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终者

首页|玄幻|仙侠|言情|历史|网游|科幻|恐怖|其他

送终者 > 第一部 诡异的规矩 第五十二章 相门术

第一部 诡异的规矩 第五十二章 相门术

    夏春看着这个东西,黑色的,特黑特黑的那种。

    还有一个洞,那洞变幻着,最后竟然成了一个门,停止在那儿,夏春想,这是什么意思?门,那就应该是第一界的房子,在这里,你得有想象力,有些东西是你所熟悉的,可是,它变了形状,你不认得了。

    夏春确定了,那是房子,因为还有窗户固定了下来。

    臧斌斌说过,第一界的东西,最后固定下来,是以你思想中的形态,而固定下来的。

    夏春犹豫着,要不要进去,里面会有什么呢?房子里应该是有东西存在的,在这个世界里,有着很多的不同,夏春还是不敢贸然的进去,她看着,观察着。

    她决定进去,也许臧斌斌就在这里面。

    夏春推开门,往里看,看不到什么,漆黑一片。

    夏春进去,门关上了,她进去后,看清楚了,里面竟然是大臣住的房间,里面的摆设完全一样,没有什么不同。

    不同的就是颜色罢了,夏春知道,十八界,每一界进去的方式,都是以进入第一界的方式而存在在每一个世界里。

    夏春知道,自己只能在第一界,就是第一界,出是因为自己的灵魂在外面,灵魂出窍而守着自己。一界以后的十七界是不能进去的,进去的后果就是,不是丢了肉身,就是丢了灵魂。

    臧斌斌告诉自己的,夏春出来,绕过这个房子,接着往前走。

    几十分钟后,自己面前就是门,全是门,拦住了自己,只用选择一道门进去,那些门都半掩着,进而面漆黑一片,看不到里面有什么,这些门竟然没有一个相同的,大小不一,形状各异。

    臧斌斌告诉过她,门不是随便可以乱进的,也不是可以乱走的,就是在正常的世界里,门也不是乱开的,乱走的,很多少不以为,这有什么的呢?门是可以随便进出的。

    世界的门,有着不同,虽然看着大小差不多,形状差不多,可是门是最邪恶的,有着无数的说法,有的人一生不顺,那就是走错门了,有的人会有祸,进监狱,撞车,流血,生病,甚至是死亡,还有说什么凶宅的,说房子的事,那不是房子的事,那是门的事,应该说是凶门,相门术,这是一个最神秘的相术,有些人深谐此道,尤其大的公司,单位,正所谓,道是斜的,门必是歪的,歪门斜道,缘故于此,这便是相门之术。

    夏春跟臧斌斌也学了不少这方面的东西,这是一门更古怪的学科,有着无尽的变数。

    夏春看着门,她知道,这些门如果进错了,那么后果就是严重的,不管怎么样,夏春还是要十分的小心的。

    夏春不懂相门术,这些门对她来说,只是形状,大小不同罢了。

    夏春看着这些门,发呆,怎么办?随便的进去一个,凭着命撞,这种机率成功的可能性不会太高,人的一生,有的时候就如同进门一样,你选择了,你进去了,也许是对的,也许是错的,不管怎么样,你进去了,就得在那个世界里过着你的日子,想出来,恐怕也没有那么容易,去进另一道门,另一个世界,那是需要极大的勇气的,因为至少你要把你所有的一切都扔掉了。

    夏春还是走进了一道门里,因为没有条件供你选择,那么只能是随便的来一个了。

    夏春进去,最奇怪的竟然是,那竟然是自己的化妆室,床上躺着一个死者,蒙着白单子,这可臧斌斌可没有告诉她,这是什么意思,要怎么做。

    夏春愣在那儿,单子下面谁会是谁呢?自己熟悉的人,还是陌生的人呢?

    在这个世界里存在的东西,让夏春理解不了。

    她站在那儿,在想着,要不要把单子掀开看看。这里应该是她所熟悉的,只是这里的颜色完全是黑色的了,唯一的色彩。

    入阴要走十八界,界界颜色不同,那下,其它的十七界会是什么颜色呢?

    夏春不知道,但是她知道,这里的颜色应该都是不同颜色。但是,没有色彩,都没有色彩,那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十八界,界界不同,在这十八界里,灵魂走过,那是没有欲望的,无欲则久,所以灵魂是不死的,就是因为没有欲望,正像人所说的,无欲则刚,有欲则毁,偏偏人是为欲望所活着,而且没有一个人可以达到自己的欲望,欲望是不断的在增长着的,你永远也追不到顶点。

    夏春站在那儿,冒着汗,她知道,掀开那单子,就有可能会发生自己完全想不到的事情,她紧紧的握着拳头,此刻,她是多么的希望,一个人能陪着自己。

    夏春一点一点的走到化妆床边,死者就在单子的下面,她每天都要掀多少个这样的单子,就没有像今天这么难,就是第一次自己化妆的时候,掀开的单子,也没有这么难,她那个时候开始期待着掀单子。

    因为,她总是有一种欲望,那就是单子下面会是什么样的人呢?男人,女人,老人,年轻人,漂亮的,帅气的,丑陋的……

    最初自己看死者,都是一样的,闭着眼睛,没有表情,脸上没有颜色,其实,后来看多了,再看,他们的表情是不一样的,虽然都闭着眼睛,闭着嘴,但是死的最后的时候,留下的是什么,那是可以看出来了,伤心,绝望,害怕,微笑,流泪,恐惧……

    所以夏春慢慢的对死者,对化妆有着一种爱恋,就不上来的那种,师傅干了一辈子,大概她会有这种热爱吧!

    夏春把单子慢慢的掀起来,她大叫了一声,一下就跳开了,然后又一下靠过去,她头晕,晕得不行,然后就是眼泪,眼泪也是黑色的。

    化妆床上竟然躺着的是师傅,舜翠灵,夏春脑袋乱套了,师傅出事了?不怎么会躺在化妆床上呢?这是什么意思?

    “师傅,你不能死,我的鬼妆还没有学会呢?”

    夏春大哭起来,她把单子盖上,想回去看看师傅,可是,她出去了,对面又是门,回身,也是门,看来她想回去的路要自己选择了,可是那些门,到底是怎么样的门呢?哪个门是可以出去的门呢?夏春不知道,她不敢再进去了,如果再进去,又会是什么情况呢?她害怕了,真的害怕了,紧张,无奈,无度,无尽的痛都在身上了。

    夏春累了,坐下了,她知道,自己不管怎么样,都要再选择一道门进去,那么下一道门会是什么呢?她真的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也不想再选择了,世界上最诡异的就是门了,可是她偏偏要选择。

    夏春就从来没有面对过这么多的门,让自己来选择,这是可怕的,因为你根本就不知道,每一道门的里面到底是什么。

    夏春最终还是站起来,闭着眼睛推了一下门,没推开,这个时候她才发现,这些门竟然有着不同,往里开的,往外开的,她看了半天,就面前这道门间往外开的,其它的全往里开的,她又犹豫了,这到底是什么意思,这唯一往外开的门,到底是不是自己我进的那道门呢?

    夏春拉开门进去,门关上后,适应了一段,她一下就呆住了,那个自妆的自己站竟然站在那儿,看着她笑,那只混眼是那样的可怕。

    整个若大的房间,竟然什么都没有,只有自妆的自己站在那儿,死人妆是那样的惊艳四射的,她站在那儿半天才问。

    “你怎么会在这儿?”

    “我是你的自妆,也就是死后的人,我可以为你找到臧斌斌,但是我有条件。”

    “什么条件?”

    “眼睛,我不要这只混眼,太邪恶了。”

    夏春愣了一下,说。

    “你没有权力跟我讲条件,你是另一个我。”

    “有一件事,你师傅没有告诉你,那就是在一年后,我就有了自己的思想,就是说,我虽然你另一个你,但是,我已经可以独立了。原来我离不开你,总要呆在你的房间里,每天都要看到你,可是现在不行了,我可是离开你二十天,甚至更久的时间,我可以游走阴阳两界,所以说,我可以谈条件。”

    “那又会怎么样?”

    “会怎么样?你师傅也没有告诉你,我自杀,把自己杀死,那么我就完全的脱离了你,你生命也就此结束。”

    夏春没有料到会这样,愣住了,显然这个结果不是她所希望的,她不是她想看到的,可是师傅为什么不告诉自己呢?或者说是师傅也不知道,因为师傅自妆一生也没有成功,所以对后来的事她并不知道,夏春宁愿相信自己所想的。

    “可以,我答应你,不过你要帮我把斌斌找倒。”

    “那当然,不过以后我还会有一些小小,小小的要求,希望你能满足我。”

    “什么要求?”

    “现在我还不知道,但是只是很小的。”

    “你别想威胁我,我可以告诉我,我可以把你的妆洗了,那么你就是不存在的。”

    自妆的自己竟然有了思想,这让夏春太意外了。

    “那好吧!”

    夏春知道,麻烦在后面。

    自妆的自己推门出来,夏春跟在后面,她在不停的找着,每一道门都要看看。

    “你在找什么?”

    “当然是找门了,有一道门是引鬼气的门,当然,那道门上会有一种鬼气,你看不到。”

    自妆的自己走了半个小时,停在一道门前。

    “下面的事你要自己做了,不要忘记了,你答应我的。”

    “我不会失言的。”

    “那我就先走了,到时候我会找你的。”

    自妆的自己走了,夏春看着这道门,真的和其它的门没有什么不同,不同的只是大小,宽窄罢了。

    夏春犹豫着,推开了门,进去了,进去后,门关上,她并没有看到臧斌斌在里面,她感觉上当了,被自妆的自己所骗。

    她马上想出来,可是门竟然打不开了。

    夏春慌了,如果这样,不但救 不了臧斌斌,自己还有可能困在这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