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终者

首页|玄幻|仙侠|言情|历史|网游|科幻|恐怖|其他

送终者 > 第一部 诡异的规矩 第九十三章 黑线结梯

第一部 诡异的规矩 第九十三章 黑线结梯

    夏春半天才问。

    “怎么搭阴梯?”

    “黑线结结就可以办到,结十三米就可以了。”

    夏春从林石家里出来,就给臧斌斌打电话,问他和宗明商量的怎么样了。

    “黑线结结。”

    他们到黑井那儿了,用黑线结梯,十三米,结完放下去。

    “这能行吗?”

    “下去就是阴身子,要比实际轻上几十倍,没有问题。”

    宗明看着黑井说。

    “我下去。”

    臧斌斌要下去,夏春说,我下去。

    “还是我下去吧,很多事你处理不了,毕竟我对过界还是熟悉的。”

    臧斌斌下去了,夏春紧张得要命,多次少,臧斌斌差点没命丢了,这次她紧张的腿都在哆嗦着。

    臧斌斌下去了,趴在黑井边,看不到人了,喊,还能听到,过了二十分钟,喊也听不到了。

    “不会有事吧?”

    “放心,没事,不过就是一个入阴过界的口,没事。”

    宗明心里也没底,这招到底行还是不行的,都很难说。

    一个小时后,依然没有动静,黑结的梯子竟然着了,从下面。

    宗明一愣。

    “阴火烧的,怎么会这样呢?”

    突然,“哈哈哈”的把他们吓了一跳,回头看,竟然是龙明。

    “你们想把璩峰这个活鬼胎救出来,没那么容易,阴火烧梯,你们也见识到我的厉害了吧?臧斌斌不从这儿出来,别的地方也出不来,黑结梯烧掉了,你再结,不是原来的,没用。”

    夏春的眼睛冒火,宗明一个高儿冲过去,龙明一下转进树林子,就不见了。

    宗明回来,咬着牙说。

    “当初我就应该让他死。”

    看来他们之间也是有什么交结的,不然宗明是不会这么说的。

    这个龙疯子真的就开始发疯了,如果这样下去,会出问题的。

    “怎么能控制住龙明?”

    夏春问。

    “他就在这大山里转,真没的招儿,这老家伙现在太精明了。”

    两个人看着黑井。

    “要不这样,再结梯,我下去。”

    “不行,结梯不是说结就结的,同一个地同,只能用这种方式一次,这是有阳间不同的地方。”

    “那也不能这样,斌斌会出事的。”

    “让我想想办法,你去林师傅问问,也许有什么办法。”

    夏春去林师傅家,林石坐在那儿喝酒。

    夏春把事情说了。

    “这个龙疯子真的要发疯了,阴火烧结梯,把臧斌斌也给困在里面了,这小子就是不想你们破坏他的好事,看来这事也挺麻烦的,那黑井也不是随便进的,不过如果能让龙明过来坐坐,我也许会有办法的。”

    夏春想,这就难了,根本不太可能,可是得想办法。

    夏春出去,去了龙明的家里,那是套老满式的房子,三进三的,夏春跳进院子,门锁碰上,从窗户往里看,阴森森的。

    夏春拿起院子里的一个斧子,就要砸门,龙明竟然开门进来了,看到夏春一愣。

    “干什么?”

    “你别冲动。”

    “我看是你太冲动了,龙明,今天我不把你房子烧了,我都改姓去。”

    夏春发疯了,几下就把锁头砸开了,拉开门进去,龙明一直不敢靠近。

    夏春真的就要点房子,龙明急了。

    “你别点,我们商理一下。”

    “商量,商量什么?今天我就让你无家可归。”

    夏春点着了布帘子,龙明冲过来,扑灭了。

    “我让臧斌斌出来,可是那璩峰不行。”

    “没条件。”

    夏春还要点,龙明就答应了。

    去了黑井那儿,宗明看到龙明,就想一脚给踹下去。

    龙明看了黑井半天,就往另一个地方走,两个人紧跟着,一个小时后,走到山最低处,有一个树丛后面,有一个洞。

    “这儿可以进去,你们等我,我会把两个人都带出来的。”

    龙明进去了,夏春就后悔了,宗明问怎么让他来的,夏春说了。

    “坏事了,这小子根本就不在乎这个,他大概也算出来自己的死期了,这一进去,恐怕就出不来了。”

    “我进去。”

    夏春就急了。

    “行,我们一起进去,记住了,进去别乱碰,也别乱说话。”

    钻进这个洞,一下就是下坡的往下去。

    “这儿竟然还有洞。”

    “可不是。”

    两个人往里走,适应了黑暗。

    全部是黑色的石头,感觉到十分的压抑。这一走竟然走了四十多分钟,然后就到了一个悬崖边,看不到底儿。

    “还是过不去。”

    “龙明过去了,我们也能过去。”

    宗明看着,他蹲下看,突然就。

    “这小子搭阴桥,你蹲下看,影子。”

    夏春蹲下后,果然是有影子。

    “怎么过?”

    “单腿跳,左腿,如果你控制不住,另一个脚碰到了,你就直接下去了。”

    夏春看着对面,能有一百五十多米,这个真让人太害怕了。

    “怎么会这样呢?”

    “其实,在我们平时生活中,有的人说能在水上走,就是这样,但是在阳光下,走的方法不同,在这里只能这么走了。”

    宗明是跳着过去的,几次险些栽下去,夏春就没有信心了,她觉得自己根本就不可能完成,如果双脚走,这阴桥是不存在的。

    “你别过来了,我自己可以,等在这儿别动。”

    宗明看出来夏春的犹豫了。

    夏春就坐在那儿等,她真的过不去,她捂住了脸,想着所发生的一切,也许,这次的事情过去了,一切就都结束了。

    人都讲着一个因果报应,也许是他们上辈子欠师傅的,这辈子来还。

    突然听到拖脚走的声音,夏春一激灵,回头看,洞口有光,有一个东西,一晃一晃的往这边来,夏春当时就傻了,那不是人,是什么东西?

    那东西越走越近,一直到夏春一米多的地方,那个东西站住了,形状像人,但是一切都是模糊的,什么都看不出来。

    “我是臧斌斌影生。”

    “什么?”

    “有太阳的时候会有影子,那就是你生命里的另一个自己,就是影生,这属于阴命,你们是阳命,阴阳交合才能活命,现在我接你去,把臧斌斌拉出来。”

    “他怎么了?”

    “影生离开了你,那你的生命就结束了。”

    夏春一下就傻了。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你骗我。”

    “我没骗你,我确实是厉斌斌的影生,他真的死了,你身上有一块痣,只有臧斌斌知道。”

    夏春一听,这确实是真的了,她一下就晕过去了。

    醒来的时候,影生笨笨的抱着她。

    “带我去。”

    夏春的眼泪不断的在流着,影生走到悬崖边上,像没看见一样,依然走,竟然如走平地一样。

    过去后,影生把夏春放到地上说。

    “我帮你把他弄出来后,我就要见阳光,见到阳光,我就散了,臧斌斌也是彻底的死了。”

    “你可以回去的。”

    “我回不去的,出来就回不去的。”

    “为什么?”

    “你站在阳光下,如果没有了影子,三天后就会死的,影子出来就没有办法再回去了。”

    夏春的眼泪控制不住。

    一直往前走,十分钟后,停下来,一道门前。

    “拉开门,臧斌斌就在里面了。”

    夏春拉开门,是一间很小的黑屋子,臧斌斌果然就在里面。

    夏春扑上去,抱着臧斌斌摇头,可是没有反应,夏春就知道,臧斌斌真的死了,她“哇”的一下,撕心裂肺的哭起来。

    影生进来了。

    “好了,得走了,不能可得太久。”

    “那宗明呢?璩峰呢?”

    “臧斌斌都安排好了,没有事的。”

    影生抱着臧斌斌往外走,夏春紧跟着,回去的路竟然没有了悬崖。

    出了洞后,影生一直抱着臧斌斌,一直到下山,放到车里。

    “太阳出来,我就散了,你把他送到火葬场13冷冻箱吧!”

    影生不见了,夏春开着车,去了火葬场,13号冷冻箱拉出来,她把臧斌斌抱进去,就大哭起来,这仅仅这么短的时候,就这样了。

    夏春把冷冻箱推进去,关上,她回家,坐在那儿发呆,她的脑袋已经是一片空白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直到天亮,门帘突然被掀开了,门一直没关。夏春没有看到人。

    “春儿,别伤心,我回来了。”

    这是臧斌斌的魂儿回来了,正常人是在五天后,臧斌斌可以这么早回来。

    “我五天后就离开了,我还能陪你五天,不用伤心,人总会有死的时候。”

    夏春捂着脸哭。

    “都怪我,都怪我。”

    “春儿,这谁都不怪,在下面的生死录上,都写着你一生遇到的事,什么时候死,这谁都是改变不了的,这就是我们常说的命。”

    十点多,宗明打电话来。

    “我出来了,马上过去。”

    宗明进门,左侧的脸黑了。

    “脸怎么弄的?”

    “鬼打青,没事,那个斌斌他……”

    “我知道了,尸体在火葬场了。”

    “璩峰要七天后才能出来。”

    “龙明呢?”

    “出来了,不过只剩下半个人了,另一半是透明的,看不到,活不过四十九天。”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进过界的时候,斌斌已经躺在那儿了,龙明也只有半个身子了,看来是打起来了,都用了玩命的招子,真对不起,我没帮上什么忙。”

    “你命都不要了,往进冲,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

    夏春捂着脸哭起来。

    如果没有这事,一切都将会顺利的发展,他们也会幸福的,因为经历生死,可是没有想到,竟然没有走到头,到这儿,一切就全部结束了。

    许萱和高南来了,站在那儿不动,童雪一直没露面。

    化妆的那天,夏春拿着化妆箱进化妆室,童雪已经在里面了。

    “师姐,让我给化吧,让我送他一次。”

    童雪哭成泪人了。

    夏春没动。

    “许萱,扶你师傅出去,到告别厅等着。”

    夏春被扶出去了,馆长一直跟着,火葬场的所有员工都换上了新的白色的衣服,其它的火化都车暂时停下来一个半小时。

    臧斌斌推进告别厅,夏春看到那妆,是笑着的,那是臧斌斌最调皮的笑,她永远也忘记不了。

    夏春晕过去好几次。

    骨灰盒捧出来,存放了,许萱和高南把夏春接到他们家里住了。

    一个星期后,璩峰出来了,那边打电话给夏春,夏春突然就火了。

    “回来干什么?害人精。”

    然后就挂了电话,她有点失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