“麻烦转告我师父,我很好。”

  “唔。”那人应了一声,好像这种状态才比较像陈承一,能感觉疑惑也消散了大半。

  不过,我的内心却是一片温暖,道童子根本就不是我,难为他还记得这个,不管目的是不是出于消除那个人的疑惑,但他第一次真正赢得了我的好感,对他的印象没有再仅仅停留在不讨厌这个层面上。

  这样的对话之后,两个人好像没有什么话好说了,那个联系人好像也准备再次走开,可是道童子却说到:“我的食物呢?”

  “你又饿了?”联系人有些莫名的诧异。

  “有备无患,谁知道在下一个洞穴中我会困几天?”道童子好像对食物有一种异样的执着,既然已经找对了方法,何必....?

  “不是说看透了其中的机缘吗?”那个联系人嘀咕了几句,但却还真的扔下了一包食物。

  这一次道童子没有打开,而是异常珍惜的随身带好,捆绑在了身上,很郑重的动作,却装作不经意的说到:“我走出这个洞穴,应该就是雪山一脉的主人?可是,我陈承一属于老李一脉,虽然没有开山立派,但好歹圈子里的人都知道我们是正道中人,怎么能接受你雪山一脉?”

  “什么意思?”那个联系人其实脾气挺好的,但这一句话有些惊疑不定,细听还有压抑的怒火。

  “什么意思?”道童子此刻已经绑好了他心爱的食物,转身,回头,头望着上方,脸上带着一丝冷笑,说到:“你雪山一脉藏污纳垢之地,我堂堂正道人士,怎么可能成为这一脉的主人?这种地方就算再好,我也只是不屑!”

  “你说什么?”那个联系人终于是动怒了,在收敛不住自己气息的情况下,那种属于高手的气场迅速弥漫在整个洞穴。

  没有伤害的意思,只是那种气场充满了愤怒的碾压,要的就是挑衅的人住口的意思。

  可是道童子的心志简直坚定到我不可想象的地步,他根本丝毫不受这气场的影响,反而是云淡风轻的向前两步,然后忽然大声的说到:“难道不是吗?你雪山一脉这地下洞穴能见人吗?厉鬼,妖魂...放到那世间全是害人之物,你们却这样收集起来,有何居心?”

  其实道童子说这话的时候,根本没有半分质问的意思,更不像他表现的那样愤怒,我只是感觉到故意,对的,他就是故意的!

  “谁说我们有居心?难道你师父没教过你,人言如刀,妄自揣测加以伤害,也是乱种因果吗?我们这样做只是....”那个联系顿了一下。

  “只是什么?”道童子又是上前一步,大声的吼出了这一句话,别人可能不会察觉,但和道童子一个身体的我自然是察觉到了,在之前到现在,道童子用了一种精妙的吼功。

  之所以说是精妙,是因为一开始根本连我也没有察觉道童子使用了吼功,而吼功这种东西固然和功力强弱有关系,但更让人不得不防的在于出其不意。

  道童子的功力受我身体的限制,自然称不上逆天,可是这么精妙的吼功....

  我心中暗暗震撼,看样子,这个功力高深的联系人也要中招了....却不想,在道童子吼完,他竟然沉默了好几秒,之后才说到:“好一个陈承一,原来你还有这般本事,我都差点儿中招。人传老李一脉的术法精妙,今天我也算见识了,差点被你套话。”

  道童子沉默了,看来目的已经被看穿,争辩真的是一件没有意义的事情。

  倒是那个联系人看透了道童子,先前的愤怒消失的一干二净,倒是有些喋喋不休的说到:“总之,我雪山一脉这个地下洞穴见不得光,也是怕被有心人知道并加以利用,至于为什么有这个洞穴,我看你是不必多问了。我想...你肯定也知道,我雪山一脉走的不是邪路吧?陈承一,你这小子,我咋就没看出来你这般‘奸诈’呢?还没成为雪山一脉的主人呢,倒是来套取我雪山一脉最大的秘密了。”

  “很难让人不怀疑。”道童子云淡风轻的说了这么一句,然后有些耍赖一般的转身在凳子上坐下了,说到:“我就呆在这里了,不再继续往下走了。”

  “什么?”听见道童子这样一句话,那个联系人震惊了。

  其实震惊不止是他,连我模模糊糊的意志也跟着震惊了,这个道童子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不过,照常的,我的意志被压制了,道童子只是云淡风轻的加了一句气死人不偿命的话:“反正你们能饿死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