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终者

首页|玄幻|仙侠|言情|历史|网游|科幻|恐怖|其他

送终者 > 第一部 诡异的规矩 第七十八章 南瓜棺

第一部 诡异的规矩 第七十八章 南瓜棺

    许萱瞬间就消失在了雾气里,夏春就上了台阶,现在她对这个小楼已经不那么害怕了,就是有点紧张。

    小楼的门开着,大开着,夏春站那儿听了半天,看了半天,没有声音,就直接进去了,老样子,上楼,楼梯依然是“吱吱”的在响着。

    她上了楼,一眼就看到了南瓜棺,吊了十多个,每一个都在晃动着。

    南瓜棺是不人间的东西,也几乎是没有人看到过,夏春也没有看到过,师傅看到过,告诉过她,南瓜棺如果在阳世出现的时候,那就是收人的时候,出现几个,死几个。

    夏春数了一下,竟然有九个,会死九个人。夏春走近看,上面竟然都有名字,她一激灵,一下就紧张起来了。

    她看着,一个,两个,没有认识的人,一直到最后一个,她紧张到了极点,她可以感觉到,最后一个一定是认识的某一个人。

    夏春的汗就下来了,她站在那儿半天没动,这种感觉特别的强烈,怎么会这样呢?她不知道,这南瓜棺竟然一下就是九个,这个数量是够大的了。

    她想着这些人的名字,真的就没有认识的,看名字,竟然全是女人的名字,这真是奇怪了。

    如果是这样,最后一个应该也是一个女人。

    夏春慢慢的走过去,她看完差点没晕倒,竟然是璩梦曼,怎么会这样呢?这真是奇怪了。

    夏春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去的,她走出小楼,雾已经散了大半了,下来,小楼不见了。

    夏春的有点走神,进门的时候,守看和她说话,她都没有听到,直接就进去了。

    进了办公室,她不知道怎么办,璩梦曼是师傅的命根子,一辈子都为这事才成功,如果璩梦曼死了,师傅会伤心死的。

    夏春有点乱了套了。

    她从办公室出来,想去看看血漆门,看到了赵雁,她一愣,赵雁的脸色苍白,有点吓人。

    “你干什么去?”

    “上面没有人,我出来透透气。”

    夏春瞪了她一眼,这一眼赵雁是明白的,就是因为童雪的事情。

    夏春琢磨着,这赵雁竟然回来了,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呢?

    夏春从那墙那儿出来,就给宗明打了电话。

    “赵雁上班了,什么情况?”

    “那个无照骨灰盒竟然是老阎头的,她抱着就是想一死,在我的墓里,那绝对是不可能的,让我给弄出去了,她没死成。”

    夏春一听,怎么个意思?

    “殉情?”

    “差不多。”

    夏春都觉得奇怪,这么一说,那赵雁还是一个有情之人。

    现在夏春没时间想那么多事了,最重要的是南瓜棺的事,这可怎么办呢?

    夏春想,也许不会死人,先找到其中的两个,看看到底会不会死?

    夏春还真的就找到了南瓜棺上的两个人,可是她不太想信,两个女孩子,都不大,二十多岁,这怎么可能呢?

    夏春就盯上了其中的一个人,她心里着急,有没有办法阻止呢?

    她给马驰打了电话。

    “南瓜棺?你在什么地方看到的?”

    “那你别管,我只问你有什么办法没有?”

    “这是自然规律,没有一点办法,阴阳两界的事,谁也管不了,我没招儿。”

    夏春跟到第三天的时候,那个女孩子过马路,看手机,车就冲过来了,当场就死了,夏春闭上了眼睛,看来一切都是真的,师傅说得没有错,确实是,南瓜棺一出现,肯定就要死人。

    夏春有点毛了。

    她跟臧斌斌说了。

    “璩梦曼本身就不是我们这界的人,只是制造出来的,尽管现在她和我们没有什么区别了,可是究竟还是不同的,南瓜棺所收之人,都是这样的人。”

    “那可是我师傅的心血,也是她的爱,不能这样。”

    “夏春,你不要掉到里面去,这个世界有着这个世界的规矩,谁也打破不了,你看看那些知道天机的人,哪一个好死了呢?”

    夏春锁着眉头。

    “我不想让梦曼死。”

    “夏春,你再想想。”

    臧斌斌坚持着不愿意管这事。

    夏春没有办法,去找马驰。

    马驰看到她,锁着眉头。

    “马师傅,你帮帮我。”

    “我都帮你一次了,你不能总是来找我。”

    “可是我没办法了,那是我师傅的女儿,我师傅对我跟亲女儿一样,我不能看着她死呀!”

    “真是麻烦,我不敢保证能成功。”

    马驰叹了口气。

    “你把那个南瓜棺给我拿来。”

    “可是,在那个幻像小楼里,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

    “明天有雾,半夜时,你去拿来,拿来后,不要拿到我这儿来,拿到封户村的进村的第一家,放在那儿,等我。”

    “为什么?”

    “你太爱问问题了。”

    夏春没办法,只好照着办,不管成功还是失败的。

    半夜,大雾起来了,她看到了小楼,再进小楼,南瓜棺少了两个,这说明已经死了两个人,她把写着璩梦曼名字的南瓜棺拿下来,去封户村。

    傍晚的封户村死静,一点动静都没有,甚至连鸟叫声,虫子的声音都没有,静得有点吓人。

    夏春犹豫着,还是进了村子,进了第一家,这第一家的院子非常的大,看来当时这家也应该是很富裕的。

    四进四的院套,她把南瓜棺摆在了院子里的桌子上,就坐在那儿等。

    她有点困了,在快闭上眼睛的时候,南瓜棺竟然动了一下,夏春竟然看到了那只黑手在动棺材,这只黑手消失了很久了,突然出来了。

    夏春叫了一声,黑手跑的速度极快,没影子了。

    夏春没有想到,黑手竟然还在封户村,不知道怎么把它弄回到盒子里去。

    夏春不敢马虎了,一直到三点,马驰才晃着进来了。

    “怎么才来?”

    “干什么都是讲究时间的。”

    马驰看着南瓜棺。

    “漂亮的南瓜棺,真的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南瓜棺。”

    “怎么办?”

    “办法有三,就不知道你自己是怎么选择。”

    “你说。”

    “第一,你和璩梦曼互换,而且只有你和她可以,第二,就是开棺,取南瓜粒,种上,拖延时间,到时候再想办法,不过,种下去的种子,长出来多少南瓜,最后都会成为南瓜棺的,长多少死多少人。第三,就是我用手段,害一个无辜的人,这也是瞒天过海,至于到下面会不会被发现,这个都不好说,如果发现了,璩梦曼依然是死,我也会麻烦缠身。”

    夏春紧紧的锁着眉头,怎么会这样呢?这三个选择都不是最好的选择,考虑来考虑去,只有第三条还是可行的。

    “我知道你会选择第三条的,可是我不同意,毕竟给我带来的麻烦我是无法预料的,我可不想死。”

    “那你建议我选择哪一条?”

    “你死是不可能的了,就第二条吧!”

    “那会死更多的人。”

    “那就没办法了,第三条可以不可以?可以,不过我的条件你是不会答应的。”

    “什么条件?”

    “小骨人给我。”

    夏春考虑了半天说。

    “如果你有办法拿走,你就可以拿走。”

    “不过我告诉你,小骨人并不是那么单纯的小骨人,她真的就像你的孩子一样,到时候失去的时候,你会十分的痛苦的,那种感情你现在是体验不到,那是已经在你感情里的东西了,不比你和臧斌斌的感情,这会让你精神上受到极大的打击的,当然,小骨人并非是正常的人,到我这儿,我有可能会随时的杀掉她。”

    “你为什么要杀掉她?”

    “我需要一切东西。”

    夏春犹豫了,她确实是对这个小骨人有了感情。

    “那能让我回去考虑一下吗?”

    “好,给你时间,三天后,你来这儿,不来就晚了。”

    夏春回去了,小骨人在桌子上玩,看到她叫。

    “妈妈,抱抱我。”

    夏春抱起小骨人,她亲了夏春一下,说想她了。

    夏春犹豫了,怎么办?眼前璩梦曼会死,这种选择确实是太难了。

    第二天,夏春起来,小骨人坐在那儿哭,非常的伤心,看得夏春心酸。

    “你怎么了?”

    “我不要你把我送给那个引阴人,他会害死我的。”

    夏春一愣,想想,看来小骨人是知道了,那怎么办呢?

    “我会自杀的,我宁可死在你身边,也不去那边。”

    夏春摇头。

    第三天她进了封户村,马驰在。

    “拖延吧!”

    “那后果你可想好了,南瓜棺里不知道有多少种子,每一粒都要种下去,一粒种子到底能长出来多少南瓜来,我也不知道。”

    夏春又犹豫了,这样会死更多的人,有意思吗?

    可是现在夏春也没有办法了,自己死,那是不可能的,臧斌斌就是拼命也是阻止的,这点她心里清楚。

    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夏春最终还是决定了,现在种下去,十月份也许事情会有转机。

    “那我就开棺了。”

    马驰从包里拿出一把骨刀,就插下去,把南瓜棺打开了,里面竟然只有一粒种子,虽然只有一粒,可是竟然有一个气体打火机那么大,夏春愣住了。

    “我的奶奶,这么大,这得结出来多少南瓜棺呢?”

    马驰也吃惊了。

    “好了,你拿走种子,这个南瓜棺也没用了,我埋了就回去了。”

    夏春出了封户村,回到家里,她想着,种在院子里吗?就种在墙角那儿。

    夏春种下去了,她不浇水,心想,如果自然死了,不出苗儿,那最好。

    夏春每次都会看一眼那种南瓜棺的地方,没有长出苗来,一天,两天,一直到童雪结完婚后,也没有长出来,夏春想,如果不长出来,这个问题就解决掉了。

    夏春心里期望着。

    可是,五月十号,夏春从屋子里出来,看到了南瓜苗竟然出来了,而且长得很壮实,她的头“轰”的一下。

    看来一切都不可能避免了。

    而且南瓜苗疯长,一天能长出十几厘米来。

    夏春心发慌,此刻只能是希望长得少点。

    十几天后,南瓜秧竟然爬满了半个院子,上面开了几十朵的花儿,夏春就傻眼了,这得死几十个人,她给马驰打了电话。

    “完了,几十朵花儿,还在增加。”

    “这些花儿有谎花儿,就是不会结出南瓜来的,这个你不用担心,你就看着,有瓜蛋子了,也不一定就能长成,不过你记住了,你不浇水,不管它可以。但是,你不能把瓜给摘下来,那样长得更多。”

    夏春摇头,看来麻烦事儿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