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阴魂借子》作者:调皮本尊
小说3: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四十四章 竹林中的群蛇

第四十四章 竹林中的群蛇

  我带着酥肉驾轻就熟的朝着竹林的方向走去,毕竟是白天,我的心情竟然还有几分轻松。

  还没靠近竹林,我和酥肉就听见人声鼎沸,我们高兴的对望一眼,知道是来对地方了,小孩子一般爱凑热闹,我和酥肉几乎是飞奔着朝竹林的方向跑去。

  好多人啊,这是我的第一反应,原本茂密的竹林不见了踪影,就看见人们里三层,外三层的围着,怕是整个乡场的人都出动了。

  不,不,还不止,估计附近村的人都来了。

  竹林不见了,可在旁边的一块空地上却堆了好多竹子,看那根儿,就知道是新挖下来的。

  我怕酥肉走不见了,就扯着酥肉的衣服,拼命的朝着里面挤,有大人不满意了,说到:“小娃儿别挤,里面危险着呢,小娃儿凑啥热闹?”

  我是一心进去,因为我感觉我师父在里面,所以根本无视他的话,可是酥肉却停下了,眼巴巴的望着别人问;“叔,你说一下嘛,哪儿危险?是不是有大蛇?”

  “大蛇不大蛇我不晓得,就是上午听见有人说,但是这儿好像挖出个古墓,而且这里的部队不准杀蛇,这在让啥懂蛇的人,驱蛇走,你往里挤,小心被蛇咬哦。”那个大叔倒也热情,一连串就把话讲了出来。

  “那你们围在这儿干啥呢?”酥肉就是一话唠,逮着谁都得问个一五一十。

  “干啥?看蛇走卅,我长那么大,蛇看过不少,就是没见过一群蛇爬来爬去的,今天就要看。再说,蛇走了,我们还要挖竹子,挣工分诶。”估计这大叔也是个话唠,酥肉问啥,他都答的详细无比。

  “叔,这古墓是咋回事儿?”原本我是打算挤进去的,一想反正酥肉也和人搭上话了,就不如问问。

  “我也不知道咋回事儿,因为这次挖竹子,要求连根一起挖,挖了还要把地翻一遍,坚决不能让长竹子了,这不是有些竹子的根长的那叫一个深哦,就去挖吧,结果就挖到一块大石头,上面要求继续挖,一挖,嘿,出来一个石门,怪里怪气的,说啥的都有,我就觉得是古墓,但是我又觉得,哪儿有古墓开道门的啊?”大叔摸出一根自制的土黄烟点上了,看来是说激动了,需要平复一下情绪。

  听他这样一说,我二话不说就拉着酥肉往里面儿挤,在挤的过程中,犹自听见那大叔在叨叨;“这上头不晓得咋个想的,一会儿炼钢铁,一会儿逮耗子,现在又要挖竹子,过几年得砍树了吧?”

  我俩个字小,很快就挤到了前排,这一看,不得了,好多解放军在竹林外围守着,这片儿竹林已经被挖的坑坑洼洼,在中间一些的地方,竟然拉起了长长的黑布,也看不见里面有些啥。

  我着急,拉着酥肉就朝竹林里跑,没跑两步,一个看起来挺年轻的小战士就过来了,操着标准的东北话喊到:“那俩小孩儿,哪疙瘩来的?不能往里跑了啊。”

  “我找我师父。”我一急就用‘椒盐’普通话回到,酥肉在旁边奇怪的把我望着,师父,啥师父?在此时,我却来不及解释。

  “呵,小孩儿可不能撒谎,还师父呢,去去去,呆一边玩儿去吧,咱可是在执行任务,小孩儿不听话,一样给毙了。”说着,那小战士笑了笑,那两酒窝挺深的,他吓我们呢,自己就先笑了。

  酥肉别看他憨胖,憨胖的,其实人精一个,早看出来那小战士是吓他的,就呵呵傻笑着上前去:“哥哥,我给你说嘛,我是来找我爸的,我爸在里面。”

  我差点没吐,就觉得这酥肉和我师父咋就是个绝配呢?都是编胡话不眨眼型,我师父那是猥琐型的,这酥肉是扮猪吃老虎型的,瞧他笑的那脸儿傻样子,别人都不敢怀疑是假的,一怀疑感觉就跟犯罪似的。

  那小战士信以为真了,开口问到:“你没忽悠吧?你爸在这儿?我说......”

  那小战士和酥肉扯,我却着急的想进去,四处张望起来,这一看还真给我看到一个熟人,是那小院子里的人。

  我记得很清楚,上次我师父带我去镇上,不就去了一个小院子吗?这就是那个来开门的人,我绝对肯定是他,因为那天我吃花生呢,他要帮我扫壳的,结果被我师父一吼,他把扫把塞我手里了。

  “叔叔,叔叔...!”我蹦起来大喊到。

  那人疑惑的四处张望了一下,我一急,直接喊到:“不要望了,喊的就是你哦。”

  那人发现了我,先是一愣,接着就是一笑,走了过来,直接用手指头弹了我额头一下,说到:“小娃娃,人不大,脾气还不小,啥叫喊的就是我?”

  “我也是没得办法了嘛,我是来找我师父的。”我是遇见救星了,逮着就不放。

  “找你师父?”那人眉头稍微皱了一下,然后说到:“哦,我知道,可我不敢随便带你去见他,你等着,我去通知他一声儿。”

  说完,他就转身走了,我摸着被他弹的有些发痛的额头,焦急的等待着,没别的意思,就是好奇的心里跟猫抓了一样。

  过了一会儿,那人出来了,这次没弹我了,笑眯眯的说到:“走吧,小娃娃,你师父说让你进去。”

  我一听这话,激动的拉着酥肉就往里面跑,那人看见了,不由得喊到:“嘿,小哥儿,你还要带个人去啊?”

  “我弟兄伙,没得事的。”我怕他阻止我,牵着酥肉是一路狂奔,朝着那拉着帷幕的地方跑去。

  那人其实也没阻止我的意思,苦笑了两声,也就由得我去了。

  那个长长的帷幕只有一个入口,我拉着酥肉闷着跑也没注意前面,结果一下子撞到一个人身上,我抬头一看,不是我那便宜师父,又是哪个?

  “三娃儿,你消息倒是灵通的很呐。”师父笑眯眯的,一开口就他独有的风格——洗我脑壳(讽刺我)。

  我急着进去看热闹,也不跟他计较,直接一拍胸口,得意的说到:“也不看看我是哪个?我弟兄分分钟就给我送情报来了,革命战士哪能不晓得敌人在哪儿?”

  “呵!”迎接我的直接就是师父的一巴掌,‘啪’的一声就打在我背上。

  打完他也不理我,只是笑眯眯的上下盯着酥肉看个不停,看了半天他才说了句:“这个小胖娃儿,倒也有福气,和你也是真朋友,都进来嘛。”

  放行了,还是让我们两个都进去,我和酥肉欢呼一声,跟着我师父背后进去了。

  刚一进那个帷幕,我和酥肉就吓了一大跳,蛇,密密麻麻的蛇,一条挨着一条,一条挤着一条,全在这狭长的帷幕里,帷幕的一头是一个平台,上面站了几个人,另外一头我看见直通坟地那边的小山崖儿。

  那小山崖儿下面是一个小河塘,河塘过去点儿,就是一片荒地儿连着就是山,山上是没啥人居住的。

  我当时就在想,如果把蛇往那边赶倒是一个不错的想法。

  “跟我走,不然掉蛇堆里了,没人救你。”我师父背着个手,走在前面,出言提醒到。

  我倒不担心,我知道他绝对会救我,不过看见这密密麻麻的蛇,我也头皮发紧,跟着他的脚步,哪儿敢有半点儿怠慢,至于酥肉,早就怕的扯着我的衣角在走路了,也不知道有没有后悔来跑这一趟儿。

  说来也奇怪,这个狭长的帷幕里除了那个小平台高出几分,其余全是平地,其实我师父带着我,也是在蛇群里走,只是不知道为啥,我师父走到哪里,蛇群就会散开来,并不主动攻击。

  我身上起着鸡皮疙瘩,走的分外小心,但也忍不住仔细观望,这些蛇大多是‘竹叶青’,也有无毒的菜花蛇,另外夹杂着少量的‘麻娃子’(金环蛇,银环蛇),都是剧毒的毒蛇,这一看少说有上千条,反正都聚集在这一头儿,没有要走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