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道门往事 > 第七十九章:

第七十九章:

  溜回去的时候是偷偷摸摸的,别问我啥?用胖子的话说,这叫打草惊蛇。

  夜里的状元村是寂静的,农村里多狗,胖子买了不少卤菜,这小子鬼点子多,只要遇到狗就往它身边丢块肉,不多时,差不多全村的狗都跟在他屁股后面转悠了。

  祠堂外面,胖子捂着自己的纸袋子,一个劲的挥手道:“去去去,多乎哉,不多也……”

  “你他娘的还跟狗一般见识,全送出去得了。”

  “说风凉话是吧,这大冬天的不搞两口烧刀子不得冻死,那光喝酒有毛意思,不得吃肉。你嘴里的是什么,咋不吐出来喂狗呢。”

  查文斌给我们的话就是一个字:等!

  等啥,等时间!

  道士好像格外喜欢用子时这个时辰,也就是半夜十二点,要不然人怎么是常年和鬼打交道呢,那个点也就只剩下鬼在晃悠了。要说一般人在这鬼地方真呆不住,想想只隔着一道门里面几百口棺材跟码头集装箱一样整齐的码着,也就我们几个没心没肺的还能喝酒吃肉。

  胖子那人喝多就话多,这不开始扯淡了:“查爷,这半夜里进去是不是会吵着人家?”

  我抄起一个鸡腿往他嘴里塞去道:“不说屁话没人把你当哑巴,人这个点才刚刚起床呢,哦不对,应该是刚刚起棺!”

  查文斌看时间差不多了,就对我和胖子说道:“进去之后,只找应该找的,这里面是供的都是他们的列祖列宗,就算是要闹腾也不至于出太大乱子。不过当人的面弄他们的子孙总是不对的,我们得把人给弄出来,白天的时候我见村口有个废弃的小屋子,离着那矿不远,孤零零的,咱把人弄那边去。”

  胖子那嘴里就喷不出好话来:“弄?怎么弄?那玩意比屎还臭呢!”

  “背出去。”这三个字一说出来我几乎都要笑断了腰,不用说,这么美好的差事自然是给胖爷了,谁叫他力气大呢!

  他也不傻,看我笑成那样当即就表态道:“反正我不背,每回倒霉的事儿都是我干,今天我不干了!”

  “没人让你干,那我来背,小忆你就负责替我们照亮,石头就替我拿灯笼引路,我可先说好了,一会儿进去了之后我会开两条路:一阴一阳,你要是走错了道儿那可就回不来了。”

  胖子眼珠子提溜的一转,看着我道:“那我照亮不就行了,让小忆背!”

  他这一提议我只觉得背后冒冷汗,那玩意真要让我上我是准备就地投降的,好在查文斌的一席话替我解了围:“他不行,他们是亲戚,背尸体这东西有讲究的。长辈可以背晚辈,长为大,压得住;晚辈也可以背长辈,这叫孝,顺天理;唯独平辈之间不能背,一不留神就会赖在他身上下不来,所以要么我背,要么你背。”

  胖子一时语塞,憋了半天道:“那……那还是你背,我找路。”

  “你会开路嘛?”查文斌反问道。

  “不就带个路嘛,村头那有个小房子是不是,没事儿,领不丢你们。”

  查文斌笑笑道:“那好,那就我来背,要是一会儿你找不到路咱俩再换。”

  “行,成交!”胖子心想,这还能走丢,我闭着眼睛也能摸过去,总之一句话,干啥差事都比背尸体要强。

  “走吧,进去之后不要说话,不要对着尸体喷气,不该碰的东西都别碰。”嘱咐完这些,查文斌率先推门而入。

  进了门,一股冷气扑面而来,夹杂着阵阵霉味儿和那种香烛独有的腥味儿直冲人的鼻子,跟白天来的时候完全不是一码事子事儿。查文斌进了祠堂院子也没朝着周博才去,反倒是在那铜香炉跟前站着了,我们俩就就在他后面,胖子东瞅瞅西瞧瞧跟我小声道:“说实话,我掏过的坟窝子也不少,真觉得没一个地儿能和这里比,这地方连我能闻到鬼气。”

  我没好气的说道:“少说一句,没人当你哑巴,你进来不偷不抢,保管不找你麻烦。”

  再看查文斌那边,他手里已经多了一把香,正在用火折子点,点完之后分了我和胖子每人三根,然后他手上把香举过头顶道:“周家的列祖列宗,本人查氏后人,与周家无亲无故,今日路过此地全因周家后人博才遭奸人所害,特来查明真相,以使他沉冤昭雪可以瞑目九泉。如有打扰众位仙人安息,晚辈查文斌再次先行赔罪。”

  说罢,查文斌觉着香朝着三面各拜了三下,我和胖子也赶紧学着他的样,完事之后把香给插进了铜炉里头,查文斌对我们使了个眼色,朝着周博才的棺材方向摸了过去。

  和白天见到的情况差不多,我手里有个电筒,一号电池的那种,黄兮兮的颜色,白色金属手柄,刚来的路上买的。当查文斌把尸体反过来的时候,我恰好灯光打在了周博才的脸上,那家伙,那场面,我的头发估计比摸了发胶的人立的还高,当时手一哆嗦就把电筒就掉进棺材里了。

  顿时四周就一片黑了,只听胖子叫道:“哎哟,我个祖宗,你他娘的别这么吓人好不好!”

  我赶紧一把拉着查文斌的胳膊小声道:“文斌哥在吗?”

  “嗯。”

  “我有点怕。”那时我的手都在颤抖,拉着他的胳膊也一块儿跟着颤,讲话整个人都在打哆嗦了,“我瞅着他咧嘴对我笑呢……”

  “别怕,我在。”他只说了这么四个字,然后我就听见一阵响声,再然后查文斌就把手电递到我手上了道:“拿好了,就跟在我后面,石头,该你开路了。”

  手电重新回到手上后顿时觉得有一点安全感了,这时我才发现查文斌的背上已经挂着一具尸体了,可是奇怪的是,我却连一点臭都闻不到。

  “好了?”胖子怕是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呆了扭头就走,才走出几步发现我们没跟出来,又回头问道:“愣着干啥,走啊!”

  查文斌把尸体半坐在棺材上跟胖子说道:“你走的不对。”

  “咋个不对,求求你了查爷,别吓唬我行不?大门不就在那边嘛!”胖子随手一指,要说这事儿不是自个儿亲身经历我也不信,我顺着胖子手指的方向寻思给他照点亮,没想到手电筒扫过去一看,哪里还有门,门他娘的不见了!

  “鬼打墙?”这是我脑子里冒出的第一个词,这个词查文斌经常用,从小我也就听我爷爷说过,鬼打墙在这个时刻,这种地方出现,我心里反而觉得是应该的,就这么让我们把尸体驼出去那才是真心见鬼。

  胖子一个箭步溜回我们的身边哆嗦道:“查爷,咋……咋回事?”

  “请神容易送神难,进了人家祠堂义庄,我们是外人,总不得就叫你这么出去了。周老爷子是个高人,当年建这里的时候是留下点门道的,奇门遁甲,用的是诸葛亮的八卦阵。当年诸葛能挡人十万大军,如今困我们三个还不简单,白天我就发现这里的棺木摆放都是有讲究的。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唯留着南方开了一门,只是你们没发现南方还有一门。那道门已经被砌入了墙里。

  所谓“散而成八,复而为一”,这个祠堂里还有另外六道门,都被封进了墙里。留下的那道门白天进来是个生门,到了晚上就成了死门,而且这里的生门只能是初一十五开,它这八道门是不停变化的。每个月的其余日子,此门都是只进不出,这也就是为什么他要后人牢记初一十五才能进祠堂祭拜,要不然,你以为这么多棺木摆在这里上千年都能不丢一砖一瓦?”

  胖子也算是服了查文斌:“这……这……查爷,您可指条路,我带您走成不?”

  查文斌说道:“你带不了,我说过,他这八门走的奇门遁甲,又合了星象五行变幻之道,唯有初一十五两日才是正门进出,其余日子都是要算过的。”

  “那怎么办?真要不行,爷就翻墙出去!”

  “你别小看这里,此处有天、地、风、云、龙、虎、鸟、蛇八种图案作为墙头瓦盖,就意味着有八种阵法守在这里,你要去翻便去翻,只是翻出去明天能不能回家我不敢保证。”

  “那会怎样?”

  查文斌指了指自己背后的那具尸体道:“或许和他一样。”

  胖子那脸几乎都快变了形,但是嘴巴又不肯张,最后还是我说道:“得了,专业的人干专业的活儿,你就是个干苦力的命,还是原来那方案,你背尸体,文斌哥开路。”

  “好嘛好嘛,反正也不臭了,我背就我背,大不了回去你们给我烧一锅艾草,我要好好泡个澡去去晦气。”

  查文斌笑道:“还知道用艾草?”

  胖子背起那尸体道:“那是,我奶奶以前号称赛仙姑!”

  腾出手来的查文斌开始往地上不停的摆放东西,我看了一共是八块小石头,他不停的给那些石头变幻着位置。时而抬头看看夜空,时而停下看看自己手中的罗盘,那石头切换的时候让人只觉得眼花缭乱,就跟赌场里拿牌九的庄家似得,简直都能玩出花儿来了。

  大约过了一炷香的功夫,查文斌起身道:“好了,跟我走!”

  接着,我便看见了他的走路步伐与平日里完全不一样,而紧接着,我看到的却是我小时候看到的那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