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终者

首页|玄幻|仙侠|言情|历史|网游|科幻|恐怖|其他

送终者 > 第一部 诡异的规矩 第九章 死去的同桌

第一部 诡异的规矩 第九章 死去的同桌

    不到十点,活儿就结束了。

    她们回到办公室,夏春换上衣服,坐在那儿不想动。

    “这是昨天的钱,这个钱我们应该拿的,不用想得太多,这样的尸体没有给弄的,现在全省就两个人可以弄,而且那个人已经死了。”

    舜翠灵把一万块钱扔过来,就走了。夏春看着钱没动,臧斌斌进来,她把钱收好。

    “夏春,中午……”

    夏春没理她,转身就走,上了车,开车回家,冲澡,然后就一头扎在床上。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她看了一眼表,接着睡。

    早晨起来,母亲竟然买的包子回来,夏春一看,“哇”的一下,就冲进卫生间,半天出来了。

    “妈,以后你千万不要弄带馅的东西。”

    说完,她就跑了,恶心的得不行,她进办公室,师傅就进来了,把面包放到她桌子上。夏春愣了一下。

    “你妈肯定给你买的杭州小笼包子。”

    夏春愣住了。

    “你怎么知道?”

    “当年我跟你一样,我妈也是。”

    夏春拿起面包就吃。

    舜翠灵看着说。

    “和我当年差不多,只是比我漂亮多了,两个酒吭。”

    正说着,臧斌斌就进来了。

    “夏春,下班后想请你看电影,鬼片。”

    “滚。”

    臧斌斌跑了,舜翠灵大笑起来。

    “师傅,你也会笑呀?”

    “废话。”

    舜翠灵把脸拉下来,起身就走。夏春跟着进了化妆室,进去坐下,不想动。

    “今天六个,我们速度快点,我明天看了一下,没有特别意外的,十点前完活,但是必须要认真,然后我们要去一个地方。”

    十点完活了,挺顺利的,师傅看了夏春的活儿,还真的就行。其实,夏春已经把师傅的日记都背下来了,有的时候会用上,真的管用,弄不好的地方,按照日子上写的一做,竟然那么简单的就做完了。

    十点出来,换上衣服。

    “这套衣服是新的,你放在车里,记住了,不管什么时候,不要把在这儿的工作服穿出去。”

    两个上车换上衣服,夏春跟在舜翠车的后面。

    出了市区,竟然上了高速,夏春跟着,她觉得现在放松了不少,有点像旅游的感觉一样。

    车开了三个多小时后,才下了高速。

    下高速后,师傅就把车停在了饭店。

    两个吃饭的时候,舜翠灵说。

    “春儿,一会儿去火葬场,不要多问,我们一起干,你打底,我化妆,记住了,不要多一句话,谁都都摇头,或者是点头就行了。”

    她们进了这个市的火葬场,有两个人就过来了,穿着一身的黑。

    她们被带进去,是一个大的厅,这是一个至少是市以上级别的厅,旁边站着不少人。

    “所有的人请出去。”

    舜翠灵说完,人都同去了,照片摆到一边,夏春看了一眼,挺有气派的,一看就是领导的样子。

    “人总会死的,不管你是什么。”

    舜翠灵说完,就把间子拉开了,男人的脸一半已经化了,是硫酸烧的。

    “我先处理一下,你看着。”

    舜翠灵有拉胶把脸部拉平,然后用假皮肤粘上,竟然没有一点不一样的地方。

    “这样的部分处理,记住了,最麻烦的就是连接处,处理不好,就像一个补丁一样,就是化妆也不用,有的化妆师处理不好,就打厚底,底一打厚了,是看不出来,可是人的表情什么的都化不出来了,那是三流的化妆师,那样的活我们不能干,至少怎么接,怎么拼你也看到了,有时间的时候,再看看我的那本日记,专门有一节,我写得很详细,手法有六种。”

    夏春知道,看的时候就看明白了,师傅是用的最后一种。

    夏春打底,打底也是很难的,厚了肯定不行,薄了也不行,这个需要熟悉。

    夏春打完了,舜翠灵看了一眼。

    “鼻子的位置不行,躺着,你不能这么打,没有立体感,我们要的是立体感。”

    舜翠灵自己打了两下,效果立刻就出来了,看着简单,其它没有那么简单,那是经验。

    夏春工作完了,就站在一边看。

    五点工作结束,家属和领导都进来了,看了一眼,都非常的吃惊。

    她们出来,一个人把一个包递给舜翠灵,她没接,夏春接过来,一句话也没说,两个上车,换衣服,然后开车往回跑。回去已经是晚上八点了,找地方吃饭。

    夏春把包递给师傅。

    “一半。”

    夏春拿出来,竟然是三万。

    “师傅,你现在有很多钱吧?”

    舜翠灵竟然瞪了她一眼。

    喝酒,一直到晚上十点,夏春开车回家,父亲和母亲等着她。

    “这么晚?”

    “跟师傅干活去了。”

    她说完进卫生间冲澡,出来,坐到沙发上,打开电视。

    “爸,妈,以后不用等我,我的活儿没准。”

    “姑娘,累不?”

    “不累,我没事。”

    夏春看了一会儿就回去睡了。

    早晨爬起来,太阳出来了,她心情就好,没有太阳的日子,她心情就不好。

    开车进火葬场,馆长站在门口,喊住了她。

    夏春下车,走到馆长那儿。

    “馆长早晨好。”

    “心情不错。”

    “当然。”

    “这是你发表的诗歌,在省里的杂志。”

    夏春高兴的跳起来,她拿着杂志看了一会儿说。

    “谢谢馆长。”

    馆长笑了一下,回办公室,夏春进办公室,换上衣服,坐在那儿看杂志,师傅就来电话了。

    “今天就两个活儿,你自己干,我不去了,身体不舒服。”

    夏春把杂志收好后,就去了化妆室。

    她心情好,哼着歌,在里面坐了一会儿,就把尸体推进来,掀开单子,很正常,一个很帅气的三十多岁的男人,她心想,今天碰到的都好事。

    臧斌斌推门探进来一个头来。

    “你要进来就进来,别伸出一个头来,吓人。”

    臧斌斌进来了。

    “夏春,我想请你看电影。”

    “鬼片?你是不是有病,你嫌我还没吓着是吧?”

    “对不起,你想干什么?”

    “有一个花展。”

    “行。”

    臧斌斌走了,夏春第一个活儿完事了,就把第二个尸体推进来,她掀开,大叫了一声,然后就呆在那儿,半天没动。

    夏春有点慌乱,半天才稳定下来。

    那是一个男人,竟然是夏春的高中同学,她一下就认出来了,他们还同坐过,她心里不舒服,看了一下单子,有病死的。

    她心理酸酸的,坐在那儿发呆,她能想出来,这个同学上学的时候,喜欢踢足球,她也喜欢看,总是坐在一边看。

    夏春稳定了情绪,开始化妆,非常的细,本来半个小时就差不多了,她化了近两个小时,抱着同学的尸体的时候,手镯就碰到了床边上,碎成了两半,她呆住了。

    她把手镯捡起来,犹豫了一下,放到同学的身边,然后把单子盖上,推回去。

    夏春美好的心情就一下坏了,不是因为手镯的事情,而是那个同学。

    臧斌斌进来了,看了一眼,就知道有事了,半天不说话。

    “请我喝酒吧,改天再看花展去。”

    臧斌斌就回去换了衣服,夏春开车在站口等着,臧斌斌跑过来,馆长就出来了,喊住了他。

    “小臧,这段时间你可不怎么样,总是和成跑,你工作的时候安心点。”

    “知道了馆长。”

    “干什么去?”

    “和夏春吃饭。”

    “我也去。”

    馆长冒出这么一句,臧斌斌就在心里骂着,王八蛋,可是不敢乱说。他有不少的毛病在馆长手里抓着,这事说大就大,就小就小,别看这活没人愿意干,如果真的把他开除了,还是会有人来的,毕竟赚得多。

    馆长开车在前面,臧斌斌让馆长给弄到他的车上。

    夏春开车跟着,馆长的车停在了海圣楼,夏春走神,差点没撞上。

    馆长下车,她没下车。

    馆长走过去问。

    “怎么了,春儿?”

    “没事,馆长,能不能换个地方,宗明的画让我发毛。”

    馆长就笑了一下,回到自己的车上,直接往水库去了,吃那里的鱼。

    三个进去,点鱼,二十种鱼都点上来,夏春心情还是不好。

    “春儿,怎么了?”

    馆长问,臧斌斌在心里不知道骂了他多少次。

    “今天化妆的时候,那个人是我的同学。”

    馆长一愣,紧锁着眉头,臧斌斌也是一愣,谁都不说话,馆长出去了,打电话去了,一会儿就回来了。

    半个小时后,舜翠灵竟然进来了。

    “师傅。”

    夏春站起来。

    舜翠灵坐下,显然是有病了。

    “斌斌,你把账算了,然后先回去。”

    臧斌斌气得鼻子都歪了,他还是走了,两个人谁都不敢得罪。

    舜翠灵直接就问了。

    “你化妆今天碰到了同学,你们的关系怎么样?”

    “高中同学,关系不错,还是个坐位过。”

    “你们彼此喜欢过吗?”

    夏春点头。

    “就一段时间。”

    “唉,都怪我没告诉你,还有其它的事情发生吗?”

    “臧斌斌给我的手镯碎了,我放在他身边了。”

    舜翠灵的脸都都不对了。

    “这事还真挺麻烦的。”

    “怎么了?”

    夏春紧张的问。

    “你就不应该化妆,应该给我打电话,你更不应该把手镯放在他身边,人鬼情未了,看过吧?人鬼之情,你们相爱过,这最要命的。”

    “他都死了,我不害怕。”

    夏春这样说,舜翠灵摇了摇头。

    “这事我来处理,喝酒吧!”

    夏春喝大了,代驾给送回去的,她躺在床上,她母亲就紧张,心疼,好好的一个孩子,就去那个一个地方,孩子是心里苦呀!

    第二天早晨起来,师傅就来电话了。

    “你同学今天火化,最好你过来送一程,穿着黑色的衣服,今天我是来送他的,不是工作,记住了,完事就走。”

    夏春弄得心里不舒服到了极点,早晨饭都没吃,就去了火葬场。

    夏春进院的时候,舜翠灵就过来了,把她叫到一边,把一件东西递给了夏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