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阴魂借子》作者:调皮本尊
小说3: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一百三十九章 都是如此

第一百三十九章 都是如此

  爱...这是道童子和魏朝雨从来没有说穿过的字,这个字多美好,在这个字的背后第一时间让人想到的就是携手一生,相伴到老,相濡以沫,相掬以湿....

  可是,在这一刻说一个爱字,是不是太残忍了...道童子是修者,即便魏朝雨现在在他的怀中,还有呼吸,可他依然能感觉她的生命在不可挽回的流逝。

  ‘噗’,一口鲜血从道童子的喉中喷出,这是之前他强咽下去的那一口,如今心已伤到极致...这口血是再也忍不住。

  鲜血溅湿了道童子的衣襟,斑斑血迹...也同样落到了魏朝雨的脸上,她抓住他的衣襟,轻轻的,却也是紧紧的,问他:“你,是爱我的吗?”

  “是,爱你的。”他抱起了她,在心乱如麻之中,这一点从前从未想明白过的事情,却是分外的清晰起来。

  在这一刻,大道好像已经很远了...如果再有选择,道童子在问自己,是不是在遇见她的那一刻,他就会放弃他所谓的大道,只是想和她携手相伴一生呢?

  可是,道童子却迷茫的没有答案...毕竟大道是他一生的追求,让他说放下,太过虚伪。可是,怀里的魏朝雨,他又是愿意放下的吗?

  “你说的太迟了,我叫你石头,你便一直是石头。我觉得我要死了,你终于不是石头了...想着是这样,我有些恨你。”魏朝雨的神智已经是有些不清,抓着道童子衣襟的手也已经开始慢慢的松了下来。

  “若你要恨,恨便是了。你不要说话,我想要救你,只要你活着...那就比什么都好。”道童子抱着魏朝雨朝着山下走去,脚步很快..声音却是在颤抖。如果说还有唯一的希望,那就是上人,在道童子心中无所不能的上人。

  “我活不了了...我知道的,我只是很遗憾这一生没有和你过一天是爱侣的日子,下一世,我要你很爱很爱我....要和你过一段我梦想中相爱样子的生活。但我绝对不要和你相伴一生,我要让你知道,等待是什么滋味,我要让你知道,等待过后是比不见更绝望的绝望是什么。”魏朝雨的手已经慢慢松开了...她的神智越发的不清。

  道童子哽咽,他感觉魏朝雨已经撑不下去多久了,他一把背起魏朝雨,几乎是在山路上飞奔起来...此刻,聚集的云层已经不堪重负,豆大的雨点落下..风起...吹不散的,雨水洗刷不掉的却是伤心。

  “这是我恨你的方式,你知不知道?我今生无能,只能恨在下一世,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深。”魏朝雨伏在道童子的背上,喃喃的说着胡话,在这一刻,生命都快要消逝,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爱恨也都在这一刻尽情的宣泄吧,再不与这个要与自己斗法的人说,恐怕是没机会了。

  “啊....”在大雨中,道童子一边跑着,一边长嚎了一声,不是这样,根本不足以发泄自己的情绪,还能够再快一些吗?他已经动用了毕生的功力,可惜他飞不起来,他只是区区一个童子,他还不是那些最顶级的存在...修道二十余载,他在漫漫大道前还很稚嫩,手段也是有限。

  “可是,承道,我不能知道...不能知道,我到底是爱大过于恨,还是恨大过于爱...就算我等待了很久,换来的只是一句你让我绝望的我要与你斗法,但我不知道,若下一世你等我,我是否舍得让你绝望。若是你还是你,若我还是我...我就不知道我能不能做的到?”在道童子的长嚎中,魏朝雨如是说到。

  此刻,道童子已经状若癫狂了,而心痛的想要长嚎的却是我...魏朝雨在说什么?说我和如雪吗?一段相爱的日子,是成全她的遗憾,之后不要相伴一生,是她的恨...那我已经在等待,是否....

  两世的纠缠就是如此吗?他们的结束,我们的开始!

  “我第一眼见到你,就喜欢你了...你还记得吗?你在那里一个人,好认真的样子,我移不开我的眼睛...那下一世,你会一见我就喜欢我吗?”

  是的,下一世,一见你,就好喜欢你...在见到你的第一刻开始,这难道就是所谓的相识非偶然,一见已相牵吗?

  “承道,我很冷...我要走了...太冷了,我只是怕这样一个人孤孤单单的走,我一直都很怕孤单,下一世,我真想当一个不怕孤单的人,就算一个人孤零零的走,我也不要怕。”

  是的,下一世的你,真的不怕孤单,一个人守着寨子,安静到有些冰冷...到最后,你是孤单单的走的,留下一个背影,我无尽的嘶喊,也唤不回你的一个回头。

  道童子奔跑在雨中泪流满面,而在此刻在和道童子一同流泪。

  终究,魏朝雨什么都不说了...手从道童子的背上滑落,身子猛地一沉,道童子的泪水到这一刻如同流干了一般,只是麻木的跑着,跑着...渐渐的,山门就近在眼前了。

  他始终不肯放下魏朝雨的身子,在山门之前,再一次的把她抱在怀里,一步一步的走向山门...他的神情多了几分麻木,魏朝雨的每一句话,他都无法回应,也不知道怎么回应。

  因为该怎么选择...他都选择不出来,又如何去回应魏朝雨这至情至性的爱。

  而上人,此刻...就站在山门的门前。

  大雨纷纷之中,道童子抱着魏朝雨停下了脚步...看着上人...在此时,我依旧看不清上人的面貌,却能感觉到他的身上仿佛有一种伤心的叹息。

  “承道,这一次,你做错了,你果然走偏了。”上人的声音传到了道童子的耳中。

  他抬头看着上人,一字一句的说到:“我一生敬你,爱你,视你如父,视你为师。你说我道心不稳...我总是要去解决的。”

  “你可是怪我?”上人的声音中仿佛带着化不开的叹息。

  道童子抱着魏朝雨,渐渐的用力,而看着上人,却是倔强的抿着嘴角,不肯说话。

  “承道,我曾经给你讲过一个故事,你此时再仔细的听听这个故事,看能不能想明白其中的我要说的道...曾经一个人他从小就爱吃的是猪肉,可是在他们那个地方,人们都觉得猪肉很脏,猪肉是低俗的人才会去吃的,人们都喜欢吃牛肉,因为吃牛肉很高贵...所以,那个人为了让自己也和人们一样高贵,也就装作很爱吃牛肉的样子,实际上却是每隔几天都会偷偷的吃一顿猪肉...”道童子站在原地没有动,他心中的悲哀根本没有办法散去,却是因为习惯,还是听着上人说着这个所谓的故事,因为他是真的已经习惯,无论在任何时候,在意上人说的每一句话。

  我的心中此刻和道童子一样的悲伤,两世的纠缠,我就是他,他就是我...所以悲伤也就如出一辙。

  可是,我不明白上人为什么选择在这个时候,说这样一个无稽的故事,猪肉还是牛肉与我们此刻的悲伤有关系吗?

  但上人却好像看不见我们的悲伤一样,继续说着他的故事,他说:“因为人言的力量,他也觉得吃猪肉是一件不好的事情,可是他的内心渴望,喜欢吃猪肉?这又怎么改变呢?他也为此强行去想去戒掉猪肉,但是他做不到....所以,他就只能痛苦的白天装作很爱吃牛肉的样子,每隔几天依然吃着猪肉。这个秘密只有他一个人守着,在那个时候所有的人都认为他是一个爱吃牛肉的高贵的人,他自己也差点以为是了..但事实是什么,事实是他依然是一个爱吃猪肉的人。”

  “这故事的结局,我还记得..你告诉我,后来有一天,这个人偶尔看见了活着的猪,滚在粪堆里,他一下子觉得真的好脏,忽然他就觉得他不想吃猪肉了,他很疑惑,还特意煮了猪肉来吃,这次一吃,却发现猪肉不像以往那样香甜,反而有股说不出的怪味儿...从此以后,这个人就真的不再吃猪肉了,而是真正变成了只吃牛肉的人。但到如今,你告诉我这个是为什么?”道童子的声音充满了痛苦,但这个上人曾经给他讲的故事他却在这种情况下还能记得。

  “是为什么?当时,我记得你回答我,我告诉你这个故事的道在于什么事情,必须自己有了体会才能有所改变...当时,我笑而不语...如今,我可以告诉你了,你当时完全回答错了...真正的答案是,什么事情,人只能听从自己的内心,内心的决定是一,那强装也不会变成二...除非是有一个机会,去悟了,才会发生改变。承道,你如今是怪我提点你的那一句道心为何不稳,但你如果想要看见你命运的支脉,你就能明白,你的内心早已写下一个一....我提点与不提点,你最终写出来的还是一...除非你有领悟的机会。”上人的声音非常的悲伤,在这一刻,我能感受到他在压抑着自己的难过。

  “什么意思?”道童子不解。

  “那就是...我不成为这个因,你的果也是一样!你和这个女子继续相处下去,不管是发生了什么,走过了多少时间...只要你的内心没有看明白,你们的结局依旧是如此。你走上了一条偏道,而你却不自知。你的命运我无法插手,一切皆在你自己的选择。就算我看重于你,忍不住出言提醒...可是,你最终选择的还是偏道。你若不信,随我来吧,随我来一起看清命运的支脉。”说完,上人叹息了一声。

  而道童子痴痴的抱着魏朝雨,整个人都呆住了,无论发生了什么,走过了多少时间...都是如此的结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