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终者

首页|玄幻|仙侠|言情|历史|网游|科幻|恐怖|其他

送终者 > 第一部 诡异的规矩 第七十九章 南瓜棺上的名字

第一部 诡异的规矩 第七十九章 南瓜棺上的名字

    夏春每天就紧张这事。

    那天,她去看血漆门的墙,刚到那儿,墙倒了,一个人背着一个人出来了,夏春吓得尖叫一声。

    “夏春,把车开过来。”

    这个时候夏春才听出来,是门越,那后面背着的肯定是林石了。

    上车后,夏春问。

    “去医院?”

    “不,回师傅家。”

    他们回到林石家,林石紧闭着眼睛,一直那样。

    “怎么了?”

    门越身上没有一块是完好的地方,都是结疤,整个人都认不出来了。

    “你们出来的事不要告诉任何人,包括林小婉,这事我会自己处理的。”

    夏春出来,想想门越的惨样子,心都紧紧的,手心出了一下子的汗。

    夏春回家,院子里的南瓜秧竟然没有了,她心一慌。

    臧斌斌从屋子里出来了。

    “我给拔掉了。”

    夏春晃了一下,这样不知道会是什么后果。

    她脸色不太好看,进屋,进了卧室,把门关上,就给马驰打了电话。

    “什么?拔了?”

    “嗯,我没有告诉臧斌斌,他不知道情况就给拔掉了。”

    “不过还会长出来的,记住了,不能有第二次了。”

    “会有什么后果吗?”

    “我不知道。”

    夏春从卧室出来,就和臧斌斌说了。

    “我告诉你一切顺其自然,你挣扎着,最终的后果不一定比这好,其实我也知道,那是南瓜棺的秧子。”

    “那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你知道,如果结出来一个死一个人,那得死多少?最后,璩梦曼也会死的,我知道,你心疼,毕竟在一起处了那么久了,就是养条小狗还舍不得。”

    “那可是我师傅的命。”

    臧斌斌的想法和夏春出现了不一致,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他就想有一个平静的生活,可是夏春却不断的惹出来麻烦的事情,这让谁都觉得有点发疯。

    “这事你不要再管了,我处理好,我保证以后不会再有事了。”

    “那好,我回去住,你在你师傅这儿住。”

    “你生气了?”

    “没事,我只想冷静一下,天天看着小骨人,看着璩梦曼,我就觉得我活在一个虚拟的世界里一样,找不到一点真实的感觉。”

    臧斌斌还是走了,看来他是真的生气了,对于总是在不安全,谁都会受不了。

    夏春意识到,如果再这样下去,他们的婚姻就会出问题了,现在已经快亮红灯了,她想,等把这事处理完,马上就离开火葬场,去部队。

    可是,一切似乎都晚了一些,臧斌斌竟然带着小骨人去了火葬场,也就是在那天夜里,他把小骨人给火化了,装在一个骨灰盒里,存放到了骨灰楼。

    夏春那天就发慌,没找到小骨人,一天,两天,夏春就知道出问题了,可是不知道问题出现在了那儿。

    她像丢了自己亲生的孩子一样,四处的找,可是一点消息也没有。

    夏春去马驰。

    “我看看。”

    马驰进了那间引阴的房间,一会儿出来了。

    “真对不起,小骨人已经在阴界了,阳气竟然一点也没有了。”

    “什么意思?”

    “她死了,而且死得挺奇怪的,竟然一点阳气也没有了,她是阴阳之体,就是死了,阳气还是多少有点的,除非是懂的人,钉阴钉,阳气散了,这就是说她死了,没有可能再回来了。”

    夏春“哇”的一下大哭起来,她感觉那么疼,那么难受,就像失去了和的孩子,至亲的亲人一样。

    夏春失魂落魄的回到家里,坐在沙发上发呆。

    臧斌斌几天都没有来,南瓜秧又长得出来,而且长得更茂盛了,夏春没有心思去看。

    一直到六月份,夏春还是在悲痛中。

    那天,臧斌斌进了她的办公室。

    “我把小骨人给烧了。”

    臧斌斌上来就是这么一句。夏春当时就傻眼了,她万万没有料到是臧斌斌干的,这怎么可能呢?

    夏春脑袋乱套了,很久才说。

    “臧斌斌,难受你不知道,我拿小骨人就当亲生的孩子一样吗?而且,我也有亲生孩子的那种感觉,我会疼的,就像真的失去我自己的孩子一样。”

    “我们可以要一个孩子,这样就好了。”

    “臧斌斌,没有可能有了,我们不可能再走回去了,离婚吧!”

    臧斌斌傻了,大概他是没有料到,夏春会那么疼,也没有预料到,夏春会有这种感觉,那不过就是一个小骨人。但是,他不知道,这小骨人给夏春带来的痛苦的打击是巨大的。

    “你再考虑一下。”

    “没有什么可考虑的了。”

    臧斌斌走了。

    夏春得了抑郁,每天不想见人,璩梦曼天天陪着,也不去上学。

    南瓜秧结了小瓜了,而且竟然只有一个,那开了上百的小花竟然都落了,没有做上南瓜,夏春看到了,心里也就安稳了很多。

    夏春再上班的时候,那南瓜棺已经长得到跟脸盆一样大小了。

    许萱看过夏春几次,她上班,许萱就进来了。

    “师傅,你没事吧?”

    “没事,你放心,什么事自己长点心眼。”

    夏春不知道,璩梦曼怎么样,拖到秋天,南瓜瓜熟蒂落之后,那就璩梦曼的死期了,可是怎么办呢?

    当初知道小骨人会死,不如就给了马驰,可是这事谁能料得到呢!

    如果真的到那天,看来只有自己选择去死了,现在事情已经弄成这样了。

    夏春的抑郁症让她十分的痛苦,可是没办法,不管怎么样也得挺着。

    夏春总是自己偷偷的掉泪。

    到了八月份,夏春的病加重了,她住了院,一个星期后,出院了,她知道,这样下去肯定是不行。

    南瓜棺越长越大,大得有点吓人,璩梦曼每天都会坐在那儿看上一段时间,南瓜棺上有一个字出现了,不是很清楚,只知道应该是一个字。但是,是什么字,看不出来。

    璩梦曼似乎也知道了什么。

    夏春担心,每天都在看着那南瓜棺,八月底,那个字可以看出来是什么了,竟然是一个臧字,她一下就坐到了地上,怎么会这样呢?

    臧,那就是臧斌斌。

    夏春的冷汗下来了。她去马驰那儿。

    “这个不一定就是臧斌斌,等着后面的字。”

    “那璩梦曼怎么办?”

    “我可以再带你去见你师傅一次。”

    “你不会再害我了吧?”

    “没必要了,我得到的都得到了,我想跟你师傅合好,我办一件重要的事,我担心她会阻止我,让我永远的就在里面了。”

    “你干什么总是有目的的,我尽理说服我师傅。”

    “那就谢谢你了。”

    夏春感觉到浑身没一点力气,回去就睡了。

    第二天,天黑,马驰就来电话让她过去,去见舜翠灵。

    依然是老办法,进去,是过界的十八界,再往下就是地狱,那是真正的阴间了。

    这里的颜色奇怪,都是混杂着的,脏的颜色,就像盖了经年的毛毯一样,那种颜色,看着让人不舒服。

    走了十几分钟后,马驰说。

    “我不往前走了,你自己走,拐过去,就看到水池子,你师傅在水里。”

    “怎么会在水里呢?”

    “你别问那么多。”

    夏春拐过角,就看到了水池子,她站在那水池子边,那水也是那种脏的颜色。

    突然水冒泡了,师傅从水里出来了。

    “你怎么又来了?”

    “师傅,遇到了麻烦事,我是真的没办法了。”

    夏春就说了那件事。

    “你的选择出了问题,南瓜棺你也敢种,现在这样,璩梦曼要躲劫,藏到宗明的棺材里三天,就没事了,在那个南瓜棺的字体部出完后,你把璩梦曼藏到那里就可以了。”

    “师傅,我感觉好累。”

    “过了这段时间就没事了。”

    夏春觉得不一定没事。

    夏春回去,马驰问。

    “你师傅怎么样?”

    “再有七天就到阴间了。”

    “噢,没有想到会这么快。”

    马驰不知道在想什么。

    夏春回家,就看着南瓜棺,另一个字也出现了,竟然是斌字。

    夏春一下就哭了,看来肯定是臧斌斌了,这没跑了,等着第三个字的出现。

    夏春觉得对不起臧斌斌,竟然闹出了这件事了,把臧斌斌给害了。

    她给马驰打电话说了。

    “这可真了邪恶了,那我也没有办法了,不能再种南瓜棺了,只能种一次,也不能现顶替了。”

    “你当初怎么不说?”

    “谁知道你这么倒霉。”

    马驰生气了,说完就挂了电话,这是谁都有料到的,夏春也是没有想到,不管怎么样,她也想不到会是臧斌斌。

    想想,不能不告诉臧斌斌了,她给打电话,让他到家里。

    臧斌斌来了,瘦了很多。

    “斌斌对不起,那南瓜棺……”

    “怎么了?”

    “上面的名字是你的。”

    臧斌斌的阴一下就沉下来了,没说话,愣了很久,到院子里看着南瓜棺,果然是臧斌两个字,还有一个字没有出现。

    臧斌斌什么话都没说走了。

    夏春想,等到第三个字出现,就把璩梦曼带到宗明的棺材里去躲三天,可是现在怎么办?三个字出全了,臧斌斌的死期也到了。

    夏春蒙了,急得嘴起了一通的大泡,她找马驰多少次,他已经躲了起来,看来是真的没有办法了。

    当初马驰带着她入阴,见到师傅就没问这件事怎么办?那个时候,脑海里怎么就没有这件事呢?就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真是奇怪的得命,出来的时候夏春还奇怪。

    夏春去了林石的家,门超在照顾着他的师傅。

    “你还没把这事告诉林小婉吗?”

    “告诉了,但是我没还没让她来见我们。”

    “你师傅没事吧?”

    “现在不知道。”

    “那你怎么办?”

    “林小婉现在已经正常了,还有皮我也还完了,我也只能这样了,人不人鬼不鬼的,等师傅一样,我就离开这里,躲进山里,度过后半生,这样也挺好的。”

    “真的没办法了吗?”

    “这是阴阳报应,谁也没有办法。”

    “来火葬场就是一个错误。”

    “那也不一定,你是有事吧?”

    夏春点头,就说了南瓜棺的事,门越一愣。

    “这南瓜棺几乎是不进阳的,这次一下就是九个,这真是太奇怪了,也许是火葬场这边的阴气集到了一定的程度,什么奇怪的事情都能发生。”

    “那臧斌斌怎么办?”

    “没办法,到时候入棺,真的没办法了。”

    夏春捂着脸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