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道门往事 > 第十八章:衣服

第十八章:衣服

  苗大爷感觉有些奇怪了:“懂啥行?”

  查文斌往那门边站着一指道:“你看,这门上贴着东西,这是一道镇尸符,那几个人里肯定有人认得这东西才走了,而且苗爷爷,我觉得你钻进去的洞未必是这座大殿,否则你现在可能已经不在了。”

  “啥意思?”对于当年的事儿,苗大爷自己也一直觉得有蹊跷,咋到了那儿他们就突然停下了呢。

  “带我们去找那时钻进去的那个洞吧,我估摸着那儿是安全的,你们听我一句劝,这里真进不得,要闯祸的。”

  见他说的那么认真,我们几个都已经决定不进去了,倒是那石胖子哈哈道:“闯祸?说的跟个小大人似得,你们要学狗钻洞我不介意,反正胖爷我向来都只走大门。再说了,我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马克思主义一直教导我们要反对封建迷信,你们怎么还能信他这一套呢?

  石胖子这句话一出可把苗大爷给噎住了,他可是知道我们几个都是家庭有问题的人,尤其是那个查文斌,就是因为家里有人搞封建迷信。他这要是认了,那岂不是跟他一样属于典型的阶级思想错误嘛?这要回去被人知道了,自己一辈子老革/命的名节都怕是要保不住了。

  见苗大爷开始犹豫,石胖子更加要煽风点火了,他要报的就是刚才我们坑他的那个仇:“一张小破纸把你们给吓那样,瞧你们一个个挺直了腰还算是个男人,我怎么觉得连小白那姑娘都不如呢。都给我闪开,爷今晚就坐在这大门口给你们看着,有啥事,算我的!”

  说完,抬起他那双四十三码的大脚,“哐当”一声,大门应声而倒,“咚”得一下轰然倒地,震起的灰尘飘得到处都是,一下子就眯住了大家的眼睛……

  大殿里头黑漆漆的,一股子冲鼻的霉味,大概是长时间没有通过风的缘故。苗老爹手上有个电筒,我们几个都是火把,大家伙儿在外面对着里面瞅着,谁也没敢先动。要说那石胖子的确是有几分胆色的,他扯着喉咙对里头喊道:“喂,里面的老乡们,你们好,不要怕,我们是好人!我们是有政策的,我们都是有觉悟的先进青年,党教育我们要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咱们军民团结,都是一家人……”

  我寻思着鬼才要和你一家人呢,这胖子说话越来越没边了,他在那一个人朝着门里吼了半天也没啥动静,我那颗悬着的心暂时放下了一点,唯独查文斌的脸色比较难看。

  胖子转身对着我们“嘿嘿”一笑道:“都是革/命好儿女,江湖救急互相搭个忙,他们都是明事理的四好青年,改明儿我跟组织上汇报汇报,拿点香火纸钱过来就当陪他们这扇大门了。”说罢,他大拇指往一摇道:“哥几个,走着!”

  我们打着火把进去一瞅,大约有一个半个篮球场的大小,空荡荡的,没有佛像也没有神龛,和一般的寺院大殿并不同。倒是那后墙角里有三口黑色的棺材,上面的灰落了很厚一层。棺材是被架在长腿板凳上的,中间那口最大,两边的略小。

  这玩意,要说谁见了都不会觉着好,虽然曾经我也见过棺材,但那毕竟是人多的时候,要说把个人丢在这样的环境里,我想大多数人的脸都不会好看。可能石胖子也没想到里面会是这样的光景,现场的气氛一下子就压抑了起来,苗老爹到底是有经验的人,一下子就把我们几个护在了身后。

  大家伙儿气也不敢大喘,只盯着那几口棺材看着,若不是之前查文斌那番话,这点事苗老爹是全然不会放在心上的,为啥?因为他打过仗,那真是在死人堆里打滚,断胳膊断腿的满地都是,这算个啥。

  苗老爹仔细观察了一下,这儿还真跟他那会儿来的屋子不一样,他记得我到的地方是有一座佛像的,自个儿就躲在佛像的后面睡了一整夜,哪里像这儿空荡荡的。再者,寺庙里头出现棺材,这本来就有点不对劲,所以他寻思着要不要带我们出去算了。

  我看大家伙儿都有那个意思,便说道:“出去吧,我不想在这儿过夜,我宁可睡林子里。”

  石胖子大概也不想呆在这儿了,马上顺着我的话说:“好啊,林子里舒坦啊,大不了晚上还是我给你们守夜。”

  苗老爹看着都已经躲在我身后的袁小白,他知道这几个毕竟还都是孩子,且不说什么迷信不迷信,毕竟对于死亡的敬畏是人的天性,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行,那我们走吧。”

  “不行!”说话的是查文斌,他的脸上还略显稚嫩,但是这话音里却有着一股由不得半点商量的语气。“说了叫你们别来,你们非要进,现在进来了,惹了祸,你们又要走,这不是存心害人嘛!”

  石胖子一听就不乐意了,当即呛声道:“喂,你这个人把话说清楚点行不行,我害谁了?不就是踹了一扇门,我怎么惹祸了?”

  石胖子是一副要兴师问罪的表情,他人本是不坏的,但真要较起真来,比我们还是要老道几分的。查文斌被他逼得脸都涨红了,只好气呼呼的说道:“说了你也不懂!”

  “且,装神弄鬼!”说罢他拍了一下自己的胸脯说道:“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我向马克思同志保证,我石将军一颗红心向太阳,坚持到哪哪里亮!”说罢,他指着那些棺材骂道:“你们这些封建王朝残留下来的毒虫,以为躲在这些臭老九的破屋檐下就可以避过伟大的无产阶级大革/命嘛?我呸!准备接受人民的审判吧,伟大领袖毛主义教导我们要打倒一切牛鬼蛇神,要让它们永世不得翻身!”

  喊最后一句口号的时候,大约是为了配合自己的动作,那个胖子捏紧拳头做了个往前冲的红卫兵标准动作,又抬起了那双四十三码的大脚狠狠的跺在了地板上……

  “嘭”得一声巨响,我不知道石胖子那一刻有没有后悔,至少我后悔了,我很后悔跟这么个倒霉蛋呆在一块儿。

  地板瞬间破裂,接着我便感觉到脚下的大地开始一阵的摇晃,我听到了同伴的尖叫声,然后整座大殿的地板全都在一瞬间垮塌了。这些年久失修的木头哪里禁得起他那样的折腾,我只知道当一切消停下来的时候,我的脑门上有两个鸡蛋大小的包,而袁小白则刚好压在了我的胸口上,痛得我连气儿都喘不过来。

  我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对于那个胖子实在是忍无可忍了,在一堆废墟下面,我扯着嗓子吼道:“石胖子,我干你个娘嘞!你发什么疯,是想把我们全部活埋了去见马克思嘛!”

  那胖子离我倒不远,我听见他的声音说道:“意外、纯属意外,哎哟,小忆你赶紧过来帮帮忙,我被啥玩意压着大腿了……”

  “孩子们,都还在嘛?”是苗老爹,这会儿他正在扒拉压在自己身上的地板,好在这下面的一层并不算太深,没一会儿,他就拉着查文斌摸到了我们身边,确定了没事之后总算是松了口气。

  “你们快点吧,哎哟,我快痛死了!”隔壁那胖子还在死叫,他和我们之间被一块相对完整的木板给挡住了,只能听到声却看不到人。

  这下面是漆黑一片,苗老爹的手电丢在了四五米远之外,卡在了一堆木板下面,够了几次都够不着,我们手里的火把也不知了去向。查文斌怀里有几个火折子,那是他师傅教他的手艺,翻了一个出来用嘴一吹就着了,可是那火也还太小了,我灵机一动对着隔壁那胖子喊道:“石将军,太黑了,我们看不着您,要不这样,您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丢给我,我们弄个火把好看清楚了就来救你。”

  “哎哟,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要脱我衣服,行啊,你接着!”说完没一会儿我就看见木板那头真丢过来一件衣裳,我也没仔细看顺手在废墟里找了块木板,把那衣服往木板上一捆就往查文斌的火折子上凑。

  查文斌晃了一眼道:“慢着,小忆,你这衣服哪来的?”

  我说:“那胖子脱得啊。”

  “不对啊,这不是那胖子的衣裳,这是件寿衣啊,死人穿得!”

  “啊!”我吓得赶紧把那衣服一扔,查文斌倒是不怕接过去往木头上一缠,火折子轻轻一划,“轰”得一下大火就燃了起来,我只听见隔壁那胖子又喊道:“哎哟,兄弟们,你们快点行不行,我脱了那哥们衣服,这会儿他已经要开始脱我裤子了,求求你们,快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