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阴魂借子》作者:调皮本尊
小说3: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一百六十章 最后的真相

第一百六十章 最后的真相

  路山聪明,且从小失去父母的经历让他有些敏感,白玛如此的表现,路山怎么可能不心生疑惑?

  但是白玛很平静,仿佛猜透了路山的心思,只是说到:“我修行并不限于在拉岗寺,也许要去到很远很远的地方...你我相处了5年,在我的生命中觉得最能够托付的人就是你。陶柏年幼,虽然在拉岗寺呆着也会被照顾的很周全,也总还是希望你能看着一点儿的。其实,最大的问题是在于当他感情的寄托...因为在他的生命里,除了我,也就是你对他来说最为亲切了。”

  “白玛不会骗人,但不代表她不会轻描淡写的诉说一切...她以为被做成活器,又是她的一场修行,而我在以为她不会骗人的情况下,竟然轻而易举的相信了她...没能阻止这一切。我在当时还只是感慨,到底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她又要远行...而许我这一夜的相会,便已经是我生命里最大的恩惠了,至少我知道了她对我有情谊,只要有这份情谊,哪怕天涯两相思又有何不可?毕竟我们修者能看的透一些...也知道两个人相爱相知,也不一定非要长相厮守...更何况,她让我照顾陶柏。”路山这个时候的情绪也平静了一些。

  的确,站在路山的角度,如果白玛有心要隐瞒,他怎么可能知道这个残酷的事实?

  而在那一夜,他也终于拥抱了白玛,甚至在白玛的要求下,轻轻的吻了她...这就是他们生命里的爱情唯一绽放的时刻,如烟花,消散虽快,但那一刻的绚烂却是永留心间。

  也是在这一个夜里,白玛告诉了路山她的身世,其实她和陶柏并不是纯粹的藏人子女,他们的父亲是汉人...而且是一个不是一般人的汉人。

  “对于父亲我了解的不多...妈妈告诉我和弟弟,其实我和弟弟都是一般的,特别是弟弟,身上更有着惊人的秘密...但是爸爸一心想我和弟弟过普通的生活,所以毅然选择离开了这里,回到了他工作的部门...到现在也没有消息。”白玛如是对路山说到。

  “那你妈妈呢?”路山忍不住问了一句,其实他虽然是孤儿,到底还有亲人,可他从来没有见过白玛和陶柏的任何亲人。

  “妈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过世了...很离奇的过世了,也是说要去寻找一个神奇的所在...她把我们交付给一个可亲的邻居奶奶带着,却没有远走多久,又回来了...回来的时候,她的情况已经很不好了,连话都说不出来,感觉好像是全凭一股意志支撑到了我们姐弟面前...那个时候,弟弟才两个月,她好像想对我们说什么,也无力说出,就这样过世了。”白玛带着伤感的回忆这样对路山说到。

  “那...后来呢?”

  “后来,在妈妈去世的第二天,拉岗寺的僧人就出现了,接走了我和弟弟...毕竟,这是一个神圣的寺庙,虽然封寺已久,但是它慈悲的光芒还留在人们的心中,看管我和弟弟的老奶奶也就放心的让我们去了...在这里的僧人认为我和弟弟是出类拔萃有着出色天赋的修者,所以我成了圣女,弟弟成为了圣子...再后来,也就遇见了你。”白玛靠在了路山的肩头。

  “原来我和白玛都是一样的苦命人,而且我的父母和她的母亲好像有着惊人的相似,都是去寻找什么神秘的存在...不同的是,她的母亲回来了,而我的父母再也回来。曾经,我在想,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上天才让我们这苦命的孩子相遇在一起,相互温暖...而我还知道了,陶柏之所以不用藏人的名字,是因为他们父母的约定,一个跟随着母亲用藏名,一个跟随着父亲用汉人的名字。”路山对我说到。

  总之...在那一夜,是他们最亲密的一夜,几乎是无话不谈...直到月亮渐渐的落下,东方泛白了...白玛才恋恋不舍的离去,在离去之前依旧给了路山一个拥抱,没有任何离别的语言...只是,在下山的时候,白玛好像心有所感一般,忽然回头看了路山一眼,含着泪光,朝着路山笑了一下...然后才真的离去了。

  而那一眼,就是白玛和路山最后的相望。

  “在之后又发生了什么?你怎么成为了部门的路山?还带着陶柏?”我忍不住开始追问了。

  “那是一段我不愿意回想的回忆...承一,我是七天以后知道真相的,那个时候圣器已成,被拿出来要全部的人集中力量加持开光,而我做为寺里重要的弟子,曼人巴无意中给我透露了这个秘密...他见我好奇忽然出现的圣器,忍不住得意的告诉我,那是通往上天的钥匙...在彻底被激发之前,有着无上的法力...而在彻底被炼化激发以后,结合某种东西,就能真正的打开天国...我那个时候很奇怪,这么厉害的圣器是怎么突然出现的,曼人巴却毫不在意的告诉我,那不是突然出现的,而是寺庙培养了很多年...才炼化而成的圣器。”路山说到这里,情绪再次的激动起来,手又开始颤抖...

  “别说了,我猜的到答案...”其实之后的对话不用细说,我大概也能猜到,这种伤口真的不用撕开它,因为真的太过残忍了。

  “嗯...我只是想告诉你,承一,我当时藏在袖子里的双手满手都是鲜血,因为太过沉痛...拳头捏的太紧,几乎用尽了全身的气力,划破了我的手掌...你知道那种痛苦吗?几乎让人瞬间就崩溃了...就是这样的克制,才让我没有当场的发作...在那个时候,我其实已经隐约知道拉岗寺的僧人行为不端,不像其它寺庙藏传佛教的高僧那样神圣而充满慈悲,甚至他们的修行都不完全是藏传佛教的范畴了...有一种隐隐的邪气,只不过我被洗脑的厉害,也因为白玛那么完美的神女在这个寺庙为圣女,我不愿意去相信什么,或者我觉得我太过于注重形式...到那个时候,我只是觉得白玛被骗了,因为曼人巴的语气那么的轻松,白玛这个傻姑娘被骗了。”说到这里,路山的声音颤抖的厉害,连喉结都在不断的抖动。

  他说过,不要为白玛掉眼泪...在这个时候,绝对是在非常痛苦的强忍,换成是再坚强的男人,心爱的女人这样残酷的被杀死,做成活器,还是被骗的,内心的愤怒之火都可以燃烧到上天,路山能克制到这个地步已经不错了。

  我赶紧的从他身上摸出了那壶酒,递给了路山,劝慰到:“先别说,来,喝几口。”

  其实,我的内心也非常的沉痛,在递给路山之前,也狠狠的喝了几口...而路山接过酒壶,几乎是一口喝干了里面所有的酒,一种异样的潮红出现在他的脸上,而几乎就要夺眶而出的泪水被他强忍了回去。

  “承一,在那个时候我就做出了决定,我要查出事实的真相,我要带着白玛和陶柏走...你不知道,在那一刻我是以怎么样的勇气去面对那件圣器,又是以怎么样的勇气让自己不崩溃的...承一,可是我每一天都像活在炼狱...知道吗?为了这些目的,我开始越发努力的修行,越发的展现自己的天赋....然后,在你面前的我,路山,为了这个目的,也故意的和那些僧人同流合污...我只能保证我身上没有一个无辜者的性命,双手还没有染上他们的鲜血..可是视而不见的事情发生了太多,甚至要理解或者鼓掌叫好,见死不救...这些我不能和你一一的说了,我只希望你理解我隐忍到了什么程度...其实,我是一个罪人,叫泽仁...我改了名字叫路山,也洗刷不清我身上的罪孽。那些被做成活器的人们...那些以修行和各种名义被沾污,甚至失去生命的姑娘...好多,好多...”酒意上涌,路山的情绪开始有些崩溃。

  而我的内心也沉痛无比,同样是男人,如果我是路山,我又要怎么做?在那种时候,除了隐忍,我又能做什么?其实是没得选择的...

  但我还是强行的扶起了路山,看着他的眼睛,认真的对他说到:“不,路山...我不否认你有过罪孽,就是那些强行要视而不见的罪孽..可是,我不承认你是一个罪人...因为世间的事情皆是因果循环,种下了恶因,也可以种下善因,来了恶报,也有善报....在因果循环中,它们是可以相互抵消的...只不过要以一颗纯善的心去做!而不是为了逃避恶果去做...天道设下因果,锤炼的只是人心...重要的是,你有一颗什么样的人心!你们佛家,不也曾说过,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吗?这是一颗心的力量...你的声明还有那么多,不管是为了什么,你都可以用生命的时间去行善,去洗清罪孽的...这样的人不是罪人,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这句话就是这个意思,因为最难以挽回的,从古至今都不过是一颗人心罢了。”

  “承一,好兄弟!”路山重重的把手拍在了我的肩膀上,然后望着天空说到:“我以为你会看不起我的,可是你都比我懂...总之,没有那些年的隐忍,我怎么可能带着陶柏和圣器逃出拉岗寺?那是一个长长的故事,精心的布局,最后铤而走险的成功...可是,逃出去之后,却发现天下之大,无处可去!拉岗寺的人自然是要追杀我的...你问我为什么成了部门的人,那就是我带着陶柏找他的父亲去了...也希望得到部门的庇护,你听明白了吗?”

  “原来,是这样?”在此刻,所有的线索终于被串联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