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道门往事 > 第二十五章:猎虎

第二十五章:猎虎

  我没顾着查文斌,那种队友消失又再次出现的感觉好挤了,我按耐不住心中的喜悦对着林子那头喊道:“石胖子!在哪呢?”

  林子里头石胖子的声音说道:“过来一下!”

  “嘿,是他,叫我们过去呢!”我高兴的摇着查文斌的肩膀,不料他却一把把我拉了下来对我喝道:“你给我闭嘴!”

  我根本不能理解为什么查文斌会这样说我,虽然我们还是小时候曾经见过,但是最近这阵子的相处他给我的感觉依旧还是个不多话的人,更加不会大声的对着一个人吼。但是刚才虽然他的吼声是躲在喉咙里的,我还是能听得出他的语气里已经带着愤怒了。

  “你疯了嘛?”我也对他喝道:“胖子就在对面叫我们过去,你还愣着干嘛!”

  查文斌也急了,站起来对我吼道:“那不是胖子!”

  就在我们开始争论的时候,林子里石胖子的声音再次响起:“过来一下!”

  我听着真切,那是胖子,但是查文斌却死死的扣住我的手腕,但是那个声音不停的再对我们这边喊着“过来一下”。我也急了,一脚朝着他的小腹部踹了过去,查文斌吃了痛往下一蹲,我趁机朝着那片林子奔了过去。

  “胖子、胖子!”我一边喊一边拍打着两边齐人高的灌木,那雨点大的都能眯住眼睛,周围漆黑的一片,荆条刮在脸上跟刀子似得。我手上有杆红缨枪,胡乱的横在胸前往前推着两边的灌木很是费力。

  走了没两步,我就觉得自己的肩膀被一双手给扣住了,我还没来得及张嘴喊就被那只手一把捂住往地上一按,我使劲挣扎,那人力气大的惊人一下子就骑在我背上。

  “嘘……”

  是胖子!

  我很想问问他为什么这样,但是却被死死的压住了,喘气都开始困难了,想动也没力气动,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

  “别出声,有古怪!”胖子从我身上翻了下来爬在草丛里。

  我只觉得自己的腰被压的都要断了,很是不满的问道:“你搞什么鬼?喊我过来就为这事?”

  胖子赶紧又捂着我的嘴贴在我耳朵跟前说道:“那不是我喊的,我也不知道是个什么玩意在学我的声儿,还有我告诉你,小声点,我们被包围了!”

  “被啥包围了?”

  “老虎,他娘的,三四头老虎就在外边,我刚一进来就看到了,全在外头,我就一杆破枪哪里敢动,寻思着能不能爬出去,没想到你到进来了。”

  我一听也傻眼了,三四头老虎,别说我们几个孩子,就算是一群公牛在这儿也是死啊。“那他妈还愣着干嘛,跑啊,你这人真心不仗义,知道有老虎你咋不说呢?”

  胖子擦了一把头上的汗道:“都这样了,我哪里还敢出声,我寻思着那声音那么假你们能上当?这是存心要把我们仨全弄进包围圈啊,外面还有一个没进来的吧?”

  我这时总算明白是自己错了,开始渐渐为外面的那个人担心起来,一下子安静了,真的能听到周围的草丛里能传来一股低沉的呼吸声,那种声音是我从未听过的,喘气都带着咆哮。

  “胖子,老虎身上有骚味嘛?”我问道,不知道怎么的,这雨虽然下的大,但是若影若无之间,我总闻到了一股子骚味。

  胖子爬在地上把头压的很低道:“不知道,以前没见过。”

  我看到胖子把枪筒一段一段的悄悄在往上提,“你在干嘛?”

  “等会儿我喊一二三,你先跑,比起三个都交代在这儿强。”这家伙,他根本没有和我商量,一下子就站了起来,然后我就听到他朝着林子里大吼了一声:“干你娘的!”

  “吼”得一声虎叫,我听得真切,腿肚子都打起颤来,接着我就听到胖子大声开始数数:“一!二!三!跑!”

  我一下子就站了起来,出现在我面前的一幕让我终身难忘,一只花斑猛虎凌空跃起,张着血盆大口朝着我俩扑来。不知道是出于本能还是吓懵了,我没有转身,反倒是拿着手中的红缨枪往前一举。

  巨大的冲击力让觉得手中的红缨枪结结实实被撞弯,强大的力量迅速从掌心划过,摩擦的高温使得我觉得一阵刺痛,枪托被倒推回来直挺挺砸在了胸口上。

  在我倒下的那一瞬间,胖子的火药枪也响了,一团巨大的东西从天而降,几百斤的老虎把我们两人全部砸翻在地。带着腥气的虎血混着着雨水和泥土染红了大地,我的枪头刺穿了它的喉咙,胖子的枪是塞进了它的嘴巴里才放的。

  死了,没有半点动弹,我俩被那头老虎死死的压住,仍凭雨水拍打着脸颊。那一刻,我认为我们会死,它剩下的同伴应该轻易就能把我们撕成碎片。

  气场,究竟可以强大到何种地步,这或许是没法表达的,当你独自面对两头凶猛的老虎时还能站着就不是凡人了。

  后来我问过他,你当时不怕嘛?

  他说不怕,没什么可怕的,老虎再凶会比那些逼死我父母的人更凶嘛?我不明白,他的父母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一年他九岁。

  一个瘦弱的少年手拿柴刀,他的左臂下垂紧贴身体,血顺着他的左臂在手背上“滴答、滴答”,他的左肩有一大块红色已经湿透了衣服。两只老虎不停在原地扒着地上的土,已经有一个大坑了,早在我进林子的时候,他就已经绕到了后面。三只老虎,他替我们当下来其中的两只。

  相持,一分一秒的过去,少年开始动了,他拿着柴刀往前迈了一步,两头猛虎发着低吼的警告声,放佛下一秒它们就会扑上去把它撕碎。

  少年又往前走了一步,他举起手中的柴刀像一个木偶一般往前走着,一只体型跟小牛犊差不多大小的白色狐狸蹲在两头猛虎之间,它的尾巴如同孔雀一般散开,说不出的高贵与妩媚,真的就跟神仙画里似得,白的一尘不染。

  它的双眼死死的盯着那个少年,突然那只狐狸发出一声如同女人般的尖叫,两只猛虎朝着查文斌伸出脖子狂吼了一声,我和胖子一听以为要完了,奋力用力的推开压在身上的尸体,挣扎着站了起来。

  等我们站起来的看到的是两只老虎已经扭头走向丛林,现场一只白色的狐狸朝着查文斌轻轻的叩下了的头颅,抬头又对着他看了一眼。接着它慢慢的消失在了雨夜的丛林,在那只狐狸转身的片刻,我看到它的后腿有一块红色的血迹。

  胖子倒吸了一口凉气,那腿上的伤八成就是他下午的时候打的,大成那还是狐狸嘛?“老天,真是狐狸,这是怎么回事?”

  我扯着依旧站在原地不动的查文斌道:“走,赶快下山,这个地方不能呆了。”

  查文斌没有回我,还对着那只狐狸消失的方向一直看着,那雨水在他的脸上一道接着一道的滑落,过了很久,他开口道:“我曾经好像在哪里见过它。”

  “见过谁?”我问道

  他转身扶着自己的肩膀叹了口气道:“那只狐狸。”那时候我无法揣摩这句话背后的意思,但是的确,他给我的印象已经超越了我们的那个年龄,无论是说话还是做事。

  三个人根本无法搬动那只老虎,它太重了,三个人依偎在一块儿,谁也不愿意说话,静静的就在石崖下过了一夜。天亮了,回到村里,几个孩子猎了头虎的事情立刻炸开了,一大群人跟在后面上了山,那是一头成年的东北虎,大的足以吃掉我们三个都不嫌饱。

  关于猎虎的细节,我们谁都没有和村里的人提起,上面有人下来调查过,我们说是出于自卫,的确,还会想到三个孩子去把头老虎当猎物?胖子如愿与偿的换了好几件大衣,包括苗老爹和苗兰的,余下的钱又买了黄牛皮靴子和狗皮帽子,至少那个冬天,我们挺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