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道门往事 > 第十九章:胖子遇险

第十九章:胖子遇险

那些被踩踏的地板有的地方烂了,有些地方还是尚好的,挡在我们跟前把石胖子隔开的那块足有两人高,我们可以清楚的听见他的哀嚎,苗老爹情急之下拿着随带的柴刀就朝那板子劈。

  一通劈砍之后,破了一个勉强能钻的洞,探头一瞧,好家伙,石胖子现在应该是快要吓出尿来了。只见他现在只剩下一条花白裤衩,白花花的大腿跟猪肉肥膘似得在那不停抖动。

  我看他那模样实在滑稽的很,便打趣道:“你裤子呢?”

  石胖子扭头一瞧是我,那讲话的声儿都带着哭腔了:“夏小哥,这会儿您就别埋汰我了,赶紧的救命啊,也不看看都到啥时候了。”

  我仔细一看,原本停在大殿后面的那三口棺材也一并翻落了下来,其中两口还是完好的,那口最大的压在了一口小的上面,另外一口小的侧翻下来摔掉了棺材盖板,这会儿正倒扣在那胖子的小腿上。

  我寻思着这胖爷也的确够背的,一口棺材少说也有三四百斤,被那玩意砸中人能好受嘛。

  “被棺材压了?”

  石胖子这会儿恨不得跟我磕头了,咧着嘴说话都带着颤音:“哎哟,您就别问了,再问下去我就要死了,那玩意已经在挠我了,我快顶不住了!”

  苗老爹顺着那口子又是一通砍,总算是彻底劈开了那道木板,我们几个跟着全都进去站在了胖子身边,我看他的脸已经急得青筋都要暴出来了,感觉不像是简单的被压了腿,想起他刚才说的话:“啥玩意挠你?”

  他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突然一下子就爆发了,双腿稍稍一弯,大喊了一声:“爪子!”然后我们就看到那个几百斤重的棺材“轰”得一下往后移了半米多。

  这画面我怎么形容呢?大概就跟平时吃虾一样,剥去虾壳里面的虾肉自然也就出来了。这棺材是用来盛放死人尸体的,那棺材被胖子爆发的小宇宙一脚踹开后,当然也有一具尸体,只是那具尸体的光着身子,双手正死死扣在胖子的脚腕上,而胖子的一只脚也死死的踩在那具尸体的肩膀上。

  看得出,刚才胖子是挪了一只脚踹那棺材,我深深得被这种天生的神力给折服了,这都多大的力气,单脚就给踹飞了那么重的棺材。但是接下来,我立马意识到,如果胖子一只脚有那么大力气,那他身下那具尸体扣着他让他如此痛苦该又是有多大劲呢?

  我一个箭步跨了过去,弯腰就要去掰扯那抓住胖子的手,那手黑漆漆已经干瘪,皮肤下面的筋脉清晰可见,指甲半寸有余,黑色的带着弯儿。我看到胖子的腿腕上已经开始渗血了,正要动的时候,查文斌喊道:“小忆,千万别碰!”

  胖子见我去帮忙本来脸上表情还稍微轻松了那么半点,一听这话,他又急了,哭喊道:“查哥,您大人有大量,咱们都是革/命同志,毛主席教导我们虽然有的同志会犯点小错误,但是要区别对待。像我这样的四好青年都已经准备好是来接受农民阶级的再教育,这就证明我是可以被团结的,虽然我之前对您老有意见,但是您老也不能见死不救啊!哎哟妈,我这腿都要断了,小忆你赶紧的。”

  “不行!”查文斌喝道,我抬头看着他,他的表情很严肃,跟着他也跳了下来对那我说:“你把他裤子脱咯。”

  “啊?脱他裤子?”我真的怀疑是我听错了,虽然我们只是很小的时候见过,但这一路上我也没发现他是个小心眼到这地步的人啊,这都什么时候了,他难道还要脱胖子仅剩的内裤让他出丑嘛?

  我抬头看了一眼跟前的袁小白,这会儿她的脸都已经涨得绯红了,虽然我们都还是未经人事的懵懂少年,但谁真没个羞耻心啊。

  苗老爹也觉得查文斌这话有点过分了,:“救人要紧,都这时候你们还在瞎胡闹,小忆你让开,让我来!”

  查文斌一把抓住苗老爹的手说道:“想救他就赶紧脱,我们都碰不得,抓住他的那东西是个粽子。”

  “啥玩意,粽子?查文斌,哎哟哟”胖子这会儿都要气抽过去了,但他一激动他脚上得痛就又加剧了,“查文斌,你给我记着,粽子!亏你说得出来,老爹是北方人没见过粽子,咱粽子长啥样还是知道的,你给我滚一边去,哎哟哟,痛死胖爷了。”

  查文斌拦着苗老爹对石胖子的说道:“我说的粽子是僵尸!你们看那尸体的手臂僵硬发黑,指甲弯曲尖锐,手背上还长着白毛,你们谁见过死尸会千年不烂还能把活人给拿住的,都说了这里不干净,非要进。这僵尸身上有尸毒,活人沾了就会中毒,我没你想得那么斤斤计较。”

  “僵尸?”我们都异口同声的问道,在那一刻,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不同,但是我知道最难看的肯定是石胖子,查文斌虽然年纪小,但是他刚才的那番话好像所有人都没有去怀疑。的确,若是那尸体没有古怪,石胖子怎么会那么痛苦呢,而且他能感觉到那东西一直在把自己往下面拉,那股子力气太大了。

  苗老爹很是担心,这僵尸的说法他也听过,只是那都是些民间传说,今儿个让自己遇到了,那一下子也没了主意,只好问查文斌道:“那孩子,你没看错吧?”

  查文斌再次确认道:“应该没错,是个皮尸,我们管这样的都叫粽子。”

  那胖子这会儿已经开始鬼哭狼嚎了:“查、查哥,您老就行行好救救我吧,我真的快要撑不住了!”

  查文斌突然蹲下身去一把扯掉了石胖子的花裤衩,引得袁小白赶紧回头捂着脸,只听查文斌对他说道:“你现在的位置挺好,赶紧尿尿!”

  胖子哭喊道:“尿尿?哎哟,查爷,您别再玩我了。”

  “尿,刚好对着那粽子的头,你还是童子吧?”查文斌问这话的时候是很一本正经的,但是我看见胖子那糗样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胖子举起一只手来喊道:“我跟毛主席保证,在革/命没有成功之前,我绝对是童子身,如假包换!”

  “那还等什么,这玩意童子尿能对付的!”

  胖子这会儿是真在哭了:“查爷,这我真尿不出啊……”

  查文斌回过身来扫了我一眼道:“小忆,是你来,还是我来?”

  想着一会儿在胖子头上撒尿,我再一次笑了:“随便,我觉着都行。”

  “别、别,二位爷,还是我自己来吧,真要你们骑在我头上拉鸟,那石将军这辈子的名声也就算是毁了,拜托你们几个都转过去吧,看着我,我也尿不出来啊!”

  查文斌拉着我往后一转道:“快点哈,再晚,你那腿就保不住了。”

  接下来,我便开始吹起了口哨:“嘘……嘘……”

  大概半支烟的功夫,我终于听到了身后传来了一阵“淅淅沥沥”得声音,很快,就又听见那堆木板传来一阵“轰”得声音,转身一瞧,那胖子的腿果真已经拔出来了。

  这小子,连裤衩都还没穿,光着白花花的大屁股正撅在那儿,嘴里不干不净的一边叫骂一边还带着哭腔,没一会儿我就看见他在那堆板子下面翻出了庙老爹的那杆子猎枪。

  也就是在那会儿,棺材里头传来了一阵怪叫,我看到那双手再次扑了出来。说时迟那时快,胖子一个转身把那猎枪往棺材里头一杵,那手以为是啥东西便去抓了往里面一拉。

  就是这么一来一回,猎枪瞬间进去了半个,石胖子咬着牙齿骂道:“我操你个姥姥!”

  接着,我感觉我的耳膜都快要被震破了,巨大的烟雾伴随着枪声腾空而起,胖子快速的再次上膛,巨响又再次来临。

  如此反复,没有人能够阻止那个已经疯了的石将军,他的脸上刻着的是耻辱和仇恨,无声枪响过后,所有的子弹全部被打光,我只看到那个长着白毛的双手早已耷拉在了一边,而胖子则缓缓得倒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