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终者

首页|玄幻|仙侠|言情|历史|网游|科幻|恐怖|其他

送终者 > 第一部 诡异的规矩 第九十六章 送鬼

第一部 诡异的规矩 第九十六章 送鬼

    干经觉得奇怪。

    “白天还开着灯。”

    “我忘记闭了。”

    夏春把灯闭了,小鬼就不哭了,闹人的小鬼。

    “你怎么把申然给打了,打了一个嘴巴子?”

    “我,这……”

    夏春没法说。

    “这样可不对,有意见就说。”

    “我保证下次不会再有了。”

    小鬼竟然发出了可恶的笑声,干经锁了一下眉头就走了。

    夏春看到干经走后,就厉声说。

    “如果你再给我找麻烦,我就天天开着灯,我让你天天哭。”

    小鬼不吭声了。

    夏春不知道怎么办了,现在就是忍受着,宗明一直没来电话,那就是没有想出来办法。

    小鬼难缠这可是真的,夏春想想,头都发麻,天天这样的,抱着自己缠着自己,这真是麻烦事。

    创作座谈会后,晚餐的时候,干经让夏春喝酒,夏春知道,干经能喝,就不想喝,干经有点火了。

    夏春就得喝,可是没有想到,酒的是满杯,一会儿就剩下半杯了,那可是白酒,她就明白了,肯定是让小鬼喝了。

    夏春到是觉得不错,最主要的是别喝多了惹出来麻烦。

    夏春那天,竟然喝了七杯白酒,干经多了,被背回去的。

    她回家,小鬼竟然不吭声,也没缠着她,看来也是喝多了。

    这一夜夏春睡得挺好。

    第二天,谁都知道,夏春能喝白酒,没人敢再跟她提喝白酒的事。

    干经几天后遇到夏春,笑着摇头说。

    “没有想到你这么能喝。”

    “还好还好。”

    夏春捂着嘴乐。

    夏春回家,就在地上撒上了白面,她发现小鬼竟然一直没动静,这都过了几天了,她心里毛毛的,这个小鬼到底玩什么呢?

    地板上出现了脚印,小孩子的脚印,这小鬼竟然在家里不吭声,到底想干什么呢?

    “我看到你了。”

    “我发现我了,那又怎么样?我干什么你也不知道。”

    “你想干什么?”

    “不告诉你。”

    夏春就把灯打开了,小鬼尖叫。

    “我一个人没意思,又招来一个同伙。”

    夏春差点没跳起来,竟然又招来一个同伙,那不是更麻烦了。

    “你马上给我弄走,不然我就永远开着灯。”

    “弄不走了,已经在家里了,你也知道,小鬼入宅,赶不出来。”

    夏春叫了一声,就捂着脸,坐在那儿了。

    这事可麻烦了,过两天再弄回来一个,那就更热闹了。

    夏春头都大了,给宗明打电话。

    “他又弄回来一个,怎么办?”

    “什么?”

    “小鬼,是一个女小鬼,四五岁。”

    “老天,真是麻烦了。”

    “你没想出办法来吗?”

    “没有,我在想,别着急,和平共处。”

    宗明说完就挂了电话,夏春就着急了,她坐在那儿发呆,就感觉两条腿被抱住了,一个小鬼抱一条。

    “你们给我滚一边呆着去。”

    夏春火了,小鬼竟然掐夏春,然后就藏起来了,夏春叫了一声,腿上两块鬼青。

    夏春气坏了,出去就买了一个最亮的灯,回来上上,打开,两个小鬼就开始哭。

    夏春想,小鬼进宅,永不出来,你不出来就坐在那儿哭,反正总比折磨我要好得多了。

    申然来了,拎着东西。

    “那天真对不起,我……”

    “没事。”

    两个人聊天,申然就有点毛。

    “怎么有两个孩子哭,一个男孩子,一个女孩子。”

    “不知道,好象是其它人家的吧!”

    夏春只能这么说,这是部队的住宅区,这里有没有小孩子,大家都清楚。

    申然没有往下问,两个人出去吃饭,逛街,夏春觉得申然挺好的,正直,人也算是帅气。

    申然有的时候会走神,夏春琢磨,大概是在想什么事。申然突然问。

    “你当化妆师的时候,会不会遇到一些诡异的事情?”

    夏春没有料到,申然会问这个,半天才说。

    “就是诡异的事情,也不过是心理紧张的错觉。”

    夏春不想告诉申然火葬场里面的那些事情。

    夏春回去,把灯关了。

    哭声停下了。

    “再闹我就开一夜。”

    两个小鬼竟然不吭声了。

    夏春心烦,半夜才睡着,然后刚睡下不一会儿,就感觉到刺痛,夏春一下就跳起来了,胳膊有冒出了血点子,一个一个的血珠子就出来了。

    夏春就知道是两个小鬼的报复,她把所有的灯都打开了,竟然没有听到哭声,夏春一激灵,看来这两个小鬼是想出什么招儿来了。

    夏春就折腾开了,把所有的柜子都打开了,竟然没找到,夏春还挺奇怪的,这个时候听到了一个小鬼的笑声,大概是没忍住。

    夏春没有想到,竟然藏到了卫生间了,竟然没注意,小鬼就是喜欢藏在这样的地方。

    门一拉开,光进去,小鬼尖叫着。

    夏春把卫生间的灯打开,把门锁上,就去睡觉了。

    第二天,住宅管理员就来敲门,夏春马上把卫生间的灯着掉了。哭声停下后,打开了门。

    “邻居说你们家一夜都有孩子的哭声。”

    夏春摇头。

    “我没孩子,这里就我一个人,我也听到了。”

    管理员一头雾水,刚才他往这边走,还听到了,这会儿就没了。

    管理员走了,夏春想,如果这样下去也不行,不开灯,他们就闹个没完,怎么办?

    夏春再给宗明打电话竟然打不通了,夏春有点毛了。

    她没有想到,童雪带着刘玉红来了。

    “师姐,那事宗明跟我们说了,刘姐说有办法。”

    夏春看了一眼刘玉红,这个原来在骨灰楼呆着的人,现在是化妆师,确实是有诡异之处,不过能处理小鬼,那可真是奇怪的事情。

    夏春突然就感觉到了,两条腿被紧紧的抱住了,抱得非常的紧。

    夏春就知道,这两个小鬼是害怕了。

    “那就麻烦刘姐了。”

    “没事,不过是两个小鬼,有点麻烦。”

    “你用什么办法?”

    “现在没办法。”

    刘玉红话没落,一下就伸出手,非常快的在她腿前比划了两上。

    夏春一激灵,她看到了两个小鬼,可怜的样子,立刻就缩到了角落,哆嗦着,惊恐的看着刘红玉。

    两个小鬼的头上都插着灰白色的针,一看就是骨针。

    “没有想到吧?我会弄到周清的鬼骨针,千年老鬼,你这小鬼还折腾吗?缠着人还不放了。”

    夏春看着哆嗦,想起了璩峰,这两个小鬼跟璩身那样的小,看着就不舒服。

    “下一步怎么办?”

    “送走,再就是彻底的烧掉。”

    夏春一哆嗦,两上小鬼发出了低低的哭声。

    “你别可怜它们,不然它们还给害人,缠人的。”

    “你看着办。”

    “彻底的烧掉,也别送了,别还得麻烦,如果送不走,还得回来,那更麻烦了。”

    “你看着办。”

    “现在不行,得半夜一点的时候,现在就把他们两个弄到卫生间就行,关着。”

    两个小鬼被刘红玉拖到了卫生间里,把门锁上了。

    夏春心里发毛,出去吃饭,天黑后回来,刘红玉打开卫生间的门看了一眼,又关上了。

    我睡一觉,半夜叫醒我就行了。

    夏春和童雪聊天,她提到了夏春的徒弟许萱,说她这段时间总是去璩峰那儿,去看璩峰,每次回来,脸色都鬼青色,几天才缓过来,不知道怎么回事。

    夏春一愣,许萱去看璩峰,而且总去,什么意思?她没有想明白,许萱是看过璩峰,可是也没有那么深的感情,不可能的。而且许萱也多少知道璩峰的情况。

    夏春想,等这事完事了,就回去看看,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有。

    夏春知道,璩峰迟早会发生点事的,越是接近七岁的时候,越会有事,鬼气从身上冒出来,野性也就出来了,那是无法控制住的野性。

    半夜,夏春把刘红玉叫醒。

    刘红玉拖着两个哭泣的小鬼就出去了,她们跟着,进了山里,刘红玉就用黑布把两个小鬼蒙上,哭声没有了。

    刘红玉拿出汽油就倒上了,一下就点着了,夏春还没有反应过来,立刻就是鬼哭,那哭声太吓人了。

    夏春和童雪都傻在了那里。

    十分钟后之后,他们眼前竟然是两件红色的棉衣,完好的,红色是血红色,小棉衣正好适合那两个小孩子穿。

    “怎么会是红棉衣?”

    “送寒衣,两个小孩子的母亲竟然看看给送寒衣,没有断过,所以烧掉后,就会是棉衣,可见他们的母亲是多么的爱他们。”

    夏春听得心酸酸的,真不知道,璩峰回去后,是不是他的父亲会给送寒衣。

    “拿到树下埋了吧!”

    红棉衣埋了,回来,刘红玉和童雪睡了,夏春睡不着,两个小鬼缠着的日子,似乎让夏春竟然有一些想念了。

    一直到快天亮了,夏春才睡了,早晨醒来,刘红玉和童雪回去睡了。

    她起来,干经说有一个创作会,马上让她过去。

    夏春过去了,她进部队院里,申院就过来了,把一件衣服递给了她。

    “我想你穿能漂亮,没有问你就买了。”

    “以后别乱花钱了,谢谢。”

    夏春拿着衣服去开会,是一次世界级的大赛的事,夏春这段时间心里挺乱的,没心思写。干经提到了《哭泣的女人》,这部可以参赛,拿到奖应该没有问题。

    这样夏春就不用写了。

    夏春没有想到,会后,干经说。

    “《哭泣的女人》下个月书就印刷出来了,申报了矛盾文学奖,就影响来讲,应该没有大的问题。”

    夏春做梦也没有想过矛盾文学奖,干经十年前就拿到了这个奖,还有其它的中国大奖。

    夏春回去后,就收拾了一下,她要回去看看许萱,她总是去看璩峰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夏春回去,没有去璩峰那儿,而是直接去了许萱那儿,她脸色鬼青,没有精神头。

    “师傅。”

    许萱打开门,没有料到,夏春会来,愣在那儿。

    夏春推开她就进去了。

    “你脸色怎么回事?”

    “没怎么呀!”

    许萱捂着脸。

    “你捂着就看不出来了吗?”

    许萱低着头就哭了,高南回来了,看到夏春,脸我难看,似乎对她的意见不小,不说话,坐在那儿气哼哼的,夏春就知道这里面有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