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阴魂借子》作者:调皮本尊
小说3: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道门往事》作者:最爱MISIC伯爵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四十章 喊魂(1)

第四十章 喊魂(1)

  走了大概二十几分钟,他终于停下了,四处望了望,点了点头说到:“这里是这个地儿气脉流动的汇集点,在这里是最好不过了。”

  我在心里暗骂到,不就是村里最高的一个小土坡吗?就是站得高,望得远,什么气脉流动的汇集点!

  姜老头儿不知道我心中所想,只是指挥我爸把桌子放在一定的位置,开始布置法坛,要是他知道我在想啥,我估计我的屁股又得遭殃。

  这法坛布好了,姜老头儿严肃的说到:“我这要走步罡,开眼,和普通看鬼的开眼不同,这次开眼是要望透这村子的一切,才能找到二妹的魂魄所在,这开眼有一忌讳之处,不管是人,还是牲畜都不能撞见,你们退到土坡以下,顺便看住不能让任何牲畜撞上来,特别是猫,狗之类的。”

  所幸这土坡是一个从下往上渐渐变小的形状,我们三个人站在半腰处,就看不见姜老头儿做法了,而三个人也完全可以守住这里,不让牲畜冲撞了。

  其实,这半夜三更的,哪家的牲畜会往这里跑?再说经过了那三年,野生动物也少多了,这样只是以防万一而已。

  姜老头儿很郑重的从随身的包里取出了道袍穿上,这一次他拿出了2把桃木剑,总之在我的印象里,姜老头儿更多的是喜欢手诀,而少动‘法器’,看来这一次不一样。

  接着,姜老头儿又拿出一块令牌,和一件我不认识的东西,后来我知道这叫笏,就是后来电视里(宋朝)那些大臣手持之物。

  这阵仗还真了不得啊。

  “我要开始踏步罡了,你们速速退去。”姜老头儿大声喊到。

  我家三人闻言,赶紧从商量好的三个地方分别下去,非常紧张的守护着姜老头儿做法。

  土坡顶上是什么情况,我们三人看不见,但过不了一会儿,就听见姜老头儿那清朗的声音出来::“太上之法受吾,依旨任吾之行...........”

  这是我第一次听见也是听清楚姜老头儿的咒语,不过具体是啥意思,我却不知道。

  时间大概只过了20几分钟,但这20几分钟对于我家的人来说简直跟20几个小时一样漫长,生怕有啥东西窜上去,冲撞到姜老头儿做法。

  但所幸的是,这种折磨很快就结束了,我们清楚的听见姜老头儿喊了一声:“开!”

  接下来就是寂静无声,我不知道我爸妈感觉到了什么,但我在这一瞬间,看见整个村子的天空忽然变了颜色,好几种颜色在缓缓向这里汇集,然后又散去。

  但这只是一瞬间,在下一刻整个村子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我很淡定,我真的很淡定,我对自己这种莫名其妙的能力已经快要习惯了,鬼都见过了,我难道还怕这些五颜六色的气?

  就这样沉静了好几分钟,我们才听见姜老头儿的声音:“可以上来了!”

  我们一家三口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纷纷快速的朝着山顶跑去,非常想知道我二姐的魂魄到底丢在哪儿了。

  “有两魄在同一个地方,其他的一魂两魄不同的地方,倒也省了些事儿。”姜老头儿一见到我们,就说出了我二姐魂魄的所在。

  “那在哪儿呢?”我妈非常的着急。

  “我会带你们去的,你别着急,嗯,为了避免冲撞,老陈,你先回去,秀云和三娃儿一起跟着我就好了。”姜老头儿说到。

  我爸忙不迭的答应,他可不敢承受女儿少了魂魄的后果。

  收拾完法坛,我爸把桌子搬回去了,剩下我们三个,这个时候姜老头儿从他那个百宝囊似的包里拿出了一个扁扁的灯笼,随便拨弄了一下里面的竹架子,灯笼就鼓起来了,他把灯笼交给我妈。

  然后又从包裹里拿出一截白蜡烛,放了进去,然后才说到:“等会儿到了地方,我和三娃儿会离远些,为你们护法,毕竟生魂很容易受惊吓,你要一路点着灯笼,不停的呼唤二妹的名字,不能停下,脚步要慢,灯笼也绝对不能熄,否则生魂说不定就会因为惊慌而散掉,一定要记得。”

  说完,姜老头儿又从包里拿出一个红线编的手绳戴在了我妈的手上,拉紧了上面的那个结,然后说到:“这是锁住你的一部分阳气,二妹的生魂流落在外面好几天了,说不定女人的阳气也能冲散了它,你戴上这个结后,记得无论任何情况不能妄动情绪,这样阳气会起伏不定,冲散了这个结就不好了。你也知道,我不敢锁你多余的阳气,对你身体不利。”

  原来喊魂有那么多的忌讳,我妈紧张了,拉着姜老头儿说到:“姜师傅,你就给我上重点的锁阳结吧,求你了,我不怕,只要能把二妹的魂安全的带回来。”

  “不行!绝对不行。”姜老头儿几乎没有考虑,一口就回绝了我妈。

  我妈知道这姜老头儿在严肃的时候,几乎是说一不二的,也只好哀哀的同意了。

  “就在那棵树后,是二妹的其中一魂,魂比魄稍强,先把魂叫回去吧。”这个时候,姜老头已经带着我妈和我来到了二姐的第一个丢魂处,详细的说明了位置。

  我妈紧张的点点头,姜老头儿一言不发的为我妈点亮了灯笼里的蜡烛,然后对我妈点头示意,接着就拉着我后退了几乎十米。

  我妈小心翼翼的提着灯笼,生怕里面的火灭了,然后走到了那颗树后。

  “陈晓娟,陈晓娟...”我妈小声的,低低的呼唤着我二姐的名字,我和姜老头儿则密切的注视着那边的情况。

  “三娃儿,想看吗?”姜老头儿问我。

  我忙不迭的点点头,我这天生的天眼通,时灵时不灵,这个时候,我是非常想看见我二姐的。

  “嗯,看一条生魂难度倒也不大,你听我的,现在闭上眼睛,舌抵上腭,心里啥也不要想,全心全意的去感受周围,然后念这口诀......”姜老头儿详细的为我讲解着。

  其实,天眼通几乎是最难修的神通,要求的功力累积之高,才能达到配合口诀水到渠成的地步,我这就是上天的‘厚赐’,当然对一般人来说是恐怖,才能有这番境遇。

  这就是修道的天分,当然我的人品如果不纯良,我也会被道的大门拒之门外。

  我照着姜老头儿所说的去做,果然只是一小会儿,我就‘看见’了,只不过没有那次无意中的那么神奇,我只能看见黑乎乎的一片,我妈模糊的影子,姜老头儿模糊的影子,还有我妈身后跟着的一团灰蒙蒙的东西。

  再仔细一看,那团灰蒙蒙的东西,活生生的就是我二姐,只不过表情非常呆滞,整个人也轻飘飘的,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这时,我看见姜老头儿在对我妈点头示意,想是说可以了,我妈喊上了二姐,可以带我二姐走了。

  我妈会意,小心翼翼的举着灯笼,声声呼唤着二姐的名字,朝着我家的方向走去。

  可就在这时,我看见另外几团灰蒙蒙的雾气,正在快速的朝着我妈靠拢,我知道那是什么,几乎就要叫出来,而这时,一双大手捂住了我的嘴巴。

  捂住我嘴的,不用说,就是我师父,他这样一捂,我立刻就发不出声音了,但同时我也冷静了下来,我知道我师父这样做是有用意的。

  我妈提着灯笼,继续小声的唤着我二姐的名字前行,等她们走出一段距离以后,我分明看见我妈的身后跟了4,5团灰蒙蒙偏黑的影子,同样仔细一看,就是4,5个人的样子,一样的表情麻木。

  让人感到恐怖的是它们就这样一个一个,排成整齐的竖行,跟在我妈的身后,在我的眼里看来,就跟开火车似的,而我妈是那个火车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