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终者

首页|玄幻|仙侠|言情|历史|网游|科幻|恐怖|其他

送终者 > 第一部 诡异的规矩 第七十七章 还皮

第一部 诡异的规矩 第七十七章 还皮

    夏春是夜里去的火葬场,臧斌斌睡着了。

    她把墙砖弄下来几块,把血漆门拉一条缝隙,把小骨人放进去。

    “妈妈,再见,我会很快回来的。”

    小骨人走了,她竟然担心起这个小骨人了。

    她把砖弄好,留了一块砖,小骨人出来的时候,可以从这儿出来。

    夏春回去,躺在床上,睡不着,竟然像是惦记着自己的孩子一样,总是担心会出现什么问题。

    早晨起来,没有精神头,璩梦曼上学走后,夏春让臧斌斌先去了火葬场,自己又睡了一会儿才去单位。

    她去化妆室,看着那墙,没有什么反应,进了化妆室,许萱正在化妆。

    “师傅好。”

    夏春看了一眼许萱化得妆说。

    “不错,有进步。”

    夏春出来,就看到了童雪,她跑过来。

    “师姐,我处了一个对象,中午一起吃饭,帮我参谋一下。”

    “行。”

    中午,夏春见到了这个男人,是一个工程师,还算不错。

    夏春也侧面的问了一下,对于化妆师有什么想法没有,那个男人说得到是痛快,都是工作罢了,没有什么不同的。

    夏春想,但愿不要改变想法。

    其实,宗明找过夏春两次,想和童雪复婚,她觉得不可能,当初童雪就是在利用他罢了。所以,夏春一直没和童雪提这事,如果童雪爱着宗明,自己就会回去找。

    小骨人进去四天了,一点动静也没有,让夏春越来越担心了。她给马驰打了电话。

    “怎么还没有出来?”

    “是不是担心了?有点心疼的感觉?那就对了,这个孩子是你的,有着某种联系,不过你放心,十天二十天的,没问题。”

    夏春摇头,这回又弄出麻烦来,将来这个小人怎么处理呀?怎么对臧斌斌说呀!夏春愁了。

    林小婉又找夏春,见到夏春就哭了。

    “你不用担心,我已经在办了,结果会怎么样,我也没办法预料。”

    “谢谢。”

    夏春没有说这事,她不想再告诉其它的人。

    每天夏春都会去化妆室的那走廊几次,看看那面墙,她不知道,小骨人和门越到底怎么样了。

    半个月过去了,小骨人依然没有消息,夏春就着急了。

    那天晚上正吃饭,突然听到有人说话。

    “妈妈,我回来了。”

    夏春差点没跳起来,臧斌斌呆住了,他们的前面站着一个小人,璩梦曼也愣住了。

    夏春把小骨人抱到桌子上,她自己就开始吃东西。

    臧斌斌看着夏春。

    夏春把臧斌斌拉到卧室,把事情的前前后后说了。

    “春儿,你弄了一个麻烦在手里,这个小骨人你要带着十年,这十年,要形影不离的,而且说不定会惹出什么祸事来,阴阳交割的小骨人,入阴则阴,进阳则阳。”

    夏春一下就蒙了。

    “马驰也没有告诉我呀?”

    “他就是一个混蛋,怎么会告诉你呢?算了,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会想办法的。”

    他们两个出来,璩梦曼就捏着小骨人。

    “放下。”

    夏春火了。

    “你想捏死她呀?”

    “哼,弄个不阴不阳的玩决,看着就心堵。”

    璩梦曼把小骨人放下后,进卧室了。

    “我问你,门越你找到了吗?”

    “找到了,在还阴皮,身上割得那个惨,最后卡在了一个屋子里,那个鬼竟然在过界里,当了一个头鬼,缠住了门越,恐怕是凶多吉少。”

    “有办法吗?”

    “他身上的皮已经没了,还不起了,只有带着皮进去,也许还有救。”

    “那你能行吗?”

    “可是你上哪儿弄活人皮去?”

    夏春和臧斌斌都愣住了,把自己的皮割下来,那绝对不现实,到是林小婉可以做得到。

    夏春第二天去找马驰。

    “那我也没办法,我不可能割自己的皮的。”

    夏春也是犹豫了,怎么办呢?告诉林小婉吗?

    夏春去了林石家,似乎他现在不太拒绝她了,也许是也关心着门越。

    “情况是这样的,门越卡在了里面,需要活皮,如果我告诉林小婉,我觉得这不是我最好的和选择。”

    林石一直没有说话,很久了,才站起来。

    “唉,这就是命呀!”

    “我在一个确切的答案。”

    “你不用管了,我会想办法的,唉。”

    “您的身体?”

    “不用担心,其实我早就应该死了,活到现在,也是枉然。”

    “林师傅,真对不起。”

    “你已经帮助我们很多了,其实,我最对不起的是你师傅,一直没有娶她,她一直到死,我也没有说那句话,其实,我想娶她了,可是我一直答应她的一件事没办,所以就拖到现在。”

    夏春没有想到,师傅会和林石达到这个程度,她半天没有说话。

    “你回去吧,这事你不用管了。”

    夏春回去,她就后悔做这件事,如果林石真的出什么意外,自己怎么办?

    她回家和臧斌斌说了这事。

    “你做得没问题,这是他们家的事,由他们家来解决,我们没有能力去解决。”

    臧斌斌是一直想让这个家庭稳定。

    小骨人在桌子上跳来跳去的,要吃的。

    璩梦曼就咬牙。

    夏春瞪了她一眼,她没说话。

    第二天晚上,林石打电话来。

    “我去那边,如果三天不回来,你帮我料理一下后事,我会横着出来的。”

    “林师傅,或者我们可以想其它的办法。”

    “算了,别吭人害人了。”

    夏春想说服林石,可是不行,现在这样了,那么林石会遇到麻烦吗?这个不知道。

    第二天上班,那血染门的墙又倒了,是林石从这儿进去的,夏春又让人给弄上。

    夏春没有到,宗明突然进了她的办公室。

    “夏春,我想你晚上有空去海圣楼。”

    “怎么了?”

    “我让你看一件东西。”

    “有话就直说。”

    “你看了就知道了,我先走了。”

    宗明匆匆忙忙的走了,现在童雪正常了,他也应该没有事了,应该把海圣楼开业,可是依然扔在那儿,每天开车路过,看着心里就不舒服,原本一个挺好的地方,竟然变成了这样了,不知道宗明在想什么同,或者说遇到了什么麻烦的事情。

    夏春还是去了,从窗户跳进去。往里走,宗明就坐在大厅的椅子上,喝着酒。

    “你找我到底什么事?”

    “你绝对想不到,赵雁在我的棺材里,还抱着一个骨灰盒。”

    “什么?”

    赵雁这两天没来上班,说生病了,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呢?

    夏春真的想不明白了。

    “为什么会这样?”

    “我也奇怪,海圣楼竟然连着出现怪事,一会儿我再带你看看一些诡异的事情。”

    夏春进了墓里,在棺材里,果然看到了双眼紧闭的赵雁。

    “死了?”

    “没死,我们常说的假死,魂游体外罢了,要办一件大概我们正常人办不到的事。”

    “那骨灰盒是谁的?”

    “没有照片,不知道。”

    “空照盒,诡异。”

    空照骨灰盒是很少存在的,都会有照片,这样的骨灰盒,是死者没有相片,这样的人几乎是不存的的。或者说,赵雁有意的把骨灰盒上的照片拿下去的,她后来到了骨灰楼,就变得奇怪起来。

    对于这个赵雁,夏春一直就是恨之入骨,她一直在挑事,让童雪走得那么远。

    “她这样做要干什么?”

    “赵雁和老阎头的关系不错,老阎头一死,到是老实了一段时间,可是她突然这么做,真不知道为什么,真是挺奇怪的事情。”

    夏春真的太不了解赵雁了,她所做的一切到试都为了什么呢?

    夏春给童雪打电话了,她还是了解赵雁的,因为那段日子她们一直在一起了。

    童雪出来了,和夏春喝茶。

    夏春把事情说了,童雪一愣。

    “其实,关于那段的记忆我似乎就是想不起来了,真的,我也不知道赵雁要做什么。但是,我知道,赵雁和老阎头的关系不一般,这段她这样做,我也不明白。”

    夏春不知道童雪说的是不是真的。

    “你对象处得怎么样了?”

    “五一结婚。”

    夏春没有想到会结婚,这到是一件好事,现在离五一不过一个多月的时间了。

    那天,夏春回去,和臧斌斌说了这件事。

    “我建议你只听只看,什么都不要去做,这一切都和我们没有关系。”

    夏春不再说什么了。

    璩梦曼说。

    “姐,我想出去玩几天。”

    “和谁?”

    “和同学去玩几天,到大连去。”

    夏春有点不太放心,这个璩梦曼是越长越漂亮,而且还能说会到的,现在越来越变得人气重了。

    “那就去,给她们老师打一个电话。”

    “别打,那我不去了。”

    臧斌斌说完,璩梦曼就说不去了。夏春就觉得这里面有事。

    “璩梦曼,你别乱来,你妈在下面能看到你,所以说,你小心点。”

    璩梦曼没说话,进卧室了。

    “这丫头得看紧点,如果不看紧了,就会有问题。”

    “是呀,你们可得看紧了,她总想掐死我。”

    小骨人在沙发上来了一句。

    林石进红漆门已经有几天了,可是一直没有消息。

    那天,又下雾了,火葬场的这一千米路都看不到路了,车雾灯打开都看不到。

    车都停在一千米外的路口。

    夏春现在并不感觉到奇怪了,许萱站在她旁边。

    “师傅,有一个活儿,我昨天没干完,我得进去,一会儿就进炉了。”

    “以后不要做这样的事情。”

    夏春没办法,就拉着许萱的手往里走,凭着熟悉,感觉,往里走,一千米跑,不过就是十分钟的路。

    走得挺顺的,可是到了小楼那儿,那个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的小楼竟然突然又出来了,这怎么可能呢?

    夏春一激灵,它竟然又出现了,这可真是奇怪的事情了。

    小楼的四周竟然没有雾,可以看清楚小楼。

    “你自己进去吧,还有不远就到了,记住了,下次不要这样了。”

    许萱有点紧张,因为夏春告诉过她,雾重的时候,最好是两个人一起走,或者坐在车里进去。许萱最初来的时候遇到过一次雾,在车里,她看到车窗户上伏着软软的东西,那绝对是有生命的,不停在的变幻着,夏春告诉她那是鬼魂,缠人,我们在车里没事,如果在外面,会有点小麻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