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道门往事 > 第三十五章:祭台?

第三十五章:祭台?

  两道符文过后,那地上顿时散落了出了一些黑色的丝状东西,那不是符纸烧剩下的纸灰,更像是一条条的有些像头发烧焦后撒在白面上的感觉。

  这会儿,查文斌自个儿也撑不住了,得快胖子看到他向后摇了一下立刻扶住,不然已经就要倒地了。

  靠在胖子怀里的查文斌很虚弱,喘着气小声的说道:“快……放那只鸡出去。”

  胖子只觉得自己怀里的这个少年浑身发烫,烫的他手板心都在冒汗,叫道:“你咋个了?”

  查文斌从怀里摸出一根火折子塞到胖子怀里说道:“别管我,去放鸡,再迟就全都没命了!”

  一听要出大事,胖子再也不敢怠慢,慌张张的冲到鸡笼子边上一脚踹翻,抓起那只公鸡一把掀开头上的眼罩。把那公鸡提在怀里,立刻又吹着了查文斌给他的火折子,那公鸡戴着眼罩一整天有余,把它也给搞的黑白颠倒,一瞧外面有亮以为是白天到了,扯着嗓子就开始打鸣。

  这家伙一嗓子吼完,那地上围起来的绳子一下子就烧着了,腾起一团火来,就跟小鞭炮那引线一样”嗖”得全着了。胖子扭头一看,那家伙,那场面,好端端的院子里果真出现了一个女人,披头散发的模样若隐若现。不等胖子上去撵,那女人一眨眼的功夫就踉踉跄跄的冲到外面去了。

  推开屋门,胖子把查文斌给背到屋里,我们哪里知道外面发生了啥事。查文斌只是管小白要了几瓣生大蒜丢在嘴里嚼了几口然后便一头睡着了,嘴角边还顺着血丝。

  那晚他烧的非常厉害,我和胖子两人轮流打冷水让小白给他敷头,烧的半夜的时候,这家伙开始说胡话,偶尔手和腿还抽抽几下,可把我们给吓坏了。我问胖子咋回事,他也说不清,就说看见查文斌跟跳大神似得在门口又蹦又唱,没一会儿他就看见个女人凭空出现又跑了出去。

  我们仨算是彻底信了查文斌,这世上到底真有那东西的存在,这下可好,我一泡尿一直憋到了天亮也没敢出去撒。

  第二天早上六七点的光景,查文斌总算是醒了过来,满嘴的大蒜味张口就问我们有没有事,在确定了我们都还平安之后,他说道:“昨儿个很危险,那东西很厉害,她决计不是什么孤魂野鬼。邱大爷,您可跟我说实话,当年你是在哪碰到的她。”

  邱大爷一瞧这孩子都成这模样了,心里也觉得难受,但是他并没有说谎,对着老天爷发了誓道:“几位小哥,你们也看见了,昨儿个要不是你们,估计老头子也已经去了。我这把年纪走了不要紧,难不成还会拉你们几个一块儿?她害了我全家啊,哪能哄你们。”

  查文斌喝了口稀粥道:“那行,等会儿太阳晒进院子的时候,您老带我们去瞅瞅,就是第一次看到那女人的地方究竟在哪?”

  邱大爷想了一会儿道:“别了,这事儿你们别管了。”

  胖子连连罢手道:“大爷,不是我们想管,现在是我们不得不管了,那女人能放过我们?您当年摸了一下那金子全家都没了,咱们几个可不光是摸了还揍她了呢,您老觉着我们能有好日子过吗?”

  邱大爷叹了口气道:“行吧,在西山头,自打那以后,我就没去过了。”

  “西山?”我们三个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喊出了这个地名,我就算是忘记了老家洪村也不会忘记这个地方,活了这些年第一次离死亡那么近,那只狐狸,还有那头被我和胖子侥幸打死的老虎。曾经我以为即使我在野人屯就这么待下去,我这辈子都不会再去西山了,那地方真的会要人命。

  胖子这会儿也开始打退堂了:“大爷,您开玩笑吧,那地儿,村里人不都说了不能去嘛?”

  邱大爷叹了口气道:“就在西山,那地方大致的位置我还记得,据说后来有个后生隔那也出过事,所以屯子里这些年几乎都不往那去,讨口饭吃,靠山吃山的哪不行啊。”

  我一时拿不准注意了,看向床上躺着的查文斌道:“文斌,这?”

  查文斌却说道:“那东西这回也伤的不轻,一时半会儿的估计也缓不过神,我们得趁胜追击。”

  “你这身体能行吗?”

  查文斌撑着床榻坐了起来,我见他的脸色还很白,嘴唇上的皮就跟深秋枫叶上打了一层霜似得,就这样他还对我笑了笑道:“咱的命很硬,不碍事,一定得快,家伙事都是现成的,吃了早饭咱就去。”

  胖子挥了拳头给我们打气道:“行!听查爷的,去就去,上次连老虎被我们弄死了,还怕个女鬼!”

  西山,一个让野人屯人人自危的地名,我们这群外来的知青在半年之内第二次踏上了那座山。若不是接二连三的死亡,这里或许是一个不错的踏青的地方,山水秀美,看不出一丝危险,只有查文斌从始至终一个人的眉头紧锁。待我们走到半山腰的时候已经是晌午,邱大爷年纪大了,腿脚不好使,自然这一路都是走走停停,谁也不曾想到他竟然把我们又带回了那里,那片曾经我睡着的石滩上。

  邱大爷喘着气指着那儿说道:“应该是这一带,当时很黑,我顺着水路走的。”

  我问道:“没记错?”

  “错不了,应该就是这儿,前面那有一块垂下来的石头,当时我就在那儿遇到的那个姑娘。”

  查文斌瞧了一眼邱大爷手指的方位,那不就是那晚我们仨躲雨的地方,然后就在那儿遇到了不想遇到的东西。

  “走,过去看看,那天天太黑,我们也不知道情况,胖子,我们走过的地方都用红绳系一下,这地方容易走叉。”

  上一次,查文斌和胖子就是入了这片林子,一直等到天黑靠着星光的指引才走出来。这地方大白天的都见不着光,也不晓得多少年没人来活动了,草都有半人多高。这一回袁小白也是跟着来的,女娃子在,我们格外小心。

  枪是兰子家的土铳,胖子背着,我手上就一把柴刀,连上回的红缨枪都没拿,往里边绕了一圈不多久就到了上回我们躲雨的地方,再往前二十米那片草丛应该就是我打虎的那块地儿了。

  不得不说,这白天比晚上还是要强上三分,好赖这回总算是看清了,一片如刀削过的悬崖向外面斜着约莫有几十米高,这下面往里凹,那一日我们正是在这里。

  查文斌拍拍我的肩膀道:“小忆,熟悉不?”

  我那脑袋跟小鸡啄米似得答道:“熟,能不熟嘛,死都不会忘!”

  查文斌用力拍拍那片悬崖道:“我不是说那事,我是说这堵石头!”

  我觉得他这话问的奇怪:“石头熟啥,我们又不是野人。”

  他抬头看着悬崖上边说道:“不觉得,这些石头跟屯子里那些水潭里的很像嘛?”

  被他这么一提醒倒还真的是那么回事,这块悬崖要说是天然的那也太神奇了,那跟馒头一刀切开似得,而且漆黑的石壁上到处都是一道道的斜痕。我仔细数了一下,九道痕迹平行,然后再是九道,如此重复,密密麻麻,只是这里有苔藓,好些痕迹都被盖住了。

  袁小白用手指在那些痕迹上轻轻划过,差不多刚好和她食指的宽度接近,她摸着那冰凉的石壁说道:“人工开凿的无疑,你们在水潭里见到的也是这样?”

  查文斌提出一个疑问道:“什么人会花这么大的工程?如果让野人屯的整劳力终年在这凿石壁,得花多少年?”

  胖子嘀咕道:“说不好,谁吃饱了没事干来干这个,这么一刀平的工程总不是削着好玩的吧。”

  查文斌扯了一把那石壁上垂下来的树藤,用力拉了拉,那些树藤互相交错在一起很是坚固,拍了拍手中的泥土,他对我们说道:“我得上去瞧瞧。”

  胖子蹬着眼睛看着查文斌,心想这小子不是烧糊涂了吧,以前没觉得他这么牛掰啊。

  “查爷,您别说笑了,这光溜溜的还是往外斜的坡,猴子那也爬不上去啊!”

  查文斌再次试了一下哪些树藤,他说道:“你这话倒是提醒了我,这样一个大于九十度的外斜坡上横竖打了这么多痕迹到底是干什么的之前我一直想不通,现在好像有点路子了。”

  “啥,别卖关子!”

  “你说,这地方一下雨肯定得长苔藓,又湿又滑。如你所说,这样的石壁连猴子都爬不上去,何况是人呢?有什么东西非得一定这么设计,就和屯子里的那些水塘一样,咱们别忘了,这是在东北!”

  “东北咋了?”

  “东北过去有门东西叫做萨满,要我看,这地方八成是个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