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阴魂借子》作者:调皮本尊
小说3: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道门往事》作者:最爱MISIC伯爵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五章 恐怖的郭二

第五章 恐怖的郭二

  院子里乱七八糟的,原本农家院子里都喜欢搭个鸡棚,狗舍的,还喜欢在院子里栽点花儿,栽点小菜,弄得漂漂亮亮的。

  可这院子像啥样子啊,那些花儿小菜被踩的七零八落的,院子里原本还栽了一颗树,这下连树枝都掰断了几根,剩一点儿树皮连着,挂在树上,显得更凄凉。

  如果光是这样,都还不足以引起我和酥肉如此震惊,令人更加震惊的是,院子里还有一些血迹,大团大团的,有些触目惊心,在离那些血迹的不远处,有2只鸡的尸体,还有一只鸭子的尸体!

  那血迹是鸡和鸭的,我和酥肉一眼就看出了问题,只因为那些鸡鸭的死状及惨,都是被生生的咬下了几块肉。

  其中一只鸡,半边身子都被咬下来了,那被咬下的半边,只剩一层皮儿连在身子上,要命的是还少了一块儿肉。

  不用想,这块肉是被郭二给吞了,不像其它的鸡肉,被扯下来了,吊在身上,至少没消失。

  看着这一切,我的脸色变了变,酥肉的已经压不住要吐了,这多么明显的事情啊,当时的场景是个傻子都想的出来。

  郭二发病了,家里人不敢让他再吃东西了,吃成那样了,再任他吃,不得吃出人命啊?结果郭二因此发了狂,然后跑院子里来,看见能吃的就塞嘴里,这些活鸡活鸭当然就是他眼中的‘食物’,然后家人追逐阻止,院子里就成这样。

  从那死鸡来看,郭二最终还是得逞的啃了一块肉,能想象,那生肉连皮带毛的,被他不顾阻止的,狼吞虎咽的咽下肚子里的场景。

  “不行了,我不行了。”我能想到,酥肉也能想到,想着那么一块带毛带血的生肉被吞下去,谁能很淡定?

  加上刚吃了午饭不久,酥肉终于跑到院子的一个角落去吐了,吐完回来,酥肉脸色极不好看的跟我说了句:“老子发誓一年不吃鸡肉。”

  那小丫头看着酥肉的表现,有些黯然的垂下了头,我有些于心不忍,酥肉也不好意思,挠挠头说到:“没别的意思,中午吃太多了。”

  “没事儿,我都习惯了,我们班同学都说我爸是怪物。中午的时候,他还啃了树皮,是邻居几个叔叔帮忙把他扯下来的。”小姑娘儿的话让人听了挺难受。

  我走上前一句说到:“没事儿,这是人生病了,谁还不生个病啊?治好了,就没事儿了。”嘴上这样说,我心里却在暗叹郭二真的是在造孽,让孩子承受这种‘苦果’,如果任事情发展下去,指不定会变成啥样。

  想到这里,一种斩妖除魔,匡扶正义的心理在我让心中油然而生,我第一次觉得我自己是个道士,我很自豪,比当红军还自豪。

  我的安慰显然起了作用,小姑娘充满希望的问到:“大哥哥,我爸的病真能治好?”

  “嗯,能的。走吧,去看看你爸爸。”说着我就跨过了这零乱的院子。

  在路过院子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件事儿,发现他家的狗舍里趴着一只大黑狗,奇怪的是,竟然是缩在窝里头的,而且还在颤抖,那种颤抖是个人都能看出来。

  我还没问,酥肉就问了:“你家够咋啦?咋这副模样?”

  “大黑以前可乖了,就是一个多星期以前,它忽然就对着我爸叫,叫的可凶了,还想咬我爸,然后我爸也变了凶了,那样子....”小姑娘似乎不愿意再回忆起那幅场景,顿了半天才说到:“反正我爸忽然就一脚给大黑踢去,当时就把大黑踢飞起来了,踢好远,都踢吐血了,然后大黑就不出窝了,养了这些天,伤好了,都不出来,看见我爸,躲的更厉害。”

  “恁大条狗,得多大力气才能把它踢飞起来啊!这郭二说不定练了大力金刚脚!”酥肉感叹了一句。

  “大力金刚脚?我咋只知道大力金刚掌呢?”我已经无言了,转头问到小姑娘:“然后你爸当天晚上就变得很能吃了?”

  “嗯。”小姑娘重重的点了点头。

  我和酥肉对视了一眼,知道这其中绝对有问题,知道点儿常识的人都晓得,狗是最敏感的动物,特别是对邪性儿的东西,这郭二十有八九是闯到啥了。

  说话间,我们已经上了楼,郭二家有钱,早就砌起了二层的小楼,郭二的房间在二楼。

  一进房间,我就感觉到了一股压抑的气氛,郭二的老爹坐在门口叹气,郭二的妈和妻子则坐在郭二的床前默默的垂泪,他的儿子,在我们乡场中学念初二的郭栋梁脸色也难看的紧。

  而郭二本人则被五花大绑的绑在床上,衣服很零乱,头发也乱糟糟的,一张脸上胡子拉渣的,还有没擦干净的血迹,此刻已经睡着了。

  离奇的是,他的肚子鼓涨涨的,就跟个孕妇似的,还是怀孕了5,6个月那种。

  郭二本身就不胖,这对比之下,肚子就更加明显,再说,郭二是乡场里有头有脸的富裕户,平日里非常注重形象,弄成这副样子,真的是让人感叹。

  郭二睡着,眉头皱的很紧,不时还哼哼两声,可见睡的不安稳。

  酥肉和郭栋梁还算熟,反正两人说起来都是一路货色儿,喜欢混社会那种,一见郭栋梁,酥肉就咋咋呼呼的问到:“栋梁,你爸好些了吧?”

  郭栋梁眉头一皱,说到:“看那样子,能好吗?”

  郭家其他人疑惑的看着我们,那郭二的女儿立刻就说到:“这两个哥哥是来看爸爸的。”

  郭家人不说话了,估计郭二搞成这个样子,他们也没招呼客人的心思,点了点头就当知道了。

  郭栋梁估计心里也压抑的慌,对着酥肉又说了一句:“我爸搞成这个样子,我家都不敢开伙,我这肚子也饿着,饿着其实没啥,可是我就想我爸别再发疯了。”

  酥肉忙不迭的从兜里摸出两颗糖,递给郭栋梁,说到:“吃个糖吧,顶顶。”

  郭栋梁估计也是饿了,接过糖,剥开就要吃,他妹妹估计也撑不住了,从兜里摸出刚才我们给他的糖,也剥开准备吃。

  我妈给我的是水果糖,那水果儿香味就重,加上那个年头的糖挺实在的,香味儿就更重,那郭栋梁兄妹还没把糖放嘴里呢,忽然就听到了一声吼声。

  那声音就跟某种凶猛的食肉动物在咆哮一样,一直在看着郭二的酥肉‘哇’的大叫了一声:“他醒了!”整个人就跳着后退了一步,躲我身厚去了。

  谁受得了啊?一个原本以为熟睡的人,一点过程都没有的,猛地就睁开了眼睛!

  “好香,好香,我要吃,我要吃!”郭二根本谁都不看一眼,整个人就在床上挣扎扭动了起来,方向竟然是朝着郭栋梁手中的糖。

  亏他都这样了,还那么大的力气,整张床被他弄得‘咯吱咯吱’直想,其实他家那大木床,一看质量就挺不错的。

  郭栋梁估计挺怕他爸这个样子,哇呀一声就把糖给扔了,人也跳开了,而郭二的老婆,妈妈,加上他老爹也冲了进来,一起想摁住郭二。

  却不想那郭二太厉害了,几下就挣脱了,‘咚’一声就滚到了地上,摔的实实在在。

  可是他不管,全身扭动着,爬到那被郭栋梁扔地上的糖面前,也顾不得脏,又是在地上舔,又是吸的把那糖弄到了嘴里,然后一脸满足的样子。

  我的脑门出了冷汗,想起了一个办法,立刻调动起全身的力量,气聚丹田大吼了一声:“郭建军(郭二的本名)!”

  郭二毫无征兆的,忽然扭头就看了我一眼,我和他毫无疑问的对视上了,这一眼看得我毛骨悚然,不自觉的倒退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