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终者

首页|玄幻|仙侠|言情|历史|网游|科幻|恐怖|其他

送终者 > 第一部 诡异的规矩 第四十五章 败妆

第一部 诡异的规矩 第四十五章 败妆

    夏春看着的个自妆的另一个自己,站在墙角死盯着自己。

    “你盯着我干什么?”

    自妆的自己竟然诡异的一笑,消失了,夏春想,这又是什么意思,冷不丁的出来了,不然自己似乎都把他给忘记了。

    夏春从化妆室出来,童雪还没有出来,她不见想到童雪,换上衣服就要走的时候,赵雁竟然拦住了她说。

    “夏春,你师傅的这个仇我是一定要报的。”

    夏春没理这个可怕的女人,绕开她就走了,报仇,愿意报你就报,你的人生中就是报仇,那是仇恨,自己能痛快多少呢?有的人一切就是为了一个信念活着,仇恨也是一种。

    夏春回去,臧斌斌打电话说,今天不见面了。

    夏春没问什么事,总是需要有空间的。

    吃饭时候,又提到了左强,是夏春的父亲提到的,夏春没说话,一直听着,道理全对,而且也没有错。但是,夏春知道,自己并没有爱上这个副营长,凭他一个营长,找到什么样的对象就是不问题。他想找左强谈谈。

    晚上出去转的时候,她就给左强打了电话,两个人去茶楼。

    “左强,其实你可以找一个更好的,我试着爱上你,可是一直没能够,也许是你太优秀了……”

    “夏春不用说了,我也明白了,这事到此为止,你父母那边我也会说一声的。”

    “那就谢谢你。”

    夏春起身走了,她不想呆得太久了。

    夏春回家,进卧室,那骨碗就“叽叽”的叫着,夏春没理会,在那儿看诗,写诗,也许这下半天就只能是以写诗看诗了,这也没有什么不好的,风花雪月,感悟生命之美。

    夏春早晨上班,刚进办公室,童雪就进来了,阴阳怪气的。

    “夏春,夏大美女,听说又要来新人了,是代培的化妆师,现在市里缺少化妆师,这回又是你显罢的时候了。”

    “童雪,你应该是馆长说一声,自己弄一个办公室,这对配套。”

    童雪不知道是傻还是怎么着,想了半天,真的去找馆长了,让白老头给训斥了一顿,回来就和夏春急了,说计套让她钻。

    夏春没搭理她,化妆的时候,馆长进来了。

    “夏师傅,来了四个学化妆的,我们这边留下一个,三个是其它的火葬场的,就这十来年,化妆师太少了,总是培养不起来,不知道这回能剩下几个。”

    “让他们在办公室等我就行了, 干完活的。”

    “辛苦你了。”

    夏春慢慢的化着,三个化妆师,十点多点就完事了,可是没有想到,家属闹起来了,问题出在童雪那儿,她过去看了,好装化的是实在不怎么着,变形变样。

    馆长正骂童雪,夏春瞪了一眼,补装,几分钟,家属就不说话了。

    这事过去了,馆长就总盯着童雪,在这儿出事就不是小事,家属情绪不稳定,容易出现问题,得处处的小心。

    夏春回办公室,两个两女,年经都不大,二十二三岁。

    “我叫夏春,以后我就是你们的师傅。”

    童雪进来了,拉着脸,被馆长骂得不舒服,一个学生坐在她的椅子上,就给人骂了一顿。

    “这是你坐的吗?这是到师傅坐的,滚一边站着去。”

    那个学生脸通红,手足无措的。

    夏春没说话,换上衣服后说。

    “我带你们转转,今天就下班,明天跟我进化妆室,记住了,不能穿红戴绿的,这是对死者的尊重。”

    童雪换上衣服,气哼哼的走了。

    “夏老师,这个人是谁?”

    “这儿的化妆师,我们这儿有三个化妆师,还有个男的,叫门越。这个叫童雪,我们是一个到师傅教出来的,我的师妹。”

    夏春带着四处的转了一下,告诉他们,什么地方不能去,什么地方不要去,然后就宣布,可以回家了。

    夏春带着四个人到了车站,把他们扔到车站,去臧斌斌那儿。

    臧斌斌刚到家。

    “春儿,今天馆长怎么了?”

    夏春就说了童雪化妆的事。臧斌斌没说话。

    夏春的眼睛一直就是那样,墨镜总是戴着,最初不习惯,进化妆室,化妆看不清楚,后来习惯了,也就好了。

    “春儿,到家就把镜子摘掉,没事的。”

    “不。”

    夏春知道,这样自己有多难看,这只眼睛,没有人看到,他爸还总是说,天天戴着墨镜,在屋也是戴,有毛病?

    臧斌斌心疼。

    “都怪我。”

    “你为了我,行了,没事,你不烦我,我就开心了。”

    夏春再上班,童雪早早的就换完衣服在那儿等着了,学生陆续的来了,童雪就站起来,走过来,一下把夏春的墨镜摘掉了。

    “我戴上试一下。”

    她说完,也看到了夏春的左眼,一惊,墨镜差点没扔掉。

    “混眼?”

    四个学生也是吓了一跳,那眼睛太吓人了。

    夏春瞪了童雪一眼,把墨镜抢回来,戴上了。

    “你们换上衣服,跟我去化妆室。”

    四个学生换上衣服,夏春先去 了馆长办公室。

    “馆长,再给弄个办公室,男女在一起,换衣服不方便。”

    “那你们就都搬到后楼去,老阎头的二楼,正好童雪也要自己的一间办公室,你先去挑。”

    “干完活再说,让童雪先挑吧!”

    夏春回来,带着四个学生进了化妆室。

    “记住了,对死者的尊重是第一位的,今天你们只是看,站在一边看,我说什么,自己记住了,在这里没有差错,错一次,也许就会让你悔恨一生。”

    他们看到了夏春的眼睛,忽然就对夏春感觉到了害怕,那只眼睛是挺吓人的。

    夏春自己似乎也没当回事,可是心里也不舒服,这个手欠的东西。

    夏春教着他们,一步一步的,今天是三个活,如果没难度的,基本上两个小时就完事了。

    最后一个就麻烦了,她掀开白单子,四个学生一起叫了一声,有的还想跑。

    夏春看着他们,谁都不动了。

    “这个还算可以的。”

    这是一个女人,脸上被砍烂了,看来是因为感情后,照片挂到墙上,是一个漂亮的女人,三十多岁,气质也不错。

    “你过来,抱死者抱到化妆床上。”

    夏春冲一个男生说,那个男生站在那儿不动。

    “我说你呢?”

    “我做不了,我恶心。”

    这个男生就冲出去吐了。

    “你们谁抱?”

    他们谁都不动。

    “也行,你们慢慢的熟悉吧!”

    夏春抱着死者放到化妆床上,就开始操作,缝线,这个需要耐心,密缝,要三层,跟外科手术老都差不多了。

    两个小时后,才完事。三个学生看着,心里都佩服,和照下的人是一样的。

    他们出来,童雪已经开始搬自己的东西了。

    另一个学生不见了,夏春给馆长打电话。

    “这个学生不学了,正常。”

    夏春摇头,是不是自己让他们接触得太快了?师傅当初就是慢慢的让她来的。

    “我们搬家,后面的那个二楼。”

    夏春上二楼,选了西面里面的两间,这里面是空的,东西搬进来,打扫,忙到下午两点。

    “我请你们吃饭。”

    夏春拉着他们去了海圣楼。

    进包间,宗明进来打了声招呼就出去了。

    喝酒的时候,一个学生问。

    “夏老师,你的眼睛怎么了?”

    “以后叫师傅,这在儿没有老师这说,我的眼睛生下来就这样。”

    夏春不想解释太多。

    “你们能坚持下来不?”

    三个学生都低头。

    “其实,没什么,以后习惯就好了,死者化妆师,是终结这个人的美丽的人生,是一个伟大的职业……”

    夏春自己说完了,自己都笑起来,自己竟然也会说这样的话,当初师傅就是这样说的,她是觉得多么的可笑,美丽的人生,伟大的职业,有点可笑。

    吃过饭后,三个学生走了,夏春去臧斌斌那儿。

    “你们搬到后楼去了?”

    “嗯。”

    “后楼西面有一个房间,和东面有一个房间,不要进去,门上锁着黑锁,那是特意在锁定做的,叫锁阴锁,那两个房间,里面就是床,卧室,没有其它东西,那是古代的大臣死在了里面,这样的人死后,阴魂是终年不散的。”

    “这楼?”

    “这楼原来就是,一直没动,两层楼,可以看出来,它很老了,但是很结实,放心,不去那两个房间就没有事了。”

    夏春想,难怪那栋楼,一直就是老阎头一个人在那儿。

    对于这件事,夏春白老头还是有意见的,也许他是不知道,想想,也没有什么。

    “春儿,我妈问我什么时候结婚,我……”

    “我回去做工作,这个要慢点。”

    “没事,别太着急了,好好的说。”

    夏春回家,晚上吃饭的时候,提到了这事。

    “左强也来了,可惜,这就是人的命,你任走了,我们也不好再强求了,只是臧斌斌这个人我们见一下,看看怎么样,不行我们还是不会同意的。”

    夏春没有想到,他们转变了。

    第二天,她和臧斌斌说了,他挺高兴的。

    “那就今天晚上,我下午回去准备一下。”

    “嗯。”

    夏春就打电话,告诉了家里。

    那个学生真的跑了,再也没有来。三个学生跟着她进了化妆室。

    刚化妆,童雪就进来了,晃来晃去的。

    “你别在这儿晃,出去?”

    “我是想出去了,可是我那边的活儿,我干不了。”

    “那不是我的事,你找馆长去。”

    “师姐。”

    “别叫我师姐,我这眼睛要不是你,能会混眼吗?你还真的就想害死我,我看你是太狠了,滚蛋。”

    夏春是真的火了。童雪跑了,真的找馆长去了。

    白老头找门越,门越根本就不管,白老头进来了。

    “夏师傅,这事你看?”

    “她总这样也不行,我们都有自己的活儿,她轮到了,那没办法。”

    “夏师傅,我个人求你。”

    “那行,可是我把这话说前面,就这一次。”

    “我会做调整的,你看这样行不,以后你不用干活,有难度的活你来干,她和门越干那些活儿。”

    “可以,只是问问他们两个。”

    “不用,你同意就行了,没本事,就得多干活儿。”

    馆长走了,夏春忙完自己的活儿,带着一个学生进了童雪的化妆室,她竟然坐在那儿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