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道门往事 > 第九十五章:叶秋

第九十五章:叶秋

  顾老的兴奋好歹让我们这几个感觉自己是被拉来送死的人心里多少有了点安慰,病秧子还是一言不发,问他什么都像是跟空气说话一般,放佛他的眼里只有那把刀,不停的削着自己手掌的死皮。

  延绵的壁画似乎看不到尽头,顾老尽可能的多拍照,这些东西用他的话说都是无价之宝,而我却那些不怎么感兴趣。总而言之,进去晃一圈,大不了回头找家医院把后脖子上那块皮给割了就是。

  “走吧、走吧。”我催道:“外面那位大哥可是给我们限时的,哥几个明早七点之前要是不能出去见到外面的太阳就永世都在这里看壁画了。”

  查文斌靠到病秧子身边说道:“兄台,你的直觉告诉你我们现在应该进去嘛?”

  那个病秧子的半边脸被头发遮住也看不清表情,我只是见他轻轻摇了摇头。

  查文斌又问道:“那我们还是继续下水?”

  他还是摇了摇头。

  胖子见病秧子只会摇头,也有点不耐烦了:“进也不是,出也不是,哥们,你别玩我们好不好?难不成真的在这欣赏艺术?走,查爷,这人本就和我们不是一路人,我们走我们的。”

  “进去,你们会死……”

  胖子那火爆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抄起拳头就放在病秧子的后脑脖子上,我一看架势不对,赶紧拉住他道:“别闹事,随它去。”

  可胖子依旧不依不挠的抓着病秧子的肩膀就跟摇稻草人似得把病秧子晃来晃去道:“谁会死,你他娘的装神弄鬼吓唬谁呢!”

  我以为病秧子会像一块破布一般被发怒的胖子丢进水里,胖子这两天积攒的愤怒一下子都给发泄出来了,我拦是拦不住了,只是祈祷他下手别那么重。可是我错了,我只看到病秧子用他的手指就像我们弹苍蝇那般不经意的往胖子手腕上一弹,就只有这么一下,我就看到胖子立刻收回了双手,然后死死的右手捏着自己左手的手腕不停往后退,看他的表情和涨红的脸似乎很难受很难受。

  我走到胖子身边轻声说道:“怎么回事?”

  “他有两下子的。”胖子捏着手腕道:“我现在整条手臂都跟触电了似得,一直发麻不能动弹。”

  查文斌也看出了胖子的异样,上来问道:“没事吧?”

  那个病秧子回过身来对查文斌说道:“一分钟就好了,打了麻穴罢了,如果你们当真要进去,那便一起。”

  顺着台阶而上,走了约莫又三十米,出现一堵灰色的拱门墙,墙壁上的砖块已经破损,有一半左右的面积已经倒落,就像是被人崩掉门牙的嘴巴。镂空的部位结满了蛛网,我把那些蛛网扫开往里探头瞄了一眼,是一个不到十平米的小厅,别的因为光线太暗所以看不清。

  翻到里面去之后才发现角落里躺着一具尸骸,厚厚的蜘蛛网和灰尘把它包裹成了一副木乃伊的模样。扫去那层蛛网,下面一个身穿草绿色的衣服的尸骸暴露了出来,身上的肌肉早已烂去,只剩下一副骨架,还有很多蝇虫的黑色尸体散落全身。更加让我觉得眨眼的是,那具尸体的身边还有一个军绿色的水壶,这玩意出现的时间可不长,属于千真万确的现代工业制品。

  “被人进来过,妈的搞不好我们白跑了一趟。”胖子的逻辑始终是在盗墓领域,这种事在他看来并不算罕见,干过那行的人在这种古墓里见到塑料瓶都是常有的事儿,尸体也偶尔会出现,那就意味着这个坑被人踩过了。

  这个小厅的四周都是密封的,这人难道是跑到这里后才死的?那他是谁?他又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我注意到那尸体身上还有个帆布包,拿去来扫去上面的灰尘后把里面的东西一股脑的都倒了出来。里面有两个没有标签的药品,还有一块已经硬成石头的半边馒头,一把匕首和四节干电池。

  我突然想起那个病秧子说的话,他说有人会死这里,我看着他,他却看着地上的那具尸体,我想点他什么,他却蹲了下去解那具尸体衣服上的扣子。

  他把那尸体上所有的衣物全部都解了下来,只剩下一副骨架,从盆骨看,这是一具青年男性,全身的骨骼完整,没有断裂迹象。遗骸的右手捏成的是一个拳头,病秧子伸出两根手指轻轻一捏,“嘎嘣”一声,那遗骸的手骨便碎了。

  “你要干嘛!”查文斌喊道:“这样是对死者的不敬!”

  病秧子没有理睬查文斌,我看到他在地上那堆碎指骨里拨弄了一下,然后拿起一个黑乎乎的东西递了过来道:“人死之前最后抓住的往往都是最重要的。”

  他摊开掌心,我看到那是一枚纽扣,酱色带点黄,指甲盖大小,它常见纽扣的造型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它是菱形的。

  “好东西。”这话是顾老说的,我听了心想这一颗纽扣还能咋滴,他接着说道:“这是玳瑁加工的,很名贵,一般人可穿不起这样的衣服。”

  我说道:“我们推断一下,顾老不是说过没有找到证据之前都是可以设想的嘛?这个人死这里,假设他是被人害死的,那么他临死之前一定非常痛恨那个人,然后一把抓着他的衣服,最终留下了这粒扣子。”

  “夏爷,我们不是福尔摩斯搞侦破的,这地方看样子已经是到底了,现在该去了哪里应该问那个直觉哥了。”

  我再去看那个病秧子,这会儿他正在搬那具死尸,就在他拖开那具尸体的时候我赫然发现那个墙角有个大洞,刚才那尸体就是靠在那洞上的。

  “还真神了啊!这你都能知道!”

  查文斌把我拉到一边小声说道:“不对,这人对这里太熟了,他肯定来过,而且可能还认识地上的那个人!”

  等我和查文斌还在说话的功夫,再一看,那个病秧子已经不见了,也顾不得那死尸,我们一个跟着一个先后的就钻了进去。也就是差不多一堵墙的厚度,可这里和刚才那个小厅已经是天壤之别了。

  这里是一间广场,广场地上铺着半米见宽,一米见长的长方形石条,广场的中间有一根巨大的柱子,柱子上每隔半米左右各有一根横杆伸出开,我进去的时候那个病秧子正在柱子上往上爬。

  柱子的上面用肉眼可以看到的是一团被树根之类的东西包裹着的,还有数根铁链之类的东西从那些树根处往外延伸。病秧子的手脚很灵活,蹭蹭的就蹿了上去,我看到他站在那柱子的顶端朝着那堆树根里头扒拉了一下,他竟然就和鸟儿进窝一样的钻了进去。

  胖子惊叹道:“这是个什么人啊,就跟自己家里一样,想来就想,想进就进,就算是西安钱爷跟他比那也是太虚了啊!”

  我和胖子大眼瞪着小眼道:“我们怎么办?”

  胖子眼珠子一转道:“要不也上去?好事不能让他一个人占了啊,这里空荡荡的连个屁都没有,那个鸟窝里头估计就有好东西。”

  “别去。”查文斌的眉毛紧锁着道:“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胖子笑道:“查爷,你也有直觉了?”

  查文斌摆摆手道:“我眼皮子跳的很厉害,我觉得我们得快点离开这儿,这儿好像不适合活人呆,死味儿太浓了。”

  顾老说道:“可能理解不同,我们把这种气息叫做压抑,这里虽然看着空旷但是却叫人心里不舒服,你的第六感可能是正确的。曾经我在印度一间寺庙的下面也有过这种感觉,后来他们在那儿发现了超过三千具尸骨。”

  “这下面?”胖子用力的朝着地面踩了两下,结实的回声让我暂时相信不太可能会站在一堆死尸上。

  没一会儿,那个病秧子又从那个“鸟窝”里头钻了出来,跟猴子一般得就落了地朝着我们走来,两手空空的什么也没拿,胖子说道:“感情是个空窝,鸟没有,蛋也没剩下。”

  那个病秧子过来环顾了我们一眼道:“你们谁跟我来?”

  “去哪儿?”查文斌问他。

  他指了指那根柱子道:“去那个里面,但是会死人。”

  “你什么意思?”

  “会死人。”他抬起头来正面看着我道:“怕嘛?怕你可以不要去,然后就和外面那具死尸一样,永远的留在这里。”

  我说道:“可以说明白一些嘛?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人。”

  “说不清,直觉。”他还是用了这个词来回答我。

  胖子上前推了一把那个病秧子道:“你真当我们二啊,直觉?呵呵,你有这直觉我带你去香港买六合彩,保管你大发。”

  查文斌也问道:“你怎么解释那具尸体后面的洞?”

  他蹲了下去,轻轻摸着那把黑色刀刃道:“我好想记得我来过,这里的一切我都感觉很熟悉,但又好像没来过。”

  “朋友,你叫什么?哪里人,我以前见过这把刀,它不是你的。”

  “叶秋。”他顿了顿道:“这也是他们告诉我的,我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他们把我带到了那里。经过一间屋子的时候,我就看见了这把刀,我听到刀在叫我,我打破了那个玻璃罩,然后它就是我的了。”

  “刀在叫你?刀会说话?”

  他轻轻的摸着那古朴的黑色刀身道:“会,它不停的在和我说话,我的直觉就是来自于它,是它告诉我只要回去就会死,但是继续往前也会死,只是会死的更少。”

  “叶秋……”查文斌念出了这个名字,然后陷入了一阵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