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道门往事 > 第九十章:诅咒了

第九十章:诅咒了

  胖子的命是捡回来的,据他说他从掉下去的那一刻起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水流飞速的把他拽向深处,最后能活过来也算是祖坟冒了青烟。我们在上海住了一个月,跟我们一同回去的还有那个老顾,也就是袁小白的老师,他对胖子手上的那根发簪十分感兴趣。那老头拍了一份电报回了美国,说是在中国有重大发现,南北宋那一段纷争可以说是中国古代史上最精彩的,宋代的经济的高度发达和他的国力式微并不匹配,而更让那老头兴奋的是,他确定胖子手上那根簪子并不是中原物品,而是出自西州回鹘国,也就是龟兹国!

  龟兹国,也许对于喜欢历史的来说并不陌生,大约一千年前,在今天的新疆一代都是它的国土。《西游记》里提到过的火焰山当时指的就是玄奘法师路过龟兹国发生的故事,那枚簪子上更让人觉得奇特的是它有一串多达十六字的文字,这些文字采用的是微雕刻法,得用放大镜才能看得见。

  簪子本身是凤凰造型,这又属于典型的中原神话故事主角,但是所刻的文字确是采用了早已失传很久的回鹘文,这种文字在历史上只有龟兹国曾经使用过,与其它名族并不相通,这也是老顾最感兴趣的地方。

  很快,美国方面的传真过来了,恰逢当时中美处于全球冷战时的蜜月期,尼克松的访华让中美两个由敌人一下子变成了朋友。由美国斯坦福大学联合了美国的一家实力顶尖的私人博物馆说是要搞一次学术研究,而当时仅仅是因为胖子这枚簪子的照片传回了过去,对方就开价百万美金说要收藏。

  被这么大个金蛋突然砸中是出乎我们的意料的,尤其是胖子,虽然头上包着纱布,但是整个人嘴巴都要笑得裂开花了。一个簪子,对我们来说那就是顺手捞回来的,谁也没想到竟然如此值钱,不过很快麻烦也就找上了门,就在我们准备回洪村的时候,有一波不速之客来到了袁家公馆。

  谁呢?领头的那个貌似查文斌认识……

  “龙爷……”我们的小半仙查文斌见到他的时候也是低头的,态度很恭敬,我知道向来这个世上能入他“法眼”的人不多。而从袁小白父亲对那位龙爷的态度来看,似乎那个人真的很有分量,因为中国人是最讲究占位的,这里是袁家公馆,而袁伯父竟然只是站在了来人的最后一排!

  龙爷喝了一口茶道:“我是该叫你1982呢,还是查文斌?”然后他又笑着说道:“我想你应该可以有资格让我叫你的名字了,这是属于你的荣誉。”

  什么?一个人的名字是爹妈给的,这家伙竟然这么说话!

  而更让我大跌眼镜的竟然是查文斌恭敬的回应道:“谢龙爷。”

  那个人似乎一来就是目的很明确的,也没有转弯,直接伸手道:“东西呢,拿来。”

  “什么?”“那根簪子!”他晃了晃手中的一张照片,我真心佩服我们国家的信息安全,这是老顾发往美国的那份电报。

  查文斌回应道:“不是我的。”

  龙爷起身环顾了一圈,对着我和胖子上下打量了一番道:“这几位是你的朋友吧。”

  “是。”“那就好了,你的和你朋友的有区别嘛?”我听他说这话的时候真心觉得他就是一个赤裸裸的流氓,尤其是那目光,贪婪而且凶狠。

  他拿着茶杯走到袁小白父亲的身边道:“袁先生跟着几位小朋友很熟?”

  “跟小女是朋友。”“那就好!”

  “不要为难他们,东西我可以给你。”说着查文斌就跟胖子伸出了手。

  “凭什么?”不等胖子开口,那位老顾先起身了,他冲着龙爷质问道:“你私闯民宅在先,威胁他人安全在后,我要报警,我要向大使馆投诉!”

  龙爷走到老顾的身边伸出手道:“这位就是顾教授吧,顾教授是美国人,不了解中国的法律,我们国家规定:一切地下出土的文物都是属于国家所有。若是有人执意要把这枚簪子占为己有或者尝试买卖,那按照我国的法律就可以判刑入狱了,倒卖文物在我们国家可是大罪。”

  “你……”老顾一时间气的说不出话来,转身就去拿电话机道:“我要打电话给大使馆,我的人身受到了威胁,我要投诉你!”

  龙爷一个箭步上前按住了老顾的手道:“我劝顾教授不要影响两国之间的关系,这不是一件普通器物,你、我都知道它的价值不可估量。区区百万美金就想拿走,您这是在开国际玩笑知道吗?”

  龙爷的这席话让我们震惊了,那个年代,我们兜里揣着的都还是大团结,也就是十元面额的人民币,普通工人一个月薪水也不过就是一百来块钱。哪个村要是出了个万元户,那是得上报纸宣传的天大新闻,但是这根簪子在龙爷的嘴里竟然成了区区百万美金,这是什么概念?而那位老顾脸上红一阵青一阵的表情更是让龙爷证实了他的话,看来这枚簪子果然不普通才会惹来这么多人。

  “给他!”查文斌对胖子说这句话的时候有点不容置疑,胖子虽然有一百个不情愿但是他也不傻,这架势,如果今天不交出来怕是连走出这个门的机会都没有,他便从贴身衣服里取了出来交到了查文斌手里。

  查文斌拿着那枚簪子后撤了一步道:“我有几个要求。”

  龙爷:“说。”

  “第一:这枚东西的物主是我朋友用命换来的,不是你们的,所以你要可以,但只能是借,不能是拿!第二:状元村那个矿是不是有你们的人,那个独眼龙在哪儿,他的手上可是有几条人命。刚才龙爷说了,咱们这是一个讲法律的国家,那么杀人偿命天经地义吧?”

  那龙爷笑道:“且不说我你这几个条件可笑,我要是不答应呢?”

  说罢查文斌双手做出一副要折断那簪子的样子道:“那我就毁了它!”

  “好,那我就先回答你第二个问题。没错,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你有证据是他做的嘛?就算你有,那又怎样?忘记告诉你了,我们是超越法律的存在,因为只要进过山庄的人都是死人,包括你在内。”

  “什么意思?”

  “我们所有人的户口连同档案都已经被销毁了,也就是说,就算你现在去公安局查也不会有你这个人的存在,你的记录是已死亡!法律是不会去追究一个死人的责任的,所以你的第一个条件我现在也可以回复你:既然我们可以不受法律约束,那我就可以认定这枚簪子的主人是你,如果是你,我自然可以打借条;但如果是他们其他人中的任何一个人,那我可就保证不了他们的安全了。”

  “你还是不肯说?”

  “同样,别人如果问我这枚簪子的主人是谁,我也不会说。三天之后,完璧归赵,到时候再怎么处置是你的事情,不过我劝你最好把它带在身上,放在别人手里兴许是个炸弹。”

  查文斌没有再多说什么,把簪子递了过去,不料龙爷却不接手,反而说道:“我说了,东西最好放你那。”

  “你不是要三天么?”

  “连你人在内,一共三天。”说罢龙爷环顾了一圈屋内的人道:“三天之内,各位尽量别离开上海,否则这位查文斌很有可能找不到回家的路,我还是会把他送到这座大宅里来的。”

  三天,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查文斌就这么走了,一如他当年走的时候,我们在袁家大宅里呆了整整三天。人不是不去面对现实,而是你会不会对现实妥协,在绝对的力量面前,等待就是唯一的选择……

  袁小白父亲只是对我们说了一句:“惹不起。”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三个字,我多少听出来了那是怎样一群人。这位年过半百,在上海滩经历过无数风雨的男人都选择了沉默,我们还能怎样?

  三天之后,他回来了,如龙爷所说,那枚簪子也被还了回来……

  关于他去干了什么,有没有对他怎样,发生了什么事,查文斌闭口不谈,一如他几年前的那次失踪,不过他带回了一个更不好的消息那就是:“我们三个可能受到诅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