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终者

首页|玄幻|仙侠|言情|历史|网游|科幻|恐怖|其他

送终者 > 第一部 诡异的规矩 第二十七章 小楼吊棺

第一部 诡异的规矩 第二十七章 小楼吊棺

    这小楼发生的事情越来越诡异了,这是她所没有料到的。

    工作结束后,门越就来了。

    “夏春,你出来。”

    夏春没动,门越上来就拉着夏春出去了,童雪跟着出来。

    “没你事,回去,我不会怎么样的,我就是说两句话。”

    夏春让童雪回去了。

    “说吧!”

    “很简单,你看到了小楼,而且还有其它的东西,我看不到,所以,我想让你去小楼拿一件东西,在二楼的最东面的房间里,东西就摆在桌子上。”

    夏春愣住了,看来真的有人看不到,她最初以为大家都能看到。

    “对不起,我不会做的。”

    “夏春,我求你行吗?”

    “你应该也知道,那儿很危险,何况它在现实中并不存在的,东西会有吗?”

    “当然,不然我让你去拿呢!”

    “你是怎么知道我会看到的。”

    “你的表情告诉我的。”

    “门越,我真的不会帮你的,你找别人,其它的人也有看到的。”

    “童雪,你师傅,老阎头,就再也没有其它人看到了,我到是想看到了,可是我努力不行。”

    “为什么别人看不到?”

    “你是双阴,看到正常,老阎头有鬼眼,开了鬼眼的一个诡异的老死头子,童雪为什么能看到,我就是想不明白了,跟你走得近,还是怎么回事,你师傅看到,也有自己的办法,我不知道什么办法。”

    夏春听完了,半天说。

    “门越,我求你放过我,我只想过太平的日子,真的,对不起,我不能帮你。”

    夏春说完,就回办公室。

    回去后,童雪问什么事,夏春没说实话。夏春回家,她晚上准备去看舜翠灵,她竟然来电话了。

    “晚上见个面儿,我挺想你的。”

    晚上她和师傅见了面,喝酒的时候,舜翠灵说。

    “有一件事我得告诉你,门越肯定会求你帮他的,千万不能帮,那是一条不归路,门越会告诉你没有事的,他没有这个能力,他是想你不出事,可是会出事的,我也没有那个能力,所以你千万别为他做任何的事情。”

    “师傅,我记住了,你放心,我不会的。”

    夏春知道,门越盯上自己了,现在只有她能帮着他,但是夏春是不会帮着的,像师傅所说的,他没有能力让自己安全,那她的安全更是问题了。

    夏春对于这件事,也是头痛,自己看到的东西太多了,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可是,她不愿意看到,并不是她所能办到的,不想看,也得看。

    夏春回家,那骨碗里的水竟然变成了通红的颜色,把她吓了一跳,闻闻,竟然有血腥味,她知道,那应该是血,她把上倒掉了,把骨碗装全骨盒里后,把这东西放到了柜子里的最深住,还蒙上了很多层,她想忘记这件东西。

    画都收起来,也扔到了柜子里,她不想再看画里是什么东西了的,看了也是那些让人不舒服的东西。

    夏春收拾过多了,就看诗集,写诗,似乎这才是她应该做的,也愿意做的事情。

    童雪竟然跑来了。

    “姐,我跟你睡,我害怕,我的房间里有一个东西,总是在动,细看的时候,又看不到了。”

    “你怎么总是能看到好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呢?”

    “我也不知道。”

    童雪看电视,她不看诗,说看不明白。

    夏春写诗到半夜才睡,童雪睡得哈拉子都同来了。

    早晨起来,童雪就不爱起来,被夏春拉起来,上班,化妆室里,童雪说。

    “这天天的担惊受怕的,真受不了,你说别人看不见,就我偏偏的看见,这可真要命了。”

    “你就当是看到了树,或者是草。”

    夏春说完,看了一眼童雪,她都快哭了。

    在这个地方,也许每一个人都有着秘密,臧斌斌从后门进来了,这货从来都是不怕生死,师傅说,只有他敢,这到也是奇怪的事情。

    臧斌斌伸一个头进来,把童雪吓得大叫一声。

    “你是不是有病?”

    臧斌斌说。

    “请二位吃饭。”

    “行,我们去,不过要好地方。”

    “随便选。”

    童雪不管那些,好吃,反正不吃白不吃。这臧斌斌也是,愿意,一点招儿也没有。

    中午开车去了满县,吃满汉全席的十二道菜,这一顿就得三两千的,臧斌斌还高兴。

    这小子现在是想老婆想疯了,四处的找,盯着就不放,大概他也只能把范围放在了内部,外面一听烧人的,就吓尿了,你说这货要是哪天不高兴了,把你烧了,谁不害怕。

    这顿饭吃得爽,吃完了,还看看古城,挺舒服的一件事,这可真是享受到底了,臧斌斌跟班一样,照顾着她们两个。

    往回来的时候,臧斌斌开车跟在后面。

    “童雪,你说这样好吗?这小子不会粘上我们吧?”

    “没事,我们和他吃饭,就是给他脸了,他就高兴,其它的想法就不应该有。”

    “那可不一定,看你的眼神都冒火。”

    “得了,看你呢,我还不知道,她喜欢你,可是追不到,就追我了,当我是什么?没劲儿。”

    “臧斌斌也挺好的。”

    “是挺好的,什么都好,就是烧人玩这事不好。”

    确实是,一提烧人,她们都害怕,夏春从来没有去过那儿,有人好奇去过,吓得半个月都惊梦,所以夏春也不去,师傅也告诉她,不让她去。

    回家,童雪就跟着夏春,不爱回家,说自己回家住害怕。

    “让你妈陪着你。”

    “我好意思吗?”

    夏春想,你还有不好意思的时候?在我这儿就好意思了。

    馆长这段日子,似乎不怎么在火葬场呆着,门越也是缠着夏春了,但是总是远远的看着,让人发毛。

    老阎头还是站在窗户那儿看着夏春,弄得她心里老没底儿了。

    老阎头绝对是一个谜,馆长似乎也不敢惹着这个老家伙,门越是他有鬼眼,那眼睛看着真是,童雪说过,看着那鬼眼吓人,夏春也注意到那眼睛了,那眼睛有的时候会闪一下,感觉那眼睛后面,就是鬼眼,看着让我一哆嗦。

    鬼眼看世界,那将是什么让的世界呢?师傅没说过,反正鬼眼是吓人的,师傅引眼的时候,就是把鬼眼引走的。

    晚上,夏春收到了一条短信,去火葬场。

    手机号是陌生的,童雪看完了说。

    “不去,大半夜的,师傅不是说过吗?半夜那一千路,膝下都是小鬼,我可不去。”

    夏春也犹豫了,过了半个小时,短信又进来了,必须得去,一点之前到。

    夏春打电话回去,关机,这个人会是谁呢?门越?老阎头?夏春想不出来,让她去,到底是干什么呢?平常必须得去。

    夏春打定主意,不去,大半夜的去能有什么好事呢?反正不去,那诡异的地方,天黑后,连野猫都不去那地方,何况是人了。

    夏春关了手机,刚要睡,手机竟然又响了,夏春一下就毛了。

    “你把手机关了不就行了吗?”

    “我是关了。”

    童雪愣了一下,把手机拿过去,关机,然后就盯着看,没过几分钟,手机就开了,短信进来了,去火葬场,一定要去。

    童雪擦了一下汗,看着夏春说。

    “要不去看看?”

    夏春锁着眉头。

    “去就去。”

    两个人悄悄的出去,上了车,就往火葬场那边去,进了千米的路,夏春就开始紧张了。

    到小楼那儿,车就停下了,小楼就在山上。

    “你看到没有?”

    “看到了。”

    “我们去看看。”

    童雪摆手,紧张到了极点。

    “那你在车上,我下去。”

    “不行,我害怕,我跟着你。”

    童雪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跟着夏春就下车了。顺着台阶上,那台阶真真切切的就在脚下,不是不存在的。

    夏春往前走,童雪紧紧的跟着,门半掩着,夏春往里看,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到。

    童雪小声说。

    “师姐,我看还是回去吧,别一消失了,我们跟着消失,这不好玩。”

    夏春说。

    “没事,来了,我们就看个明白,这个小楼怎么就存在,现实并没有。”

    夏春推开门,门发出很大的声音,把两个人吓了一跳。

    门里漆黑,老式的桌子椅子都摆在那儿,格式都是一百年前的那种格式,夏春迈进去,童雪跟着,看着一切都正常,屏风后面不知道有什么。但是,这种格局夏春到南方旅游的时候,看到过,就是这种格局。

    房间里阴森,突然两个人听到了声音,“卡哒”声,缓慢,不知道那是什么声音。

    门越跟夏春说过,二楼,最东一间,摆着东西,他需要的是那个东西,夏春一下就明白了,那肯定是门越发的短信。

    夏春犹豫着,看着楼梯,阴仄的楼梯,迈上第一步,“嘎吱”一声,童雪说。

    “师姐,我看别上去,我们回去吧!”

    “没事,有事你就跑,我给你挡着。”

    夏春往上走,童雪紧跟着,看到二楼的时候,夏春就不动了,有一个东西吊起来,在晃着,细看,夏春深深的吸了一口冷气,竟然是吊棺,在房间里装着吊棺。夏春知道,不能再往上面走了,很容易出问题了。

    “回去。”

    童雪一听回去,下楼的速度特快,夏春和童雪上了车后,调头就往回开,夏春感觉到不对劲儿,就因为楼上有人,她感觉到有人,那是人是鬼的她不知道,所以她才没有上去,知道上去会很危险的。

    她们回去,睡了,这事两个人没有再提。

    第二天上班,门越就远远的看着,夏春想上去问问,但是想想,门越是不会承认的,问也没用。

    她们换完衣服,老阎头就进来了。

    “昨天你们去我家,也不跟我打一声招呼,希望下次不要再去了,我不喜欢任何人去我家。”

    老阎头说完就走了,夏春和童雪都呆住了,他家?昨天夜里,那就是那小楼,那小楼是老阎头的家?简直就是在开玩笑,这个诡异的老阎头,这是吓唬她们吗?看到师傅不在了,就来欺负她们吗?

    这事夏春没有想明白,这个老阎头到底要干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