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阴魂借子》作者:调皮本尊
小说3: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一百八十九章 盛放血之花

第一百八十九章 盛放血之花

  可是,我犹自还是不敢相信,那是凭什么能算出我说过了什么话?

  老掌门的目光并没有停留在我的身上,而是看向了慧大爷那边,又看了看杨晟那边,然后说到:“命卜二脉的人在运用一些卜算的秘术时,能算到一些什么,有时候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或者是一个关键的物件,或者是一句关键的话...而越是靠近被卜算之人,感受到那个人的气场越强烈,算到的东西也就越是精确...这也就是很多命卜二脉的人在推算时,特别是做精确推算时,需要本人在现场的原因....算出你一句话,对于某些真正的高手来说,也算不得什么。”

  说完这一句话以后,老掌门没有再说话了。

  而我却是想起,陈承一和他师父一路逃亡的过程中...好像行踪被人时时掐算的事情,那个小队的对话,那个神秘的圣祖之下,圣王之上的人物。

  “你知道他是谁吗?”我的声音有些低沉,这个没见过面的敌人就像心中的一根尖刺,比明面上的敌人更加的可怕。

  想到这里,我不禁望了一眼不远处杨晟所在的位置...那黑色的,如同洪流一般的铁骑,那长长的地平线...白色的面具,每一个都像是那个躲在暗处阴笑的神秘人物。

  “他是最神秘的存在,我亦不知道...”老掌门的长长白发被风吹起,他的声音平静亦沧桑...在他目光所及之处,慧大爷高高的扬起了一只手,紧握的拳头...就如同在宣誓一般。

  “要开始了...”老掌门的声音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怜悯,轻轻的说出了这一句话。

  而与之对应的是慧大爷握着拳头的手臂,忽然重重的落下...相比于老掌门这一句轻轻的话,他的手臂落下的是那么重...仿佛带着一丝破空的声音,决绝而坚定。

  “啊....”将近百人的武僧队伍和修者中神秘的体修,忽然一同发出了如同宣誓一般的仰天长啸。

  纷纷如同明志一般的扯落了自己上半身的衣服...裸露的肌肉,下身飘扬的长袍...慧大爷的声音平静的在其中:“第一场是我们的...为天罚之阵争取时间,绝不后退。”

  说到最后一句决不后退的时候...慧大爷的声音陡然变大,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浑厚,低沉...如同打在人身上的战鼓...

  “绝不后退...”所有人一起嘶吼...在他们的上空,飘扬而下的雪花仿佛都被这股气势所折服...纷纷四散开去,并不敢落下...

  “师父...”在这个时候,慧根儿走了过去。

  慧大爷看着慧根儿,眼神中充满了慈爱...然后对他说到:“去,到你该去的人身边去...这一场,是师父的战斗。”

  泪水无声的从慧根儿的眼中滑落...可是好像顷刻之间的成熟,慧根儿就这样看了一眼慧大爷,然后转身朝着我走来....

  这是?我觉得好像在场只有少数人才知道这场战斗真正的安排,慧大爷和慧根儿都是其中之一...但我却不知道。

  慧根儿在风雪中一步一步朝着我走来...脸上的神情从悲伤变得慢慢平静,从平静变得慢慢坚定...望着我,就像看着最终的路...

  “他,将是陪你一路冲杀之人,注定是站在你的身边。”老掌门的声音也平静无比...没人给我解释什么,到现在也无需解释什么...就像站在我身边的神秘白袍人,我亦不会追问他是谁了。

  我心化作了这个战场...我只需要知道的是,到时候我该做什么?

  慧根儿走到了我的身旁,几乎是下意识的,我张开了手臂...一把抱住了他。

  “哥,我将陪你走到最后的那条路...”慧根儿在这个时候,成熟的仿佛已经不是他,没有悲伤,宿命般的决绝。

  “是的,一直走到无法再走下去,也不会放弃。”我的拳头重重的在慧根儿背上敲了几下,胸腔发出沉闷的回想...传递的只是信心。

  在漫天的的飘雪中,我分不清楚我是道童子,还是陈承一...

  ‘刷’‘刷’‘刷’...整齐的脚步声响彻在这个战场,在不远处...慧大爷的白须飘扬,走在最前方...在他的身后,是一群和他一样裸露着上身的男人...他们的身体滚烫,因为飘落的雪花一落到他们的肌肉之上,就化作了水...而过不了多久,水就化作了蒸汽...每个人热气蒸腾,如同行走在大雾之中...

  “呜呜...”低沉的声音响起...之前和慧大爷站在同一个位置焚香诵经的那个武僧,没有前去...他坐在了那个怒目金刚的佛像面前,发出了怪异的声音,就像是一场神秘仪式的前奏...然后开始念诵似乎经文,又不似经文的怪异念诵的声音。

  那尊怒目金刚在念诵之下,仿佛慢慢的开始散发出或许我们并不察觉的光芒...它好像活了。

  凌青奶奶带着巫蛊之人,走了过去...无声的,在她身后...站出来了将近二十个人,这些人的皮肤都有些干枯...脸上画着神秘的图腾文,然后都站在了那个武僧的身旁...开始如同舞蹈一般的行走,跳跃...也是各种怪异的声音从他们的喉中发出。

  “若论念力...唯巫之一脉最为出色...这也是我第一次看见,我中土的佛家与藏传佛家...外加巫之一脉,共同联手...这简直是一场盛事,今生得见,虽死无憾...”老掌门说到这里,忽然放声大笑了起来...

  或者,对生死,我没有老掌门看得如此透彻...做不到他的这份潇洒,望着那些伴随着念诵之声,步步朝着杨晟一方前行的背影...我竟然有一种想要落泪的冲动...但终究只是化为了喉间的一声叹息...

  ‘刷刷刷’,脚步声开始变得越来越快,越来越急...与之相伴的,是念诵的声音也越来越急....陈师叔脸上挂着微笑,仿佛写着无限的慈悲...忽然也站了出来...

  他的姿态是那么潇洒,虽然和承心哥的样貌完全的不同,此刻...却好像是另外一个年轻时的承心哥...我以为承心哥春风般的微笑是从哪里来的?原来还是一种‘传承’。

  也许随着岁月...陈师叔已经渐渐的不复这种姿态,可是今日...他回归到了年轻时候的峥嵘争斗之岁月,那个时候的他再活了过来。

  这一群医者,衣襟飘飘...神态慈和...仿佛闲庭信步一般的走在战场...走到了天罚之阵的前方...然后盘膝坐下...接着,我看见每一个人都从怀中掏出了几个类似于人形的土陶,放在了自己的面前...接着,就是平静的望着前方。

  我心中知道这是要做什么...他们亦准备了牺牲之心,这是另外一种首当其冲...承心哥站在后方,默默的看着自己师父的背影,嘴角扯着,似乎想笑...终究嘴角不能上扬,他转身...

  走向我的身影,有一些寥落...有一些颓废...平日里整齐上梳的头发...化作了凌乱的刘海搭于额前,复又被风吹乱...

  他停止我的身边,终有是笑了出来...却不是那春风吹来的感觉,而是带着一种惨淡...他拿出了一支烟,叼在嘴角,点燃,深吸了一口,烟雾缭绕中...他对我说到:“刚才目送了一下老爷子,接着该伴随着你走了。”

  我沉默的从他的嘴上拿过了烟,也是深深的吸了一口...这是我第一次触碰这个世间的叫做烟的东西...因为之前的陈承一已经习惯,所以烟雾入喉...我也没有什么排斥的反应...反而有一种平静而麻痹的舒服。

  为我们铺陈的路啊?在何方...身后那条通往寺庙的蜿蜒小路吗?

  我淡淡的拍了拍承心哥的肩膀...他对我一笑,然后再次拿过了我手中的烟...倚着大石不再说话...

  最尖锐的矛已经挥舞而出...慧大爷就是那个矛头...在风雪之中的杨晟却依旧是静静的立马当前...只是忽然之间的,就举起了他的手...在他身后,那道黑色洪流忽然开始变矮...那是他身后的人翻身下马...

  “战场怎么可以不见鲜血...”在这个时候,一人一骑慢慢的踱到了杨晟的身边...声音中充满了一种对世间的冷漠和默然...仿佛他不是那世间的人...

  这个声音是...吴天...

  我眯着眼睛,看着特意用吼功传话和提升气势的吴天...然后我听见了无数人惨烈的嘶鸣....

  血花盛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