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阴魂借子》作者:调皮本尊
小说3: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道门往事》作者:最爱MISIC伯爵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八章 虎爪,舌尖血

第八章 虎爪,舌尖血

  南拳北腿?降龙十八掌?打狗棒法?面对郭二,我的脑子乱成了一团,恨不得变身为自己看过的武侠书的主角,但想象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在这一瞬间,郭二已经朝着我扑来。

  妈的,还没完了!!

  我也不知道今天是爆了几次粗口了,扭头转身就跑。

  院子不大,还有不少花花草草,盆盆罐罐的,特别是中间还立着一颗树,我跑得那叫一个狼狈,上蹿下跳的跟个猴儿似的,而郭二在后面是穷追不舍,没半点儿想放弃的意思。

  时间一分一秒是那么的难过,也不知道跑了多久,体力好到如此程度的我,终于也受不了了,眼前一片模糊,一喘气肺里跟拉风箱似的,呼哧呼哧的。

  终于,一盆花把我绊倒了,在摔在来的一瞬间,我甚至有种轻松的感觉,终于可以躺一下了。

  当然只是一下下,因为郭二在下一瞬间就扑了上来。

  我想用腿去把郭二踢开,无奈在那一下我连抬腿的力气和机会都没有,郭二扑了上来,动作非常的怪异,不像对别人那样,扑上来就咬,而是骑在我的肚子上,一手按着我的肩膀,一手使劲捏着我的下巴,那感觉是要用力把我的嘴捏开。

  郭二是啥意思?不,那饿鬼是啥意思?我的下巴被捏的生疼,但这并不妨碍我思考。

  反抗的力气很小,因为刚才剧烈的,长时间的奔跑,使我几乎脱力,能够反抗一下就不错了,我甚至幻想,现在有个鬼上我的身就好了。

  但俗话说,人不能乱想,一想说不定就会应在自己身上,我才那么一想,‘报应’就来了。

  郭二先是使劲捏开我的嘴,接着他的表情就扭曲了起来,似乎是很痛苦,在接下来,我是眼睁睁的看着他的肚子小了下去,越来越小,变成了鸡蛋那么大的一个包凝在他的肚子上面。

  原本郭二就穿的是件破破烂烂的衣服,在打斗中更是被撕成了破布条,所以他的肚子上的情况,我是看得一清二楚,这不看还好,一看我简直恨不得挖了自己的眼睛,不要去看。

  那个鸡蛋大的包,使劲的在郭二的肚子上滚动,看样子想要挣扎而出,而郭二肚子上的皮也被越撑越薄,只是一小会儿就浮现出了一张怪脸,跟我在恍惚中看见的,冲我咆哮的脸一模一样。

  我在这时也明白了,那个包可不是啥肿瘤,更不可能是个鸡蛋!那就是活生生的饿鬼,怪不得姜老头儿说那是一种生物。

  人在紧急的情况下,脑子就转得特别快,忽然间我就想到了郭二为啥要捏我的嘴,那个饿鬼原来是想从郭二的肚子里跑出来,从我的嘴里钻进去。

  原来它是看上了我的身体,想要寄宿在我身上。

  这个想法,这种恶心的方式几乎让我想吐,同时也不得不感慨,多么有想法和创意的一只饿鬼啊,竟然想着去占领一个道士的身体,这就叫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我几乎抓狂,而这种从内心爆发出来的疯狂,让我的精神意志瞬间就强硬了起来,我大吼了一声,一手拨开了郭二按住我肩膀的手,趁着这个空隙,我狠狠一拳打在了郭二肚子上的‘鸡蛋’上!

  这一拳我几乎使尽了全身的力气,那个包发出了一种类似于鸡鸣和虫鸣之间的怪叫,一下子就消了下去,而郭二本人此时终于感觉到了痛楚,一下子蜷缩了起来,像只大虾。

  但可恶的是,也不知道是胃里的酸水,还是苦胆水被我打出来了,郭二竟然喷了,我不可避免的被喷了一脸,那酸臭的味道,刺激的我真的快吐出来了,都TM到嗓子眼上了。

  英雄?英雄背后狼狈成这样,跟我偶尔看的坝坝电影里的英雄形象简直相差太远了。

  另外,我还得庆幸郭二那饿鬼上身后神奇的消化能力,不然我不是被喷一脸他刚才吞的生鸡肉?

  趁这个时候,我努力的挣扎着起来,想要跑掉,如果情况再好一些的话,跑进屋子里,锁上门,还能给我一点儿喘息休息的时间,又可以再拖上一拖。

  唯一不敢的就是跑出这个院子,我知道这个说高不高的院墙是挡不住郭二的,何况他做为人的智商,还是比较正常的,能开门。

  我不能想象一个被饿鬼附身的人跑出去,会给乡亲们带来一种怎样的后果,趁他对上我的身有兴趣,我得拖着他。

  再一次的,想象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郭二只是‘颓势’了一瞬间,立刻就跟爆发了似的,一把拖住快要挣脱的我,再一次坐在了我身上。

  这一次,他不仅捏住了我的下巴,更是掐住了我的脖子,那力道让我难受,却又掐不死我。

  我的脸瞬间就憋的通红,忍不住大口喘气,双手使劲的去掰他那只掐住我脖子的手,就是趁我喘气,他死死的捏住了我的下巴,让我的嘴闭不上。

  下一瞬间,恐怖的情形再现,这一次那只饿鬼好像学聪明了,不再想着从肚子里破肚而出了,而是慢慢的向上,向上.....

  我就这样被钳制着,眼睁睁的看着那个‘鸡蛋’从郭二的肚子慢慢的滚到胸口,再慢慢的滚到喉咙.....

  那一瞬间,我想我的脸色一定很不好看,在同是饿鬼要上我身的情况下,我情愿它破肚而出,也不要从郭二的嘴里呕出来,那情形是我这辈子都不能承受的恶心!

  “师父,猫和虎本是同源,也同属灵性强的家伙,为啥猫属阴,虎属阳呢?”

  “其实虎也不是属阳,而是虎的煞气最重,有传说,说有人见了老虎就动不了,然后只能任它宰割,说是虎有妖术,要不然就是有被虎杀死的伥(一种鬼魂)跟着迷惑人,其实不是那么回事儿,固然害怕是一回事儿,但是被虎的煞气气场压住了才是关键。”

  “所以我就带着这虎爪,因为煞气重?”

  “嗯,煞气破万场(气场),另外虎的阳气儿也重,所谓阴阳相依而存,同和猫一样灵性重,可身体却如此强壮,就是阳气重的表现,猫的身体弱小,所以灵性,也就是阴性外露,给人感觉有些阴沉,但虎无不是危险,霸气就是这个道理。”

  “那人人都可以戴虎爪辟邪?”

  “呵呵,哪里有那么简单?必须是要特别的虎爪,而且煞气伤人也伤己,要用特殊的方式!你的这虎爪可不简单,好好给我戴着。”

  在这种情况下,我忽然想起了师父和我的一段对话,我也不知道自己为啥在这种时候还能保持这样的冷静。

  我的双手不再去胡乱掰郭二的手了,反正他也不准备掐死我,我摸索着,一把把自己的虎爪扯了下来,死死的盯着那团‘滚动’的鸡蛋。

  难题再次出现了,如果我现在下手的话,郭二的喉咙就会被刺穿,力道掌握不好,后果是很严重的,尤其在郭二其实身体已经极其虚弱的情况下,他可能会因为而死。

  那我不成了杀人犯?

  得想办法?我看见郭二的表情越来越痛苦,那团‘鸡蛋’已经无限的接近他的咽喉,我根本不怀疑,下一刻饿鬼就会窜出来。

  而它出来只有一瞬间,我根本没把握能不能用虎爪刺到它,咋办?咋办?

  我的冷汗一下就冒了出来,我看见了郭二的舌尖下压,似乎就要吐了,舌尖,舌尖,舌尖血!

  我脑中灵光一现,忽然就有了办法,虽说有些冒险,也只得一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