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终者

首页|玄幻|仙侠|言情|历史|网游|科幻|恐怖|其他

送终者 > 第一部 诡异的规矩 第六十七章 阴圈

第一部 诡异的规矩 第六十七章 阴圈

    门越这些日子天天在化妆室里呆着,不知道在干什么,他在化妆室里,另一个房间里,门上了锁,谁都进不去。当然,谁也不愿意去化妆室。

    童雪突然出现的时候,抱着周清的骨灰盒,就在下午出现的,门卫老头打来电话。

    夏春开车过去,童雪就抱着骨灰盒,站在中间,院子的中间。

    馆长也来了,看着不说话。

    夏春进化妆室,门越果然在。

    “童雪来了,抱着周清的骨灰盒。”

    “在什么地方?”

    “在院子中间站了很久了,不知道要干什么?”

    门越紧锁着眉头。

    “白天,抱着骨灰盒,站在太阳下,什么意思?”

    门越竟然也没有明白。

    “跟我出去问问。”

    两个人出来,往童雪那儿走,快走到童雪身边的时候,门越猛的就拉住了夏春,往后退。

    “怎么了?”

    夏春小声说。

    “看童雪的脚下。”

    夏春这个时候才注意到,童雪的脚下有一个圈儿,在慢慢的扩大,黑色的。

    “那是什么?”

    “阴气,她在晒周清的阴气,骨灰盒里的。”

    “干什么?”

    “阴气扩散到重棺那儿,就结阴在一起了,那阴聚就会出来。”

    夏春知道,这童雪是玩命了。

    “会怎么样?”

    “童雪是用命来玩了,引阴不成,就是死,自己的阳气就没有了。”

    “怎么办?”

    “太邪恶了,谁意愿玩命呢?”

    “想办法。”

    “让其它的人都离开这里吧!”

    夏春和馆长说了,其它人的都离开了。臧斌斌本来都到家了,馆长打了电话,这个责任他可承担不起。

    臧斌斌进来了,看了一眼就明白了。

    他走到童雪那儿,那个黑圈已经扩大到几米大了。

    “童雪,你告诉你,你这么做没有什么好处,马上把骨灰盒送回小楼去。”

    “臧斌斌,你现在没有资格跟我说这话,我现在恨你,不爱你,我就恨你,我让你和她都死。”

    “童雪,这样做有意义吗?”

    “有,当然有,看到你们死了,我开心,我开心。”

    童雪哭了。臧斌斌说。

    “你提条件。”

    “你们离婚,娶我。”

    “我答应你,没问题。”

    “你可说话算话,我告诉你,如果你反悔了,后果比这还严重,而且我要求回来上班。”

    “都可以。”

    童雪抱着骨灰盒送回了小楼,出来后,跟臧斌斌说。

    “马上去离婚,然后跟我结婚。”

    “明天。”

    “也好,我不差这么一天,明天民政局门口见,八点。”

    童雪得意的走了。

    臧斌斌把事说了,夏春傻了眼。

    “我是没办法了,如果不这样做,这事就没办法处理了。”

    “我不同意。”

    夏春开车去了河边,看着河水,为什么就要出现在一个童雪呢?当初知道她这样,师傅就不应该收这个徒弟。

    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如果不同意,那么童雪还会怎么样呢?

    夏春想到周清的骨灰盒,就去了小楼,把骨灰盒抱出来,进了骨灰楼,人已经下班了,她拿着备用的钥匙进去,选了一个位置,把骨灰盒放上去。

    夏春想,这个骨灰盒童雪找不到,她也许就没有什么再好的办法了。

    夏春和臧斌斌说了,第二天,他们没去,童雪就找来了。

    “臧斌斌,为什么没去?”

    “对不起,我后悔了。”

    童雪冷笑了一下,走了。

    童雪进小楼没有找到骨灰盒,就进了夏春的办公室。

    “我知道你会来,不过我告诉你,我们就是死也死在一起,没有这个可能,你别做梦了。”

    “跟我玩是不?”

    “对,你既然要玩,我就跟你玩。”

    “好,我跟你玩。”

    童雪走了,一脸的邪气。

    童雪走后,夏春就担心了。

    童雪离开了海圣楼,但是也没回家,自己租了房子。

    赵雁去了骨灰楼后,就一直挺老实的,可是夏春那天过去,竟然听到她给童雪打电话。

    夏春把周清的骨灰盒抱走了。

    她去了满县的火葬场,跟馆长说,把骨灰盒放在这儿。

    “外来的骨灰盒,你处理好,不然容易引起麻烦。”

    “我想单独放着。”

    “有二十个单放处,可是都满了。”

    “查一下,看看有到期的没有,请出去。”

    “好吧!”

    馆长给查了,还真有一个到期没来领走的,骨灰盒放在那儿。

    “不要让其它人知道,而且只能我来拿走。”

    “放心。”

    夏春回去,她还是心里不太安稳。

    第二天上班,夏春竟然看到门越站在漆红门的那个墙那个发呆。看到夏春,激灵一下。

    “门越,你又要打这个主意?”

    “噢。”

    门越回化妆室了。

    看来门越就是等着最后两幅画的内容,然后准备进漆红门里面。

    当然,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夏春不知道。

    夏春有段时间没去林师傅那儿了,再去,竟然不见,说什么也不见。

    夏春觉得挺奇怪的。

    夏春回家,璩梦曼今天休息。

    “姐,我长个儿了,你看看。”

    果然,璩梦曼长高了不少。

    “不错。”

    夏春坐下,喝了一杯水,宗明打电话来。

    “你过来一趟好吗?”

    “什么事?”

    “来了就知道了。”

    夏春过去了,宗明坐在那儿喝酒。

    “你少喝点酒。”

    “我和童雪分开了,其它我挺爱她的。”

    “跟我说这事吗?”

    “不是,还有一件事,你坐下说吧!”

    夏春坐下,就觉得挺奇怪的,宗明今天不太对劲儿,也许是和童雪离婚了,受到了打击。

    “夏春,按你师傅说的,今天到时间了,这是你师傅留下的东西。”

    一个黑盒子拿出来,摆到桌子上。

    “什么?”

    “我也不知道,你师傅说,就在今天把这个东西给你。”

    夏春愣了一下,师傅为什么不直接给她,而且非得要等到今天。

    夏春拿着黑盒子回家了,窥师竟然是在家里,臧斌斌站在一边看着。

    “夏春,这骨粉也吃了,我再要也没用了,把小棺还我。”

    “你再等等,就一个月了,到时候我亲自送回去。”

    “不用,你最好快点还我,我不安。”

    “我说话会办到的。”

    “好,我不跟你们说什么,不过你们要看好了,我总觉得要出事。”

    窥师走了,这是一个不固执的行,每次都这样,目的达不到,就走人,她知道,再说什么也没用。

    夏春把黑盒子放到桌子上。

    “这是什么?”

    夏春就说了。

    臧斌斌看着盒子,有一个小眼,挺奇怪的,没有锁,弄了几下没打开。

    “这个小眼大概是钥匙那种,找东西插进去试试。”

    “没那么简单,不是什么插进去都能打开的,舜师傅的人我了解,什么事都要做到安全。”

    “那有什么办法打开?”

    “放在那里,以后慢慢说。”

    夏春想,也是,只能是这样了,贸然的打开,会很危险的。

    第二天,夏春给宗明打电话,问怎么打开。

    “你师傅没说,想必你应该是知道。”

    夏春没说什么,她不知道。

    夏春没有想到,宗明突然就失踪了,海圣楼也关业了,大门锁着。

    到八月份,璩梦曼的骨粉快吃完的时候,就出事了。

    从窥师来了之后,说了那些话,夏春就担心那小棺了,总是会去看看,大骨灰盒里面的小棺。那天又去看,竟然没有了,夏春腿一软,差点没坐到地上,按理说,这个地方是没人敢来的,来了也打不开的。

    夏春冒汗了。

    她给臧斌斌打电话,他跑回来了,看完后,也是傻了眼。

    “这窥师还不把我们两个吃了?”

    “可是,奇怪了,谁拿走的呢?”

    “行了,马上给窥师打电话,也许她有办法。”

    窥师来了,听说小棺没了,一嗓子就嚎上了,这百岁老人的哭声太诡异了,把两个吓得抱在了一起, 看着哭。

    窥师哭了十分钟,突然嘎然而止,那真是说停就停,把两个人都弄毛了。

    窥师四处的看着,半天才说。

    “真是奇怪了,怎么会这样呢?怎么会这样呢?”

    “怎么了?”

    “谁动了小棺,我都会知道的,可是我现在感觉不到,太奇怪了。”

    夏春也懵了,心想,这下可坏了。

    “你们两个不把小棺给我找到,我就让你们两个,不,还有舜翠灵的那个女儿,一起用灵魂去给我当守陵人,永生永世。”

    “你都不知道谁拿走的,我们更不知道了。”

    “你们弄丢的。”

    窥师脾气来了,十分的大,窥师发疯的一样走了,夏春就毛了。

    给门越打了电话,说了这事。

    “我想,你应该还是往童雪那儿考虑,就童雪是挺诡异的一个人,她来这儿,可能看到不少东西。但是,她不是双阴,也没有什么鬼眼,这绝对是特别的情况,我们一直没有了解到,有可能她还有着更诡异的东西。”

    夏春也觉得是这样。

    给童雪打电话,竟然还打通了。

    “师姐,我知道你会打电话给我的。”

    “那小棺你拿走的?”

    “对,当然是我拿走的,也许没有任何人有办法拿走,就是窥师也拿不走,你是不是挺厉害的?”

    “你想怎么样?”

    “很简单,借窥师之刀,杀了你们两个,不然我就把小棺毁掉,我想窥师是会同意的。”

    “童雪……”

    “说什么都没用了,臧斌斌这个混蛋,竟然骗了我。”

    “你谈条件?”

    “很简单,你们两个一起死,我看到尸体,一切就都没事了。”

    “别想。”

    夏春气得脸都白了。

    她给窥师打了电话,说童雪把小棺偷走的。

    “我知道了,她找到我了,我想,她也会告诉你的,下一步我要怎么做呢?我也在犹豫着。”

    “你最好别乱来,你的目标就是把小棺从童雪的手里拿过来。”

    “可是我发现一个问题,童雪阴不入,阳不侵的,我拿她没招儿,我就没有见到过样的人,所以,我不得不另考虑办法了,你们也知道,我善恶不分,以目的为标准。”

    夏春知道,再说什么也没用了。

    “斌斌,你用三眼跟师傅阴魂交流,看来不请师傅是不行了。”

    “好吧!”

    半夜,臧斌斌用三眼看到了舜翠灵的阴魂。

    “舜师傅,没办法了,还是麻烦您。”

    “我知道了,那个盒子,用骨针打开,骨针在你们的小盒子里。”

    臧斌斌把话跟夏春学了一遍,看来师傅似乎都预料到了很多事情的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