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终者

首页|玄幻|仙侠|言情|历史|网游|科幻|恐怖|其他

送终者 > 第一部 诡异的规矩 第八十四章 杠头

第一部 诡异的规矩 第八十四章 杠头

    夏春回家,臧斌斌没说什么。

    璩梦曼看了夏春半天说。

    “你身上有不干净的东西。”

    “闭上你的嘴,吃饭。”

    璩梦曼瞪了一眼夏春,没再往下说。

    第二天,夏春又去马驰家,没有家里,果然是躲起来了,不知道躲到什么地方去了。

    中午宗明打电话过来,让夏春过去。

    夏春过去,宗明把菜都摆上了。

    “夏春,马驰这老家伙是真的太可气了,我找他也没有找到,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等着现形之后,看看是什么东西,然后再想办法。”

    “让你操心了,不说这事了。”

    夏春就是感觉那东西缠在身上,缠来绕去的。但是也没有其它的办法。

    夏春喝酒,宗明说起童雪。

    “唉,真是没办法,她竟然不爱我。”

    “算了,过去的事就过去了,童雪能走回来,也算是不错了。”

    “是呀!”

    宗明还是没有忘记童雪,正说着,童雪竟然进来了,进门就叫宗明一声。

    “大叔好。”

    宗明苦笑了一下。

    “我来是你宗大叔有点事,就是有一幅画儿,我喜欢,挂在楼上的那幅,我一直就喜欢。”

    “你喜欢就随便的去摘,都是你的。”

    宗明的画儿是有一种穿透人心灵的力量,喜欢也是正常的,童雪拿了画儿,打声招呼就跑了。

    “这丫头。”

    夏春摇了摇头。

    夏春回家睡觉,臧斌斌没回去,去参加一个婚礼。

    璩梦曼放学回来,进屋就尖叫一声,夏春已经把饭菜做好了,她进门的一声尖叫,把她吓得一哆嗦,她奇怪的看着璩梦曼。

    璩梦曼的眼神是惊恐的,捂着嘴,紧紧的告诉着墙。

    “怎么了?”

    “黄金大蛇。”

    夏春听璩梦曼这么一说,一下就明白了,缠着自己的竟然是黄金大蛇,她当时汗就流了下出来,怎么会是这东西缠住了自己呢?真是让她想不明白了。

    “你能看到?”

    “若隐若现的。”

    夏春马上就站起来了。

    “你在家里呆着,我出去一趟。”

    夏春去了林石家里,她一进门,林石呆住了,然后就跳起来了,又坐下,显然是非常的吃惊,也显然没有料到会是黄金大蛇。

    “林师傅,你看出来了?”

    “黄金大蛇,原本是烟圈山的护山之灵物,可是在二十年前,有几个年轻人上山,把一条黄金蛇给打死了,就剩下这么一条了,那几个年轻人回家后,就身上生出蛇鳞片来,几天后就都死了。其实,这黄金蛇是护着一种山上长的天灵,这种东西是需要灵魂的养护,才慢慢的长大,一长就是上百年 ,那天灵是一种治病的花,不说治百病,也是吃下去,病就好的一种灵物,多少人都想采到,可是找不到,而且死了那条黄金蛇后,这蛇就开始伤人了,原来是不伤人的。”

    这个夏春到是听说过,可是没有想到,这黄金蛇就缠到她的身上了。

    “我没招惹它,怎么就缠到了我的身上?”

    “我估计马驰说谎了,他要是拿到天灵,但是这黄金大蛇估计也是上千年了,可以变化无形,让你喊山,那就是把它引到你的身上,他拿到天灵之后就跑了。”

    夏春更生气了,这个马驰也太不是东西了。

    “怎么办?”

    “找回天灵,才能无事,真的没办法了,这黄金大蛇现在是灵性十足的,容易出现麻烦,你的身上会也慢慢的起鳞片,因为它总是缠在你的身上。”

    “现在是找不到马驰。”

    “有一个人有办法,林天华。”

    “他?”

    夏春都挺意外的,林天华,快六十岁的老头儿,一直就在火葬场的停尸房里,分配尸箱,高温,修理,从来不多说一句话,没一喜欢喝上几口酒,那小白钢的酒盒不离身。

    “他怎么能找到?”

    “林天华你别小看了,虽然不声不响的,那可不是一般的人,马驰是走阴路的人,身上的阴气很重,林天华就可能顺着这阴气,找到马驰,不过求他比较麻烦,他不一定给你这个面子,这样,你明天中午约他到海圣楼,让宗明弄一桌好点的,你弄两瓶好点的酒,别告诉他是谁,就让他去。”

    夏春到是没有想到,林天华这个马上就快退休的人老头,竟然有这能力,看来在火葬场呆着的人都很诡异。

    夏春第二天上班,就进了停尸房,林天华正把一具尸体推进冷冻箱里,看到夏春,只是点了一下头,没话。

    “林师傅,中午有一个人请你去海圣楼。”

    “谁?”

    “他不让说,去了您就知道了。”

    夏春说完走了,回到办公室,她坐在那儿,想想自己身上缠的黄金大蛇,就哆嗦了一下。

    快中午的时候,夏春感觉到腿有点痒,她把裤腿子拉起来,一哆嗦,腿上竟然有几片鳞片,黄色的,一碰就疼,夏春愣在那里,没有想到会这么快。

    夏春半天才缓过劲儿来,她给臧斌斌打电话,说有事,这几天自己去师傅家那边住。

    夏春是不能让臧斌斌看到这些的。

    中午夏春去海圣楼,菜都弄好了,林石已经在哪里的,夏春进去,又等了半天,林天华才进来。他看到了林石一愣,然后就说。

    “老东西,我还以为你归西了呢!”

    “没那么容易。”

    林天华看来和林石的关系不一般。

    “你找我肯定没什么好事,不过有好酒,那我也愿意了。”

    “这酒可买不到,部队专供的,是夏春特意托人给你弄来的。”

    “好就谢谢了。”

    林天华爱酒,但是没有想到,会到这个程度,这是夏春没有料到的。

    喝酒闲聊,两瓶酒差不多快没了的时候,林天华说。

    “说吧,什么事?”

    “找一个人,马驰。”

    “这老东西,太邪恶,找他干什么?”

    “急事。”

    “那没问题,这老家伙要藏起来,除非是我,其它的人想找他,那就是做梦。”

    这林天华竟然也挺爱说的,只是平时不说话。

    当然,林天华从海圣楼出来就开始找马驰,告诉他们,明天早晨就知道他在什么地方了。

    夏春想,找到马驰,她就抽他两个嘴巴,这么大岁数了,还玩阴招子,这是想害死她。

    夏春去林师傅家呆着,两条腿一半都长满了蛇鳞,看着都吓人。

    第二天早晨四点多,林天华就打来电话了。

    “夏馆长,马驰人在巫山,细碑林,有一个满墓,爱新觉罗 强的墓里。”

    夏春一愣,巫山是一块自然的坟场,那里有几千座坟,从几百年的老墓,到几天的新坟都有,那儿的鬼气很重。

    夏春给林石打了电话。

    “怎么办?人找到了,怎么对付?”

    “这老家伙不好对付,你过来,到我这儿来。”

    夏春去了林石家。

    “这是杠头,人骨头做的,拿着,到墓那儿敲上七下,马驰就会钻出来,出来后,直接就要天灵,如果不给,你就敲他的头一下,别多敲。”

    夏春看着这个有小半米长的像棍子一样的骨头,锁了一下眉头。

    夏春用东西把杠头包上,就去了巫山,石碑上千,她知道那个满墓的位置,进了墓地,西上,巫山的西南角的位置,找到了爱新觉罗 强的墓,这墓至少有几百年了,夏春看着这墓,摇头,已经荒废了,看来是没有照看了。

    夏春拿出杠头来,敲了七下,马驰从墓后面出来了,把夏春吓了一跳。

    马驰看到夏春拿着杠头,一哆嗦。

    “林石这个老不死的,总是跟我做对。”

    “马驰,你太阴险了,害我,今天你不把天灵拿出来,我就让你死在这里。”

    夏春发狠了。

    “天灵已经被吃掉了,你就是要我的命,也不可能拿到了。”

    “你别骗我了,你不把事情摆平,你就是敢动天灵的,你虽然拿到了,可是不一定就是你的。”

    “我想办法以把黄金大蛇给你除去,这不就完事了吗?”

    “你少扯那些没用的。”

    马驰突然抬腿就跑,夏春把杠头飞出去了,正砸到了马驰的头上,他“咣当”一下就倒在了地上,夏春过去把杠头捡起来,马驰倒在地上不能动了。

    “拿还是不拿?”

    “真的被吃掉了。”

    “那好,我再来一下,你可知道,这杠头的厉害,两个就送你去另一个世界去。”

    夏春说完比划着,马驰脸都白了。

    “别,我告诉你,你自己去取,在火葬场的那个小楼里,就是周清呆过的小楼里。”

    夏春没有想到,他会把天灵放在那儿。

    “如果没有,马驰,下次我就一下砸死你。”

    夏春转身就走了,她进了小楼,上了二楼,看到一个盒子,她看了半天,没有走过去,她给林石打了电话。

    “林师傅,找到了,在火葬场周清呆过的小楼里,有一个盒子。”

    “你先别动,等我。”

    林石半个小时才到。他看到小盒子说。

    “这马驰,太阴险了。”

    “怎么了?”

    “那盒子是过界里的盒子,我们正常人动不了,天灵肯定是在那儿了。”

    “怎么办?”

    夏春刚说完,黄金大蛇突然就现形了,离开了夏春,竟然一下就扑到了那个盒子上。

    林石拉了一下夏春,躲开了。

    “我们别动,但是也不能让黄金大蛇吃掉天灵,那天这东西就控制不住了,祸害人了。”

    黄金大蛇紧紧的把盒子缠上了。

    “你给马驰打电话。”

    夏春给马驰打了电话,让他马上到小楼来。

    马驰过来了,看了一眼说。

    “这黄金大蛇已经是有灵性的东西了,现在从你身上下来了,就没办法控制了,这东西是它的,就还给它。”

    “马驰,你到现在还玩心眼,那是灰盒,过界里的东西,黄金大蛇是弄不开的。”

    “老林头,我马上就得手了,你说这跟你的什么关系?这辈子,你阻止了我几回好事了?我看今天我们就算清楚得了。”

    林石把夏春手里的杠头拿过来,马驰一下就跳开了,惹的黄金大蛇发出了“咝咝”的声音来。

    “这杠头就是专门为你做的,我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我再来一下,你就完蛋。”

    “老林头,这辈子你是不是就为了对付我活着?今天这事,你就别管了,我们两不相关,我也不去再害夏春,我知道你和老舜好,夏春是老舜的徒弟……”

    “闭嘴,天灵你是拿不走的。”

    “好,我不要了。”

    马驰要走。

    “慢着,你想办法把天灵从灰盒子里拿出来。”

    马驰站在那儿不动,也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