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终者

首页|玄幻|仙侠|言情|历史|网游|科幻|恐怖|其他

送终者 > 第一部 诡异的规矩 第七十四章 磨人鬼

第一部 诡异的规矩 第七十四章 磨人鬼

    看来他真的就是冲着她来的。

    “我们什么时间去见我师傅?”

    “明天半夜一点。”

    夏春决定去了,她给门越打了电话,约了晚上见面。

    晚上,夏春说了这件事,门越想了很久说。

    “马驰这个人可不是好惹的,我觉得他一直在想要什么东西,那东西只有童雪可以拿到手,那么那只能是会帮着童雪的,你师傅和他有仇,这个我也知道,他冒着这他险去,就是想把人困住,这有可能是童雪要求的,所以你不能去,千万不能去,不然,后果会很严重的。”

    “我不去,童雪为马驰办事,这个人阴险,说不定要的东西会让童雪真正的走不上归路。”

    夏春听完门越说的,自己也害怕了,如果真的被扔在阴界,出不来,那将是十分可怕的事情,那么怎么办呢?不去,童雪就会完全的完蛋了。

    夏春犹豫了。

    转眼快过年了,过完年就是一月十三号了,是窥师的死期,门越领棺之后,就会办他的事,有可能进红漆门。

    童雪是一直没有出现,她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高驰到是打过一次电话来,问夏春还进阴不?夏春说在考虑着。

    夏春最终还是决定,过完年,在窥师死之前,进一次阴,和师傅对话。

    过完年了,夏春就去了马驰的家,这是她第一次进马驰的房间,阴气森森的。

    “你得考虑好了,带你入阴,那也不是百分之百的成功的,如果是平常人,那是没有问题的,最多就是失败,见不到阴魂罢了,你可是双阴之人,所以会遇到很多奇怪的事情的。”

    “我想好了。”

    夏春心里害怕,但是没有表现出来。

    马驰带着她进了一个房间,摆着案台,上面黄纸,红黑布,长明灯,帐缦,黑色的,进去,阴风就四起,把帐缦吹得飘起来。

    “坐在那边的椅子上,我带你入阴,时间大概得要两三个小时。”

    “要注意什么吗?”

    “你听我指挥就行了。”

    马驰坐在那儿比划着,不出声,突然一个大黑色的球子,在层子里飘来晃去的,让夏春的冷汗都出来了,那马驰的嘴脸,更是阴险可恶了,夏春有些后悔了,马驰绝对不是一个善良的人。

    那个黑色的球子停下来,靠到墙上,出现了一个门,这个门诡异,竟然是一个人头,大张着嘴。

    “好了,我们从嘴进去,记住了,进去不要说话,就跟着我走。”

    夏春跟着马驰的身后,进去什么都看不到。

    “你就只管走,你现在是什么都看不到。”

    夏春什么都看不到,就像眼睛瞎了一样。

    十分钟后,她能看到东西了,四处是杆子,上面挂着没有形状的青色的布,飘来荡去的。

    “这就是你师傅呆的第六界,记住了,不见到你师傅不要说话,只看就行了。”

    在这些青色的布间走来穿去的,一会儿就晕头转向的,马驰没有,走得很有信心。

    二十分钟后,前面出现了一个尖顶的,全是黑色的房子,三道门,一样的,白色的门,在这里,青色,黑色,白色,就这种三种颜色。

    她的衣服变成了青色,马驰的也是。

    “这是三道白门,你师傅就在这间房子里,这是阴间的化妆室,这三道白门,你要选择一道,你是双阴之人,手碰到门的时候,变成黑色的,你就进去,时间只有十分钟,然后就出来,我会守在这里的,等你出来。“

    夏春犹豫了一下,走过去,摸了和一道门,门变成了青色,第二道门没有变色,第三道门变成了黑色的,夏春推门前,回头看了一眼马驰,竟然他看到了阴险的笑,夏春一哆嗦。

    夏春心里就明白了,看来门越分析得没有错。马驰是在害她。

    夏春冷笑了一下,她想,不能进黑色的门,从白色和青色的两道门中选出一道来,那么会是哪道门呢?

    夏春想起师傅说过,在火葬场,不能进的门是青色的门,那是鬼色。

    夏春想,在这个地方那青色的门也应该是不能进去的。

    她推开白色的门进去,就听马驰大叫一声。

    “不能进。”

    夏春已经进去了,青色的门里,全是鬼青色,一个人背对着她站着,披着长长的头发,她愣在那儿。

    那个人突然转过头来,竟然是师傅。

    “师傅。”

    夏春一下就哭了,扑到舜翠灵的怀里。

    “丫头别哭了,马驰说得没错,你只有十分钟时间,可是你进对门了。”

    “师傅,你还好吗?”

    “挺好的,我已经到了六界了,过几天就到七界了。”

    “师傅,我想你。”

    “好了,我知道你来是因为童雪的事儿,除了这事,其它的事也不要管了,你也不要在到这里来了,这里毕竟是阴界的过界,如果弄不好就出不去了,今天算你聪明,如果你真的进了其它的门,我也帮不了你。”

    “师傅。”

    “听我说,童雪现在在大棺里,你回去后,用木头,桃木,找人雕刻成半米的小人,十三个,头顶打孔,注进桐油,七男六女,鬼夜,就是半夜零时,摆到大棺四周,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黑线,用过的黑线,男女相隔连在手上,棺顶摆一个,全部是彩色系在棺顶上的那个木人,然后拉出来的线,系在每一个木人的头上,点火是棺顶的那个木人,阳火和阴火会相交的,任何人都救不了。”

    “师傅,那大棺,周清……”

    “周清会被阴火烧掉的,童雪是被磨人鬼缠上了,那鬼就在那里,最可怕的就是这种磨人鬼。”

    “那马驰呢?”

    “他七天之后会回去的,放心,他以后不敢找你麻烦了,你马上回去,路是原路,在路上有人会喊你的,也许是你最熟悉的人,你千万不要回头,也不用理,出了门后,你就在马驰的房间里,把长明灯吹灭了,然后就马上离开。”

    “师傅……”

    “我没事,走吧!”

    夏春出来,顺着原路回去,有人叫她,竟然是臧斌斌,她差一点没有自然的回头,她紧走,又是母亲叫她,又是父亲叫她,她都没理。

    出了门,吹灭了长明灯,她出了马驰家,就回家了。

    臧斌斌在家里。

    “你干什么去了?打手机也不接。”

    夏春就说了,臧斌斌目瞪口呆,半天才说。

    “这多危险,至少你得告诉我一声,到时候我也可以救你。”

    “我没事,不是挺好的吗?”

    夏春第二天就偷偷的找了一个雕刻师。

    第六天,木人雕刻好后,她和臧斌斌就在鬼夜,按师傅所说的,一切都做好了。

    点火,青红的火一下就起来了,大棺里传来了尖叫声,那是鬼声,吓人。

    两个人藏在办公室,往外看,看门的老头冲出来,看到着火了,立刻就打了119,夏春也接到了电话。

    消防队的人来了,趁乱夏春出去的。

    然后,不管消防队的人怎么往上喷水,火也不灭,鬼叫声惨烈,消防队员都有点毛愣了。

    干粉车调来了,往上喷,也没用,一直看到着完了,一直烧到了天亮。

    夏春走过去,看到棺材里有两块烧焦了的骨头。

    那应该是周清的鬼骨,还有那个磨人鬼,只有上千年的鬼才有骨头,夏春把两块骨头捡起来,拿回了办公室。

    第二天,就是窥师的死的日子,果然,门越打来电话了。

    “窥师死了,没有几个朋友,我想你和臧斌斌能过来,送送她不?”

    “我去。”

    夏春和臧斌斌过去了,除了几个邻居之外,没有其它的人。

    出灵的时候,灵魂抬着棺材,诡异得要命,棺材自人,能看到灵魂的人,大概只有她和门越了。

    到了山脚下,门越说。

    “送到这儿就可以了,你们都回去吧!”

    夏春本想送到山上,可是门越很坚持,也就算了。

    那天,夏春和臧斌斌回去,璩梦曼就说。

    “你们一天都不知道在忙什么?一身的鬼气。”

    “你把你的学习弄好就行了,别天天的臭美。”

    “切,我愿意。”

    “小心我告诉你母亲。”

    璩梦曼愣了一下,夏春知道说走嘴了。

    “你过阴了?”

    “没有。”

    “还没有?一身的阴气。”

    夏春瞪了她一眼,没再说什么。

    第二天,童雪竟然进了她的办公室。

    “师姐,对不起,那时间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干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我都有点想不起来了。”

    “你真的想不起来了?”

    “真的,不想,似乎有点,真去想,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夏春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你还愿意在火葬场干吗?”

    “我愿意,我回来就是这个意思。”

    夏春给局长打电话。

    “我们这边需要化妆师,门越跟我说过,过几天就不干了,童雪回来了,我想让她回来。”

    “这个童雪,闹出那么多事,我是担心她再惹出什么事情来。”

    “如果再惹事,就开除我。”

    这事就定下来了,这个时候夏春也明白了,童雪身上那么多奇怪的事情,原来是一个磨人鬼,从她小的时候就在她的身体里。

    童雪回来了,门越果然就辞职了,一封信,也不管你批还是不批的,人就没影子了。

    童雪接过了门越的化妆室,天天上班下班的,整天都那么高兴,夏春看了也放心了。

    局长最终还是来了,问大棺的事。

    “听人说,那火怎么弄都不灭,一直烧完。”

    “对,我接到守卫的电话就来了,不过十多分钟的时间,一直烧到天亮。”

    “这真是奇怪了,可惜了,那大棺。”

    “完全可以再做一个。”

    “我看算了,这也许就是天意。”

    局长走后,夏春就接到了马驰的电话。

    “夏春,你很聪明,也挺可恨的,你出来还把长明灯吹灭了,让我没有引路的了,在里面可了七天,让你师傅追得我跟鬼一样,四处的乱窜,好歹我聪明,不然我就死定了。”

    “那你是想害我。”

    “那我也是没办法,想要那东西,那东西在手里了,我想,我们做个交易,你提出来条件,我答应你,你把那东西给我,反正你要着也是没有用。”

    夏春本想挂了电话,可是他说东西在她手里,到底是什么东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