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终者

首页|玄幻|仙侠|言情|历史|网游|科幻|恐怖|其他

送终者 > 第一部 诡异的规矩 第九十二章 活鬼胎

第一部 诡异的规矩 第九十二章 活鬼胎

    对于这样的决定,让孩子跟着璩梦曼走,这得让璩梦曼知道,可是怎么跟她说呢?

    夏春去林石那儿。

    “怎么办?”

    “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孩子跟着璩梦曼走,如果留下来,最后将有无尽的麻烦,孩子过七岁之后,就会来麻烦了。”

    “可是……”

    “不用说,我知道,这事很麻烦,璩梦曼也不会同意的,你也是于心不忍,那这事你和臧斌斌好好商理一下,至于会有怎么样的转机,那可就不太好说了。”

    夏春头都大了,她进别墅小区,龙明就叫她。

    她跟着龙明进了办公室。

    “我偷偷的看那孩子了,活鬼胎,必须让他走,不然将来会惹出来大麻烦的。”

    “什么麻烦?”

    “活鬼胎,入阴出阳的,跟走家门一样,这是两界,这样是不能存在的,如果他这样,入一次阴,家里就死一个人,一直到死光了之后,他就会吸阳气,成千上万的死人,阳过万,阴集千,那就是大鬼,祸害人呀!”

    夏春听得直发毛,龙明会不会是夸大的说了呢?她不知道。

    “让我考虑一下。”

    “没有什么可考虑的,我们总是说,这个人命硬,克夫,克父的,那就是鬼胎,但是只是在怀孕的时候,惹到了小鬼,有点小阴气,死一个两个的就没事了。”

    夏春不说话,起来走了,她不想再听下去了,这样的决定是太难了,臧斌斌是没办法说什么。

    璩梦曼还是在九月份的时候,回到了原来的高度,夏春不得不说了。

    “梦曼,我想让孩子跟你一起走。”

    璩梦曼泪流成河,半天才说。

    “姐,让他活到七岁,七岁之后你让他走,七岁之前他不会祸害人的。”

    夏春捂着脸哭了,怎么办?怎么办?她最终还是同意了,留着这个孩子到七岁,起名,璩峰。

    璩梦曼在第二天就没有了阳气,夏春给送回小棺里,封棺,等着七七四十九天之后,葬到师傅的旁边。

    男孩子的家长非得要把孩子带走,夏春不同意,他们就强行的带走了。

    “春儿,在什么地方生活都是生活,在那边会更好一些,毕竟还有一个父亲,我们给不了的爱。”

    夏春没办法,同意了,每周去看孩子,这孩子长得风一样的快,也会逗人,哄人,特别的有意思,夏春就是不敢看他的眼睛,那眼睛绝对不是一个孩子纯净的眼睛。

    九月份,干经来电话了。

    “那两首诗写得太诡异了,都说好,一等奖归你了。”

    “谢谢老师。”

    “那个到部队创作室的事,你考虑一下,我们这边需要这样的人才,尤其是女作者,来了就是少校。”

    夏春真的想离开这里了,她不想再在火葬场呆着了,留下的太多的伤。

    夏春和臧斌斌说了,他同意。

    十一月份,夏春到部队了,臧斌斌生意也不做了,跟着去省城,每天养鱼种花的,反正不差钱,这样也挺好的。

    夏春从火葬场出来之后,臧斌斌非常的高兴,天天人做饭,哄着她。

    夏春在四十九天后,把璩梦曼下葬后,就再也没有回那个城市,她想璩峰,也不去看,因为她不想看到那双眼睛。

    转眼又是一年的开春,夏春就感觉不舒服,身体似乎出现了毛病,她去医院检查,竟然检查不出来毛病。

    夏春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写诗也似乎一下就失去了灵性一样,写出来的东西,干脆就没法看。

    干经都奇怪得要命,甚至怀疑她,以前的诗不是她写的,简直就如惹两个人一样。

    夏春真的就病了,就是浑身没有力气,在家里养着,臧斌斌照顾着,还去了北京,上海,都没有检查出问题来。

    宗明省城,给她打了电话,到家里来看夏春。

    夏春说了自己病的情况。

    宗明笑了一下,半天才说。

    “你这不是病,你是双阴之人,脱离了那个地方,阴气少了,部队是阳气最重的地方,所以你就会这样。”

    “怎么办?”

    “我想斌斌也应该知道,只是他不愿意再让你回火葬场工作罢了。”

    夏春看了一眼臧斌斌。

    “是吗?”

    臧斌斌点头。

    “也许我命中注定了,就是在那地方呆一辈。”

    “好了,你也别在这儿呆着了,这样你太难受了,明天我们就回去。”

    臧斌斌叹了口气。

    夏春和干经谈了,干经非常的意外。但是,夏春没说双阴的事,干经根本就不相信这样的事情。

    “这样,我打个报告,你穿着军装,回地方工作,但是还是我们这儿的人,一个月回来两次,参加创作。”

    “这能行吗?”

    “试一下。”

    报告打上去了,几天后就来信了,没问题。

    夏春就回到了市里,回到了火葬场,馆长是当不上了,因为有人顶了,夏春又回去当化妆师了。

    夏春回去身体立刻就感觉到非常的轻松,病也好了,诗也能写出来了,夏春直摇头。

    臧斌斌开了一家饭店,不大,但是装修讲究,座位就七个,自己留一个,六个座位最初没人,后来就是订位置,一个星期内的都订不到。

    夏春觉得这样的日子才是最舒服的日子,感觉一切都那么舒服。

    臧斌斌也乐在饭店中,每天研究新的菜。

    夏春在街上遇到了璩峰,他的奶奶还着。

    “夏春,这孩子可聪明了,随他妈了,他妈就聪明。”

    夏春只是点头笑了一下,聊了几句就匆匆的走了,她不想看到这孩子的眼睛。

    除了这个孩子让夏春心烦之外,似乎其它的事都很顺了。

    龙明突然就来找夏春。

    “那孩子你不能再让他活着了。”

    “这事和你没关系,你怎么乱操心呢?”

    “我说过的,那非常可怕的。”

    “我告诉你,你不能碰这孩子,而且你离我们远点。”

    龙明走了,夏春都觉得奇怪,这个龙明怎么就盯上了璩峰了呢?

    夏春去饭店跟臧斌斌说了。

    “龙明,龙半疯,龙正义,这是外号,你听听,就明白了,你放心,明天我去找他,告诉他再欠就把手给砍下来。”

    第二天,臧斌斌真的拎着菜刀去了别墅区,进了龙明的办公室,把菜刀往桌子上一砍。

    “你小子再欠欠儿的,我就砍掉你的手。”

    “我是出于正义。”

    “正义?你老小子干了多少阴损的事,还好意思说?用不用我一一的说来。”

    “别,别,我不管了,我不管了。”

    “龙正义,你管其它的事我不管,这事你再敢管,我就让你彻底的正义,这把菜刀送你了。”

    臧斌斌从龙明的办公室出来,在门口看到了璩峰的奶奶带着他,不少人围着逗着这孩子。

    臧斌斌没看,走了。

    他一直就不赞成在这个孩子,甚至不赞成让璩梦曼来这个世上走一次,这是多么痛苦的事情,有感情了,就分离了,永久的。所以,臧斌斌一直不太爱跟璩梦曼说话,就是不想接触太深了,到时候感情太深了,一走就会很痛苦的。

    夏春化完妆,跟着许萱出来。

    “师傅,你也教我写诗呗,我也去当兵,你穿军装真漂亮。”

    夏春笑了一下。

    “行,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个天份。”

    夏春给许萱拿不了少诗集,还有创作方面的书。其实,夏春知道,这并是不简单的事情,你写好了,没机遇也不行,如果自己不是遇到了干经,恐怕也没有这样的机会。

    夏春带着许萱进了饭店,进了包间,臧斌斌说。

    “小许,今天我新创的菜,你品尝一下。”

    刚说完,童雪就钻进来了,看到夏春,伸了一下舌头说。

    “师姐。”

    “看你这意思是总来了?”

    臧斌斌笑了一下说。

    “嘴特馋,几乎天天跑来。”

    童雪坐下说。

    “师姐,把你的军装借我穿两天。”

    “不行,部队有规定的。”

    “切。”

    许萱就捂着嘴乐。

    童雪生完孩子,一天没管过,就像没有这个孩子一样,整天的疯玩,疯吃。

    这到是让夏春挺服气的,能舍得,能抛下,一般人可做不到。

    臧斌斌创出来的菜,确实是新奇,也好吃,看来这小子竟然有这样的才能,到是没看出来。

    夏春和臧斌斌回家,宗明在门口转着。

    “你怎么也不打个电话?”

    “我估计你们快回来了。”

    进去后,宗明说。

    “龙明要对孩子下手。”

    “他去了?”

    “对,他就要为正义而战,不畏惧一把菜刀。”

    “龙疯子,我真不弄断他一条腿,他就没完了。”

    “这事你们怎么考虑的?”

    “七岁之前,我们会让他回去的。”

    “只是,到时候恐怕就难了,那种感情是割舍不掉的,尤其是孩子的爷爷奶奶,还有父亲。”

    夏春知道,到七岁的时候,会非常的麻烦的,那个时候真的走不了了,就会发生极其可怕的事情。

    现在也是没招儿了,璩梦曼临走的时候求过她,她也答应,七岁之前保证他安好。

    现在就是让这个龙疯子停下来,这个龙疯子真是一个疯子。

    夏春和臧斌斌去找龙疯子,这小子坐在大椅子上,摇头晃脑的。

    “两个人一起来的?”

    “龙疯子,你有病吧?人家的事你管什么?”

    “我是正义的化身。”

    “我看你是精神不好。”

    臧斌斌上去就抓住了龙明的领子,抽了两个嘴巴。

    龙明大叫两声,挣扎开了。

    “臧斌斌,我不和你打,并不是打不过你,我告诉你,再惹着我,别怪我不客气。”

    “你不就会摆阴招儿吗?那小把戏的,我一看就明白了。”

    “我就是死了,也要为正义而战。”

    “火葬场七号冷冻箱还闲着。”

    龙明一哆嗦。

    “我把你放进去,封箱,我想你没有本事打开,你连火葬场都不敢去,还胡叫什么?”

    “我,我是正义的化身。”

    龙明再说这话就没底气了。

    两个人看和龙明也说不明白了,就出来了,夏春问。

    “是不是精神有问题?”

    “有点问题,有的时候着三不着四的,过两天就好了。”

    夏春就盯住了龙明,别真的去把璩峰给弄出事了。

    龙明过了两天,真的就给夏春打电话了,给赔礼道歉的。

    夏春还是没敢放松。

    果然,龙明真的就出手了,在他们住的别墅四下了麻粒,那种小得几乎看不到的一种种子,是驱阴气的。

    璩峰的奶奶当天就打来电话说,璩峰一直就是哭闹,从来没有这样过,去看医生了,没什么问题,可是就是哭。

    夏春过去了,看了一眼璩峰,就给龙明打电话了。

    “你把麻粒给我马上弄干净。”

    “我去,你们化妆师这个也明白。”

    龙明跑来了,一通的扫。

    “龙明,如果你再这样,我真得考虑把你送到七号冷冻箱里了。”

    “那可是杀人,你要犯罪的。”

    “可是,如果你自己进去,那是不是就是自杀?冷冻室里有监控,可是拍到一切,可是你自己进去,那就没招儿了。”

    龙明脸上的肌肉抽了一下,夏春知道,这龙明其实是在装疯,他一定有他的什么目的,这次只是试探他们。

    对于这件事,夏春还是害怕了,臧斌斌听完,生气了。

    臧斌斌找龙明,然而,龙明却失踪了,找不到龙明了,到底去干什么了,谁也不知道,反正就是不见人了。

    夏春不得不把璩峰带在身边,最初他们不同意,夏春坚持着,也就同意了。

    夏春这些天没去化妆室,带着璩峰。

    龙明失踪了,肯定是会玩出什么手段来了,这个相阴宅的人,就好好的弄你的阴宅,偏偏玩什么邪门的。

    宗明打电话来说,有人在黑井那儿看到过龙明。

    黑井是位置市东面山上的一个地方,三角区的位置,山上有一块十几平的空地,白岩石,空地中间有一个两米直径的井,壁石都是黑色的,所以叫黑井,天然形成的,到底有多深,有专家去测过,没测出来,往下扔石头,就没有听到过声音。

    有人说,那是通阴的井,所以没底,掉下去,直接就入阴了。

    反正说法很多,夏春没去看过。

    夏春和臧斌斌黑井,站在井边往里看,哆嗦了一下。

    井里的风往上顶,虽然不大,但是可以感觉到。

    “看来这井是通什么地方的,有风,有就口。”

    “龙明来这儿干什么?”

    “这个井我和宗明也来看过,是困井,困邪恶的东西的,壁是黑色的,邪恶的东西扔下去,就永远的困在里面了,是不是龙明要把……”

    臧斌斌没有往下说。

    夏春他们回去,璩峰的爸爸,爷爷,奶奶就来了,要把孩子抱走,不抱走都不行。

    夏春我也想再争了,孩子抱走了。

    她一个劲儿的叮嘱着,看好孩子,别让陌生人靠近。

    夏春还是紧张,龙明龙疯子到底是什么目的呢?

    夏春没有想到,第二天,璩峰就失踪了,报警了,没找到。

    龙明也找不到,打电话不接。

    一直到半夜,龙明打过来电话说。

    “我成功了,这个小鬼胎,我把他扔到了黑井里,不过不会死的,等我死的时候,我也下去,跟他一起去地狱,他是活鬼胎,永远在我身边,我在上面所拘的小鬼,阴魂什么的就不敢来找我麻烦了,哈哈哈……”

    夏春激灵一下,不知道龙明说得是真的是假的。

    臧斌斌气得发疯,骂龙明,可是没招儿。

    天亮,两个人就去了黑井。

    趴在井边,听不到声音。

    “怎么办?”

    “龙明不一定说的是真话,这黑井是无底儿的,他把璩峰扔下去,困在里面,我感觉有点不太可能。”

    夏春分析着,手机响了。

    “夏春,我看到你们了,有胆子的就下去,璩峰确定是在里面,哈哈哈……”

    龙明挂了电话,夏春四处看。

    “别看了,这山里随便的藏在一个地方,都看不到。”

    “怎么办?”

    “想办法下去。”

    “不行,没危险了,无底的洞。”

    “先回去,你找林石去,我去找宗明商量一下。”

    夏春去找林石,说了这事。

    “那黑井有人下去过,老阎头,搭的是阴梯,至于到底没有,发生了什么事,老阎头闭口不谈,不过,在这个世界上,会有很多的入阴之口,只是有的能看到,有的看不到,就像河里淹死人了,那就是撞到了入阴的口,人入阴了,肉身子留在了阳世,这个黑井是可以看到的了入阴之口,如果璩峰真的被扔下去了,也有可能在过界,没人引领,他是走不到阴间的,这个龙明大概早就知道这个口是入阴之口了。”

    “搭阴梯?”

    “只有阴梯是无限长的,而且可以缩短距离,可是到过界。”

    “那从其它的地方进去,能找到这个位置吗?”

    “根本就确定不了,过界的世界和我们这个世界是一样大小的,所以不可能。”

    夏春摇头,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