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终者

首页|玄幻|仙侠|言情|历史|网游|科幻|恐怖|其他

送终者 > 第一部 诡异的规矩 第四十八章 鬼脸

第一部 诡异的规矩 第四十八章 鬼脸

    夏春看着,突然她捂住了嘴,那个地方竟然是门越的化妆室,那个化妆室原来是林师傅用的,后来就一直闲着了,门越离开火葬场有四年的时候,回来有就到师傅的化妆室了,那绝对是,墙上挂着的个桃木的鬼脸,那没错。

    夏春的冷汗下来了,那个男人正是林师傅。怎么会这样呢?

    林师傅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呢?如意画儿,那绝对是一个不怎么样的人。

    夏春还是犹豫了,要不是把这幅看到的画儿告诉门越,那样门越会怎么想呢?

    夏春上班的时候,许萱说。

    “师傅,第二个活儿我做不了。”

    “我一会儿过去。”

    夏春过去的时候,许萱正把死者抱到化妆床上。

    夏春掀开白单子,吓了一跳,没有头。

    “你找死者的家属,上面的电话。”

    许萱出去了。夏春坐在椅子上,家属竟然没找她们,化妆这样的活儿不在正常的范围里的。

    许萱打电话回来了说。

    “家属说,随便处理。”

    夏春去找了馆长,把事情说了。

    “不能没有头呀?”

    “对不起,这活我能干,但是不在工作的范围内。”

    “我觉得这就是工作,对死者的尊重。”

    “我尊重,无头尸,一个是成本跟着,一个是化妆师要花费很大的精力,另外一点就是,这样的活儿,很邪性的。”

    “这个规矩我到是听说过,也了解了一些,可是这是工作。”

    “对不起,这个工作我真的做不了,你还是让别人来吧!”

    夏春不是对工作不认真,也不是对死者不尊重,这无头尸做起来,事太多,做不好,就会惹上麻烦的,无头无尽无思,容易被缠上。

    夏春出来,进了化妆室。

    “把死者送回去,做下面的活儿。”

    许萱没多问。

    死者第二天火化,家属就闹到馆长那儿了。

    火化的费用只是包括普通的化妆,这种无头尸,是需要另外收费的,但是火葬场没有规定,这份钱是化妆师拿的。

    无头尸的化妆下为,至少在三个小时。

    白老头找夏春。

    “你给化了吧,我给你补钱。”

    “这件事不是钱的事。”

    “夏师傅,真对不起我,我不懂。可是家属就是认为这样的,我也很被动,毕竟这样的事碰到的太少了。”

    “你让家属包一分钱就可以了。”

    馆长出去,和家属商量,半个小时后,家属不同意,家属的意思就是对活着人的不利。

    他们到是想得多,夏春摇了一下头说。

    “馆长,你还是找其它的化妆师,我做不了。”

    夏春开车带着许萱走了。

    “师傅,你想问问,今天为什么不化呢?”

    “你不懂,无头尸家属要先沟通的,而且还是给钱的,多少,就是一分钱,这样的化妆,弄不好会惹上麻烦的,家属给钱了,如果有点差错的话,死者也不会怪的。”

    “人都死了。”

    “你慢慢的就会知道了,在这儿不要好奇心太多。”

    夏春竟然感觉自己像师傅一样了。

    夏春还没到家,馆长说。

    “家属同意了。”

    “馆长,不好意思,我不同意了,你另请人吧,门越,或者其它的火葬场的人。”

    “夏师傅,这样的活儿,只有你能做,还有就是你师傅。”

    “那可就不是我的事了。”

    夏春并不是想为难馆长,对于馆长,夏春的印象不好不坏的。

    师傅打来了电话。

    “春儿,你做得对,不过今天这件事,我看你还是帮着做了,不过你要小心点,双线而行。”

    “知道了,师傅。”

    师傅说话了,夏春就返回了火葬场,进了化妆室。

    “小萱把尸体推进来。”

    死者推进来,夏春抱到化妆床上说。

    “你看着,一定要记住每一步,也许我不在的时候,你就可以和自己做了。”

    夏春要双线而行,这是双保险,一切都是双线。双线,对死者是不利的,入阴要多走一道的罪,可是家属这样,她也没办法,如果不这样,真的出事了,那就是大事,会很麻烦的。

    夏春做头的时候说。

    “头和身体的比例非常的重要,胶体而且要揉得到位,这需要半个小时的时间,比例你自己回去看看资料就知道了。”

    夏春看一眼死者的照片,摇头。

    死是绝对不分年龄的。

    头做完后,五官,夏春让许萱做的,她手把着手。

    “师傅,你手很凉。”

    夏春感觉到,许萱的手是热的。

    “你的慢慢也会这样的。”

    这活一直忙天了天黑,完事后,家属进来看了,很满意,夏春拿到了钱,是黑纸包着的,黑包。

    她上车后,打开,是一分钱,许萱愣了半天。

    夏春只是笑了一下。

    送许萱回家后,夏春就回家了,她没多想,吃过饭,看诗写诗的,十点就睡了。

    她刚进办公室,臧斌斌就打来电话了。

    “春儿,那个无头的死者你化的吧?”

    “是。”

    “你过来补妆。”

    夏春愣了一下,但是什么都没说,她进了告别厅的后厅。

    臧斌斌在站在那儿,她过去了,臧斌斌小声说。

    “补一下妆,在后颈部,你没看出生日期呀?阴月阳日。”

    夏春没明白,但是没问。

    臧斌斌小声说。

    “赤眼,后颈。”

    夏春没问,画上后,就离开了,她紧张。

    夏春一直在办公室等着臧斌斌。

    他进来坐下说。

    “还有十天就是结婚了,和馆长请个假。”

    “这事我去,斌斌,今天怎么回事?”

    “阴月阳日生的人,你给化妆了,他会缠着你的,赤眼赤光,他看不到你,过七天,就没事了,你师傅没说过吗?”

    “没有,也许是没遇到这样的事情。”

    “是呀,百年难遇,行了,没事了。”

    夏春没有料到,这里面的事情竟然会这样的复杂,自己以为自己什么都知道 ,难怪师傅说,在这里,没有谁敢说,自己什么都知道了。

    夏春去和馆长请假,馆长愣了一下,这个假肯定是要给的。

    夏春给门越打了电话。

    “我休息了,准备结婚的事。”

    夏春还是期望着,自己摘掉墨镜,这事她没和臧斌斌说,如果说了,他是不会同意的,她一直在看着画儿,这事,她没有跟臧斌斌说。

    门越给夏春打电话是在四月的最后一天。

    “你准备一下,时间需要六个小时。”

    “保证吗?”

    “我只能说我尽力。”

    “后果?”

    “无法预料,我会尽力。”

    夏春就犹豫了。后果无法预料,这是一件非常不好的事情,这们的选择是很难的。

    如果真的出意外了,那么眼前的幸福也许就会消失了。

    夏春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做,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的眼睛,自己看着都感觉到可怕,混眼越来越邪恶了,怎么看都是那样的不舒服,不管是笑,还是生气,竟然都充满了邪恶之气。

    夏春还是决定让门越帮着自己恢复原来的眼睛,可是他没有说有什么方法,他说不能说,这是一个秘密。夏春来是担心,这件事要不是告诉臧斌斌呢?告诉他,他显然不会同意的,那么她要给他一个完美的自己,那么来讲,就要付出。

    夏春还是犹豫着,一直没有确定这件事,时间只用最后一天了,她还是没有做出决定来。

    夏春半夜醒为,坐在那儿发呆,自妆的自己就出来了,站在角落里竟然冲着她笑,她激灵一下,她又出来干什么呢?是看自己的热闹吗?

    夏春发现,自己在焦虑的时候,她就会出现在角落里,夏春突然看到自妆的自己的左眼里好的,是一只完美的眼睛。

    夏春站起来,走到自妆的自己面前。

    “我要换我的眼睛。”

    那只眼泪竟然流了眼泪,只是一只在流着。

    “你不高兴?伤心。”

    夏春有点兴奋了,她哭了,说明是能换的。

    “我也是你,我也是你自己。”

    她竟然说话了。

    “可是我要换回现实的我的眼睛,我如果给我爱的人,一个完美的眼睛。”

    “那么到了另一个世界的时候,你的眼睛就永远这样了。”

    “我愿意。”

    “我是你的,随你高兴。”

    “那告诉我方法。”

    “把我的妆洗掉,再自妆一次。”

    “会发生怎么样的事情?”

    “只是换了眼睛,我的任何地方你都可以换,我就是你,你就是我。痛苦,欢乐是一体的。”

    “我换。”

    夏春兴奋起来,把化妆箱拿出来,开始了自妆,她感觉以前游离出身体之外的那个自妆的她,竟然在游离回来,整个人感觉满满的。

    洗掉自妆的自己,竟然是那样的漂亮,然后再自妆,再游离,再洗妆,自己真眼睛真的就是自己的眼睛了。

    那个自妆的自己,有了一只混眼,立刻就是那样的可怕了。

    “对不起。”

    自妆的自己消息了,她看着自己的眼睛,是那样的完美。

    夏春并没有告诉别人,自己的眼睛好了,她想在结婚的那天,给臧斌斌一个惊喜。

    她只是告诉门越,自己不做了,门越并没有意外,也没有说什么。

    这样的事情,都是要自己来决定的,不管怎么样,那都是自己的事情。

    那天早晨起来,夏春担心自己的眼睛会变回去,可是照镜子看,一切都很完美。

    夏春戴着墨镜出去,去臧斌斌那儿,那们准备着婚礼,馆长给了他们二十一在的假期。

    这是一件痛快的事情。

    结婚的那天,来了很多的人,婚礼也非常的隆重,夏春没有想到,童雪会来,而且还笑着,那笑就不是好笑。

    婚礼进行到一半的时候,童雪走到上台说。

    “我给新娘新郎送上祝福,我是新娘的师妹,感谢她对我照顾的同时,我祝福他们永结同心,永远相远,不离不弃,那么让我们看看新娘漂亮的眼睛。”

    童雪的手特快,一下就把夏春的墨镜摘掉了,臧斌斌一惊,想拦的时候,晚了。

    随后,追光师,摄影师,把眼睛打到了后面的幕布上,那真是一双漂亮的眼睛,童雪目瞪口呆,她本想让夏春出丑,可是那只眼睛竟然是那样的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