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终者

首页|玄幻|仙侠|言情|历史|网游|科幻|恐怖|其他

送终者 > 第一部 诡异的规矩 第九十五章 小鬼难缠

第一部 诡异的规矩 第九十五章 小鬼难缠

    宗明再说话的时候,夏春才说话。

    “噢,挺好,挺好。”

    “我想过去看看你。”

    “最近不行,有创作任务,都集中了,出不来。”

    “噢,那过一段时间的。”

    夏春挂了电话,她不想和宗明有感情上的牵扯,因为他和臧斌斌是好朋友,和师傅也是朋友,觉得特别的别扭,看到宗明就会想起臧斌斌来,何况,他和童雪还结过婚。

    夏春第天去部分转一圈,有会开会,创作会,没会回家写诗歌,她感觉越写越好,那两幅画儿似乎给了她无尽的激情一样。

    一首长诗《哭泣的女人》一下就走红了,这首诗也完全奠定夏春在诗坛上的地位。

    转年的春天,这首被释读到了国外,翻成了十几种文字,这是夏春没有料到的。

    她沉浸在这种愉快之中的同时,也突然就会想到璩峰,这个让自己永远疼着的男孩子,当初她就不应该让璩梦曼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可是现在想什么都晚了。

    夏春还是去看了璩峰,个子长了不少,尽管不见面,这孩子竟然对夏春是非常的亲,跟亲妈一样。

    夏春还是不想跟这孩子多接触,不想有太多的感情,那样,在他七岁到来前,要回去的,那么一切都又是伤心的事情。

    夏春知道失去的痛苦,也理解了师傅,失去女儿之后的那种伤痛,制造了这么一个女儿出来,也是可以理解的,只是师傅如果不死,那么师傅是会控制住的。

    这一切才夏春来讲,似乎都是回忆了。

    夏春去了宗明那儿呆了,一会儿就走了,她不想说得太多。

    回来后,申然就来了,带来了家乡的特产,他探家去了。

    申然提到了,和家里说了夏春,家里表示同意,没有意见。

    夏春一愣,这个时候她才意识到,她是在和申然正式的处对象呀!这她从来没有意识到,突然意识到了,竟然有些慌张,如此下去,面临的就是结婚,再结一次,那会怎么样?

    “夏春,你再想什么?”

    “没事,没事。”

    “我还有两天假,这两个我陪你。”

    “你应该在家多呆这两天,两年才回去探家一次。”

    “没事,家里也没有什么事。”

    夏春知道,这两天的时间,对于一个当兵的来讲,那是珍贵的,两天时间,陪陪两年没见的父母,那是什么呢?

    夏春挺感动的。

    但是,夏春对申然还是爱不起来,她总想着臧斌斌,对于申然突然说的,父母满意,她有点反感了。

    申然人不坏,但是有的时候,处理事情的方法,有点军人式,直爽。

    女人的心思是细碎的,申然显然没有处过对象,对这个不太懂,总是紧张。

    而且紧张的不是地方,这个夏春到是理解,可是丈夫刚死不久,提这事,是不是就不对劲儿了。

    夏春没说,但是申然看出来了,知道自己什么地方做得不对了。

    一连几天,申然都没有来,夏春觉得挺奇怪的,开创作会,也没有遇到申然,干经竟然也没提。

    夏春散会后问干经了。

    “老师,申然呢?”

    “什么?”

    夏春脸一下就红了。

    “噢,申然出差了,你不知道吗?”

    夏春笑了一下走了,干经到是蒙了,两个处得挺好的,怎么闹情绪了?

    申然出差回来,给夏春买了很多的东西,臧斌斌也是这样,她总是想到他。申然出差没有告诉夏春,也是想让自己冷静一下,看看自己到底喜欢夏春不,还有就是,夏春会有什么反应。

    龙明最终没有逃过这一劫难,死在了家里,那天龙明是给宗明打的电话,他们过去,床上只有水和衣服。夏春一哆嗦。

    “这就是报应,连个肉身子都没有留下。”

    屋子里很快就散发出一股难味的气味来,两个人出来了。

    “怎么会这样?”

    “这种人的死法都奇特,也没有什么奇怪的,总归一死。”

    夏春在许萱家住了一夜,就回省城了。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一个东西已经跟上了她,她去龙明家的时候,被跟上的,似乎龙明在最后死的时候,也料到了,夏春会到他家一样。

    这是夏春完全没有料到的,宗明也没有料到邪恶之人,到最后也不会放过害人的机会。

    夏春回去,就感觉到有些异样,似乎总有人抱着她的腿一样,这种感觉最初夏春到是没有在意,她这段时间总是出现错误,感觉臧斌斌还活着一样,有的时候会感到臧斌斌拉她的了。所以她并没有在意。

    可是,夏春晚上也感觉到,人有抱着她的腿,而且一抱就是一夜,早晨起来,她发现腿青了一块,昨天夜里,她感觉有人掐了她的腿一下,她惊醒了,以为是梦,并没有在意,可是早晨起来,腿竟然青了,这真是太奇怪了。

    夏春就知道,自己有可能是被什么脏东西缠上了,自己是双阴之人,总是会被这种东西找到麻烦的,它们似乎特别的喜欢缠着夏春一样。

    夏春有点紧张了,如果抱着腿,那应该是一个孩子大小的小鬼缠着自己,小鬼难搪,这是平常总说的,师傅也告诉自己,小鬼最难缠了,如果被缠上了,你不送他走,都不会离开你的。

    夏春冒汗了,她吃早点的时候,一杯牛奶就掉到了地上,明明就放在桌子上的,她也没动,看来是小鬼捣乱了,不让她吃好早餐,她索性就不吃了。

    夏春找到线,拉了一个阴三角形,这样做,就可以看到小鬼,师傅教的。

    果然,在三角形里,夏春看到了一个孩子,调皮的还冲她笑,把夏春吓了一跳,怎么会这样呢?

    那小孩子不过就四五岁的样子。夏春有点毛愣了,自己又惹上什么事了,似乎自己这段时间没有干过乱七八糟的事。

    夏春看着小孩子,手里竟然拿着一个骨勺子,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她一下就想到了,在龙明家的桌子上,就是最后一次去的时候。

    夏春明白了,这是龙明死的时候,使出的最后一招子,让自己惹上麻烦。

    骨勺子是的挖心用的东西,让人失心,失心疯,就是撞鬼造成的一种病。

    小孩子舞动着小勺子,夏春直冒冷汗,怎么办。

    小孩子竟然把线拉断了,然后就看不风了,夏春坐下没有动,就感觉到腿又被抱住了,她一甩,就听到了哭声,孩子的哭断,挺惨的哭声,她听得毛骨悚然的,那哭声就像璩峰那次的哭,不断的,一哭好几天,听得夏春发毛,她站起来,去了部队。

    部队是阳气最旺的地方,脏东西都不敢跟进来。

    果然,夏春再也没有感觉到有什么缠着,抱着的东西了。

    夏春想,不管怎么样,得把小鬼送走,总不能就呆在部队不回家吧!

    夏春知道,自己没办法把这东西送走,只能是给宗明打电话,说了这事。

    “怎么会这样呢?”

    “是龙明最后死的时候弄的,他算计到了,我会在他死了以后去他家的。”

    “小鬼难缠,最麻烦的事了。”

    宗明第二天来省城了,进了夏春的房间,看了一眼说。

    “你躲在墙角我也能看到你,我找你的主人去,别在这儿呆着。”

    宗明竟然一眼就能看见。

    “她就是我的主人,我原来的主人死了,她就是我的主人。”

    “原来是龙明养的小鬼,这货,什么都敢养。”

    “那你想怎么样?”

    “我要永远的呆在这儿,跟着她,抱着她。”

    小鬼的声音是四五岁孩子声音,听得夏春汗毛直立立。

    师傅说过,夏春是双阴,天黑出去后,有小孩子叫你,你千万不能答应。

    没有想到,就是自己做到了,也还是惹上了麻烦。

    “我们送你回去,早点转生。”

    “我需要活体,一起走。”

    夏春和宗明听完都毛了。

    “活体,那不是害人吗?这绝对不可能的。”

    这个小鬼要符在活人的身上,也是孩子的,成阴阳之体,这样的转生是双生双命,就是双胞胎,双胞胎出生后,是有一种特别的感应了,将来就是有麻烦了,也可以替换而活。

    “这不可能,你已经死了,你回去,一切就都结束了,你再转生一家,过你的日子。”

    “做梦。”

    小鬼的声音稚嫩,但是却充满了一股子阴气,听着就吓人。

    “怎么办?”

    “你就这样带着它,我回去想办法,没有想到,这小鬼竟然有这么大的阴劲儿。”

    宗明走了,夏春就发毛,申然来了,给她带来了不少好吃的。

    夏春吃着,申然转身拿东西,竟然被抽了一个嘴巴子,“叭”的一声,申然一激灵,转身瞪着夏春。

    夏春就闭上了眼睛,然后就听到小鬼的窃笑声,她气坏了。

    “你干什么?”

    夏春一嗓子,把申然弄得更懵了,打完他,还问他干什么。

    申然阳气重,是听不到小鬼的说话声的。

    “你先回去吧,以后我跟你解释,没事没事。”

    申然迷三糊四的往外走,不时的回头看。申然一走,小鬼就“哈哈哈”的大笑起来。

    “如果你再这样,我就是搭上这条命,也要你散了。”

    小鬼顿时就老实了,不知道躲在什么地方,宗明能看到小鬼,自己就是墓里躺了四天,童雪跟他离婚后,他就想死,可是没死成,弄了一个可以看到鬼的眼睛,宗明每天就是看到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心烦。

    夏春琢磨着,这事恐怕有点难办了,竟然被龙明养的小鬼给缠上,真是都理解不了了,这个龙明也是太阴险了,到最后还来了这么一招。

    夏春想,既然龙明能养着小鬼,她为什么不可以呢?龙明能控制住,而自己却控制不了,这才是最重要的,小鬼控制不住,不听自己的,就会总惹出祸来。

    夏春给宗明打电话,问养小鬼的事。

    “你想都别想,小鬼都四五岁了,那是龙明从小养到四五岁的,你半路养,根本就不行,控制不了,别想,何况你养那脏东西干什么?除了害人,其它的事都干不了,不停的给你打麻烦。”

    夏春明白了,不能养,就得送走。

    小鬼把水龙头打开了,然后就尖叫,小鬼怕水,一般的鬼都怕水,怕光。

    夏春把水龙头关上后,就把灯打开了,小鬼尖叫一声就躲起来了。

    夏春想,你还是有怕的,你再这样,我就天天开着灯,弄最亮的灯,让你永远的躲着。

    夏春没有想到,小鬼哭起来,干经突然进来了。

    “怎么有孩子的哭声?”

    小鬼的哭声谁都能听到的。

    “没有呀,我没听见。”

    小鬼哭得更厉害了。

    “听到了吧?”

    “有可能是其它的人家吧?”

    “这是部队住宅区,也没有谁家有这么大的孩子呀?”

    夏春锁着眉头,坐在那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