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道门往事 > 第六十三章:追击1

第六十三章:追击1

  第二天一早,一个晴天霹雳的消息当头喝来,袁小白不见了!

  起初,我们以为她只是去哪儿了,屋子里的东西没有动过,行礼也很整齐,只是被子稍显凌乱,起床的时候能看出是匆忙的。

  整整一个上午过去后,有点开始急了,绕着

  她住在苗兰出嫁前的房间,和我们住的房间相隔了一个客厅,苗家是有院子的,=那天天亮边我曾经上过一次茅房,院门是开着的,我也没在意,后来才得知昨晚入睡前苗大爷把院门是关上的。

  农村大大门就是木头做的,里面有跟横杆卡着,围墙是土坯墙,高不过两米,一个成年人伸手一搭就能翻上来。胖子爬到墙头检查了一番跟我们说道:“有碎土,应该是爬墙进的,开门出的。”

  “一个晚上被生人进来掳走了个活人,我们竟然不知道?”查文斌的脾气突然一下子就爆发了,因为今天打算是离开的,所以昨晚睡的都很放松,出了这茬子事,怎么还走的成?

  “找人!我去通知!”苗老爹想广播,却被查文斌拦住道:“不行,据说来了很多人,屯子里的人真要和他们碰面了,会出更多事。”

  苗老爹把手中那串钥匙往地上狠狠一砸道:“一个个杀千刀的,没事儿跑这地方来干鸟啊!”

  “还有就是,他们抓袁小白有啥用?她一个小姑娘家家。”胖子的这番话也正是我所疑惑的。

  “有封信……”苗兰挺着大肚子气喘吁吁的从房间里走来,“床头发现的,压在枕头底下……”

  信用的是一张白纸,上面的字迹潦草却有序,看得出写字的人是有文化的,信上说:借人一用,两天归还,勿寻!

  “还勿寻?”胖子一把撕了纸就往屋里跑,不一会儿就把苗老爹的猎枪背出来了吼道:“走,干他娘个狗娘养的,老子还不信邪了!”

  胖子端着枪首先进了村公所,黑洞洞的枪口顶在钱万贯的脑门上,吓得他双腿都在打颤,用手抱着头连声说道:“小兄弟,有话好好说,这玩意要走火的!”

  那枪管往前一戳,顶的钱万贯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胖子吼道:“人呢?”

  “什么人?”

  “妈的,还装蒜!”胖子一把聊起猎枪背带,作势就要扣动扳机道:“救你反倒恩将仇报,敢弄我们的人,今天就送你归西!”

  我看胖子是有点红眼了,想阻止但却来不及,好在查文斌抢先一步用手一抬,“呯”得一声枪响,天花板被轰出了个脸盆大小的洞……

  查文斌放下胖子的枪管,恶狠狠的瞪了一眼钱万贯道:“再不说,我也救不了你!”

  “真不知道,我都不知道你们说的啥事……”

  “别跟他废话了,查爷,让我一枪崩了他!”胖子又从腰上摸出那把缴来的手枪,查文斌问道:“我们丢了个人,女的,谁带走的,知道吗?”

  “女的?”钱万贯愣了一下然后摇头道:“这我哪知道,昨晚从你们那回来就已经喝大了。”

  查文斌问道:“你不说还有几波人么,他们都在哪?”

  “不知道。”

  胖子举起猎枪朝他头上就砸了一下道:“你少扯淡,既然让你们打头阵,要是发现了什么不得联系报告?”

  “那是紧急情况,我们是有联系的办法的……”

  “那还愣着?”

  屋外,一支黑色的爆竹一样的东西被放在空地上,“咻”得一声,只见一阵青烟,那东西火光一闪直插云霄。“啪”得一下,天空中闪过一道绚丽的烟火,顿时纷纷扬扬的散落开来……

  钱万贯指着空中散开的焰火道:“他们看到了就会找过来。”

  “多久?”

  “这是钱门信号,见到的就会最快的速度。”

  约莫半个小时后,屯子里来了两个陌生男子,身穿迷彩服,刚到村公所门口就被胖子用枪顶在后背推进了大门。

  来的人果然是钱家的,看见浑身是伤的钱万贯,这俩人也没发作,反倒还很镇定,一副有备而来的样子看着他道:“老板说了,回去自行了断,叫我们来只是通知你的。”

  钱万贯略显惊恐的说道:“老板也来了?”

  那俩人根本不理睬,反倒转过来看了胖子一眼道:“有事说事吧,我们很忙,来这只是把这个废物给带回去。”

  查文斌往前一步道:“我们有个人丢了怎么办?”

  来人说道:“你这人倒新鲜,丢了就去找,关我们什么事?”

  “那好,胖子动手吧……”查文斌转身就往门外走,我看到胖子一脸邪恶的冲着钱万贯笑了一下,然后就是扳机的“咯哒”声。

  “等等!”查文斌被这声音叫停了下来,那人说道:“你们是不是找一个女孩儿?”

  果然,我一把拎起那人的衣领喝道:“她人在哪?”

  “具体我也不知道,今早听哨岗的兄弟说看见有人带了个女孩挺漂亮的,往西山走了,估计是你们的人,因为他说那女孩嘴里塞着布条。”

  “不是你们干的?”

  “不是,这回来的人很多。”

  查文斌这时走了回来蹲下身去说道:“我想见见你们老板。”

  那俩人对视一瞧,点头道:“可以,不过有规矩,家伙最好别带,免得闹得愉快!”

  胖子一脚就砸了过去说道:“轮不到你开条件,赶紧的!”

  西山,又是西山,只是这一回西山不再是那个没人敢轻易踏入的西山。现在的西山热闹非凡,到处都是人,穿过了几片林子有块空地,地上的一堆黄泥显示这里正在“施工”,七八条枪在第一时间对准了我们,有个身穿黑色唐装的男子留着八字胡正坐在一块石头上,手上捧着一只做工考究的紫砂壶正在品着茶。

  没等我们开口,八字胡先说话了,不过他连头都没有抬,只是玩弄着自己的紫砂壶道:“年轻人有点脾气是应该的,但是做人得像这品茶一样,急不来,太急了就容易烫到嘴。”

  查文斌回道:“烫了嘴就会松手,那壶自然也就碎了,再好的茶也得好壶好水,壶没了,茶也就无从谈起。”

  “哈哈。”那人拍腿一笑起身道:“信不信,只要我动动手指,你们今天全部埋在这儿。”

  查文斌并不慌张:“我这还有你的人。”

  “人?”那人笑道:“我从不需要失败的人,失败就意味着死亡,他们跟我的第一天起就懂了。”

  查文斌“哦”了一声道:“人是不重要,但是人心却是买不来的,你是老板,这还有很多人看着呢,兔死狗烹这种戏码你不会上演的。”

  “对不起,老板……”我听见钱万贯的声音里已经有些哭腔了:“是他们救得我,啊大和阿二还在山下治伤,我们遇到茬子了……”

  那个八字胡根本不搭理钱万贯反倒是给面前的小茶杯倒了杯子水给查文斌递了过去:“一早听说山下有个不错的苗子,今天一见还真是有几分魄力,我是钱满堂,大你两个辈分,你可以叫我一声钱爷。”

  查文斌接过茶杯却递到了钱万贯的手里道:“喝了它,就能免你一死。”

  “哈哈,真是有意思!”那个八字胡很是开心的鼓鼓掌道:“后生可畏啊,这样的场面还能这般的处若不惊,已经比当年的我强多了,说吧,什么事儿?”

  “我们有个女孩丢了,有人留了这封信。”查文斌示意我把信递过去。

  那人接过信看了一眼道:“人,我可以肯定不是我带走的,你们可以离开了。”

  查文斌说道:“当然知道,但是从你读信的眼神里,我看到了你闪过了一丝惊讶,想必钱爷应该知道是谁。”

  钱爷好像有些不痛快了,脸色一变道:“小子,太聪明了不是好事,这人既然说了两天给你送回就一定会,耐心等两天吧。”

  查文斌毫不示弱的说道:“那我今天一定要呢?”

  “那就看你的本事了,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他这话一落,我只看见那七八条长枪一下子就全都举起了起来。

  “我可以告诉你,没有我,这事儿你们办不成,不信你问他。”说着,查文斌一把就把钱万贯给拉了出来道:“跟你们老板说说,遇到什么事了。”

  “老板……”他好像很怕开口,但是胖子这会儿已经用枪顶住了他的后背冷冷道:“老实点说。”

  “有怪物……像是僵尸,很多……”

  对方一听果然眉头一皱:“僵尸?”

  钱万贯继续说道:“阿大让那东西给戳了,现在还昏迷着,我也是他们救回来的,兄弟们基本都折了……”

  “停!”钱爷一声喊道,那些正在云土的苦力纷纷看着他,钱爷走到那堆泥土旁边用手捏了一团放在鼻子下面嗅了嗅,不到一口水的功夫,只见他“啪”得一身把自己那把紫砂壶给狠狠的砸了地上骂道:“狗杂碎,想让老子当炮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