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道门往事 > 第六十二章:很多人?

第六十二章:很多人?

  这时一直醒着的那个女人终于第一次开口了:“真不知道,请你们放过他,我们没有见过你们说的生人。”

  我看那女人说话的时候是很真诚的,她的眼神里看不出半点欺骗,我就说道:“这屯子八百年都不来生人,你们干的又是不见得光的勾当,出了事儿自然是第一怀疑对象。”

  那女人看着我说道:“不是我们,总之我们肯定没干,再说我们的人还在你们手里需要救治,不敢这时候说假话。”

  我听她这话里好像还有点别的意思,便问道:“总之你们没干?难道还有别人?”

  “不知道你啥意思。”我看到那女人的眼神已经不再直视我,而是转向了一边道:“我是说,我们真没有害屯子里的人,也没有遇到过谁。”

  我一把捏住她的手腕往起一扯,把她拎到她那个还在昏迷的同伴身边道:“自己好好看看,你和她一样中的都是尸毒,是我们半夜三更从山上把你们背下来的,你要不想让她死就说实话,到底怎么回事?”

  “我……”我看她在犹豫便表现的更加疯狂了,又是一把扯过她扶着她的肩膀前后摇晃道:“不说也行,牛医生,咱不管了,停药!”

  大概那姑娘也被我弄的差不多快疯了,被我前前后后足足来回摇晃了三四分钟,她终于喊道:“我真不知道,我只是听说有很多人都来了!”

  查文斌赶紧过来一把拦住我对那女的说道:“谁们?”

  “别的人,听说有很多人都会来,只是大家各自不打照面罢了……”

  查文斌俯下身去问道:“那你们来到底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盗墓嘛?”

  那女的点点头又摇摇头道:“只有钱老大知道,我们都是听他的。”说完她用哀求的眼神看着查文斌道:“千万别说是我说的,不然我和我姐姐就都没命了,还有,请你们务必治好我姐姐,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她是你姐?”我指着另外一个还在昏迷的女人说道。

  “是的……”说到着那姑娘就开始掉眼泪了,一边哭一边道:“她是替我挡的那一下,不然死的人是我,那下面有怪物,很多怪物……”

  “行了,”我老远就听见胖子的声音了,只见他一边拖着半死不活的钱老大一边往里走:“不用什么条件都答应,欠我们的七十块医药费付了就行。”

  胖子又对那个哭着的女人说道:“妹儿别怕,你家老大啥都招了,他可连你们这样的小娘们儿都比不上,怂货一个!查爷,小忆,来一下,有个情况。”

  他把我们叫到外面后小声的说道:“听那家伙说,这次不光是他们,还有很多路人马都到了咱屯子里,说是要找一个盘子。”

  “不太平啊,他有没有说来的都是什么人?”查文斌担心的还是屯子里人的安危,看这些家伙基本都是心狠手辣的主。

  “他说他也只是奉命行事,据他的上家老板说,这几天至少有五路人马会到,他们还算是提前动了身,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有什么值得这么大张旗鼓的。”胖子末了又说道:“对咯,我刚才和他对过黑话,报的是陕西丁家的名号,他说丁家的人也会到,这么看来有点热闹了。”

  我寻思道:“感情全国的盗墓贼来这儿开大会来了?这地儿是有几块金子,但那不是拿不走的么,他们爱咋办咋办。”

  “不是金子,是盘子!小忆他们的目的绝不是我们上次发现的东西,这个盘子到底是个什么玩意。”查文斌也有些百思不得其解,便对胖子说:“把那个钱老大弄来问问。”

  “这事好办。”胖子应了一声后大步走了进去,没一会儿我就看见他搂着那个钱老大摇摇晃晃笑滋滋的出来了:“来哥几个,等会儿陪钱老大喝两杯压压惊。”

  钱老大苦着一张脸,也不敢推脱,只好堆笑道:“不用这么麻烦了吧……”

  胖子突然变脸大喝道:“不喝就是不给面子是吧!”

  那钱老大也不知是被胖子怎么收拾的,连连点头道:“喝……喝……”

  这顿酒一直喝到了后半夜,钱老大一开始还拘谨,到了后面也放开了,估计是这几天饿的够呛,一顿酒足饭饱后他双腿也盘在了炕上开始跟我们说起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钱老大本名钱万贯,他的确和那位当年来过这里的钱鼠爷有些关系。

  钱家是罗门中的一支,地处巴蜀,是具有千年历史的名门望族,无论哪朝哪代谁当皇帝钱家在四川都是呼风唤雨的。钱鼠爷是当年钱家的二把手,从这里逃回四川时已经不会张口讲话了。据说当年把青城山的掌门都给请来了,那位和马肃风也认识的归云大师只来瞧了一眼丢下一句‘自作孽不可活’便走了,过来没多久,叱咤风云的钱家二当家便西去了。

  钱鼠爷死后并没有被下葬,当年的钱家家主从西南苗疆请回了几个懂蛊术的高人,这几个人强行留下了钱鼠爷的一丝魂魄并和他交流沟通,得知了野人屯发生的种种事情并整理成了文字。钱家家主拿着这份东西亲自再去拜访归云大师,只要得了一句:“周人将出。”

  钱家家主带着这个信息立刻召集了一批能人异士开始着手准备,最终算出下一个甲子年会有他们想要的东西出现。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经过了这么些年的时代更迭,罗门五家都知晓了这件事,钱万贯只是钱家本家,充其量也就是个打头阵的,他的那批人也都是钱家给的,真正要来的那一天据说还没到。

  “那啥时候到?”我问道。

  钱万贯一边给自己碗里倒酒一边嘀咕道:“会有人来接应的,我只是个探路的。本想好好表现一下,没想到第一个坑就栽了,这就算是回去了估计也保不住这条老命了。”

  “那什么是周人?”查文斌关心的是这个,归云大师的名号他自然是听过的,马肃风对他很是尊敬,曾经对查文斌说过他是这世上为数不多的真正可以通晓天机的真神。

  钱万贯摇摇头道:“不晓得,哎,管他周人汉人。”他喝了一口酒继续说道“你们是不知道这地方有多邪哦,那个坑打下去到处都是盗洞,一看就知道是前辈们干的,横七竖八的交错,有些已经塌了,有些还在,跟个底下迷宫一样,我们才走了没几步,就冲出来很多怪物,当时就没了三个。”

  说着,钱万贯拿起桌上的筷子比划道:“像这样,那些怪物的手直接就插进了我前面那位小哥的喉咙里,我亲眼看见他的后脖子上伸出了五个爪子,对穿!”

  “还有别的嘛?”查文斌问道。

  “我哪晓得哟,跑都来不及,以前下地也遇到过粽子,跟这般成群结队的还是头一回,命都要没得咯还顾得上,那些东西完全不讲套路,我又没掀它棺材板板……”

  他还想喝,胖子一把抢过酒瓶子骂道:“别他妈扯了,行了行了别喝了,滚回去睡觉!”

  那钱万贯也不是是醉了还是怎的,我看他眼睛红红的,说话也没了底气,只是跟胖子说道:“给我喝吧,我一闭眼就是那些东西,小哥啊,我怕啊,睡不着啊……”

  胖子拿起那半瓶酒往他怀里一塞,一脚踹在他屁股上骂道:“拿着,滚!”

  等那钱万贯走了之后,我们就开始下一轮了,这次讨论的结果是:这事儿跟我们无关,明儿带着袁小白回上海!

  第一:按照钱万贯的说法,这些人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我们犯不着去招惹。

  第二:这地儿下午已经证实的确是个养尸地,去那种地方闲逛不是自找没趣嘛?

  第三: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只需要通知苗老爹防范好外人即可,通知屯子里的其它人近期不要进山,理由吗,苗老爹可以编。

  但是事情往往偏偏和我们想的不一样,就和当年不想来这里一样,我也没想到现在我们想走也开始变的困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