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终者

首页|玄幻|仙侠|言情|历史|网游|科幻|恐怖|其他

送终者 > 第一部 诡异的规矩 第十三章 漆红的门

第一部 诡异的规矩 第十三章 漆红的门

    吃饭的时候,门越不太爱说话,宗明和门越认识,似乎挺熟的,两个人就聊的是画,这个时候,夏春才知道,门越竟然会画画,听那意思,而且画得不错。

    夏春和馆长聊着诗。

    下午三点多,出来的时候,门越说。

    “夏春,我能和你聊聊吗?”

    夏春一愣,不知道门越是什么意思。她犹豫着,半天没说话,师傅不待见这个人,肯定是有原因的,当年他在这个火葬场呆过,到底是什么原因离开的,她不知道。

    “改天吧,今天我还有点事。”

    夏春开车走了,她想问问师傅再说。

    第二天,夏春问到舜翠灵。

    “你少和他接触,其它的你也别多问。”

    师傅总是这样回答她,这让她感觉到了十分的不满。

    化妆的时候,她看了师傅多少次,似乎从门越来了后,她就不高兴,这真是奇怪了。

    夏春也不想再多问这事,可是偏偏她就知道了,臧斌斌跑来了,看舜翠灵没在,就说。

    “夏春,中午请你吃饭,你和说一件事,非常的重要。”

    夏春看着臧斌斌。

    “我不想知道。”

    “你是想知道的事。”

    夏春就犹豫了,她想知道的事太多了,这个火葬场对于她来说,那简单就是一个谜,她需要解开。

    “那好吧!”

    夏春拉着臧斌斌去了私菜馆,点完菜,吃着的时候,臧斌斌左右看看没有其它的人,小声说。

    “你知道当年门越为什么走不?”

    夏春没有想到,臧斌斌竟然会说这事,看来这小子也是玩心眼,担心门越会追她,使的一个计,夏春一眼就看出来了,想笑。但是,没笑。

    “你说。”

    “这小子不怎么厚道,他差点没把他师傅害死了,他师傅跟你师傅的感情特别好,虽然没结婚,但是,谁都知道,他们的关系好。”

    夏春到是没有想到,难怪师傅这么恨门越。

    “往下说。”

    “门越那年进了我们火葬场的禁区,那个地方是谁都不能进去的,至于会发生什么事,我是不知道,但是一个人知道,那就是门越,还有他的师傅,可惜,他的师傅现在虽然没有死。但是,跟死了差不多,什么都不记得了,他师傅为了救他,才那样的,这小子竟然不死心,还想进去,就被调走了,这不,没有想到,他又回来了,这小子肯定还要去禁区。”

    夏春锁了一下眉头,禁区?师傅可没有跟她说过。

    “禁区在什么地方?”

    臧斌斌似乎是非常的紧张,又左右看看。

    “就是化妆室的东面,原来那是一道门,漆红的门,那漆红得跟血一样,不知道为什么会是红色的,这么大的火葬场,门有无数,可是就那道门是红色的,这个火葬场存在一百年了,当年为什么做那道漆红的门,恐怕你师傅的师傅都不一定知道,后来门越破坏了规矩,进去了,那把有一百的铜锁被砸开了,他进去,就失踪了,三天后,才发现他是进那里了,可是没有民敢进去,他师傅也是没办法,自己的徒弟,不进去也没招儿了。他师傅进去了第二天才出来,把门越背了出来,就什么都不知道了。门越怎么问,却什么都不说,那天,那门再次锁上了,外面就砌了一道墙。”

    夏春听得冷汗直冒,她听到过那里有敲墙的动静,她师傅因为这个还跟她发过火,她感觉到可怕,从来没有过的可怕。

    夏春万万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奇怪的事情。

    她回家,琢磨着,门越是要和她说这里面的事吗?也许是,如果门越再约她,她就同意,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半夜一点,夏春自妆,对着镜子,她感觉自己越化越好了,而且化妆的时候,完全游离了肉体之外,就像给一个死人化妆一样,而且感觉到了痛快,无尽的痛快。

    妆化完了,她用手机拍了几张,请教师傅。

    第二天,她让师傅看。

    “还好,努力到最后一天,你就成功了。”

    夏春点头,其实,她觉得师傅挺好的,是一个好人,可是总是冷着笑,尤其是在门越来了之后。

    门越没有再约夏春,到是臧斌斌总是约他,可是他再也没有告诉她,关于火葬场的更多东西,她也不再和他出去吃饭了。

    夏春知道,臧斌斌就是想追自己,尽管自己表明了,但是他相信日久生情,可是夏生知道不可能,她也不可能找在火葬场工作的,两个人都在这儿工作,家里都是火葬场的味了。

    可是,她父母给介绍了不少个对象,基本上就夭折在没有见面的前期,有的见面了,可是都有点毛病,似乎她是一个嫁不出的姑娘一样。

    夏春想,也许是姻缘没到,她也不去多想。

    同学聚会,打电话让她去,她不想去,她想,同学大概都知道她当了死人的化妆师,他们不会喜欢她在场的,她没有去,师傅也说过,最好不要到人多场合去,没有人喜欢你。

    夏春没有去,半夜自妆,这次后,还的最后一次就是完成了自妆,像师傅说的,那就是大成了。

    夏春有点兴奋,看看大成到底会是什么样子的。

    门越早晨上班,给了夏春一封信,挺大的信封,没有让舜翠灵看到,她挺奇怪的,把信封放到了包里,没有让师傅看到,如果师傅看到了肯定要骂她,而且还回让她还回去。

    中午下班后,夏春就开车回家,吃过饭后,进了自己的房间,打开信封,竟然是一张画儿,画得是眼睛,整个画儿就一只眼睛,诡异得要命,似乎能看到眼睛里有东西,但是是什么东西看不清楚。

    夏春琢磨着,门越给我这张画是什么意思?确实是画得非常不错,可是只是单单的给她一张画那么简单吗?恐怕不是。她想打电话问门越,想想就算了,睡一觉,今天晚上最后一次的自妆。

    她睡醒的时候,天黑了,吃过饭,她看诗集的时候,舜翠灵来电话了。

    “最后一次自妆,你自己不要害怕,没有什么事情的。”

    说完就挂了电话,把夏春就给弄毛愣起来,师傅总是这样,提醒但是不点明白,这到底什么意思啊?

    夏春心里开始没底儿了,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呢?她不知道,只有做了才知道,师傅永远就是这样,只说半句话,这让夏春有点难接受,已经是师傅的,还有什么话不能说的吗?

    真有,就是不能说,夏春也没办法,这天她没有自妆,因为她要知道,到底能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第二天化妆的时候,师傅看了一眼说。

    “没自妆。”

    “没有,我害怕。”

    “其实,也没有什么,用不着害怕。”

    “你从来都是这样,说半句话,我是你徒弟。”

    夏春第一次跟师傅这样说话,舜翠灵愣住了,看了她半天说。

    “小脾气还不小。”

    然后就忙着手里的活,夏春的那眼睛里含着泪,最终还是没忍住,滴下来,滴到了死者的脸上。舜翠灵一下就跳过来,把夏春推开了。

    “我告诉过你没有,眼泪不能滴到死者的任何地方。”

    夏春吓傻了,愣愣的站在一边。舜翠灵马上把白布蒙上了。

    “滚出去。”

    夏春真的蒙了,她出去了,一直就站在外面等着师傅。

    师傅下午一点多才出来,瞪了她一眼,没说话,回办公室,换上衣服就走了。

    夏春坐在办公室发呆,她不知道眼泪滴到死者的身上会发生什么事情,不过看师傅的紧张程度,就知道,肯定会是一件很大的事情,师傅很少发火,今天的火气十足。

    臧斌斌进来了,看夏春的脸色不好,就跑了。

    门越进来了,看了一眼说。

    “有些事情你还是需要知道的。”

    “我不需要知道。”

    夏春没好脸色,她觉得门越肯定是有目的的,他有些事情办不了,想让她帮着,她知道,自己是双十三生的,双鬼的日子,很难遇到的一个双鬼之日,师傅也说过,这个双鬼之日的人,会遇到很多诡异的事情。她也许就注定了,就在来这个地方。

    夏春换衣服出来,门越还在门外。

    “或许我能告诉你一些你想知道的。”

    夏春确实是想知道,可是看门越的表情,她就感觉到不安,发毛,还是上车,开车走了,师傅也许说得对,不要和门越走得太近,不管他说什么。

    夏春回家,就想完成自妆的最后一次,可是她确实是害怕,她的紧张,父母都看在眼里,可是帮不上什么忙。

    今天师傅发火,自己的眼泪滴到死者的身上,自己更加的不安,到底会发生什么事,师傅从来就是不说,夏春也很恼火,这个地方难道很多事情就是不能说吗?

    她实在是想不明白了。

    每天除了哭声就是死人,还有什么?夏春有点要发疯的感觉,现在连爱情都没有,如果自己不去这个鬼地方,那么自己是不是早就有了爱情呢?那是肯定的,自己长得也算漂亮,这个肯定是没问题的。

    可是,现在,自己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一天没人愿意理,搭理你的就是火葬场的那两个人。

    夏春没有自妆,有点要放弃了,第二天,竟然生病了,她给师傅打电话了。

    “我病了,不能去了。”

    “好好的养着。”

    师傅的口气温柔了很多,这让夏春一下又觉得挺对不起师傅的,她是可以去的,只是感觉到不舒服。

    她在家里呆了一天,想着前前后后的事情,确实是发生了不少的事情,可是想想,这些事情竟然都诡异着,没有一件自己弄明白的。

    晚上,师傅竟然来了,买了东西看夏春,她有点感动了,师傅在家里吃的饭,还喝了酒。

    “师傅,我就想问你一件事,为什么很多事情你不跟我说明白。”

    “有些事情是无法说明白的,听师傅的,师傅不让你做就不要做,为你好,师傅是走过来的人了,我不想你像师傅一样,夏春,记住了,千万别有好奇心。”

    “师傅,那你告诉我,眼泪滴到了死者身上,你为什么那么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