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终者

首页|玄幻|仙侠|言情|历史|网游|科幻|恐怖|其他

送终者 > 第一部 诡异的规矩 第二十二章 骨盒

第一部 诡异的规矩 第二十二章 骨盒

    那天夏春干完活,童雪先走了,舜翠灵问。

    “夏春,你最近干什么事了?”

    “什么?”

    “你身上有股邪劲儿,你自己没感觉到吗?”

    夏春一激灵。

    “师傅,你别吓我。”

    “你这段时间干什么了?”

    “什么都没干呀?不可能。”

    舜翠灵就没有再说什么,夏春可是就琢磨开了,自己遇到了什么吗?撞到了什么吗?没有呀!

    夏春回家,一下想起来了,三个多月前捡到了一个包。她激灵一下,冷汗就下来了。她把包拿出来,已经落了一层的灰。

    她打开包,那把那个盒子拿出来,盒子很漂亮,看样子是一件老东西,像是骨头打磨出来的,她打开盒子,里面竟然是一碗,看样子也像是骨头做的。

    她把碗放在那儿,上面还刻着一些东西,看不出来是什么,一团一团的,各种形状。

    不过看着挺漂亮的,应该是一件老物件了,这个人怎么会弄丢了呢?她后来又去过几次河边,可是没有发现什么启示一类的东西。

    夏春晚上睡觉的时候,就听到有声音,奇怪的声音,“叽叽”声音,很细碎,她从来没有听过这种声音,到底是什么声音,她不知道。但是,她感觉到了一种阴森的感觉,她想起师傅所说的,惊出了一身的冷汗来。

    也许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自己捡到了这个包儿,有可能是有人故意的,她想到这儿,汗下来了。

    第二天上班,她把包放在车上,让舜翠灵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

    中午她请舜翠灵吃饭,在海圣楼,她把包拿出来,把东西拿出来,摆在那儿,舜翠灵的变化很明显,紧紧的锁着眉头,眼睛有点发直,半天才说。

    “你是怎么弄到这东西的?”

    “我捡的。”

    夏春就说了,怎么捡到的包。

    “这东西是有人故意的让你捡到的。”

    “这是什么东西?”

    “碗。”

    “我知道是碗。”

    “这个碗和这个盒子我三十年前看到过一次,在门越师傅的手里。”

    “这碗和盒子有什么说道吗?”

    “门越的师傅说过,当年这儿变成火葬场,在地下挖出来的,他就收藏起来了,这碗都是骨制的,想想,应该是当年枪毙的人的头骨,肩胛骨做的,碗是头骨,盒子是肩胛骨做的,上面有一团一团的,在下半夜是可以动的,那就是灵魂,有几十个灵魂。”

    夏春哆嗦了一下。

    “怎么办?”

    “你放在这儿吧,你的东西,也许这就是一个命了,这东西终归是你的。”

    “可是,我害怕,我不想要,扔了得了。”

    “你是扔不掉的。”

    “可是太吓人了,它晚上还会出去声音来。”

    “那你不用害怕,那是灵魂发出的声音,它们很痛苦,本来是自由的,可是被镶嵌在骨盒上了,当年做这个盒子的人,看来还是懂得很多阴事的。”

    夏春听师傅说完,就一屁股坐在那儿。

    “我不要这东西,我不管了。”

    “那我先保管着,不过这东西迟早是你的。”

    “为什么?”

    “这东西是有灵性的,如果不是你的,也不会在你那儿安静的呆么久。”

    夏春觉得一切都是太诡异了,难道就是因为自己是双十三生的吗,双阴之人吗?

    她想不明白。

    回家,夏春就觉得太奇怪了,她躺在床上,看着那些画,胡思乱想着。

    突然,她看清楚了,宗明的两幅画儿并不是乱七八糟的,两幅画儿竟然是她捡到的骨盒和骨碗的画儿,两件东西分别在画儿上,四周是山,她想起门越给的照片,拿出来看,正是那儿的山,火葬场最早的地方,枪毙人的位置就在山角下。

    夏春有点发疯,这宗明什么意思?他也知道这骨盒和骨碗,难道这一切都是他做的吗?为什么呢?

    夏春马上就给宗明打了电话。

    “你送我那样的两幅画儿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那两幅画儿我画了有二十年了,一直保存着,我觉得你最适合拥有它,所以就送给你了。”

    “宗明,你太阴险了。”

    宗明没有回应,就把电话挂了。

    第二天,下午夏春找到了宗明,他在海圣楼竟然有一画室,她进去,宗明把笔放下了。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夏春,真对不起,这画根本就不是我画的,而是门越画的,让我送给你,他说他自己送,你是不会要的,门越喜欢你,这点你是知道的。”

    一切都和门越有关,看来这个骨盒子也是门越有意让她捡到的,到师傅说过,这个东西原来在门越师傅的手上,那肯定就是没有其它的人了。

    夏春气坏了,给门越打电话,竟然打不通。

    第二天,门越竟然没上班,问馆长,说假了,一个月,得辛苦你们了。

    “他没说干什么去吗?”

    “没说,我问了,他没说。”

    夏春就知道,这事诡异,她想了想,还是跟舜翠灵说了。

    “我就知道,门越一直不会老实的,他还是想去红漆门里,他进不去,也许会让你带着他进去。”

    “我能进去?”

    “现在是不行。”

    “他完全可以求你。”

    “我就是愿意带着他进去,他也不敢,我会把他扔到里面的。”

    夏春想,看来师傅是真的恨门越。

    “那怎么办?”

    “没有那么容易的事情,你不用理他就行了。”

    夏春觉得这个门越太可气了,一点一点的算计着她,等门越回来后,她就要好好的质问他。

    夏春有想到,半夜起夜的时候,桌子上竟然摆着骨盒,她差点没尿到裤子里,怎么会这样呢?

    第二天,她师傅。

    “那骨盒怎么会在我家里?”

    “我说过,它是属于你的,你是它的主人。”

    夏春就晕了,这东西怎么就成了她的,她成了它的主人,这简直是在开玩笑。

    化妆的时候,童雪说。

    “师姐,你脸色不太好。”

    “没睡好。”

    “你看门师傅,一走就是一个月,馆长还真给那么长时间的假。”

    “我们不管那么,累不到什么地方去,原来这儿就师傅一个人干,也干过来了。”

    “师姐,前天我遇到一件事,差点没吓死我。”

    “什么事?”

    “骨灰楼我没去过,就想看看什么样子的,刘姐在上面,你说干什么呢?”

    “干什么?”

    “我当时差点没尿了。我进去,刘姐没看到我,我看到她自言自语的‘放那儿,别动,我的杯子。’我看到那个杯子竟然在动,没看到人,我想想,现在还害怕。”

    夏春也愣住了,这事她也是第一次听说,刘玉这个人不爱和其它的人接触,下班就回家,见面也不过点一下头,有的时候就像没看见你一样,不说话就过去了。你跟她说话,有的时候好像没听到一样。

    “师姐,你说吓人不?那杯子竟然能动,她还说话,好像是在跟人说话一样,当初我来的时候,第一次看到刘姐我就感觉到这个人怪怪的。”

    “没什么奇怪的,这儿的人都不正常。”

    “师姐,你说以后还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现在弄得我都不敢去厕所了,你说我们这楼里不弄厕所,竟然单独的盖了一间,真奇怪。”

    “没什么奇怪的。”

    夏天想着自己身上发生的奇怪的事情,而且越来越多,想想有的时候真想跑了,不在这儿呆着了。

    夏天和童雪出来,舜翠灵和刘玉在聊天,这可是很少见,她们过去,刘玉就回骨灰楼了。

    “童雪,以后别四处的乱跑,除了化妆室,其它的地方别去。”

    看来刘玉是给告状了。

    夏天回家,看着那些画,就觉得阴森森的,这些画都这么诡异,简直是让人受不了,不想看,还想看,像中毒了一样。

    夏春半夜一下醒了,看着画儿,那眼睛里的画儿,又有一幅看清楚了,这是第三幅了, 里面是一只眼睛,流着泪,那是一只美丽的眼睛,是女人的眼睛。

    夏春想,这些画都跟女人有关系,跟眼睛有关系,那么最终是什么意思呢?她想不出来。

    五月初,门越回来了,她去了门越的办公室。

    “门越,你到底什么意思?”

    “我也跟你说实话吧,其实,只有你能帮我,我想进红漆门里。”

    “可是,你在害我,那里进去是十分危险的。”

    “有我就不会有危险的。”

    “你在骗我,当年不是你师傅救你,你就死在里面了,那里面到底是什么?”

    “对不起,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

    “那好,门越,我不会带你去的,我也不想进那个红漆门,你如果再弄出什么事来,我夏春也不是好欺负的。”

    夏春气坏了,门越是什么事都不想告诉她,就这样的一直让她做些诡异的事情来。

    夏春化妆的时候,童雪就叫了一声。

    “师姐,你看那儿有东西在动。”

    夏春也吓了一跳,在角落里,好象是有东西在动,细看又没有,师傅说过,在这里会看到很多东西,不要奇怪,其实也没有什么,那些不过是精神上的东西,就是所谓的灵魂一类的,人死后,总是会留下点什么的,用另一种形式,让生命存在,变化成另一种形态的生物。

    夏春这是第一次看到。

    “没事,不用理它。”

    童雪就毛,化妆的时候总是走神。

    “童雪,你小心点,你再系错线了,我可不管你。”

    “噢。”

    一直到完事,她们出来,进办公室,童雪就跟舜翠灵说了。

    “师傅,我看到了一个东西在动。”

    “没事,慢慢的就习惯了,就像看到树,小草一样,没事的,我们在这儿呆久了,就会看到,就当他们是朋友好了,这些东西都是善良的,死掉的是罪恶,如果一个人生前罪恶大了,那么就什么也留不下了,善良的留下的东西会很大的。但是,没有没有罪恶的人,人罪和善是一体的,只是大小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