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道门往事 > 第三十章:村中老人(二)

第三十章:村中老人(二)

  “嘿,这老头,脾气倒还不小。”胖子预上前去理会,却被查文斌一把拦住:“我们没敲门进来本就是不对,贸然拜访又没征得他的同意更是不对,你出言不逊,则是不尊。三条相加,他训我们晚辈又有何错?倒是我们失了礼节在先,去跟人陪个不是。”

  胖子把脖子一扭道:“跟他赔不是?”

  袁小白横了他一眼道:“快去,文斌哥说的没有错,再怎么人家是长辈,八十几岁做你爷爷绰绰有余了。”

  两个都针对胖子,胖子有些拉不下面子,还在犟嘴道:“我又没说他,只是开只猫的玩笑嘛……”

  没想到这回袁小白倒是让我刮目相看了,直接伸手过去拎着胖子的耳朵往上一扭,痛得胖子哇哇大叫脚尖都垫了起来。

  “去还是不去?”

  “行行,姑奶奶,您松手,我去,我去还不行。”

  看着胖子那一副投降的模样,我也笑了起来:“小白,啥时候学会的这一手啊?”

  袁小白有些俏皮的笑道:“就他那个油嘴滑舌的人,不来点狠的怎么行?”这人从一个环境挪到另外一个环境,时间久了,就会自然而言的适应。堂堂资本家的千金小姐落了难也就跟农村姑娘没啥俩样了,但她的本性不会变,只要适应了新的环境自然会卸下那个防备的面纱,或许这才是真正的袁小白吧。

  胖子走到那屋子门口对着里面低声道:“邱爷爷,我来跟您赔罪了,是我不对,您长辈就别记我们小辈的恨,是我不懂事。”

  话音刚落,一个穿着蓝色长衫和布鞋的老人从里面慢步走了出来,他的怀里抱着刚才那只黑猫,一只手不停的抚摸着猫背上的毛发。那老人走到胖子的跟前又大量了一番我们,想必是认出我和小白了,他对胖子说道:“别和我赔罪,你跟它赔罪,要是它说原谅你了,我就没意见。”

  胖子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立刻把自己变成了一幅天真灿烂的儿童样,那表情连我看了都想吐,他对着那只黑猫用极其妩媚的音调说道:“猫大姐,今天是我不对,给您赔礼道歉来了,您大猫有大量,原谅我这回行不?”说完,胖子一边嘿嘿笑着伸出手去摸那猫,不料手还没到,那猫龇着牙吃扭头就是一下,幸亏胖子伸手快才没被咬到。

  那老头“哼!”得一声,扭头便要走,胖子见状一咬牙从裤兜里掏出个小方块道:“等等!”只见他把那小方块外面的纸给慢慢剥掉,露出了一块黑漆漆的东西,那猫竟然舔了一下舌头直勾勾的对着胖子手里的东西看着。

  胖子哆嗦着把手伸了过去,生怕自己被咬了,点头哈腰的对那只黑猫说道:“孝敬您老人家的。”那只黑猫倒也不客气,一口叼住往嘴里一吞咂吧咂吧两下就没了。

  那老头摸了一下黑猫的背,那只猫懒洋洋的便一头钻进他怀里继续睡觉了。那老头这才愿意正眼看着我们,然后对着我们说了一句:“进来吧。”

  我跟在胖子后面小声问道:“刚才是啥东西?”

  “妈的,牛肉干。”“你哪来的!”“昨晚老支书那网兜里的,就这么一块,我……”胖子发现自己说了漏嘴。

  袁小白也听到了,嚷嚷道:“好你个石敢当,你竟然敢偷人民群众的社会主义牛肉干,我一定要去检举揭发你!”

  “哎,别,姑奶奶哟,我那是小农思想还没被转变过来,比不上您这大户人家出身,再说我不也没落着好嘛……”

  屋子里很暗,没有天窗,唯一靠前的一扇窗户上还被糊上了一层厚厚的黄纸。一股霉味夹杂着酸臭味让我的鼻子有些紧张,我看胖子和袁小白也都有那个意思,倒是查文斌很坦然的一脸轻松。

  这是一间很简陋的屋子,两张长条大板凳,上面放了一块门板,门板上铺的稻草漏的到处都是,那床破烂的被絮已经发黑。床头有一个炉子,上面架着个小铁锅,耳朵已经缺了一半,里面还剩下点不知是面糊糊还是玉米粉的食物,半凝固状态。

  除此之外,床边上还有个木盒子,那只黑猫此刻就盘在盒子里,有一只幼崽不停的把脑袋往外探,或许是我们这些陌生人的到来让它有些不安。

  老头自顾自的坐在床上,这里也没个下坐的地儿,我们只好有些尴尬的站在一旁。

  “邱大爷。”查文斌拿出那个装着罐头的网兜往床边轻轻一放,里面还有两瓶罐头,然后他说道:“我们是屯子里的知青,来了有大半年了,对这儿也不算太熟,听人说您是这屯子里见过世面最多的人,今天就冒昧来拜访一下。”

  那老头扫了一眼我们提过去的东西,又上下打量了一下查文斌,终于开口道:“东西拿走,我吃不起这个,折寿。有事儿就问,能说的我就说,不能说的就别多问。”

  “那晚辈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了,前几天我们抽了屯子里两口水塘,一口水塘里啥都没有,但有一块金币,还有一口里面全是人骨头。这样的水塘屯子里总计有十八口,今儿我跟朋友一块儿上山瞧了一眼,这些水塘应该不是天然的,而是有人刻意为之,晚辈百思不得其解这其中的奥妙,想跟邱大爷您打听打听这些水塘的来历。”

  这边刚问完,那边老头的回答也同样很干脆:“出去吧,我不知道。”

  胖子叹了口气道:“哎,我就说了,问不出的。”

  查文斌往前迈了一步,语气非常快速的说道:“不,您知道,为什么不说呢?您的女儿,她是投了哪口塘自尽的?”

  那老头一下子就站了起来,语气很不好的喝道:“你再说一遍!”

  查文斌也不示弱,立刻回击道:“我想问,您的女儿是投了哪口水塘!”

  两人此刻是面对着面的,气氛很是紧张,我生怕那老头会抄起棍子撵我们,我也不明白为什么查文斌会这么问。

  相持的时间大约有一分钟,期间查文斌不曾后退半步,我真的挺佩服他,要换做我恐怕早就被邱大爷给瞪得跑走了,但是他,纹丝不动,浑身上下有一股说不出的气质,已经超越了他的年龄。

  终于,那老头坐了下去,叹气道:“哎,你是怎么知道的。”

  “您不用管我是怎么知道的,但是我知道您有麻烦,我们可以帮您。”

  “怎么帮?”

  “帮您把她的尸骸找回来,重新安葬。”

  “真的?”

  查文斌点点头道:“我们已经抽干了两口了,还会在乎多抽一口嘛,只是作为交换条件,您必须实话告诉我们这十八口塘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想到,查文斌说完这话,那老头一下子就哭了起来,那眼泪跟止不住似得,哗啦啦的流,还得袁小白赶紧掏出自己的手帕递了过去,谁也没想到一个看似凶巴巴的老头竟然会被一个问题闹成这样。这世间,没有比白发人送黑发人更痛苦的了,只是那个年月我们尚小,以至于查文斌后来亲自体会了才明白个中的滋味。

  那老头一拍床沿叹息道:“哎,都是我给害的啊!”

  查文斌也坐在床上,对邱大爷说道:“别急,您慢慢说。”

  “其实,我也不是本地人,我老家是西安的。年轻的时候正赶上兵荒马乱的时节,父母走的早,七八岁就做了孤儿,到处流浪,为了活命,偷啊抢啊样样都来。十岁那年偷一户地主家的厨房里的馍馍,被东家抓住了给剁掉了一个手指。”邱大爷缓缓撸起他的长衫衣袖,果然左手的无名指短了半截。他接着说道:“后来我就开始流浪,一直往北走,都说北边有粮食,走到蒙古的时候实在饿得不行,被几个过路的商人给救了,我就跟着他们。后来才知道,他们不是普通人,那几个人为了找一处宝藏。”

  胖子一听,立刻问道:“啥宝藏?”

  “听大当家的无意之中提起过这边曾经有一个青丘国,当时的国王靠的就是烧杀抢掠,把周遭现在连同东北三省和高丽境内的部落给抢了个遍。但是不知道咋的,这个国家灭了,但是留下了一大笔宝藏,那些人手里有一张图,羊皮纸的,上面画着线啊条啊,然后就一路找到了这儿。”

  “宝藏找到了?”胖子很是关心宝藏。

  邱大爷摇摇头,然后把目光往门外一投,咬着牙齿说道:“他们找到的不是宝藏,而是个魔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