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阴魂借子》作者:调皮本尊
小说3: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一百九十一章 死斗

第一百九十一章 死斗

  杨晟好像很在意那个祭台,从那个祭台搭建之处,便策马环绕着祭台来回的打转...在他身后跟随着几个喇嘛,其中一个喇嘛我认得,赫然就是那个用精神力来搜索过陈承一的人。

  他那时的地位极高,在这个时候,却仿佛是最小的跟班,跟随在另外几个喇嘛的身后...然后共同跟随着杨晟,一边围绕着祭台打转,一边指挥着,说着什么?

  丝毫不关系战场上惨烈的一切。

  是啊,他们有什么好关心的?这一批参加肉搏的人,不过是杨晟制造出来的半尸人...即便代价高昂,那也是可以用物质来衡量的存在...

  没有一个成长的过程,没有心血来浇灌,没有感情的一路陪伴其中...那就只会可惜不会珍惜...因为偏偏只是这些才是无法衡量的东西。

  杨晟的表现再正常不过...不像我,看见每一个冲在前方的勇气血洒沙场,内心都会一阵抽搐。

  战斗还在无声的继续...不身在其中,根本不能体会其中的惨烈...这边以慧大爷为首的勇士,原本在人数上对应杨晟的这些半尸人精英,就处于劣势,毕竟是仅仅百来人,对应的是几百个半尸人...几乎是处在包围当中。

  而这些怪物,痛觉几乎消失...旺盛的新陈代谢,让他们的伤势也愈合的极快...加上力大无穷,用血肉之躯去对撞,根本也谈不上什么优势。

  唯一支撑的是什么?只能是那心中坚守的道,那信仰产生的无尽勇气...

  一幅幅的画面如同一个个的定格...像极了电影里的慢镜头,让人撕心裂肺的沉痛,却又无法回避...

  一个长着络腮胡的体修...浑身浴血的冲了过去...四五个半尸人顷刻之间就围上了他,拳头如同雨点一般的打落在他身上...他一边咬牙承受着,一边鲜血从嘴角滑落...而他在这个时候,却也不肯放开手中那个被抓住的半尸人...抱着同归于尽的疯狂,狠狠的用头撞了过去...

  在他身边不远的地方,有一个相对年轻的武僧...他倒在了地上,面的是七八个半尸人的围攻...脚不停的踏落在他身上...他抓住了其中一个脚,一把把他拉倒在地上...用身体缠着他...然后提起了自己的拳头...

  我的目光不知道该落在何处...一幕幕全是如此,舍生忘死的壮烈...就像这一拳挥出,下一拳再也没有机会打出去了一般...无声的,压抑的...生命的搏斗...

  我看见杀在最前方的慧大爷在低声的喊着什么...看口型好像是多杀掉一个,就能多一分机会...

  在这个时候,是计较的,计较死掉了多少敌人,多了几分微小的机会...在这个时候,却又是最不计较的,因为什么都记得,就是忘了自己的生命...

  医字脉的所有人都开始忙碌起来...转伤之术开始不停的运转...每个人身前的陶土人形都开始裂痕越来越多...我看见每一个医字脉的人脸色都开始变得苍白...其实我如果记得没错的话,这个转伤之术的代价是寿命!

  而在命卜二脉的守护下,把这个伤害稍微缩小了一些...毕竟是卫道而战...天道看似无情的规则运转之下,多了一丝怜悯在其中。

  在这个环环相扣,相辅相成的守护中...让慧大爷这样一行的勇士,虽然惨烈...但是到现在却没有一个真正彻底倒下的人,这一只白色的长矛,生生的挡住了杨晟手下半尸人的进攻...

  相反,杨晟那边的一行人却是倒下了不知道有多少...洁白与艳红混杂的雪地之上...横陈的都是这些半尸人的尸体...

  第一场的碰撞,好像我们占尽了优势...但从老掌门严肃的神情来看..我们的胜利也不是那么轻松,明眼人都知道...再继续下去,牺牲就是不可避免的...尽管早有心理准备...

  可是,心理准备就代表不痛吗?

  从战场的安排来看...老掌门是异常出色的...他不仅是一个公参造化的高人,还是一个出色的战术家...想必当年雪山一脉的崛起也经历了不少的腥风血雨,才有了这样的战术传承...细细密密的,把所有的细节都算尽..

  可就算我不懂这些战术,也明白这不过仅仅是个开始...老掌门尽管镇定,但是能从他的严肃中感觉到他的负担。

  果然...在那边,杨晟那边的人寸功不进,引来了吴天的不满...他骑着战马,冷哼了一声...在这个时候,在他身边围拢了数十个修者,也不知道是要干嘛。

  而一直在关心着祭台进度的杨晟,也终于注意到了这边...他转身,朝着吴天点了点头,忽然又朝着战场这边战斗的半尸人喊到:“第二计划。”

  什么第二计划,只是简单的几个字...让我内心陡然变得沉重...我紧紧的盯着战场,在这个时候,我看见杨晟的人忽然就停止了进攻,而是一个个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小瓶子...

  陡然的变化,让慧大爷他们也来不及阻止...喝下一个小瓶子里的东西要多少的时间?

  ‘噼啪’‘噼啪’是一个个小瓶子碎裂的声音...不是被扔到地上,而是被杨晟那些属下生生的捏爆的...也不知道这小瓶子里装的是什么液体...在杨晟的属下喝下了以后,有这样暴戾的反应!

  短短的时间,慧大爷他们只来得及阻止十几个杨晟的属下...其余的人都喝下了这种液体...

  “吼...”反应是即刻的,立刻就有一个杨晟的手下发出了野兽一般的嘶吼...接着,如同燥热一般的撕开了自己身上的衣服,也同时摘掉了脸上的面具...

  如同连锁反应一般的...所有杨晟的下属都出现了同样的反应,疯狂的撕扯掉了身上的衣服,连同面具也一起摘下...

  那一张张面具下面的脸,已经根本不像人类的脸,过度生长的尖牙,形成的犬牙的模样,原本就让脸部产生了变形...此刻,还在继续的极端的变化着...

  在那一刻,我仿佛看见了一个个的老村长...因为这些杨晟的手下脸上的肉都开始快速的腐烂...然后新的肉开始生长...一下子纵横交错,样子极端的恐怖...

  犬牙,指甲也在不停的生长...他们嘶吼着,好像非常的痛苦,却也无力阻止这一切...有些不堪忍受的,已经抱着脑袋在地上翻滚。

  突然的变故,弄得慧大爷他们也有些不知所措...毕竟这样恐怖的景象,发生在了几百人的身上...就让人好想陡然置身于地狱,只要是正常人,都会有一个心理接受的过程!

  也确实,他们的痛苦让人怜悯...可是,这是最残酷的战场,在这里为了自己的守护和坚持,是容不下这种怜悯在其中的...也只是稍微迟疑了一下,慧大爷等勇士还是义无反顾的冲了过去...

  拳头不停的飞舞...但令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尽管还是在痛苦的过程中,这些人却好像有下意识的反应一般,而且速度极快,竟然能够避开慧大爷他们的拳头...

  就算避不开,慧大爷他们的力量也不能给这些怪物造成太大的伤害了...他们只是连连后退...发出了不知何意的嘶吼,却没有一个人再倒下...甚至连受伤都很难做到。

  杨晟好像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幕一般...只是轻描淡写的看了一眼战场,好像胜利必然属于他一般,又再次转头去关心他的祭台了。

  反观吴天在这个时候,已经集结了一群修者....围绕着马匹留下的血迹,开始以他为首...踏动起了步罡...

  我不知道这番变化会带来什么样的结果,可是看着这惊天动地的动静...这根本不能突破的状态,忍不住内心开始有些焦急,在这个时候...以王师叔为首的布阵之人还在祈祷...额头上的那个神秘符号渐渐诡异的淡去...

  但这到底代表什么?我根本不知道...只知道,因为这莫名的血祭,连布阵的事情也暂时的停滞了下来...

  我莫名的有些无助...目光落在了老掌门的身上,而他的目光却落在了那个怒目金刚的身上...他没有看我,只是自顾自的说到:“这些都是A公司的死士,是A公司到处搜罗来的有天分的孤儿...做为A公司很大的一张底牌..没想到那么大方,一口气就给了杨晟那么多...这些人很可怜,从小被洗脑,一心只会为着A公司,哪怕献出生命也无所谓...为什么我会这样说,是因为他们喝下的那瓶液体。”

  “那是什么?”我低声的问了一句。

  在这个时候的战场,已经有杨晟的属下,吼声渐渐开始变得低沉起来...不复刚才的疯狂,脸上的皮肉不再腐烂的部分,也变成了那种深深的黑色,但是干枯...贴在了脸上...有一种莫名的坚韧感。

  让我想起了那头老狼进化的四肢....那种号称最强的肌肉...连脸部都在进化,身体呢?我一直没看,那也避不开那刺眼的黑色。

  还有尖锐的犬牙和锋利的指甲....我知道,进化就快完成了。

  “那是最烈性的改造液...就是曾经提过的,几乎瞬间就会耗尽人的生命,让他们只能存活一个多小时而已...如果不是A公司的死士,谁会喝下那种液体?他们很可怜...但也已经不可挽救。接下来,必然是惨烈的一战。因为...”老掌门渐渐的不说了。

  而在战场中央,勇士们还在没有放弃的试图放倒这些怪物...可是没有用,他们的本能速度都太快了...而且抗打击的能力强悍的不像话...一点点的耗费力气,只是没用,这该多让人心疼?

  “因为什么?”我的声音开始变得有些颤抖...我觉得这个问题我必然要追问下去。

  “因为这些人是死士,我们这边的人何尝又不是死士?当这座金刚雕像竖立起的时候...就已经代表了必死的决心,用生命来承受不可承受的力量!知道这座金刚,私下有个什么诨号吗?”老掌门的声音里也藏着深切的悲痛,他终于把目光从怒目金刚的雕像上移开,望向了飘雪的天空...

  此刻的雪已经变得很大了...热的鲜血落在雪地之上,就被洋洋洒洒的雪花所覆盖,也覆盖了在场不动的人...我和老掌门的肩上都落满了雪花....我不知道为何,眼中的泪水开始弥漫...模糊的视线中,看见的是慧大爷奋力的挥舞拳头的身影。

  我悲恸...耳中老是出现那个声音:“额要吃鸡蛋。”“瓷马二愣的。”“额要和你单挑。”

  他此刻在战场上何其的悲壮?相比于我,慧根儿安静的多...只有手臂上的那条龙就如同要活过来了一般...因为他的肌肉在颤抖。

  老掌门的声音在此时也终于落入了我的耳中:“他的诨号实际上叫做悲泪金刚...找它借去力量,它必然会流泪,你看...”

  在模糊的泪眼中,我看见那之前就像要活过来的怒目金刚,在此时已经悄悄的发生了变化...那原本应该圆睁怒瞪世间一切邪妄的双眼,渐渐的已经低垂...原本犀利的眼神,变得分外的悲悯...就好像一个人将要垂泪的样子。

  “它当然是仁慈的,它可以借出无限的力量...只要生命还能承受,助你去扫平世间的邪恶...可是,天道不可违,动用了那不属于自己的无限力量,自然也要付出代价...人的肉身是不可能这样承受的,只能用燃烧生命力才承受,还会带来一道道不可逆的伤...所以,它为借力的人悲伤,它叫悲泪金刚。”老掌门的声音悠远,就像在诉说一个故事。

  “不...”我的泪水再一次的滑落,落在脸上瞬间就从炙热变得冰凉...可是,我知道,这不可能阻止...牺牲是必然的,必然的....

  在模糊中,我看着慧大爷的身影...他没有回头,我又看见了一个坐在战场最前沿的人,很悠闲平静的姿态,叼着那熟悉的旱烟杆子...目光凝视着战场,凝视着那个相伴了几十年的战友...

  他们不停的要单挑,却不见真的打起来过...其实,知道的都知道他们常常生死与共的战斗。

  如今,他站在了前方,开始了第一场的战斗...他目光平静的目送着他。

  “师父...”我的拳头悄悄的捏紧...

  而在这个时候....杨晟的属下终于有第一个完成蜕变的人出现了...他毫无预兆的一声狂吼,一下子抱住了正在奋力攻击他的勇士...常常的指甲一下子扎进了这个勇士的肉里...

  然后他咬了下去...一仰头,一窜血花飞起...一块血肉被生生的撕开...

(今天的更新也给大家送上了....就这一个大章,4500字...比两章更新少了不到一千字,好了...我要去休息一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