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终者

首页|玄幻|仙侠|言情|历史|网游|科幻|恐怖|其他

送终者 > 第一部 诡异的规矩 第五十六章 满族巫师

第一部 诡异的规矩 第五十六章 满族巫师

    夏春还是给童雪打了电话。

    “我想跟你谈谈。”

    “也好,我也想。”

    夏春没有想到,童雪会和自己谈。

    晚上夏春和童雪见在了,喝红酒的时候,夏春说。

    “我想,你不应该离开那个地方。”

    “这是我自己的事情,我只想问你,师傅为什么对你那么好,对我就不好呢?这是一直没有想明白的事情。”

    “这个没有什么意义了,师傅已经死了。”

    “不说这事,我想知道,师傅死的时候,给了你什么?”

    夏春没有想到,童雪会突然问这事,她既然知道了,肯定是谁告诉她的。

    “师傅没给我什么。”

    “肯定是给了。”

    童雪瞪着眼睛看着她。

    “没有。”

    “你说谎,你看看你的混眼,是多么的可怕,这也许就是报应。”

    “童雪,我希望你能正常点。”

    “我很正常。”

    夏春和童雪谈不下去了,提起走了。

    童雪半个月后,又来上班了,馆长天天去做工作。

    其实,夏春知道,童雪是肯定不会走的,她叫着劲儿,不会输给她的。

    夏春回去,臧斌斌说。

    “我想去那个小楼,周清是阴聚,百年成聚,是非常的可怕的,但是,我们也不能总这样。”

    “不行,得想一个好办法再说。”

    “我是担心会有人提前于我们,把那个骨灰盒拿走。”

    “我也担心这个,可是我们那样贸然的进去,弄不好把命就丢在那儿。”

    臧斌斌不说话了,阴聚没有敢去碰,那么其它的人拿走骨灰盒的可能性也不大。

    可是,谁都没有想到,童雪去了,这个不知道深浅的女孩子,竟然去了后面的小楼。

    童雪一直就是不服气,自妆没有一次是成功的,她就觉得夏春并没有告诉她怎么自妆,她也不问,觉得夏春是不能告诉她的,她就是想做点让夏春看得起的事情来。

    小楼的事情童雪知道,是赵雁告诉她的,赵雁是不会去小楼的,可是童雪并不知道深浅,竟然自己去了。

    这事是门越打来电话告诉夏春的。

    看来是多少我盯着这个小楼,这个百年以上的小楼,这真是一件诡异的事情。

    除了漆红门,似乎还有这么一栋最奇怪的小楼。

    夏春打门越打了电话。

    “童雪什么时候进去的?”

    “夜里,到现在还没有出来。”

    “有办法让她出来吗?”

    “对不起,我是没有办法,你师傅如果活着,那也许就不是问题了,我是不敢进去,那个地方,我是知道。但是,我一次没进去过,或者说,火葬场的人,除了你师傅,没有人进去过。”

    夏春就知道事情严重了,她问臧斌斌。

    “怎么办?”

    “没招,没办法,这事我们不要管了。”

    “可是不行,如果我师傅活着的话,我不管可以,可是我师傅死了,童雪是我师妹,你说我能不管吗?”

    “可是她对你怎么样?”

    “那是她的事。”

    臧斌斌不说话了,夏春也生气了。

    第二天,夏春上班的时候,坐在办公室里琢磨着这事,怎么都觉得不去,不对劲儿。

    “斌斌,我还是要去。”

    “唉,下班后回去商量一下。”

    臧斌斌也是没办法了,那个地方,他也是害怕得不行。

    百岁阴聚,是没有办法破掉的,这是最可怕的事情。但是,最奇怪的就是,夏春的师傅竟然和这个周清有交集,这是阴和阳的交集,看来周清是守着这个骨灰盒。

    臧斌斌对火葬场的很多事都知道,但是就是最这件事,就是没有琢磨明白。

    下班后,两个人回家,商量着这事。

    “斌斌,到底有多危险?”

    “不知道的事物,不清楚的事情,那就是百分之百的危险。”

    臧斌斌还是不主张去,可是看帮春,那也是没有办法了。

    “这样,明天我们中午去,阴聚之数,在这个时候最弱了,不过,百年之阴聚,弱也弱不到什么地方去。”

    夏春也担心,如果真有的什么不测的话,这也是她不想的。

    臧斌斌抬手的时候,夏春一下跳起来了。

    一直隐藏在手上的一只眼睛到底让夏春看到了。

    夏春冷汗直冒,手心上有一只眼睛。

    这是臧斌斌在结婚的那天,给夏春一个惊喜,舍去了很多,弄到的眼睛,现在在手心里了。

    夏春瞪着眼睛看。

    臧斌斌摇了一下头,把事情说了。

    夏春就哭了,搂着臧斌斌。

    “可惜,现在这只眼睛只能是在我的手心上了。”

    “对不起,都怪我,现在我还是有一只混眼。”

    “那是为了我,不过你放心,自妆的你,我会想办法控制住的,不然就会非常的麻烦。”

    这是夏春没有想到的。

    “斌斌,要不我们就不去了,童雪怎么样,这就是她的命了,我们也没办法。”

    “行了,如果她真的出事了,你会因为你师傅内疚的,明天中午我们过去,试一下,不行再想办法。”

    第二天,中午,两个人靠近了小楼,那阴气就四处,直往骨头里扎。

    “我进去,你等着,我是十阳。”

    “不行,我们一起进去。”

    “不行。”

    臧斌斌说服了夏春,自己进去了。

    进去,臧斌斌感觉特别的不对,站在一楼,感觉着,听着,想着。

    臧斌斌竟然感觉不到,听不到,什么都没有一样。

    这让臧斌斌发毛,这个阴聚已经达到了一个出神入化的地步了。

    他犹豫了,也害怕了,从来没有遇到过,十阳的自己,不怕阴侵,可是这个时候,他感觉到了,阴气刺骨,这是第一次。

    夏春在外面等着,着急。突然,眼前的小楼就不见了,一片荒草,夏春傻了,看着一人高的蒿草,不知道怎么办了。

    突然一个人拉着她就跑,是门越,进了办公室,夏春整个人还没反应过来。

    “你们真是不要命了,小楼的诡异都发生几十年了,没有谁会靠近那小楼的,十几米都没有人会去做。”

    “怎么办?”

    “臧斌斌会没事的,十阳,最多少两阳,死不了,你就在这儿等着,你是双阴,进去只能助着阴气的增长,你就在这儿等着,我走了。”

    门越匆匆的走了,样子是紧张的。

    夏春的汗是一个劲儿的冒。

    她从办公室再看,什么都看不到。

    夏春急得来回走,骂着童雪。

    天快黑了,夏春是真的稳不住了,从办公室里出来,门越就打来电话了。

    “你别动,回去。”

    “你一直在看着?”

    “对,你回去,有事我就过去了,我也是没办法。”

    “你过来。”

    “不行,我在这儿能看到小楼,你就老实呆着。”

    夏春回办公室,琢磨着,门越这么做,就是为了画儿的内容,门越一直是努力着一件事,可是到底是什么事呢?

    天黑透了,那边是一点消息也没有。

    夏春真的就坐不住了,又从办公室出来。

    “你到我这边来,山上,你站在那儿能看到最大的那棵树。”

    夏春能看到,绕着到树那儿,门越在。

    夏春看着下面,小楼安静的在那儿,似乎就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事儿一样。

    “怎么办?这么久没出来了,肯定是出事了?”

    “你也别急,我也一直守在这儿。”

    “我能不急吗?五六个小时了。”

    “急也没办法,你不能进去,双阴,这个我跟你说了,我也进不去,只能是等。”

    “等到什么时候?”

    “天亮之后,再不出不,那就得想办法了。”

    “这怎么能行?”

    “不行也得行,你进去后,后果只能是会加重。”

    他们正说着,小楼里突然有光,摇动着,只有几秒钟,就没有了。

    “这是什么意思?”

    夏春紧张的不得了。

    “阴火,就是我们有人看到的鬼火。”

    夏春手紧紧的握着。

    一直到天亮,真的就没有再发生什么事,夏春就哭了。

    “行了,别哭了,今天你就回去睡一觉,我想办法,我去化妆,中午我给你打电话。”

    夏春只好离开,回了办公室,睡不着,走来走去的。

    煎熬到了中午,门越打电话来。

    “用我的车,拉着我去满县。”

    “有办法吗?”

    “只看人家给我面子不。”

    夏春开车拉着门越往满县去,一个多小时到了满县,往县西去,有点偏僻的地方,看到了一个单独的大院子,那房子是满式的,是满式的老格局,在县里已经不多见了,看这院子的格局,也是有一定地位人住的。

    下车,门越扣门环,那门环上面都是带着一种花纹,看着让人觉得发毛。

    门开了,夏春吓了一跳,一个女人开的门,年纪最少也得八十多岁了。

    “进来吧,我算过了,你今天会来的。”

    夏春根本就不相信,谁能算到谁今天会怎么样,这也是太神了。

    进去,房间里阴仄的得命,进去就感觉到上不来气。

    屋子里也是几十年前的满族的老格式,不过那些家具可是货真假实的好家具,泛着暗红。

    夏春看这个老太太,诡异得要命,反正让人看到就害怕。

    “小越,其实你不应该来,我这么大年纪了,那事我也是力不从心了。”

    “奶奶,我也是没办法了,我的最好的朋友。”

    “既然来了,我也是最后一次了,已经多年没办这事了,也算是给我这把老骨头一个色彩。”

    夏春听着,这老太太到是还风趣的,只是谁都笑不起来。

    “大概我是知道,你再说说情况。”

    门越就把事情说了,老太太听完了,半天才说。”

    “周清阴聚,百年而过了,不太好办,恐怕这个面子也不会给我的,不过我试一下。”

    夏春就冒汗,门越并没有提到调清,她竟然都知道。

    “那就明天,你们来接我,九点来,接我到宾馆,半夜一点,我去。”

    “谢谢奶奶。”

    “小婉怎么样?”

    “挺好的。”

    夏春就知道,门越的那个女人叫小婉,她知道有这么一个人。但是,从来没见到过,也从来没有听门越提起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