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道门往事 > 第九十七章:人俑

第九十七章:人俑

  “好狠毒!”“这他妈的就是个暴君干的事儿,咱下去掏了他的窝子,挫骨扬灰,也算是给那娃娃报了仇。”

  摸着那些链条,铜锈斑斑,隔着这份沧桑闭上眼依旧能想象当年是何等的血腥。杀戮、鲜血、死亡,这就是那时的主旋律,也不枉各路传说中都要将那次文明用一场大水毁灭,人性本恶在这些古老的遗迹中真的随着历史消失了嘛?

  “古人就是这样,祭祀的物品不是现在鸡鸭鱼肉,而是人。女人、孩子、战俘,在野蛮的远古时期,生存是唯一的目的,统治者需要用鲜血来刺激那些战士的荷尔蒙,这些都是牺牲品,罪孽不止在这里上演,在全世界的每一片土地都有。”

  我说道:“顾老见识多,明白这里的含义嘛?”

  “蛇,古人都崇拜这种生物,不光是亚洲,在非洲,在埃及,女娲不就是蛇身人面嘛?蛇又是龙这种图腾最接近的自然界生物,依我看,这具蛇的遗骸怕是被人抓来祭司用的,只是可怜了那个孩子。”

  “怎么样,各位老大,我们是下去呢?还是继续在这里看风景?”胖子这话倒是提醒我了,我看了一下表,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距离和龙爷约定的早上七点也就不过还有九个小时,我也说道:“各位,时间来不及,但凡和我们目标不想干的东西一律过掉。”

  胖子朝着柱子的中空瞄了一眼已经在开始挠自己的头皮了:“这玩意怎么下,那位小哥,你是不是来过这,当时你是怎么下去的?”

  叶秋看着下面,我瞧他的表情也有点犯难了,“我忘记了,只是个模糊的镜像,好像就这么下去的。”

  “哇,不是吧,小哥,我看你身手不凡是不是学过壁虎功啊,这可不比外面的下水道啊,这要是撑不住可就没命的了。”

  查文斌提议道:“用绳子吧,我们带的绳子有多长?”

  我说道:“不超过三十米,我刚才用石头丢了一下听声音,估计我们的绳子不够长。”

  叶秋提议道:“这柱子也不过就二十来米,我想有地宫的话不应该会离地面太深,让我先下去。”

  查文斌赞同了叶秋的说法,同意道:“那也好,毕竟他身手灵活。”我把绳索打了个死扣系在头顶那棵树根上,足够结实,余下的部位从柱子中空垂了下去。叶秋选择了头部向下,这一手可是没打算给自己留后路,万一遇到啥事向上来可就难了。

  胖子提醒道:“你这……”

  “我希望可以看到危险,而不是让危险在我背后出现。”

  他用绳子在腰上缠了一圈,双脚勾住绳子也打了一圈,就和猴子一般顺势往下滑,那技术看的我心惊肉跳的。

  叶秋下滑的速度是极快的,一会儿就不太看得清他人了,顶多半分钟的功夫他就在下面给我们发了信号,手电朝着上面闪了三下。

  胖子说道:“安全的,走!”

  我考虑的比较多,顾老和查文斌都有点文人气质,这种活儿还真的有些不合适,我怕会出危险就提议道:“要不文斌和顾老就留着,这种事儿实在是不适合你俩。”

  查文斌却说道:“顾老留下,年纪和体力都是问题,在上面也好给我们有个照应。另外,胖子你也留下,万一我们下面需要人拉,你是这儿力气最大的,而且这个柱子的直径也并不大,你进去也不是那么方便。”

  “我这把老骨头下去的确不怎么合适,你们帮我拍点照带回来就行。”说着他便把相机递给了查文斌,查文斌接过之后对我看了一眼道:“小忆跟在我后面。”

  “好。”我答应道,如果那一天我想如果我真的下去了,可能今天已经没有机会坐在这里跟各位侃大山了,命运就是这么安排的,一切都是注定的。

  上面留下两个人是必须的,也是一定要的,顾老年纪太大,还有一个人负责绳索安全,这样的想法是对的。可是胖子他怎么可能甘心在上面呆着,要是他能老实,那他也就不是胖子了。

  就在我准备下去的时候,胖子抢先了我一步溜了进去,临别时他笑嘻嘻的看着我道:“小夏爷,你也是个文化人,这种事儿别参合,胖爷干的就是这一行,再怎么也比你合适。”

  他这一闹,计划就变了,并不是我不愿意下去,而是我必须得留下来,为了他们所有人得安全。

  “小心,照顾好文斌!”这是我对他最后的嘱咐。

  后来的事情,我都是听查文斌跟我说的,下面有一层淤泥能到脚腕处,所以我丢的石头没有发出声响,里面的一切原先也应该都是浸泡在水里的。

  整座地宫的面积和地表其实一般大,据查文斌说里面堆积的财富数不胜数,那些淤泥里头随手捞起来都是金光闪闪的,这可让胖子乐坏了。左手一个,右手一个,浑身上下能装的地方都让他塞的满满当当,活脱脱就是一暴发户。

  地宫相对是平整的,两边是一些人俑,各自站了一排,很奇怪的是那些人俑都没有头部,地上也有没有掉落的部位,好似一开始就没烧制头颅。顺着人俑顺眼过去,中间是一条甬道,甬道的尽头是个棺床,棺床略高于地面,肉眼就能看得见,离着也不过就几十米远,小孩子都能一口气跑到那儿。

  查文斌跟我说,那是他有史以来见过最大的棺椁,我曾经和他一起去过长沙的博物馆,在那里有完整的马王堆女尸。女尸的棺椁足足有一层半楼那么高,通体全部用的是木材架构,没用一根钉子,但是他说,那个下面的棺椁大概比马王堆女尸的还要大出整整一倍!

  地宫里很安静,除了胖子“嘿嘿”的傻笑之外,叶秋和查文斌都在沉默。

  直觉,这是一种很奇怪的第六感,有的人很准,我却属于直觉比较差的那一类,但是查文斌和叶秋都属于前者。

  危险,这里到处弥漫着危险!两个人对视了一眼,不敢轻易的迈出一步,查文斌轻声对胖子喝道:“别碰这里的一草一木。”

  胖子有些心不甘情并不愿的把兜里的东西一股脑的丢了出来,这时查文斌瞬间觉得那股压抑的气息松了一半下去。他拿出三根香点燃,一根递给了胖子,还有一根递给了叶秋,不料叶秋只是看了一眼并没有接受,他说道:“我只信自己,上苍眷顾不了我。”

  查文斌也没有多话,只是把香举过了头顶拜了三下道:“冒昧打搅先人安歇,实属无奈,今日造访如有得罪,请多包涵。前世的因才有今日的果,既然安排了我来,也算是相隔千年的缘分,上清香一炷,赔罪在先。”

  再又拉着胖子弯腰朝着那棺椁鞠了三躬,叶秋在这期间一直盯着那些人俑,他冷不丁的冒了一句:“少了一个。”

  胖子被他这话给惊了一下,哆嗦的问道:“少了什么?”

  叶秋指着前面那些人俑道:“左边有十八个,右边只有十七个,少了一个人俑。”

  中国是最讲究对称的,在如此规格的墓葬里,怎么可能会少一个人俑呢?胖子打哈哈道:“小哥,别大惊小怪的,这么多年了,倒了一个或者是毁了也正常。”

  叶秋摇头道:“不正常,你没发现这些人俑的新旧程度不一样嘛?”

  胖子用射灯一照后仔细观察了一下,好像还真如叶秋所言,靠着棺椁那边的人俑有些部位都已经开裂了,相反越靠近自己这边的越是完整,就连外面的泥层都觉着新鲜很多。

  查文斌之前已经点了一根蜡烛,这根蜡烛也叫做长明灯,在这种地方普通的光有时候是看不到真相的,必须得用火光。

  他把蜡烛又分别给两人各自一根,然后说道:“错觉吧,这里淤泥这么厚,指不定被水给冲了,别自己吓唬自己。把头灯都关了,用蜡烛放在眼前,透过烛光注意点脚下,并排走,别分散。”

  这走的真叫一脚深一脚浅,那淤泥里头踩的就和烂泥田一样。走了也不过就七八米吧,查文斌抬脚的时候感觉有东西绊了一下,他稍稍一用力就把那东西给连带拔了起来,低头一看,自己的脚背上有一根好像是带子的东西……