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终者

首页|玄幻|仙侠|言情|历史|网游|科幻|恐怖|其他

送终者 > 第一部 诡异的规矩 第八章 肉馅尸体

第一部 诡异的规矩 第八章 肉馅尸体

    我是托玉秀的朋友买的,上好的,一万多块呢!

    “那我更不敢要了。”

    “夏春,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你也不用担心,害怕,我愿意送给你的,我也不会缠着你,我搭理我就成,你找男朋友,我也不会生气的,每天你能跟我说一句话我就高兴了。”

    说得可怜,把夏春弄得都不得劲儿了。

    夏春还是接过手镯戴上了,臧斌斌就高兴。

    夏春在办公室里等师傅回来。

    师傅进来,她正看手镯。

    “你怎么没走?”

    “师傅没走,我不敢走。”

    “德行。”

    两个开着车,前后的离开火葬场,夏春到家,母亲已经把饭做好了。

    “今天怎么样?”

    “挺好的。”

    夏春的父亲半夜回来的,喝是五迷三道的,夏春看着就乐。

    “爸,又喝大了吧?”

    “嗯,高兴。”

    “爸,我现在有五万钱块钱的存款,给你和我妈,给我妈买一项链,你自己也几件好衣服。”

    夏春把卡放到茶几上,她爸看了半天,就捂着脸大哭起来。夏春都有点懵了,她妈也哭了。

    “你们慢慢的哭,我回去睡了。”

    夏春睡得这觉太安稳了,早晨起来,精神头十足。

    开车送父亲上班,她从来没有看到过,父亲腰板挺得这么直,眼泪就下来了。

    她开车进火葬场,门口竟然堵着,两家打起来了。

    夏春下车说。

    “你们再打就火化不上了,我是化妆师。”

    这两伙上马上就不打了。

    其实,她知道,昨天的妆都化好了,家属当然不知道这里面的情况。

    愈博进化妆室说。

    “丫头,还挺厉害的。”

    “飘扬我?”

    师傅进来了,瞪了她一眼,她就老实了。

    进化妆室,舜翠灵说。

    “今天挺麻烦的,中午要在这儿吃,下午有一个大活。”

    夏春不知道大活是什么活,反正觉得肯定是挺可怕的。

    “什么活?”

    “我只说时间,从下午一点,估计得到晚上半夜十一二点,你给家里打电话,而且第二天,我们还有活,最好就别回去了,我们在这儿住。”

    “这在儿住?”

    “对,有什么新鲜的吗?”

    夏春把嘴闭得紧紧的,再问,师傅就有点急了,容易被骂。

    上午很顺利,吃中午饭的时候,舜翠灵说。

    “下午,如果有问题你就出去躲一会儿,但是我会等你,这样的事情会发生,你在这儿也遇到,所以我得教会你。”

    夏春更是害怕了,吃了几口饭就跑了,去馆长那儿,馆长刚要走。

    “有事?”

    “给我点茶叶。”

    “有茶具吗?”

    “没有。”

    馆长从柜子里拿出一套新茶具,还有一盒龙井。

    “把茶具开水煮一下,再泡茶。”

    馆长走了,夏春回到办公室,就煮了一下茶具,然后就泡茶。

    “师傅,你也喝点。”

    “我喝酒。”

    夏春伸了一下舌头,第一杯茶下肚,她感觉每个毛孔都打开了,舒坦到了极点,恐惧感觉也慢慢的消失了。

    “好了,提前开工。”

    夏春的感觉一下就没有了,冰冷的感觉。

    “师傅我给你提意见。”

    “意见?提。”

    “你能不能不那么冷,跟阴风一样。”

    “废话。”

    舜翠灵突然就火了。

    夏春伸了一下舌头,跟在后面。

    进了化妆室。

    “你去百合厅,把尸体推过来,最好不要把单子弄掉。”

    夏春就感觉到后背冒冷汗。

    她进了走廊,一共是三十一个厅,每个厅都有一个白帘子,有风,帘子在动着,厅里有长明灯,忽明忽暗的,她最不愿意到这儿来。

    进了百合厅,夏春站在一边看,单子蒙着,什么都看不到。她靠近,按了按钮,盖子打开,她弯身子把尸体抱出来,抱到车上。

    推进化妆间,夏春就感觉到异样,师傅坐在一边竟然在抽烟,真是奇怪了,她从来没见过师傅抽烟。

    师傅把烟掐死,站起来,把尸体抱到化妆床上,然后把照片按到了板子上看。

    一个二十多岁的姑娘,笑得甜。

    舜翠灵看了足有十多分钟,回头说。

    “你一会儿帮着我。”

    夏春知道,师傅一般的活都自己能完成。夏春就开始紧张了。

    她抱尸体的时候就感觉到不太对,和平时抱的尸体是不一样的。

    对于夏春这里永远是诡异的,新鲜的,几乎是每天都能遇到不同的事情和诡异的事情发生。

    舜翠灵看了一眼夏春。

    “做好心理准备。”

    夏春更紧张了,紧紧的靠着墙,自己都心想,迟早有一天我会把墙给靠倒了。

    夏春手出着汗,冷冷的汗,不舒服到了极点,甚至嘴里也冒出了一种酸液来,那是紧张到了极点的表现,随时都有可能晕倒。舜翠灵有点幸灾乐祸的样子,甚至还有一点小德意,夏春想,这个老太太有点变态,看着别人害怕,她就高兴,总是这样。

    舜翠灵慢慢的把单子拉开,眼睛却看着夏春,她紧紧的盯着白色的单子。

    舜翠灵猛的一下拉开,夏春尖叫一声,就坐到了地上。

    舜翠灵竟然得意,没去扶夏春。

    “当年我就是这样,站起来。”

    夏春看到的尸体竟然像肉馅一样,她试着站了三次才站起来。

    “师傅,我恶心……”

    夏春捂着嘴跑出去,她跑出去就“哇”的一下全吐了,把早晨吃进去的全吐出来了,她心想,这回是省劲儿了,不用拉出来了。

    夏春吐得快乐了,馆长过来了,扶着她进了办公室。

    “你没事吧?”

    “太恶心了,我想我这辈子也不能再吃带馅的东西了。”

    “是,你师傅也不吃。”

    夏春喝了两杯水,才缓解过来,她犹豫着,还要不要进去,师傅就进来了。

    “我等你呢?”

    “师傅,我真的不行。”

    “不行也得行,这样的机会并不多,以后你遇到这样的问题怎么办?我也就再干个三两年就回家养老了。”

    夏春看着馆长,馆长竟然像没有看到一样,她不得不站起来,跟着师傅再次回到化妆室。

    夏春看到那尸体,如果还能叫尸体的话。

    “这你是被绞了,事故,身上的肉全像馅一样了,骨头不知道断了多少。”

    夏春就是站在一边捂着嘴,胃里是没有什么东西了,一个劲儿的抽抽着。

    她想,不如抽死算了。

    “第一步,要先把这些肉恢复,这个工作最麻烦,这个你需要懂得肌肉的结构,这就像一堆散乱的肉,放回原来的位置。”

    舜翠灵戴着皮手套,一点一点的弄着,然后喷着固定剂。

    “定型剂不能喷多了,不然肌肉就没有活感了,化妆的时候就是死的,那将是非常的难看。”

    师傅看了一眼照片说。

    舜翠灵弄了脸部后,说。

    “你弄下面所有的。”

    舜翠灵坐在那儿抽烟,看着她弄。

    夏春犹豫了很久,才伸出手来,她几乎是快疯了。

    这些肉弄起来非常的慢,夏春总是找不对,师傅就骂她。一个小时,一只胳膊才弄完,她已经是满脸的汗了。

    “师傅,我想休息一会儿。”

    “我们需要打开冷气了,零下十度,不然尸体的有味,而且的水流出来,那个时候更麻烦。”

    冷气打开,夏春就感觉到冷起来,舜翠灵从柜子里拿出棉衣来,一人一件的穿上。

    “师傅,我想出去呆一会儿。”

    “不可能,你上手了,就不能再出去,门我都反锁上了,这是规矩,有些事你不太懂,慢慢的就你懂了。”

    夏春坐不到三分钟,师傅就说。

    “接着弄,我们没有更多时间,四点之前要弄完,放回冷柜里定型定妆。”

    夏春站起来,弄另一条胳膊,这回少用了十分钟,师傅看着,半天才说。

    “还不错,接着干吧!”

    夏春看了一眼师傅没说话。

    大腿的肌肉特别多,弄起来更是麻烦透顶,她竟然听到师傅做在那儿打呼噜,她就偷偷的想坐下休息一会儿,她刚坐下,师傅说。

    “接着弄。”

    两条大腿竟然弄了四个小时,她累得有点不行了,现在不恶心了,似乎一切都麻了。

    “师傅,下面不用弄那么细吧?衣服一穿上,谁看得到,更何况,明天就烧掉了。”

    “第一,这是良心,第二,这是练习你的手法,脸上的肌肉更多,更细,所以说,你要用心。”

    夏春就是理解不了,没办法,就得一点一点的弄,翻身弄后面,夏春就感觉眼睛发花,她闭一会儿眼睛,又开始弄。

    下半夜一点了,夏春坐下休息。

    “师傅,你看看行不?”

    这个时候舜翠灵才站起来,看了半天,点头。

    “很聪明,没有想到会弄得这么好。”

    舜翠灵收拾了一下,然后就穿上衣服,只剩下脸了,这脸如果还能叫脸的话。

    假皮取出来。

    “你看到我弄过,你来弄,记住了,这是细活,还有三个小时。”

    舜翠灵又坐回去了。

    夏春就一点一点的弄。

    “那个不对,那儿是笑肌,你把那儿拉得太紧了,显然不出来笑,我们要让他幸福的走,高兴的走,家属看到了也会非常的舒服的。”

    夏春拉那儿十多几都不行,就来脾气了,把东西一摔。

    “我不干了。”

    她一屁股坐在,生气。

    “小丫崽子还挺有脾气的。”

    舜翠灵站起来,走到尸体旁边。

    “看好了,上手和下手要配合好了。”

    舜翠灵轻轻的一拉,一推就拉上了,果然效果是相当的好,这让夏春不得不服气了。

    夏春接着弄,师傅站在一边,有的时候会手把手的让她感觉。

    三点二十,全部弄完了,舜翠灵看了一眼照片。

    “很不错,上妆。”

    四点全部完工,夏春就感觉深身都没有了力气。

    舜翠灵看着尸体,点头。

    “很成功。”

    尸体送回去,回到办公室。

    “你睡一会儿,明天早晨还接着干活,四个活。”

    夏春就伏在桌子上睡。

    舜翠灵出去了,七点半进来了,把她叫醒。

    舜翠灵把早点摆上,开始吃,夏春吃了两口,就不吃了。

    “恶心。”

    夏春跑到外面,外面的家属这一堆那一堆的,她找了一个地方坐下,看着山,舜翠灵出来,就一起去了化妆室。

    舜翠灵把别一张在一边放着的化妆床推到角那儿。

    “以后我们同时开工,你尽早的能独立的干活,我也放心了。”

    夏春去推尸体,感觉自己都坚持不住了,把尸体抱到床上,自己就趴到尸体上,然后一下高儿跳起来。

    “奶奶的,要不是看在钱的份上,我才不抱你。”

    舜翠灵在一边竟然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