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阴魂借子》作者:调皮本尊
小说3: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一百六十七章 过往(下)

第一百六十七章 过往(下)

  我之前一直在想,自己不流泪,是不是已经太过成熟,而忘记了怎么去流泪。

  但事实上真的流泪了,我的第一个反应竟然是下意识的去掩饰,一把就擦去了脸上的泪水...上一次的放声大哭是在什么时候?就算再次见到师父我也只是无声的流泪...我快想不起来了,是在老林子看到师祖留字的时候?

  “风好大,真是吹迷了眼。”我转过头低声说了一句,在这种时候,总觉得太过度的表达自己的感情,是一件很肉麻的事。

  师父没有说什么...可能也清楚,我成长到了这个年纪,应该经历怎么样的心境。

  “承一,你真的一定要活着...”刚才的泪水,让气氛一下子变得沉默,在过了很久以后,师父才对我说出这样的话。

  “师父,你要我一定活着...为什么你不对自己说出同样的话?我们是修者,应该看淡生老病死...甚至,曾经庄子因为自己妻子的死而开怀...因为他认为这是自然之态,是轮回,是天道...师父,按照你的看法,你这一世要走完了,我甚至应该为你办一次喜丧,因为你姜立淳堂堂正正在人间近百年,一直都有些底线,一直都未亡大义,这一去...是朝着更好的地方去,下一世若有轮回,也是圆满的一世...甚至说不定,这一去,就已经可以摆脱轮回之苦。”说到这里,我的声音变得有些颤抖,根本就不受自己的控制...我只能拿过师父的旱烟,狠狠的吸了一口。

  可这明明浓香的气息,吸到口中却是那么的辛辣,同往常无数次一样,我吸的太猛,还是会被呛的连声咳嗽。

  “傻小子...吸旱烟的方式和吸香烟是不同的,狗日的,好的不学,尽整这些...”师父说着忍不住拍了我脑袋一巴掌,这是我们最熟悉的相处方式,就算生命只剩下十分钟,这样的方式说不定还会上演。

  习惯是个可怕的东西,有些时候它就是近乎是本能,可以超越一切的情绪...喜悦,悲伤...在这么伤感的时候,师父和我竟然还是如此,这就是习惯。

  我觉得自己也真的是犯贱,之前难过的说不出话来,声音都在颤抖,被师父这么一拍...反倒有一种安心了,而人安心才能有底气,之前说不出口的话也变得顺利了。

  “师父,你觉得应该是这样的吧?对不对?可是...原谅我吧,原谅我的自私...就算有轮回也给不了今生人的安慰,因为你所有的羁绊,情感都留在了今生,和下一世又有什么关系?师父...你要我好好的活着,我何尝不想你好好的活着,多几年是几年...你知道我们才相聚,接着又一路逃亡...到如今,在雪山一脉安定了下来,又要面对大战...但,你可知道,我是多希望再过回我们曾经的日子,哪怕...”说到这里,我的情绪很激动,我都不知道我这些零零散散的句子是否能清楚的表达我的意思。

  可是,我面对的人是师父,那个从小到大最是了解我的人,他是一定听懂了我在说什么,还是熟悉的两股旱烟从他鼻子里冒出,他的表情也看不出来究竟是伤感还是强行的平静,他只是低声的说到:“最不可追的就是往事,那个时候相依为命的岁月...就算这样去做,心境也不同,何不就此留在心间?那也是足够了。”

  “师父....”我心中大急,我还是和年少时一样认为,只要师父愿意,就没什么事儿解决不了,我怕的就是他根本决心已定。

  我们既然是师徒,就总是有想象的地方....而最大的相似之处就是我们都太过于倔强。

  “承一,道法自然,一切都在自然之下,生老病死本是自....”师父平静的对我这样说到。

  我一下子激动的站起来,对着师父大喊了一句:“不,我不放!”

  我没想到事隔荒村的事情那么多年...又一次我站在了师父的面前,喊出了这样一句话,每一次都带着有一些任性的色彩,让人头疼的倔强,无法被说服的顽固...但这何尝又不是我的真心?

  “承一,你不放,也会从你手中飘落...你又何必撕扯的彼此都是伤痕,感情若重,放在心中便是...放在回忆中已好!有时候拥有的价值并不是在于你的一句你不放,难道你还不明白?”见我再一次喊出了这样一句话,师父先是一愣,接着脸上浮现出了追忆的神色,接着也是站起来,平静的面对着神色激动的我。

  风再次从我们师徒二人之间吹过....吹的我们衣角猎猎作响,这是一次沉默的对峙,碰撞的是我们师徒之间彼此的倔强。

  可是我太清楚,在这其中,我凭借的只是自己内心的一腔感情,一腔不舍...若论对错,师父说的才是真正的正确。

  渐渐的,我的身体发软,一下子双手支撑,跪倒在了地上,师父只剩一年的时间,这个消息何尝不是拿走了我心里的一个巨大支撑啊...再也站不起来的那种疲惫,几乎在这一刻,弥漫在我的身体。

  “你是觉得我说的对了吗?”可是对于这样的我,师父并没有同情,他知道要给我一个时间来消化。

  我的手紧紧的抓紧地上的碎石子儿,指尖传来了阵阵刺痛,我知道师父是对的,但对不对和我接不接受现在我觉得没有任何的关系,我的声音低沉,只是埋头问到:“师父,你告诉我一年的寿命究竟该是怎么回事儿?”

  “很简单,在鬼打湾那个神的镇压之下,我们早就应该是死人了...得到的应该是灵魂出窍,继而魂飞魄散的效果...在关键的时刻,是你师祖的残魂分出了一部分力量,对抗镇压的阵法,同时强行的镇压住了我们的灵魂在身体里...温养着我们的灵魂不被阵法所磨灭...只是...”说到这里,师父叹息了一声。

  “只是什么?”我想起来了那个祭坛,还有那祭坛上神秘的阵纹,说的是自然形成的天之阵纹,我只是去添上了一笔,就几乎....师父他们就被镇压在这样的阵纹之下,竟然出来之后,一个个像没事一般,原来是如此吗?

  我的眼睛发红,瞬间,对那个昆仑残魂,那个神痛恨到了极点...可是,我该怎么去痛恨他呢?他已经...亲手被我给结果,然后封印进了天纹之石...只是天纹之石!!

  我一下子抬起头,胸中的怒火几乎要把我焚烧殆尽一般...我们最后逃出了鬼打湾,留下杨晟和那里的鬼修大战,结果我并不知道..因为我们也没有渠道得到一个结果...可是,我清楚的知道,杨晟回来以后实力大增...

  难道说....我不知道应该恨谁,只是在这山之巅,怒吼了一声:“杨晟!!”

  “陈承一!”却不想在这时,师父忽然严肃的看着我,跟着怒吼了一声。

  我一下子被师父的声音吼的惊了一下,整个陷入了恨意的心也一下子清醒过来....冷汗瞬间布满了额头,而师父看着我说到:“你这是要上演一出什么戏?当着你师父的面儿,一颗心被恨勾引的走火入魔吗?”

  我望着师父,心里也是后怕...冷汗一下子就打湿了我的背,道家之人要有底线,在是非要分明,而不是心境上要爱憎...是非应该排在爱憎之前,否则要由爱憎主导是非,就是入了心魔。

  不管是爱还是恨,都不能被这些情绪所主导...否则按照道家的说法,那就是心境的走火入魔!不管我再恨一个人,再爱一个人,都应该建立在是非的基础上,是非的背后站着因果...除非我认为我清楚是非,而又可以克制爱憎,承担因果...才可以做自己想行之事。

  这三句话说起来简单,事实上一旦面对,却可能是一生一世的事情,就像你接受了一条狗的生命,让它陪伴,你所要做到的就是负责它的一生...

  我一下子想到了很多,看着师父,在这一刻我竟然差点儿走上偏激的偏离正道的心境,我实在惭愧。

  深吸了一口气,我重新坐好,对师父说到:“师父,我明白了,你继续说下去吧,我想知道这件事情的全部...而为什么凌青奶奶...?”是的,这也是我一直以来的疑问,为什么凌青奶奶的情况那么特殊...而师父说她不止一年的生命。

  “在当日,你师祖的残魂也算尽了全力...他给了我一个选择,耗费一半的力量,来破开这个大阵,或者是继续这样温养着,但只能拖延两年的时间,但相对来说,你师祖的残魂力量就会耗费的少一些。”师父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对我诉说了这样一段往事。

  “师父...你是不是选择了第二?”我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我在痛恨自己,痛恨自己为什么去的太晚?

  “是...因为你师祖的残魂是最后那一战最大的底牌,是揭开大时代的因...你知道最后那一战要面对什么吗?而你凌青奶奶则是...”师父说到这里,淡淡的叹息了一声。

  然后他话锋莫名其妙的一转,望着我,眼神也变得有些无助的对我说到:“承一,记得那一晚吗?记得我们重回竹林小筑,我守着你泡香汤的那一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