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终者

首页|玄幻|仙侠|言情|历史|网游|科幻|恐怖|其他

送终者 > 第一部 诡异的规矩 第九十章 七阴煞

第一部 诡异的规矩 第九十章 七阴煞

    警察确定了,这事才结束了,林天华火化家属坚持要在早晨,第一炉,洗炉,清炉就不错了,洗炉那是不可能的,洗炉除非是市以上的领导。

    家属坚持不化,最后不得不洗炉,一直折腾到了下午两三点钟才火化完事。

    对于发生的诡异事情,夏春都理解不了。

    夏春和宗明在一起吃饭的时候,她问了。

    “告诉真实的情况。”

    “这事真不怪我,林天华说,自己无所不能,我就说,你进无号箱,呆上两个小时,我一切事都不拦着你,那就没人拦着你了。”

    “他进去了?”

    “对,进去了。”

    “他能进去,应该没有问题的就能出来。”

    宗明冷笑了一下。

    “有什么事吧?”

    “林天华就是太自大了,我没在火葬场呆过,可是你师傅是我最好的朋友,那是七号箱,从来不放尸体的,而且之前,我打了封,进去没有六个小时就出不来,林天华小看我了,他进去,两个小时是没问题的,可是六个小时,就冻硬了,这可是他自找的。”

    “打封?”

    “七号箱无号,七是煞数,尤其还是在这个地方,没人碰,林天华不害怕,他天天呆在那儿,知道怎么情况,可是,进去前,我打了封,阴封,他想解开,要去阴间去,就是他能去,到阴间的路需要三天,三天肉身子早冻死了。”

    夏春没说话,没有想到宗明这么狠,可是为了她,他真敢做。

    这事平息下来,赵雁就申请提前退休了,夏春同意了,她不想再追这事,如果闹起来,谁都没有好处。

    转眼就是五月份了,夏春上火,璩梦曼把孩子生下来,到底还能活多久,谁都不知道,而且孩子生下来,到底是怎么回事,谁也说不清楚。

    夏春忧虑,臧斌斌也是。

    璩梦曼突然提出来,去舜翠灵的老房子去住。夏春和臧斌斌就搬过去了。

    现在一切都依然着璩梦曼,她自己也知道,自己活的日子并不多了。

    夏春没有想到,政府突然要提出来,把封户村拆迁,而且行动很快,五一那天开始动工的,三十台镐机,一直开始干。

    然而,谁都没有想到,三十台镐机进村全部熄火,怎么都打不着,这绝对是一件诡异的事情,这事就放下了,因为没有一个人愿意去做这事了。

    封户村的诡异已经让所有的人都害怕了。

    但是,政府并没有就此罢手,这个封户村的位置是实在太好了,一侧河,一侧江,对面青龙山,后面元宝山,绝对是一块风水宝地了。

    局长找到了夏春,说了封户村的事。

    “你别找我,我是一点招儿也没有。”

    局长也看出来了,看来是没招可使了,可是上面给的压力在,局长竟然玩了一个黑的,火烧封户村。

    那一夜,真是火烧连营了,五月份,小草刚出来,原来的蒿草都还干着,只是一瞬间,整个村子成了火海,四周打出了防火道,消防队员把村子,围上了。

    那一夜,哭声一直持续到了天亮,整个城都听得见,那是封户村传出来的。

    这一夜的哭声,让全城的百姓都害怕了一夜。

    封户村天亮后,都不存在了,机器进村了,几天就成了平地。

    夏村去过一次,去的时候,已经是平地的,设备都进去了,盖成东北最大的别墅区。这个地方确实是风水宝地。

    地基打起来了,别墅也慢慢的起来了,几百栋别墅。

    夏春摇对。

    七月份,璩梦曼的预产期到了,去医院检查,一切正常,可是就是不生,过了一个月,到了八月份,依然没生。

    夏春和臧斌斌就毛了,孩子检查正常,在里面挺好的,可是就是不生。

    璩梦曼到是不着急,拖一天算一天,天天到是快乐,那个小对象也是天天来,小对象的家里也提出来结婚的事,夏春没同意。

    让夏春最没想到的是,璩梦曼突然提出来,在润景别墅小区买房子,那个地方就是封户村,夏春不同意,是期房,就是现房,夏春也不会同意的,那是什么地方?当初鬼哭一夜,全城的人都知道。

    璩梦曼竟然和小对象去看了,而且定下了一套,竟然是七号别墅,煞数。

    璩梦曼回来说,把夏春气坏了,不给拿钱,她就要把舜翠灵的老房子卖了。

    夏春和璩梦曼吵起来了,把她气哭了。

    臧斌斌把夏春拉进卧室。

    “她现在愿意干什么就干什么,别惹她了,没有意义的事。”

    夏春不说话,这个璩梦曼到底要干什么呢?

    夏春舍不得师傅的老房子,最终还是拿出了二百多万,直接交了全款。

    别墅盖得速度非常的快,十月底所有的一切都完成,进户,什么薰衣草庄园,山顶公园,绿色蔬菜大棚,跑马场,钓鱼池,都完工了,速度从来没这么快过。

    可是,谁都没有想到,没人买,璩梦曼是唯一的住户,装修。

    这璩梦曼的孩子就是不生,像没事人一样,一周检查一次,医生都有点发蒙了,还开玩笑说,不会生一个哪吒太子吧!

    这里的环境确实是一流的,而且配套设施投入的也是最大的,全市也是一流的,可是就是没有买,谁都知道这里百封户村的原址。

    璩梦曼住进去,已经十一月份的,夏春陪着,臧斌斌不去。

    整个别墅小区,就他们一家灯亮着,像鬼城一样,有点可怕。

    璩梦曼就是不生,那个小男孩子的家长也总是跑过来看,也急得不行。可是没招。

    夜里,听到了哭声,夏春激灵一下醒了,看看睡在身边的璩梦曼,一点反应也没有,她起来,走到窗户那儿往外看,对面的山上一片漆黑,看着有点瘆人,哭声是断续的,但是一直没有停下来。

    突然,夏春看到另一个别墅的灯亮了,那里应该没有住人,一会儿又熄灭了,其它的别墅灯亮了,隔着的亮,有的时候三栋别墅一起亮,有的时候就亮一栋,真是奇怪了。

    这里夏春是可以确定的,只有她们住在这里。早晨,璩梦曼起来,精神十足。夏春就没提这事。

    “从来没有睡得这么舒服过。”

    璩梦曼坐下,夏春就给做早餐,吃过后,小男孩子就来了,夏春去上班。

    进办公室,夏春就琢磨着,璩梦曼非得要在那儿买别墅,看来那里的阴气重,让她感觉到舒服,这是她分析的,想想,那孩子,真的要出世了,说不定会怎么样,想想就哆嗦了一下。

    干经打来电话,让夏春写点诗,有一个诗赛,夏春已经有很久没写诗了。

    那天,夏春写诗,在办公室里,写到中午,两首诗写完,她看着,诡异。

    铁质的项链在阴界里

    亦如黄金

    母亲干枯在手指

    亦如冬季树的枝叉

    经年的疼痛着

    ……

    夏春自己看了,都摇对,感觉诗里就有股子阴气一样,扑面而来。

    夏春犹豫了一下,还是给干经发过去了。

    回家,璩梦曼和小男孩了已经把菜准备好了,吃饭的时候,小男孩子说,准备结婚。

    夏春说。

    “我说过了,等孩子生下来的再说。”

    “可是我想照顾梦曼。”

    “你不是在照顾了吗?噢,我可以离开这里。”

    夏春听明白了小男孩子的意思,这也肯定是璩梦曼的意思,她没办法说出口来。

    夏春吃完饭,开车就回家了。

    臧斌斌在家里弄着鱼,看到她回来了,说。

    “梦曼还好吗?”

    夏春就说了璩梦曼的意思。

    “这样也行。”

    夏春不放心,不管怎么样,璩梦曼也有和人不同的地方,如果真的出现点意外,他们没办法处理。

    夏春晚上吃过饭,和臧斌斌出去,开着车去了封户村的别墅区,他们没有进去,远远的看着。

    “你看那灯,竟然有几十家亮着,我知道,根本就没有人住在这里。”

    “那是开发商雇的人,住在那里的,晚上要亮灯,吸引其它的人来买,如果你空着,就一户,谁来买?”

    夏春没有料到,竟然是这样,她还以为是诡异的现象。突然,臧斌斌说。

    “不太对,只亮一会儿就关上了,然后下一家亮,这挺奇怪的。”

    “我们进去看看。”

    “也好。”

    两个人进了别墅区,进了一栋别墅,刚才亮过灯的,门竟然没有锁,进去,看了一圈。

    “挺奇怪的。”

    臧斌斌刚说完,灯一下又亮了,把两个人吓了一跳,确定房间里没有人。

    “鬼开灯,这些鬼在玩呢!”

    臧斌斌说完,就拉着夏春出去了。

    “怎么回事?”

    “这里的阴气重,鬼魂多,能开灯的鬼魂都得是百年以上的,这里确实是不适合人住,人鬼混杂着,它们可以看到你的世界,你却看不到它们的世界,那是十分可怕的。”

    夏春摇头,在这里开发别墅区,那绝对不一个失误,这个封户村在全国都是有名的诡异的村子,现在完全的消失了,又建起别墅区来,似乎像是给那些鬼魂新盖的别墅一样。

    别墅一直在降价,一百二十万,单体别墅就出售,就开始有贪便宜的了,竟然也卖出去十几栋,大概很多人都在看着,看有买的了,就开始跟风,到四月份的时候,竟然卖出去了三分之一。

    夏春再去看,就觉得这个小区有了人气了,不再那么阴气森森的。

    璩梦曼他们没有结婚,但是天天在一起过日子,孩子就是不生,去省城检查了,医生说,没有问题,一切正常,可是这都过了多长时间了,竟然没有动静,璩梦曼似乎不着急,一天就是吃,但是不见胖,就那样子。

    夏春着急,去林石那儿。

    林石看到夏春说。

    “瘦了。”

    “能不瘦吗?整天的提心吊胆的。”

    “怎么了?”

    “梦曼怀孕这么久了,就是不生,检查还一切正常。”

    “其实,有句话我是一直没说,梦曼怀的是鬼胎,要到七月份才能生,18个月。”

    夏春吓了一跳,果然就是出问题了。

    “怎么会这样?”

    “梦曼本身就不属于正常人,是,什么都和正常人没区别,可是她还是到阴气重的地方住着舒服,这就是一个特性,那是跑不掉的。”

    “那生下来会是什么?”

    夏春说话都走音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