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道门往事 > 第二十九章:村中老人(一)

第二十九章:村中老人(一)

  事实和你原本想好的往往是截然不同的,没有满地的金子,也没有满地的鱼,初次见到这样的画面,是超越了我们的心里承受能力的。

  白骨,数不清的白骨,一踩便断,密密麻麻的骨头和动物的尸骸混合在了一起。人对于死亡有着天生的恐惧,白骨就是死亡的等号,我一刻都不想呆了。

  “走吧。”我扯着查文斌的衣角不停的说道:“走吧、我们走吧。”

  胖子在地上捡了个不知是大腿骨还是小腿骨在那些骨头堆里不停的翻来翻去,嘀咕着:“咋就没金子呢,没道理啊。”

  查文斌只是举着头灯不停在四处照射着,似乎在寻找着什么,胖子好像也找到了个东西,是一团被锈水包裹着的铁疙瘩。

  “妈的,千辛万苦的下来竟然是个破锄头,连个柴油钱都没捞到。查爷,您那金子真是打水潭子底下捡的,没忽悠我们吧?”

  “锄头?”查文斌迟疑了一下,然后说了一句让我们都听不明白的话:“嗯,那就对了。”

  “对了?”胖子不乐意了:“合着让我们下来就找个锄头?”

  查文斌拍着胖子的肩膀道:“上去吧,这里赶明儿得重新处理一下。”

  “啥意思?”

  查文斌也不解释,只是说道:“先回去吧,这个塘对我们没什么用。小忆,走吧,胖子乐意呆这儿,就让他继续呆着。”

  我一听这话立刻就抓了绳子往上爬了,鬼才乐意呆这里呢,我是来找金子的,可不是看死人骨头的。哪里还用查文斌崔,这往上爬的速度可比往下快多了,手脚并用,惹的那梯子晃来晃去,好几次都不稳差点摔倒。

  胖子一个劲的在下面吼道:“慢点,稳点,妈的,老子都要被你晃下去了!”

  我才懒得理他呢,那软绳梯子本来就不好稳,胖子试了几次都没法抓,这小子也是存心想捉弄我,他索性就不爬了,站在下面两手抓着绳子往左边猛的一拉。这家伙给我晃的跟秋千似得往边上一闪差点没摔下来,胖子可没就此罢手,估计是有点玩上瘾头了,他扯着绳子又往右边一跑,我一下又被给拽到那边去了。

  “胖子,我日你仙人板板!”我只能在上面这么大声的骂着,除此之外无能为力,跟个蚂蚱似得紧紧抓着两边的绳子,尽可能保证自己不松手。但我越是骂,胖子在下面摇的越是开心,就在最后一次他摇晃的幅度最大的时候,我的眼睛好像看见了墙上有一个黑漆漆的大洞。

  “停下!停下!”我喊着,胖子还在继续,我也急了:“你再摇老子就跳了!”

  还是查文斌比较好,我听见他对胖子说道:“好了好了,别玩了,等下真玩出事了。”

  胖子大概是存心的,还跟那贫嘴:“没事,这才多点高啊,就算他掉下来我也接得住。”

  我是真服了那胖子,趁着他还没摇,我一手往那洞上一搭,身子一闪就钻了进去,我心想着在这呆会儿总比你真给我干下来要强。

  胖子跟查文斌说完话才抬头一看,绳子上哪还有我的影子,空荡荡的啥也不剩了,这下他真慌了,满地去找。

  “咦,小忆呢?”

  我把头灯朝下面晃了晃道:“嘿,我在这儿呢。”

  查文斌抬头问我:“怎么跑那去了?”

  “有个洞。”我不忘回头看了一眼道:“很深,见不到底!”

  查文斌瞄了一眼那高度对胖子说道:“快胖子别闹了,你稳住这个角度,我上去瞅瞅。”

  胖子有点不乐意:“那我怎么办啊?”

  “你在下面等我们,不然等会儿梯子一放手又移过去了,我俩不是没地儿下来了。”

  这个洞很宽,可以勉强容纳两个半蹲着的人,洞的四壁有着明显人工开凿的痕迹,我感觉到后背有点凉飕飕的,似乎有股风在往外冒。

  我们壮着胆子往里走了几步,洞是盘旋着逐渐往上走的,查文斌伸出舌头轻轻的探了一下道:“有尸气,很重。”

  “啥?”

  查文斌拉着我就往外跑,一边走边说:“我们快走,这里不干净。”

  我不明白他为何会这样说,但是小时候那桩子事儿我还记得,他清楚的预言了我爷爷的死。他跟我们有些不同,说话的方式,看人的眼神,总是那么的摸不透。

  回到地面,胖子把今天的事儿跟袁小白也说了一通,小白听了也吓了一跳,那么多骨头,少说也有上百人,这搁在年代都是大事件啊,我们犹豫着要不要明天和村里汇报。最终,查文斌决定先不说,他的理由是,在他看来,那是一个殉葬坑。

  “今天我们运气很差选到的是一个殉葬坑,那些骨头都是用来殉葬的人,只要找到真正的陪葬坑,下面的金子肯定不是问题。”

  “啥意思?”

  查文斌接着说道:“第一天我就怀疑这根本不是什么水塘,那些石头原本都有人工雕琢的痕迹,要挖水塘不肯可能有这么大工程。我总觉得,这十八口水塘是连在一起的,至于是什么目的,眼下我还不知道,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今天我们去的地方是个陪葬坑。”

  女孩子的心总是要软一点的,袁小白皱着眉头问道:“陪葬?”

  胖子点头道:“我仔细看过那些骨头,基本都是颈椎的位置断裂,而且断口很平,符合斩首的逻辑,文斌猜的应该不差。”

  查文斌继续说道:“小忆今天你发现的那个地方很危险,明儿你和小白去村里转一圈,找些从小到大就住在这里的人打听打听,这里以前有没有什么说法。”然后他又跟胖子说道:“石将军明儿跟我去爬山。”

  “爬山?”

  也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他这人说不解释肯定就没下文,一切只能等到明天再说了。

  第二天中午我们碰头,胖子一进来就气喘吁吁的说道:“有重大发现!小忆,我真服了查爷了,他这都能想到,你们猜我们看到啥了?”

  “我们也有一点消息,你先说。“

  “真是不识庐山真面,只缘身在此山中啊,查爷跟我爬到对面那座山的山顶,我俩往下一瞅,整个村子一扫眼底,那些个水塘连在一起竟然是一副人脸的图案!”胖子喝了一口小白递过去的水,抹了一下嘴道:“你们是不知道啊,我们抽的第一口水塘恰好是一只眼睛,前几天那个则是鼻梁的上面一点,我都看的快要呆了,咋有这么巧的事儿啊。”

  查文斌打断了他的话,转而我问我道:“不是巧,是人为故意的。小忆,你们呢,什么发现?”

  “咱屯子年纪最大的那个是村东头的邱大爷,今年八十七了,我和小白去的时候起先根本不被搭理,听说这屯子里他谁都不爱打交道,跟个孤寡差不多。后来,我们准备走了,小白在院子里问我打算什么时候再抽第三口水塘,没想到那大爷一下子就从屋子里拄着拐杖冲了出来对我们大喝道:你们去抽水塘了?”

  袁小白接过我的话说道:“当时可把我给吓坏了,邱大爷那眼睛直直的瞪着我,跟要杀人似得,我赶紧解释说为了搞灌溉就地抽水,没想到那大爷就问我们说有没有在水里发现什么,你说怪不怪?”

  胖子问道:“你跟他说了找到金子了?”

  “没有,我就说啥也没有,连鱼都没看到,然后他就很不耐烦的样子把我们给轰出来了。我看他的表情好像很在意我们找到了什么东西,跟村子里的人打听过,这里大部分人都是陆陆续续来的伐木工定居的家属,唯独那个邱大爷听说世代都是住在野人屯的。这是苗大爷说的,但他也说,那老头性格古怪的很,平时不跟屯子里的人来往。听说他以前有个女儿的,后来不知道怎么的死了,就剩他一人,屯子里也挺照顾他,不让他下地,工分照领。”

  查文斌想了会儿后说道:“先吃饭吧,吃完了带我去见见那位大爷。”

  邱大爷家是两件平房,他的确和屯子里其它人不一样,他的家并不在屯子里头,反倒是在外围。院子是用篱笆夹的,门口有两棵雪松,我和胖子试了一下,刚好两人合抱,就跟门神似得一左一右。

  推开院子门,空地里有一只肚子很大的黑猫,那只黑猫冲着我们扫了一眼,然后箭一般的掉头跑回了屋子。

  胖子打趣道:“看一个人好不好处,你就看他家养的畜生咋样就行,这么贼的老猫一定得是个贼精的人养出来的,这么不好客,也忒不招人待见了。”

  胖子话音刚落我就听到屋子里有个老人的声音骂道:“哪来的一群泼皮无赖在我家来撒野,给我滚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