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道门往事 > 第九十四章:升天道

第九十四章:升天道

  在我的老家有很多的防空洞,大多是修建于中苏交恶期间,毛主席提倡广积粮,深挖洞,多数的防空洞都在70年中期处于无人修缮的近况,小时候经常进去玩。

  如今我们所处的这个地方就像是防空洞,头顶是椭圆形,两边不过也就双臂张开的宽度,岩石上多是人工开凿出来的痕迹,越往前脚下的积水也开始出现,不多久水就已经过了脚腕。也正是到了这里,前面开始出现了岔口。

  左还是右?那个病秧子跑的比狗还快,河水夹杂着淤泥,黑乎乎的一片,这水底下的脚印可没法分辨。

  “不是一路人就是不行,得了查爷,要不咱就撤。”

  “跟我们有着相似命运的人选择往往也是一定的,我相信他肯定是发现了什么。”

  “啥?那个吃泥巴的家伙,真是怪人。”

  查文斌说道:“他那么做是有道理的,这泥里有一股尸气,这个人不简单,他手里拿的那把刀曾经我见过一次,叫作寒月。不管你们信不信,据说当年荆轲刺秦王用的就是那把刀。”

  “好家伙,看不出啊,那可值老鼻子钱了。”在胖子的眼里,一切东西都是用钱来衡量的。

  “不是值钱,而是那把刀会认主,他既然能拿起就一定不是凡人,能让龙爷刮目相看的就更加不是一般人。”

  我实在忍不住了,憋在心头好久的那个问题终于张口而出:“龙爷到底是什么人?”

  “国家的人吧,我也说不清,他的人是比较特殊的存在,三教九流之辈都有。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这样的组织都是见不得光的,有的事情只能让他们这样的人去办,法律和道德对于他们是没有约束的,他们只忠于自己的领袖,就像国民党时候的军统和中统。”

  “美国也有。”顾老说道:“你们知道的可能只有一个联邦调查局,这个是半公开的,其实还有好多类似这样的隐形部门。”

  胖子半开玩笑道:“你不会是特工吧?”

  顾老说道:“不能说我是,因为我不是。”这是一句典型的美式幽默回答,很冷……

  我继续问查文斌:“你也是那个组织的?”

  他想了想然后摇头道:“我不是,我也不想是,不感兴趣。好了,我想我们应该去哪里了,那个朋友给我们留了记号。”查文斌指着左侧那个通道的石壁上说道:“有一条划痕,还很新鲜。”

  水开始越来越深了,最深处已经开始没过我的胸,我倒还好,这身防水衣不赖,但是低温对于老人的侵袭,我怕顾老会不行,便对他说道:“教授要不还是先撤吧,这里情况很不明朗,您是学者,没必要冒这么大的风险。”

  “不,你知道彭加木嘛?”他问我道。

  “知道啊,中国人都知道,报纸电视上都登过,前两年在罗布泊失踪了的那个科学家。”

  “他是我的朋友,也是我最敬重的一位中国学者,做科考的人如果是死在病床上的,那么他这一生是遗憾的。”

  我开始对这个假洋鬼子教授的品行有一种肃然敬仰的感觉,只好叮嘱胖子能多关照他一下。

  不止何时起,我的鼻子里开始出现了一股酸臭味,就和水缸里长时间没有清理后还留着点死水发出的那种气味。

  “这里的水怎么这么臭,按理说是活水不该啊。”

  “是腐烂的味道,没感觉脚下有点滑么。”查文斌下一句话我宁可他收回去或者是我没有听到,他说:“你们看到水面上漂着的那一层油脂嘛?那些就是尸油,我们现在八成到了殉葬坑附近了。”

  家里的锅如果没洗干净烧开水,水面上会有一层五颜六色的东西,此刻我们周围的水域就是这些玩意儿。我是一个热爱干净的三好青年,顿时胃里有一种酸的东西在上下翻腾……

  胖子大约嫌弃不过瘾,还继续往这一汪池水里加点料:“那些踩着硬邦邦的会不会是骨头?”

  古老提醒道:“所以小心你的脚下别被骨头刺到,尸体腐烂后会产生氨气,就是瘴气,要是觉得身体有些不对劲千万别勉强。”

  水开始越来越深,再往前就得靠游了,也不知道多少年月这地方都没人来了,我更加担心的这是水里会不会突然出现那种咬人的鱼。

  四周静悄悄的,各自头顶的射灯在这里互相碰撞,发出的只有“哗啦、哗啦”的水声,我尽量告诉自己不要紧张,但是偏偏却脚下一滑,然后身体吃不住力往后倒去和顾老撞到了一起。

  顾老那年纪哪里还受得了我这般的力气,自然也吃不住,两个人在水里死命扑腾了一下先后双双滑倒,我也不知道自己嘴里吃了几口脏水,等我挣扎着从水里再次浮出水面的时候,就剩下我和顾老两个人了,胖子和查文斌居然不见了!

  从落水到出水前后最多也不过就十秒钟的功夫,难不成见鬼了?

  我正要打算找呢,就听见耳边传来“咚”得一声,一颗石子差点砸到了我的头。

  “这儿呢!”我听到了胖子的声音,顺着方向瞅去,离我不过十米远的地方,胖子的脑袋朝下贴着水面对我笑。

  我和顾老一前一后的朝着那边赶了过去,那时候的水深已经超过了我的鼻子,得靠游了,到了一看,原来这边的石壁上开了一个洞。我和顾老也先后上了岸。别说这里还真的挺隐蔽的,离着水面不过三十公分高有一个三角锥形状的洞露出,人要进去还得往水下钻一次,等你进去之后才发现这里是别有洞天。

  胖子指着后面蹲在地上的病秧子对我说道:“那个小哥招呼我们进来的。”

  我没好气的说道:“合着不管我们死活啊?老子差点淹死!哎,他怎么摸进来的?”

  “鬼才晓得,要不是他朝我们招手,我估摸着是不会留意的,刚才听查爷的意思,这里好像是个升天道。”

  我这才注意到这个地方有些不同,两边是石头上都刻着画呢,靠入口这边的估计常年泡在水里已经看不清了。壁画用的色调是白色和红色,线条简陋,用现代人的审美眼光,大概就是抽象画。画幅很长,从我们站的位置往上看一直绵延向前,几乎没有空余的地方,我依稀可以辨认出的是车马、人物还有一些动物图案。

  查文斌问道:“顾老,您是搞研究的,这幅图是什么风格?”

  “汉以后的墓室壁画就已经有颜色了,人物和图案也多立体化,到了隋唐更是到达了巅峰,这幅图的构造看似年代要远远超过汉,甚至是春秋战国。和上世纪末在戈壁荒原上发现的那种画作倒是非常接近,不过这有点说不通,年代差距太大了。”

  查文斌也说道:“我们推断下面那层墓的年代大约是在南北宋,按理这里也应该是在那个年代,怎么会出现远古时代的画作。”

  顾老贴着那些壁画一边看一边往前走,走了约莫有三米远的时候他喊道:“你过来看,这幅壁画讲述的内容应该是从下往上走的,说明当时作画的人和我们现在一样,也是顺着这条道往上。”他又问那个病秧子道:“这位小哥是怎么发现这儿的?”

  “直觉。”这是他第一次开口说话,说话的时候头还是低着的,他的声音略显沙哑但是很有磁性。

  “那你的直觉非常了不起。”古老称赞道:“这幅图的发现非常具有历史价值,很有可能把江南的文明再往前推移两千年,这幅图的开篇讲述的是一个部落的繁荣,这些动物代表着财富,那些手持兵器模样的人就是他们武力的象征,还有那个人物。”顾老指着壁画上一个人形图案说道:“这个人,你们注意一下,他的形象和其它的人物都不同,注意看他的头顶有一个三角形,和帽子差不多,他出现在这些壁画里的频次是最高的,应该是地位很高的一个人。”

  没一会儿,顾老又叫了起来道:“来这儿,来这儿,看这里,你看这些人对着膜拜的这个东西是什么?”

  那幅图上一共画了有六个人,领头的还是那个头上有三角形的家伙,他们的双膝被画成了折线,向着地上做匍匐状,而更加奇怪的是那副图上所被膜拜的对象是一个椭圆形下面各有两根短斜线。在那个椭圆的上方还有一个人,他的头顶也有一个三角形的器物,双手还是张开的。

  我试探的问道:“这个难道是鼎?”

  顾老很激动的说道:“没错!这就是个鼎!鼎上站着的那个人就是他们的首领,这个信息太重要了,那我们就一下子把时间可以缩短至西周往前的年间,这个发现很有可能会改变历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