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终者

首页|玄幻|仙侠|言情|历史|网游|科幻|恐怖|其他

送终者 > 第一部 诡异的规矩 第六十九章 阴对骨

第一部 诡异的规矩 第六十九章 阴对骨

    一直过了九点,窥师说。

    “走,进村。”

    窥师跳下车,直奔主道。

    “不行?”

    “我知道,别人走不行,跟在我后面走,我窥师这点事摆不行还叫窥师吗?”

    进村子没走一半,夏春和臧斌斌就看到了无数的动物跳来跳去的,像大猫一样,样子狰狞可怕,随时就会冲上来咬他们一样。

    “那是什么东西?”

    夏春问。

    “除了蒿草,什么都没有,那些东西并不存在,不要走心,如果走心了,那么就会进到心里,它们就存在了。”

    窥师走得到是快,一百多岁的人了,竟然有这腿脚,这真是非常奇怪的事情。

    夏春紧紧的拉着臧斌斌的手,那只手就伏在臧斌斌的肩膀上。

    到了那户人家门口,窥师说。

    “你去把门踹开。”

    “那是死x。”

    “我知道,在我这儿不存在。”

    “可是踹的人是我。”

    “噢。”

    窥师往后退了几步,夏春都担心,别一脚下去,腿断了,那老胳膊老腿的,真让人担心。

    他们没有想到,一脚下去,门就碎了。也是,这门多少年了,早就朽了。

    窥师得意的看了他们一眼,夏春想,德行。

    他们跟着窥师进去,谁知道,窥师进到二进后,愣了一下,抹头就跑,差点没撞到他们的身上,那速度更快,根本就像一个老太太,夏春和臧斌斌没看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是,知道有麻烦了,跟着就跑。

    后面传来了童雪的笑声,那笑声夹杂着一种诡异,两个人不禁的哆嗦了一下。

    窥师是跑得真快,出了村子,坐在那儿喘着粗气,还带回声的,到底是一百多岁的人了。

    “怎么了?你也不说话,就跑。”

    “我有空说话吗?童雪竟然背着骨甲。”

    “什么?”

    “死人后肩胛骨,两片连在一起,背在后面。”

    “那有什么可怕的?”

    “看来你们是不懂,有人教童雪,这个人还挺厉害的,肩胛骨是人的大骨,最邪恶的一两块,最早我们男巫师做法的时候就用这个,通阴走阳的,它有着无穷的邪恶,所以我也害怕。”

    “那怎么办?”

    “看来暂时是没有办法了,得找到童雪身后面的那个人。”

    夏春想,她和赵雁好,老阎头死了,那么还会有谁呢?真是奇怪了。

    宗明是不可能了,他也失踪了,海圣楼现在封着,被传成了鬼楼,出事了,闹鬼了,老板跑了。

    夏春不知道,宗明为什么就失踪了,找不到人,大概是躲着童雪。

    她实在是想不出来,童雪背后还会有什么人?也许真的有那么一个像窥师所说的高人。

    他们不得不先回去。

    第二天,早晨璩梦曼起来,伸着懒腰出来。

    “这个儿长的。”

    夏春看了一眼,有一米六五,六六的样子了。

    “你的骨粉吃完了,长这到么高就行了。”

    “还得长点,我们老师和同学都傻了,没想到,我长得么快,爽。”

    “行了,你一天好好学习。”

    “这事不用你操心,你们两个天天干什么呢?”

    “大人的事,小孩别问。”

    “切,你比我才大多少?”

    夏春瞪了她一眼,送她上学后,就去火葬场,馆长四处的转着,从出了那事后,他就担心再出什么事。

    夏春进了办公室,门越就进来了。

    “夏馆长,童雪有消息没有?”

    “没有。”

    夏春不想告诉门越这么多事。

    “宗明失踪了,这一失踪,我觉得奇怪。”

    “有什么奇怪的?”

    “宗明不单单是失踪,似乎卷到什么事情里去了。”

    “你想多了。”

    夏春也琢磨着这事。

    那个大棺的事情也让夏春放不下,那么大的棺材,摆在那儿,确实是吓人。

    “夏馆长,我来有一件事得说,那个五米长,两米高的大棺要摆在院子的中间。”

    夏春一愣,摆在中间,什么意思?

    “风水学上讲究个风水,我们这儿是阴学,也是有讲究的,你看这火葬场的第一个建筑都是有说道的,不是乱建的,不然就会出问题,那个大棺摆在那儿是大凶,摆到院子中间,那是最好的了,镇八方之阴,积十方阳气。”

    “原来是这样,这个你也懂?”

    “懂点。”

    门越走了,夏春就把刘红玉叫进来。

    “你说那大棺摆在山角下,门越刚才来说,摆到院子中间。”

    “对,最初的时候要摆在那个位置,叫定位,门越说得没错。”

    “不会有什么问题吗?”

    “不会,放心,最吉的位置。”

    “你们似乎都懂这个叫什么阴学的。”

    “在这儿想干一辈子,不懂点能行吗?不懂,你乱撞的,说不定那天就撞死了。”

    夏春和馆长商量这事,馆长对风水最迷信,一听这事,马上就联系吊车,人员来,把大棺摆到了院子中间。

    看着大棺,夏春想,这也是太吓人了,这么大的棺材摆在那儿,到是壮观。

    夏春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大棺摆到院子中间,一个记者手欠,写了一篇报道,竟然有人来参观,火葬葬是从来没有人愿意来的地方,这回竟然成了这个市的一个参观点了。

    夏春觉得这样不行,火化都是在上午,这个时候家属太多,也对死者不尊重,就规定了时间,周三,周六的下午可以观察,其它的时间一律不能参观。

    夏春每次开车往这里来,就远远的看到这个大棺,确实是有点让人感觉到震撼。

    而且,传着,和大棺合影,会发财,棺材,升官来才。

    夏春摇头。

    窥师小棺的事,一直就没有动静,她给窥师打了几次电话,都说没有好办法,也正在找童雪身后面的这个人。

    门越发来短信。

    “晚上去海圣楼,后面有一个窗户是开着的,我在那儿等你。”

    夏春觉得奇怪,不打电话,不到办公室来,竟然发短信,看来是有什么不方便的。

    夏春琢磨着,要不要去,她问臧斌斌。

    “去吧,宗明也许和童雪并没有断,宗明出的主意面儿最大,看着他是开酒楼的,画家,可是对火葬场的事,最门清儿了,而且舜师傅生前和他是好朋友。”

    夏春去了,门越蹲在后面等着她。

    两个人爬进去,进到楼里,每一个房间进了,里面没有变化,什么动静都没动。

    没找到宗明,他们要走的时候,听到了声音,很有节奏,似乎是在敲什么。

    两个人静静的听着,是从地下传出来的。

    “这里有地下室。”

    夏春说。

    “还真不知道有地下室,不过听声音是从地下传出来的,有可能是有地下室。”

    两个听着声音,慢慢的找着,顺着声音,就到了一间屋子里,空的,什么都没有,这间屋子在最拐角处,不注意是发现不了。

    两个站在那儿,听着,声音开始乱了,没节奏的,最后“咣”的一声,非常的大,就没有声音了。

    “似乎是一个人在求教,最后发脾气了,扔敲的东西扔掉了。”

    “我觉得也是。”

    两个人伏着墙听,没有声音了,地下,也没有声音了,可是,这里竟然没有其它的入口,如果有地下室,肯定就会有入口的,可是没有。

    “这个得找斌斌,他对这个通行。”

    夏春出来,给臧斌斌打电话。

    “今天不行,明天的,你现在到学校来。”

    “出了什么事?”

    “你来吧!”

    夏春就知道璩梦曼在学校惹祸了。

    夏春到学校,进了办公室,臧斌斌脸都气青了,璩梦曼一副不在乎的样子。

    “怎么了?”

    班主任摇了一下头。

    “你这个妹妹,太霸道了,跟人家小男生搞对象,人家不愿意,煸了人家二十多个嘴巴子,家长都找来了,你说看着这么漂亮,手这么黑。”

    “璩梦曼,你还行不?如果你再这样,我可把你关回去,别说我不敢。”

    璩梦曼一下就老实了。

    “老师,对不起,我们见见家长,需要我们赔偿我们就给赔偿,然后道歉。”

    “这事就是她学习好,校长拿着当宝,不然,这事学校肯定会开除,校长竟然连处分都不给,当然,我也不想人,这丫头,一天气我八遍,我还喜欢。”

    家长见面了,璩梦曼给道歉,又给拿了五千块钱,这事完事了。

    回家,夏春就骂璩梦曼。

    “你这么大丫头也不知道要个脸,追男生不说,不同意还打人嘴巴子,我看你就是不要脸……”

    璩梦曼一声不吭的坐在那儿,低着头。

    第二天,夏春和臧斌斌去了海圣楼。

    进了那小屋,声音惹有惹无的传出来。

    “是有一个地下室,就在脚下。”

    “没有入口。”

    臧斌斌从兜里拿出小球,不大,有眼睛那么大。

    小球放到地方,就滚起来,竟然滚出了房间。

    “这是什么?”

    “阴骨球,它动原理就是,地下是阴的地方,它就往阴的地方走。”

    小球竟然滚到了西北角的一个桌子下面,在那儿转。

    臧斌斌把球收起来,然后移开桌子,敲了一下。

    “就是这儿。”

    臧斌斌找东西,把地板撬起来,果然是一个台阶,很黑。

    臧斌斌把手电拿出来,往里照。

    “应该是地下室,你跟着我进去。”

    臧斌斌往下走,台阶十三个。

    “不是地下室,十三个台阶,基本上会是墓室一类的。”

    “不会吧?”

    “有可能,宗明其实是一个诡异的人,在这儿给自己弄个墓也不是什么新鲜的事,在自己家里给自己弄墓的大有人在。”

    “真不可思议。”

    “我上三年级的时候,我的一个同学的姥爷,自己一个人过日子,就在自己家里的院子里,给自己挖了一个大墓,那墓建的才漂亮,至少得二十年的时间,后来她姥爷失踪了,三年后,才发现那个墓,他姥爷躺在棺材里,盖半开着,那是厚棺,当时没盖上就死了,这事报纸都报道了。”

    “听着吓人。”

    两个往里走,通道十米,是一道门,木头的,一半黑一半白。

    “我确定了,没错,是墓。”

    夏春不禁的哆嗦了一下,宗明竟然会给自己弄个墓出来,这是她所没有想到的,难怪,每次来这儿,就感觉到阴气四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