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阴魂借子》作者:调皮本尊
小说3: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道门往事》作者:最爱MISIC伯爵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四十一章 喊魂(2)

第四十一章 喊魂(2)

  “我们跟上去。”姜老头儿小声的在我耳边说到,然后放开了捂住我嘴的那只手。

  “师父,有好多鬼跟着我妈啊。”我也小声的对着姜老头儿说到,这一幕在我看来,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恐怖,感觉我妈在带着一群鬼走路,而且全是朝着我家走,

  “你妈提着的引魂灯,在这些孤魂野鬼看来,就是一片茫茫黑暗中的唯一光亮,有些会被吸引来不足为奇,而且也不全是鬼,有些你看来比较淡的雾气,不是黑色,而是偏灰色的,是历来这里的人,丢掉的魂魄,其实没有什么伤害,等那魄回了你二姐的身体之后,小小的驱散一下就行了。”姜老头儿其实根本不担心这个在我眼里很恐怖的场景。

  就这样,我妈一路引着这些鬼前行,我和姜老头儿一路在后面跟着。

  快到家的时候,姜老头儿忽然带着我从另一条小路,飞快的朝我家跑去。

  “师父,你这是要干啥啊?”我搞不懂。

  “啰嗦个屁,等下就知道了。”姜老头儿不耐烦回答,一把提起我抗在肩上,速度那叫一个飞快。

  当我们跨进家门的时候,回头一看,发现我妈离家门不到50米了,她显然也看见了我们,可是并不敢分心。

  姜老头儿带着我直奔二姐的房间,奔到二姐的床前,他伸手就开始解锁魂结,边解边说到:“不打开锁魂结,你二姐的魂魄进不来,锁了这两天,你二姐剩下的魂魄应该很稳定了,麻烦的事情还在后面。”

  “啥事儿?”我看着姜老头儿的手就像两只上下飞舞的蝴蝶在穿花,快的不可思议,也霎是好看,只是解那结太复杂,我根本就看不懂。

  “在生魂进入你二姐身体后,锁魂结又要快速的绑住,因为生魂原本被挤出了身体,就不稳定,况且你二姐的生魂还在荒郊野外呆了那么久,更不稳,所以必须还用锁魂结绑住。只是你二姐丢了一魂四魄,所以要开5次,锁5次,在这过程中,我怕生魂又跑掉。这个事情是不能轻易冒险的,因为生魂本身就脆弱,常人冲撞一下说不定就散了,只能靠你二姐去留住它了,我是怕意外。”姜老头儿明显有些担心。

  毕竟我二姐一丢就是5个,常人丢一两个就了不得了,在这个过程中需要极大的意志力,姜老头儿是有办法,但听他的说法,都很冒险,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他不想。

  我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只得祈求二姐够坚强。

  这个时候,一声声‘晓娟,晓娟’的声音传来,想是我妈已经进了院子,姜老头儿喊到:“所有人都回避。”

  说着,又一把把我睡在二姐旁边的大姐给拎了起来,我那大姐还没反应过来时啥事儿,就被带到了我爸在的房间。

  简单的解释后,我们4人就躲在我爸的房间,透过门缝,盯着我二姐的房间。

  我妈进房间了,身后依然跟着5个鬼魂,这次我数清楚了。

  我妈进我二姐房间了……

  我妈来到我二姐的床前…….

  站在床前,我妈不停地喊着晓娟……

  这时,神奇的事情发生了,一直跟在我妈身后的二姐生魂先是愣愣的站在我二姐的床前,接着就跟不受控制似的,一下就撞进了我二姐的身体。

  “成了。”姜老头儿说了一句,接着他快速的冲出我爸所在的房间,我们三人在他身后紧紧地跟着,我也顾不得那房间还有,另外4个鬼魂了。

  姜老头儿快速的在我二姐的身上,重新绑那个在胸口的锁魂结,我们一家人站在旁边不敢吭声,而我发现一件神奇的事儿,从我,我爸,姜老头儿三个男人冲进来那刻开始,房间里的鬼魂就生生的跑了2个。

  那感觉就跟被风吹了出去一样,也像是自己快速的飘了出去。

  这恐怕就是常人所说的,这鬼魂也怕寻常人的阳气,这里也不仅是男人,有的女人阳气也挺重的,只是相对来说,男人这个群体的阳气比女人这个群体的阳气要重些。

  绑好锁魂结,姜老头儿长吁了一口气儿,也不管房间里剩下的孤魂野鬼,说到:“天亮之后,生魂就会躲起来,不好寻找了,今天晚上必须全部把魂喊回来,抓紧时间做吧。、”

  这时,我转过头去发现我妈的脸色有些难看,总有些灰扑扑的感觉,可是我什么也没说,因为我不懂,也因为这件事情除了我妈也没有别人可以办了,在床上躺了那么久的二姐真的是太可怜了。

  但愿一切顺利!

  听见姜老头儿说的,要赶紧为我二姐喊魂,天亮之后事情就不好办了,我妈连水也没喝上一口,提着灯笼又要出发。

  在她看来,二姐流落在外的生魂也是她的孩子,试问一个母亲怎么忍心自己的孩子在外面受苦?而且这孩子还随手都会有危险。

  姜老头儿在闲暇的时候曾经说过,生魂脆弱,容易被冲散,所以生魂一般都躲在偏僻,人迹罕至的地方,当然这地方是有范围的,就是它的阳身活动最多的地方,就像我二姐的生魂只会在我们村的范围内游荡。

  所以那偏僻,人迹罕至只是相对而言。

  就是因为这样,我妈才分外的担心和害怕。

  “秀云,等一下。”我爸追了上去,一碗热米汤就递给了我妈。

  这就是我爸和我妈,他们不浪漫,更不善于表达感情,日子也就是柴米油盐酱醋茶和三个儿女,但我丝毫不怀疑他们的感情,就算是在很多年以后,我也非常坚定的相信我爸和我妈的爱情很深。

  他们的相濡以沫就表现在平常日子里的这些细节中,这就是大爱无言。

  我妈接过米汤喝了两口,就急急的把碗递还给了我爸,我爸就在这过程中碰到了我妈的手,惊呼到:“咋这凉。”

  我妈来不及解释,提着灯笼急急的出门了,姜老头儿在她身后紧跟着,因为他要为我妈引路。

  我停了一下,望了我爸一眼,欲言又止,最终还是跟了出去。

  其实我晓得原因,我妈身上带了一个锁阳结,阳气被锁住,身体怎么不会发凉?而且一群鬼跟在我妈身后,又怎么可能没有影响,但是我还是不能说,说了也于事无补,也只能让我爸更担心。

  我也不知道我咋在一夜之间就变得懂事了些,在那个年代的孩子普遍懂事的早,我已经算是比较晚熟的人了,但发生了这些以后,我不能不懂事儿了。

  走在路上,我心里难受,眼前老是浮现出我爸那双压抑的担心的眼睛,也就在那个时候,我在心里默默发誓,这一辈子,绝不让我爸妈受苦,要让他们过好日子。

  这一晚上分外的忙碌,我们就这样一趟趟的跑着,一次次的把二姐的生魂引回家。

  除了我妈,姜老头儿的压力也很大,我看得出来,锁魂结的一开一锁,并不是什么轻松的事情,看了几次,我都知道,在这中间的过程中,一点细节都不容出错,要不然就锁不住魂。

  而姜老头儿每次打开锁魂结都如临大敌,而每次锁上以后,就会松一口气,我知道他是在担心着,我二姐的生魂又跑出来,所幸的是,这件事情没有发生。

  最后一次,我妈同时带了我二姐的两个生魂回来,这一次我妈的身后足足跟了7个鬼魂,我发现我妈的脚步有些踉跄了,连呼唤我二姐名字的声音,也变得有些虚弱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