驱灵师

首页|玄幻|仙侠|言情|历史|网游|科幻|恐怖|其他

驱灵师 > 第八章 L小姐

第八章 L小姐

    这个日本女人竟然会说中文?

    这是我脑海中闪过的第一个想法,惊讶的表情已经不自觉地映在了我的脸上,我愣愣地眨着眼睛,想了半天才好不容易憋出一句话,“啊,是啊,想,想不到,你,你竟然还会说中文,真厉害啊。”

    那个女人朝我微微一笑,媚眼如丝,“因为,我也是中国人哦。”

    “啊?原来你不是日本人啊?”

    “嗯。”她拿起酒杯轻轻酌了一小口,昏黄的光线沿着吊灯蔓延过来,她的脸上看起来泛起了一丝红润。

    “真是太好了,总算能听到可以听懂的话了,果然还是同个国家的人好说话,起码沟通简单了不少。”我下意识地感慨了一下,然后就发现那个女人右手撑在吧台上,正拖着下巴在打量我。我的视线不自觉地停留在她的胸口处,能看到两片雪白的东西在轻盈地起伏着。我想,波涛汹涌的感觉大概指的就是这种效果吧。我抿着嘴赶紧撇过头,控制自己尽量不要去看那个充满诱惑力的地方。

    “你很厉害啊,不会日语也敢跑来日本,看样子不是自己一个人来的吧?”好半晌,才意识到她刚刚对我说了话。“是啊是啊。”我显得有一些慌乱,“算是,跟朋友一起出来旅游吧,嗯,对,就是来旅游。”

    那个女人还是在浅笑着,她扭头看向玻璃杯中的酒,那团红色的透明液体不规则地浮动着,光影闪烁其中,看起来有一股妖艳的感觉。“建议你最好早点回国,不然的话,可能会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哦。”她的声音细腻而温柔,很好听。可这句话还是让我有些意外,就好像是一把软剑朝我的耳朵轻轻地刺了过来。

    我的笑容稍微有点僵硬,“什么意思,怎么突然这么说……”

    “我呢,很懂占卜哦。”那个女人又喝了一小口酒,歪着脑袋朝我看了过来,“不过……”她撇撇嘴,好像有些无奈地样子,“被我占卜过的人,都死了。”

    毫无征兆的这句话使正在喝鸡尾酒的我,硬生生地呛了一下。我本能地咳嗽了两声,抽了抽鼻子,就放下酒杯有点尴尬地看着她,“啊,我怎么越听越糊涂了。”

    那个女人轻声笑了笑,“跟你开个玩笑,来,干杯。”

    我愣了愣,就跟着她拿起酒杯轻轻喝了一口。可我不知道接下来应该跟她说什么好,对于我来讲,和陌生人搭话,尤其还是这样的大美女,说不慌张那是不可能的。我已经尽最大的努力去让自己的心态冷静一些了,但总好像没有任何效果似得。不管是表情还是动作都显得很蛋疼,特别不自在。我真的怀疑我的这种窘迫状态已经被眼前的大美女给看穿了,我越来越觉得提高我自己的沟通能力实在是太有必要了。

    “不过哦,我是真的会占卜哟。”她轻轻趴在吧台上,侧着脸看我,“怎么样,要不要我给你占卜一下,反正出来喝酒也很无聊,对不对?”

    “对,对。”我的表情仍是很不自然,“确实挺无聊的,半夜睡不着觉才下来闲逛,不知道你说的占卜准不准。”

    那个女人的眼珠在眼眶中转动了一下,像是在思考这个问题,“嗯,这个问题还真不好回答,有的时候准有的时候不准诶,或者说,信的话就准,不信的话就不准了。”

    “那要怎么占卜呢,反正现在也没事做,只有你一个中国人能和我说说话,我们就占卜一下看看好了。顺便还可以交个朋友,怎么说我们也是在日本相遇的,哈哈,肯定是有缘分。你说对不对,我叫秦一宁,你呢?”我一脸阳光的笑着看她,因为她是趴在吧台上的姿势,所以领口就敞的更开了,结果我的视线就老是不受控制地往她脖子下面移。

    不知道她有没有注意到我的眼神,反正她看起来像是兴致勃勃的样子,她的眼珠向上挑了一下,沉吟道:“嗯,我肯定比你大几岁,你就叫我l小姐好了。”

    “不公平啊,我都告诉你我的名字了。”好吧,其实说了这句话我就后悔了,越发觉得自己太傻。人家跟我又不熟,肯和我多说几句话都不错了,留名字要电话这种事哪可能那么简单,更何况人家还是超满分的白富美,我真是又天真了。

    l小姐眯着眼睛朝我笑了笑,“秦一宁小朋友,你没听人说过么,女人的名字和年龄一样,都是秘密哦。”她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里弥漫着一股魅惑的色彩,搭配上她的表情,看起来真心妖媚至极。

    像我这样的纯情小处男,坦白说,我有点招架不住。不过我心里始终都还在意着今晚在我房间里发生的事情,所以即使是和l小姐这样的大美女搭讪,我也还是算是清醒的。说白了现在就是在打发时间,因为睡不着,所以找些事情做。

    “好吧好吧,l小姐就l小姐,那占卜究竟怎么弄呢?”我撇撇嘴,向眼前这个笑靥如花的大美女表示屈服。

    “乖,先给我看一下你的手。”l小姐从吧台上抽出一只手,示意我把手伸过去。

    “占卜前还要看手相啊。”我砸吧着嘴把右手伸过去。

    “男左女右。”

    “好的……”

    l小姐捏了捏我的左手,似乎并不是在看手相的样子。冰凉柔软的感觉缠绕着我的手背,大约过了五秒钟吧,她放下了我的手,脸上仍是挂着温文尔雅的笑容,“你的手倒是还挺软的,真不像男人的手诶,果然年纪小就是好啊,真嫩。”

    “不是说占卜么……”我一阵无语,l小姐,你是在逗我么,这架势你难道是要上演大富婆包养小白脸的戏码吗。而且手软很正常啊,我还是很男人的好吗!

    “喏。”就在我低头无语的那么一小会儿,l小姐的左手上就多出了一副扑克牌。她从哪弄出来的?好像没看到她有什么手包之类的东西带在身上啊。她慢悠悠地朝我递了过来,示意我拿着。

    我皱着眉头接过这副扑克牌,目光在l小姐和这副扑克牌之间来回转换着。“你,不会是还会变魔术吧,我,好像没看到你有带包包之类的东西在身边啊,怎么突然会有一副扑克牌呢?”我还是说出了我的疑惑。其实突然弄出一副扑克牌也算不了什么事,只是我想到了一句话,漂亮的女人都是危险的带刺玫瑰。不知道是谁说的,我只是突然觉得,也许这个l小姐也并不简单。

    可惜接下来的情况我只能说又是我自己傻逼了。“他有很多呢。”l小姐很自然地指了指吧站在台中的调酒师,脸上的表情就像是在奇怪我怎么会问这种白痴问题一样。

    “好吧……”我只好尴尬的笑笑。是不是我太晚没睡觉了,把脑细胞都消耗光了啊,我真是有点怀疑我自己的智商了。

    “洗一下,随便洗。”

    我点点头,就看着手上的扑克牌洗了起来。感觉挺新的牌,有点硬,洗起来不是特别顺手。大概洗了三次吧,我就上下倒牌,倒了五六次,我就抬头看着l小姐说:“ok了,现在怎么弄?”

    l小姐还是靠着吧台的姿势,用左手在扑克牌的上方晃了晃。她在做这个动作的时候,轻轻闭上了眼睛,像是很认真的样子。这让我想起了那些魔术师做念力魔术时,用这种方式去猜别人手中的牌。“好了,你从里面选一张牌吧。”l小姐淡淡地说了一句,神色中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我朝她点点头,就伸手在这堆扑克牌中抽了一张,正往出抽呢,l小姐就补充了一句,“记得先不能看哦。”

    “知道知道。”我边说边把那张牌拿在了手上,“现在是交给你么?”

    l小姐摇了摇头,“放在这儿。”她指了指吧台的台面。我嗯了一声,就把那张牌放了上去。牌的背面是很诡异的图腾,不是正常的花纹,看起来像是很多不规则的细小方块堆积在一起,透过这些方块似乎可以隐约看到一张脸,很正常的一张人脸。

    “然后呢?”我皱着眉头,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开始在心底慢慢凝聚了起来。耳边的音乐变成了一段没有人声的纯音乐,才听了几下,我就觉得心里有点发毛。这种音乐,好像一般都是在鬼片里当配乐的吧。

    l小姐把左手搭在台面上,用食指轻轻点着那张牌的背面,“嗯,有了。”她把手收回去,转眼看着我,“掀开吧,这张牌就是你的命运暗示。”

    我点点头,就伸手把那张牌掀了过来。

    然后一个浑身是血的女孩儿就出现在了我的视野之中,她安静地躺在猩红的血泊之中,看不到她的脸,只能看到她的头发顺着她的脸颊纷乱地散了下来。

    我瞪大瞳孔,为什么,她的头发,我好像这么眼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