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终者

首页|玄幻|仙侠|言情|历史|网游|科幻|恐怖|其他

送终者 > 第一部 诡异的规矩 第八十六章 蛇鳞上身

第一部 诡异的规矩 第八十六章 蛇鳞上身

    那个女人眼睛失神。

    “我有病了,治不了的病,马上就要死了,我的丈夫跑了,我们一直没孩子,我以为这这样死了,可是,马驰给我拿来了天灵,我吃了,竟然好了,原来在床上动不了,现在我感觉自己都好了。”

    夏春看着这个女人,五十多岁,吃过天灵,没看出来年轻,但是病好了,那是事实。

    夏春万万没有料到,这个马驰一生竟然也爱着一个女人,虽然没有得到,却一直就那样的爱着,需要的时候,把命都拼上了,这个女人是真的值了。

    “我会亲自给化妆的。”

    “谢谢,这是五千块钱。”

    “不用了,我们马驰也算是朋友吧!”

    其实,夏春不想给化妆,可是听到马驰为了爱,有些让她感动。

    化妆的时候,许萱化的。

    “也许这辈子,这样的妆你也只能化一次了。”

    许萱看了夏春一眼,手有点哆嗦。

    刮鳞的时候,许萱总是刮半天才下来一片。

    “从下往上,心稳点,没什么可紧张的。”

    这个妆一直化到了快天黑了,才完事,许萱伸了个懒腰说。

    “师傅,晚上请我吃饭。”

    “小丫头片子,不请师傅,还让我请你。”

    “师傅,我攒钱买车呢!”

    “应该能买起了吧?”

    “我喜欢那款商务车,三十六万,还差点。”

    “你到是干花钱,还差多少?”

    “十万。”

    “我借给你。”

    “师傅,不用。”

    她们出来,高南竟然没走,跑过来,接过化妆箱。

    “夏馆长好。”

    “一会儿一起吃饭去。”

    许萱一脸的幸福。

    吃饭的时候夏春问什么时候结婚,许萱说。

    “我还没想好,别看长得帅,人高马大的,胆子还说最大,到这儿就变成小胆儿了。”

    夏春看了一眼高南,笑了。

    “夏馆长,我是胆大,可是到这地方,我就胆小了,来的七天,我就被什么绊得摔了两次,爬起来,什么都没有,太吓人了。”

    “这事正常,你没事别乱跑,就老实的干你的工作,然后就离开这个地方。”

    “是呀,我没有乱跑,夏馆长,前两天,总是有一个人跟着我,不是,我说不是人,就是感觉有人跟着我,有的时候会有脚步声,我不知道怎么回事。”

    许萱说。

    “你那小胆,那是吓着了吧?还有人跟着你,你不说有鬼跟着你呢?”

    许萱这么一说,高南一激灵。

    “你别吓我,我会毛的。”

    “毛你也开不到一百八十迈。”

    “保证过二百。”

    夏春想了半天说。

    “我给林师傅打电话,看看他能过来不,过来让他看看。”

    林石还真的就过来了,喝酒聊天。

    林石看了高南几眼后说。

    “你小子,被一个人缠上了,真是奇怪了,是一个女孩子。”

    “不会吧?林师傅,你可别吓我,我都快尿了。”

    “真的,查一下,看看死的人中,有你认识的没有,女孩子。”

    “不会吧?我勒个去,我要疯。”

    夏春打电话给火葬场。

    “给我查一下,二十多岁的女孩子,把名字都给我发过来。”

    这个岁数死的人并不多。

    十分钟后,发过来九个名字,夏春念着,当念到第三个的时候,高南一个高儿跳起来,把大家都吓了一跳。

    “不会吧?她死了,不可能,不可能。”

    “人生无常。”

    许萱就急了。

    “她死了,你紧张什么劲儿?是不是有事了?”

    高南坐下了。

    “没有,没有,是我的同桌,喜欢过我,不过我声明,我从来没喜欢过她,都当小妹妹保护。”

    “哼,姐妹的,我和你的事,要重新考虑。”

    “别呀,那是以前的事,我真的没喜欢过她。”

    “行了,这是你们的事,这个女孩子的阴魂就一直在火葬场呆着,不甘心离开,不甘心这么年轻就死了,你也是巧了,来火葬场,就缠上你了,喜欢上你了,想让她离开,还真就不容易。”

    “我勒个去,这么邪恶,怎么办?”

    “怎么办?不好办,如果马驰不死,到是简单得多了,还有窥师,这些诡异的人竟然都死了。”

    “林师傅,你也能,帮帮我。”

    “让我想想,明后天你来找我,不过她跟着你,也没事,能保护你,不用担心。”

    “那也不是一个事,不时的就能听到脚步声。”

    “那不是脚步声,那是仿声,就是告诉你,她在你的身边,一直在你的身边,爱着你。”

    高南捂住了脸。

    第二天,高南进了夏春的办公室。

    “馆长,真是奇怪了,有一组号,我总能听到,奇怪。”

    “什么号?”

    高南就写下组号,夏春看了半天说。

    “这是什么号?奇怪,8,7,9,12,13……”

    夏春琢磨着,这看来是那个缠着她的小孩子告诉他的号,什么意思呢!

    夏春打电话给了林石。

    “这是好事,这个小孩子会离开他的,这也是她为男孩子做的最后一件事,让男孩子买几条白纱巾,系在火葬场路上的栏杆上,送送这个善良的阴魂。”

    “怎么回事?”

    “我分析这是一组福彩的号码,她报这样的号之后,不离开也得离开了,因为这是阴魂不能做的事,这是阴世报阳世的事,是违背了一个阴世的规则的,所以她不得不离开。”

    夏春没有想到会是这样。

    “这是福彩的号码。”

    高南一激灵,夏春就把林石的话跟他学了一遍。

    “你说你真的没爱过她吗?”

    “爱过,后来我上大学,分开了,就断了。”

    夏春摇了摇头。

    高南买了白纱巾,一千米的栏杆系满了,就因为这个,许萱就翻脸了,不跟高南处了。

    高南买的彩票竟然真的中奖了,二等奖,三十六万,看来这个小孩子是尽力了,她年轻,报不出一等奖的号来。

    高南天天缠着许萱,她就没给过他好脸子。

    夏春也劝过几次,可是没用,许萱特固执,这到是夏春没有发现的。

    夏春没有想到的是,她一直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璩梦曼马上就要上大学了,还处了一个小对象,可是她竟然病了。

    这一病就是十多天,十多后,好了,人就是没精神,那天,璩梦曼突然就。

    “姐,我怎么矮了?”

    夏春一激灵,看着果然是矮了。

    她和臧斌斌商量怎么办。

    “顺其自然,璩梦曼在这儿能生活这么久,已经算是不错了,要回去的终归是要回去的。”

    “不会,师傅没说过,既然造就了她,那么应该是和我们一样,最终是老死。”

    “春儿,那我们努力试一下。”

    璩梦曼竟然一天一天的在变矮,也不去上学了。

    “姐,你救我,我担心会出事。”

    夏春紧锁着眉头,看着哭成泪人的璩梦曼,也是心疼。

    现在师傅已经过了十八层过界,进了阴界,臧斌斌也没办法,见不到师傅,她想起来童雪给拿走的第三只眼,就给童雪打电话,她竟然一点都不记得了。

    夏春叹口气,看来要是见到师傅已经没有可能了,那怎么办呢?

    夏春找林石。

    “这事还真就麻烦,你师傅也没有告诉你,璩梦曼能活多久。”

    “没有,这才是麻烦的事。”

    “唉,你还得找林天华。”

    夏春去找林天华,这老头竟然不理她。

    看来是上次提到天灵的事,她没有同意,所以就这样了,林石来了,林天华才去了海圣楼,又是几瓶好酒。

    “我说这事就这么着,死活的那就是命,总是过阴入界的,那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每一个世界都有每一个世界的规矩,你破坏了,每一次都是损寿的事情,我看在林老头的面子上,帮你一次,不过仅些一次,而且你师傅也有些东西是不能说的,也不一定能帮上什么忙,你师傅也会惹上点小麻烦的,这就是见阳之后的麻烦。”

    夏春没有料到,林天华真的就能办到这样的事情,真是让她大大的意外了。

    时间是半夜,在林天华的家里,林天华家是跃层,老婆年轻的时候,肯定是挺漂亮的,女儿特漂亮,是一个正常而温馨的家。

    林天华有楼上有一个小房间,黑色的漆门,上着锁。

    “这是我的房间,已经四五年没有进来过了。”

    门打开了,进去,里面阴暗,窗帘拉着,一个地台,上面摆着很多奇怪的东西。

    “行了,你找个地方坐下吧,这里全是灰,我收拾一下。”

    林天华收拾,夏春点了根烟。

    “你们化妆师都抽烟,还能喝酒。”

    “那我不知道,我可能是受师傅影响。”

    “我在这儿呆了一辈了,来的走的化妆师很多,几乎都是这样。”

    “也没有什么奇怪的,整天和死人打交道,心理压抑吧!”

    “也有道理。”

    林天华收拾完了,地台上的东西拿起来。

    “这些东西也有许多年没用了,这都是骨头做成的,弄到这些东西,我要了六年,看看,阴盘,骨剑,骨红沙,还有这个,阴阳骨转盘,上面有三十七点,也就是三十三阴阳煞,每一点,每一煞,都是一个人有骨头,这就是三十七个人的骨头,转它,就能定下来,今天是不是可以拉阴线,就像打电话一样,接阴线。”

    夏春看着,那些东西做得都十分的精致。

    “你过来。”

    林天华突然说,夏春吓了一跳,她就在旁边。

    “没说你。”

    夏春看看,左右没有人呀!

    “林师傅,你可别吓我,玩阴陨的。”

    “噢,我忘记跟你说了,我养了一个阴魂,都奇怪了,我去火葬场的第五年,这个阴魂就跟着我了,赶不走,非得跟着我,说我死后,就一起下去,我都奇怪死了,我养了这一转眼就三十多年了。”

    “怎么养?”

    “阴气呗,不说这事,把来转骨阴阳盘。”

    林天华说完,那骨阴阳盘真的就转起来了,夏春身上感觉冒冷气,师傅说过,有养阴魂的人,做一些我们做不了的事,最诡异的事情了。

    骨阴阳盘停下了,林天华看了一眼说。

    “你的命还挺好的,今天适合拉阴搭阴线。”

    林天华从柜子里保持出一条黑色的绳子,竟然全是细黑线编成的。

    “这么粗?”

    “当然了,这都是化妆师用的黑线,有上千条,这就像电话线一样。”

    林天华把绳子的一头拴在了墙上的一个像盆一样的东西上,一看那东西就是骨头磨出来的,另一个就搭到了自己的身上。

    “你过去,通个话,看看舜翠灵在地狱的多少层了。”

    绳子开始颤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