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终者

首页|玄幻|仙侠|言情|历史|网游|科幻|恐怖|其他

送终者 > 第一部 诡异的规矩 第八十七章 养魂

第一部 诡异的规矩 第八十七章 养魂

    夏春看着颤动的绳子,就知道林天华养的阴魂过那边去了。

    十多分钟,绳子又颤动了,林天华闭着眼睛,半天才说。

    “你师傅在第十层了,正被抱着烧红的柱子。”

    “为什么?”

    “都这样,没人能躲过去,我一会儿跟她说话,搭上线后,我就是你师傅,然后你话你快问,只有几分钟,时间长了,会出问题的。”

    夏春紧张到了极点,这入阴,过界的,都方法不同,窥师是一种方法,马驰也是一种方法,这个林天华也有一种方法,看来入阴的方式也像路一条,条条不同,却又是条条可以到达目的地。

    林天华突然一挺身。

    “啊!呀!”

    林天华大叫两声,把夏春吓得“妈呀!”一声。

    “春儿,别害怕,是师傅,正抱着烧红的柱子,什么事说吧!”

    “梦曼开始变矮了,怎么办?她到底能活多久?”

    “这就看她的命了,师傅也左右不了,没办法,你看着办吧!我受苦都是为了她,她能活这么久,在阳世也算是幸福的过了这么久,顺其自然,为师走了。”

    那是师傅声音,林天华一激灵,满头大汗的,人快瘫软在那里。

    “林师傅,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

    夏春从林天华家出来,眼泪就下来了,她没有想到,璩梦曼在这个时候生命就要结束了,才十八岁。

    夏春回到家里,璩梦曼过来抱住了她。

    “姐,有办法没有?”

    “我不得不跟你说实话了,我见到师傅了,她说没办法了,真对不起。”

    璩梦曼哭了,半天才说。

    “没事,谢谢姐和姐夫,陪我度过的日子,我感觉到了快乐,谢谢。”

    夏春哭成了泪人,在一起生活这么久,她就拿璩梦曼当成了亲妹妹,正常的,谁知道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夏春心情不好到了极点,臧斌斌回来,听了这事,也摇头,心里酸酸的,没有招儿,没有办法。

    林天华第二天进办公室说。

    “还有一个办法,不过挺没有意思的,死一个活一个的。”

    “什么意思?”

    “如果有一个人爱着一璩梦曼,可是顶位,她可以好好的活到位。”

    “顶位?”

    “当然,这就像名额一样,我替着死了,她就不用死了,但是,必须是真心爱他的人,爱情的那种家,在阴间那里,流行着爱情,在那里爱情也是最神圣的。”

    “只有爱才可以吗?”

    “对。”

    夏春犹豫了,那不是害了另一个人,死一个活一个的,没有意义了。

    夏春晚上跟臧斌斌说了。

    “谁家的孩子都是孩子。”

    臧斌斌只说了这么一句。

    那天,爱着璩梦曼的那个男孩子站在他们家外面,不时的转着,璩梦曼有一段时间没去上学了。

    璩梦曼从窗户看到了,喊他。

    男孩子有点害怕夏春和臧斌斌。

    “没事,坐下吧,谢谢你来看梦曼。”

    夏春和臧斌斌进了卧室,两个人聊了两个多小时,小男孩子才走。

    “姐,我爱他,他爱我,可是我不知道还能活多久,如果我有一场婚礼多好。”

    “你才多大?”

    “十八岁了,就是成人了。”

    “不行。”

    臧斌斌不同意。

    “那我穿婚纱照相总可以吧?”

    “行。”

    夏春答应了,第二天她带着璩梦曼去照相,那个小男孩子竟然也来了。

    “我和他照。”

    看来是璩梦曼打电话叫来的。夏春犹豫了一下,同意了,就照相,也不是干其它的。

    璩梦曼的个子慢慢的在变矮了,夏春心酸酸的。

    相照完出来,到饭店吃过饭后,夏春带着璩梦曼回家了,此刻,她感觉非常的茫然了,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夏春想,这段时间就好好的陪着璩梦曼,她要什么就给什么。

    那个小男孩子没事就跑来,夏春也尽量的给空间。

    夏春没有想到,竟然出事了。

    那天,璩梦曼突然小声说。

    “姐,我有可能是怀孕了。”

    夏春大惊失色。

    “你,你怎么能这样做呢?我不是告诉过你了吗?”

    “我没控制住,对不起姐,怎么办?”

    夏春也蒙了,给臧斌斌打了电话,说了这事。

    “怎么会这样呢?”

    臧斌斌也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两个人商量来商量去的,也没有商量出好的办法来。夏春只能是去找林石了。

    林石听了,低头想了半天。

    “这也不一定不是好事,拖生,有了孩子,一切都是反转的,可是孩子生下来后,依然还是会死的,多少一年。”

    夏春紧锁着眉头,璩梦曼生下来的孩子会怎么样呢?她害怕了,她问林师傅。

    “这个只能是等生下来看,说不好会怎么样,但是,你要做好各种准备,且让她多活一年吧!”

    夏春和臧斌斌商量了。

    “也只能这样了。”

    夏春找到了男孩子,把事情说了,男孩子早就吓蒙了,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你有空就过来陪陪她,不要耽误学习,我不会告诉你家长的,孩子生下来,我们来承担,也不找你,一切都放心。”

    夏春知道,这事不能闹大了,不然小男孩子不来陪着璩梦曼,那就完了,她不得天天闹呀!

    璩梦曼怀孕后,一切竟然慢慢的恢复了正常。

    看着不错,可是一切都是不知道的事情,后面到底还会发生怎么样的事情,都很难定。

    进入冬季了,第一场雪下来,璩梦曼已经怀孕两个多月了。

    夏春的担心是越来越重了,不知道前面到底是什么,不管是什么,都要走下去。

    许萱出事了,夏春气坏了,她进了化妆室,许萱站在一边被家属打着,拉着的人都拉不开,夏春过去了。

    “我是馆长,有事我来解决,不能打人。”

    许萱的脸上全是血,她被拉出去,去了医院。

    家属情绪激动,到了办公室,一个男人说。

    “竟然割皮,如果不是我无意中走错门进去,那还不知道呢!”

    夏春知道,这事要是传出去,影响就非常大了,许萱一直是很本分的,怎么就干出这事来了呢?真是奇怪了。

    “你们提条件。”

    “所有的费用全免,开除这个化妆师,还有拿五万块钱。”

    夏春想了半天说。

    “费用全免没问题,开除和五万块钱你们选一个,这事完事后,你们不能跟任何人说,如果说了,造成影响,我会追责任的。”

    家属商量了半天,要了五万块钱。

    这事摆平之后,夏春就给许萱打电话。

    “怎么人?”

    “没事,缝了两针。”

    “会去海圣楼等我,没吃饭吧?”

    “没有。”

    夏春安排完事之后,就去了海圣楼,高南和许萱在一起。

    夏春坐下后问。

    “怎么回事?”

    “我……”

    “许萱,如果家属真的要闹起来,你不是工作保不保的问题了,有可能进监狱。”

    “我,我不想这么做,可是赵雁让我这么做。”

    “肯定是有条件了。”

    “嗯,给我十万块钱。”

    夏春一愣,这个价可开得够高的了,十万块钱,买一块人的脸皮,真够可以的了。

    “她干什么用?”

    “没说。”

    “许萱,我知道你买车差十万块钱,可是你这么做可是不道德的,我也跟你说过,你看这事怎么办?”

    “师傅,我错了,对不起,对不起。”

    许萱哭了。

    夏春阴着脸,打电话给赵雁。

    “你马上到海圣楼来。”

    赵雁接到电话,就知道,躲是和躲不过去了。

    赵雁来了,夏春阴着脸,赵雁坐下了。

    “说说吧!”

    “馆长,我要块皮,就是想弄画儿,没其它的意思。”

    “什么?”

    “画儿,人皮画儿。”

    夏春脸都白了,以前师傅跟他说过,有人皮画儿,一幅画儿能卖到五六十万,而且还买不到。

    夏春的头皮都麻了。

    “就差这一块皮了吧?”

    “嗯。”

    “这么说我要报案,你是死定了。”

    “馆长千万别,我不弄了,画儿给你,给你。”

    “你拿我当什么了?”

    赵雁一下就跪下了,大嚎起来。

    “行了,闭了,马上把画儿拿来,包好,以后给我老实点。”

    夏春他们吃饭,她一直阴着脸,赵雁把画拿来了,就走了,夏春也回家了。

    进屋里,璩梦曼,那个男孩子,还有两个人坐在那儿。

    “是梦曼的姐姐吧?”

    “你们是……”

    “孩子的父母,他和我们说了这事,我们觉得我们应该承担起来,孩子闹出这事,现在他也没心思上学了,不如果就不上了,先办个婚礼,等年龄到了,再拿证,孩子的户口你们不用操心……”

    这是夏春没有料到的,一时竟然就蒙住了。

    “婚礼的事先缓缓,等六七月份孩子生下来之后,再办婚礼,你们看看怎么样?”

    “也好,一切都听你们的安排,只是可惜了梦曼这孩子,本来可以上清华的。”

    “你们也不用想那么多,事已至此,只能这样了。”

    臧斌斌回来了,聊了一会儿,在一起吃的饭,气氛还不错。

    夏春的心一直就是悬着的,现在看着都好,谁知道,后来还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夏春没让他们在一起,依然和以前一样,回家住。

    晚上,夏春睡不着,去书房想看会儿书,突然想起画儿的事,她把画儿拿到书房,打开,当时就呆住了。

    画儿四百宽,四百高,不大,是一张侧三分之一的脸,就差一块没有皮肤,看着这个侧面的脸,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诡异得要命,有一种深深的吸引力,再看,似乎就感觉十分的熟悉,这真是奇怪了,但是实在是想不起来,如果转过来,正脸,就能认出来。

    夏春摸了一下画儿,那皮肤就如同人的皮肤一样,只是没有温暖,那应该全是真人的皮肤,夏春哆嗦了一下。

    这画面很简单,但是却显得诡异,这个年轻的女人应该是微笑着的,那笑肯定是很诡异的笑。

    夏春看得汗都下来了,臧斌斌推进来,把她吓得叫了一声。

    “怎么了?”

    臧斌斌进来,夏春把门关上说。

    “你看看这画儿。”

    夏春就说了这画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